宗徒大事錄

第十六章 保祿傳道於斐立比

第十七章 保祿傳道於德颯洛尼與雅典

第十八章 保祿傳道於格林多

第十九章 保祿傳道於依法所

第二十章 特羅亞城保祿行聖蹟、米利都城保祿致訓


 

第十六章 保祿傳道於斐立比

  1. 保祿特鹿路司得,有門徒名諦茂德者,猶太信婦之子,而其父則希臘籍也。

  2. 路司得以哥念諸兄弟,交相譽之。

  3. 保祿欲攜之與俱,以是處猶太人咸知其父為希臘人,乃為之行割禮。

  4. 共歷諸邑,以耶路撒冷宗徒長老所立之教規,授諸信徒遵守之;

  5. 於是教會信心益堅,歸者日盛。

  6. 保祿一行,以聖神禁其傳道於亞細亞,乃經弗呂家加拉大

  7. 及抵每西亞境,欲赴庇推尼,而耶穌之神靈又不之許,

  8. 遂越每西亞而抵特羅亞

  9. 保祿夜得見異象,見一馬其頓人立而請曰:「駕臨馬其頓,以助吾人!」

  10. 保祿既見異象,乃知天主命吾儕傳福音於馬其頓,吾儕遂急圖一往。

  11. 特羅亞揚帆逕至撒摩持喇;次日經尼波利而抵斐立比

  12. 斐立比者,馬其頓之首邑,而羅馬之殖民地也,吾儕因作數日逗留。

  13. 禮日出城,赴河濱,以知是處有祈禱所也。至則諸婦會集,乃坐而為之講道;

  14. 推雅推喇呂底亞者,市布為業,夙敬天主,既聆大道,復啟迪其衷,命於保祿所言,悉心領受。

  15. 呂底亞既率家人受洗,乃請曰:「爾如信吾誠意歸,則請駕止吾宅。」盛情難卻,遂強留焉。

  16. 嗣復往祈禱所,有婢迎至,巫鬼憑之以行卜,為其主人獲利不貲;

  17. 保祿後而呼曰:「是為至尊天主之僕,以拯救之道授爾眾。」

  18. 如是者多日;保祿不勝其擾,乃顧為鬼曰:「吾奉耶穌基督之名,命汝即離其身!」鬼出,

  19. 蓄婢者見利源已絕,憤而執保祿西拉,扭至市集總管。

  20. 鳴諸有司曰:「此本猶太人,擾及吾邑,強傳律法,為吾羅馬人所不宜受,不宜行者。」

  21. 於是,眾人群起而攻之;有司命禠衣笞之

  22. 傷痕遍體,乃收之獄,諭獄吏嚴守之。

  23. 獄吏既受命,置之內監,加以桎梏。

  24. 午夜,保祿西拉祈禱頌詩,讚美天主;群囚側耳而聽。

  25. 忽地震甚劇,獄基撼動,監門頓啟,囚者鎖鍊自脫。

  26. 獄吏驚寤,驟睹獄門洞開,度諸犯已逸,拔刀圖自刎。

  27. 保祿大呼曰:「吾儕咸在,爾勿自戕!」

  28. 獄吏攜火躍入,戰慄俯伏,

  29. 保祿西拉出,曰:「先生,吾當如何,始可望救?」曰:

  30. 「能信奉主耶穌,則爾舉家當蒙救恩。」

  31. 乃以道示之,及其家人,

  32. 當夜,獄吏為二人濯傷,即率家人受洗;

  33. 且迎之於家,具餐以待,咸以奉信天主,神樂洋溢。

  34. 天既曙,有司遣傳語,釋此二人。

  35. 獄吏告保祿曰:「有司已命開釋,可平安而返矣。」

  36. 保祿曰:「吾羅馬人也,未經審訊,即公然被笞,且下於獄。茲若輩乃欲私釋,有此理乎?請有司親來導我出獄。」

  37. 隸如言白有司,有司聞其為羅馬人,悚懼

  38. 親詣謝罪,送之出,乞其離境。

  39. 二人既出獄,訪呂底亞,告慰同人而別。


21

禠(ㄔˇ)衣笞(ㄔ)之,脫去衣服而鞭打。

34

隸,下屬。

37 悚(ㄙㄨㄥˇ)懼,驚恐害怕。

第十七章 保祿傳道於德颯洛尼與雅典

  1. 保祿西拉安斐坡里亞波羅尼,而抵德颯洛尼

  2. 是處有猶太人之會堂,保祿依然進而就之,歷三禮日。與眾辯析經義,啟迪闡發,

  3. 以徵基督當先蒙害,後當復活;又曰:「所傳耶穌,即基督也。」

  4. 聞而信者,自附於保祿西拉,虔敬之希臘人歸依者甚眾,貴婦亦復不少;

  5. 猶太人嫉之,招聚市井敗類,鼓躁全城,入雅孫宅,欲執保祿西拉以付之於民,

  6. 不得,乃曳雅孫及同道數人,謁有司曰:「擾亂天下者來至此地,

  7. 雅孫納之,是皆違背凱撒之命,而奉耶穌為王者也。」

  8. 眾與有司聞之駭然,

  9. 雅孫等具保,始予開釋。

  10. 是夜,同人即送保祿西拉庇哩亞;既至,共入猶太人之會堂;

  11. 此間人士賢於德颯洛尼之人,如飢若渴,樂受斯道,日研諸經,俾明真義;

  12. 於是信者日盛,其中希臘男女士紳亦頗不少。

  13. 德颯洛尼猶太人,既聞保祿庇哩亞傳揚天主之道,乃亦擁至,聳動民眾。

  14. 同人即送保祿至海濱;而西拉蒂茂德則仍留於此。

  15. 保祿既抵雅典,命護送者返,以催西拉蒂茂德之至。

  16. 保祿獨留雅典而候二人之至也,見邑中偶像充斥,衷心感傷,

  17. 乃於會堂中與猶太人及其他虔敬天主者從事討論;市中有所遇,亦如之,日以為常。

  18. 更有以彼古羅斯多亞派哲學家數人,起而與之詰辯。或曰:「此喋喋著,果欲何言?」或曰:「似宣傳異邦之鬼神者」,以保祿言必稱耶穌及其復活,故云。

  19. 眾引保祿亞略巴古書院曰:「所講新道,可得聞乎?

  20. 蓋爾所傳者,在吾人耳中,實屬異聞,頗欲一明其旨。」

  21. 良以雅典人及旅居斯土者,不遑他務,惟知好新務異而已。

  22. 保祿立於院中曰:「雅典人乎!予觀爾等頗具宗教精神。

  23. 蓋吾嘗閒步街頭,一覽爾所崇拜之對象,偶值一壇,上書:『獻於未識之神』,茲吾欲揚示於爾者,正爾所未識而敬事者也。

  24. 夫創造宇宙萬物之天主,乃天地主宰,不居人建之殿。

  25. 亦無需乎人手之供奉,且自以生命氣息及一切所需,普賜群生。

  26. 天主本於一脈締造萬族,以居大地,定其期限,劃其疆界,

  27. 俾知追求所天,庶幾冥心索摸,得識真主。實則天主之於人人,近在咫尺;

  28. 蓋吾人莫不生乎其中,行乎其中,而止乎其中也。爾族之詩人有云:『吁嗟吾族,亦帝之裔!』此之謂也。

  29. 夫吾人既為天主之裔,則不當妄度天主之神性,有類乎人工技巧所琢之金銀玉石。

  30. 昔在蒙昧之世,天主尚予優容,今已檄曉人群,咸當幡然悔改。

  31. 蓋其期已定,將藉其所立之人,以正義而衡天下;斯人無他,即天主所起於死中,以徵信於眾者是已。」

  32. 眾聞復活之說,有譏之者或曰:「容待再聞。」

  33. 保祿遂去,

  34. 顧亦頗有附而信之者,中有亞略巴古調尼修,及貴婦達瑪李與其他諸人。


30

檄(ㄒㄧˊ)曉,昭告知曉。


第十八章 保祿傳道於格林多

  1. 厥後,保祿雅典,抵格林多

  2. 猶太亞古拉及其妻彼斯加亞吉拉生於本都。近以格老第猶太人盡離羅馬,故偕妻自義大利遷此。

  3. 保祿訪之,因其亦以製幕為業,遂與同寓而經營焉。

  4. 每屆禮日,保祿講道會堂,迪化猶太人與希臘人,

  5. 西拉蒂茂德馬其頓來,保祿傳道益切,力證耶穌即為基督;

  6. 猶太人拒而誚之,保祿拂衣曰:「爾罪自承,予也何咎!自此吾適異邦矣!」

  7. 遂離之。提篤儒斯多崇奉天主,宅旁會堂;保祿登門訪之。

  8. 司會基立司布舉家信格林多人聞之信而受洗者亦眾。

  9. 入夜,示異象謂保祿曰:

    「毋餒於心,侃侃傳道,勿緘爾口。

  10. 吾與爾俱,孰得相害?邑中多屬吾民。」

  11. 保祿留是一載有半,力以道授眾。

  12. 迦流亞該亞方伯,猶太人群起而攻保祿,曳之公庭曰:

  13. 「此人勸人不依古法以事天主。」

  14. 保祿方欲啟齒,迦流猶太人曰:「猶太人乎,所控之事,苟屬犯罪作惡,吾尚可容忍於爾,

  15. 茲所爭者,僅係理論名詞及爾禮法之辯,爾宜自處,吾則無意予以受理。」

  16. 盡逐之出,

  17. 眾於公庭之前,執司會所提尼而毆之;迦流亦漠然置之。

  18. 保祿逗留多日,辭別同道,與百基拉亞古拉乘舟赴敘利亞,削髮於堅革哩,遵夙誓也。

  19. 依法所,留百基拉亞吉拉於此。已復入會堂,與猶太人辯解。

  20. 眾請久居不允,

  21. 辭別曰:「天主如可,吾當重來。」乃起椗,離依法所

  22. 凱塞里,轉陸,赴耶路撒冷,訪謁教會同人;抵安提阿

  23. 小住復行,以次歷加拉太弗呂家,以堅信徒之志。

  24. 猶太亞波羅者,生於亞力山大,時在依法所。其人有辯才,擅經學。

  25. 雖僅知如望之洗,而於之道亦曾領教,秉一片熱忱,闡述耶穌,所言精確。

  26. 是人方於會堂中昌言教義,百基拉亞吉拉聞之,乃予以接納,陳以天主之道,更較精確。

  27. 亞波羅欲赴亞該亞,同道贊勉,並為致書諸徒,囑加款接。比至,藉其靈賦,裨益信徒,實非淺鮮。

  28. 蓋渠於廣眾之中,毅然折服猶太人,引徵諸經,以證耶穌即是基督



第十九章 保祿傳道於依法所

  1. 亞波羅格林多時,保祿經高原而至依法所,遇數徒,問之曰:

  2. 爾奉教後,曾受聖神否?」答曰:「否,且未聞有聖神也。」

  3. 保祿曰:「然則所受何洗?」曰:「如望之洗。」

  4. 保祿曰:「如望所施,乃悔改洗禮,明言當信後彼來者:即耶穌是已。」

  5. 彼等聞語,即奉主耶穌名受洗。

  6. 保祿為之按手,聖神臨之,咸操方言,逆知未來,

  7. 約十有二人。

  8. 保祿入會堂,侃侃而言;歷三月,暢論天主國之理,以資勸化。

  9. 惟尚有人頑梗難化,終不之信,且當眾詆毀聖道;保祿捨之,並命信徒亦與之絕;而日於諦郎尼書院,辯難析疑

  10. 如是者二年,亞細亞居民,無論猶太希臘,咸得聞之道。

  11. 天主假保祿之手,廣行非凡聖蹟,

  12. 甚至有人自保祿之身,取巾或帷裙以去,置於病者之身,病即霍然,厲鬼亦出。

  13. 時有猶太人遊行各處,誦咒祛鬼,向中魔者擅稱主耶穌之名,曰:「予奉保祿所傳之耶穌,勸汝等出。」

  14. 行此者,有猶太司祭長士基瓦之二子;

  15. 然厲果答之曰:「耶穌予所識,保祿予所知;顧爾為何許人耶?」

  16. 中魔者即猛撲而制之,二人竟裸體負傷而遁戶外。

  17. 凡居於依法所猶太人與希臘人,咸聞其事,悉皆震慴主耶穌之聖名,自是益宏,

  18. 信者咸至,自白所行。

  19. 巫者相率攜書以至,當眾焚之,計書價可值銀圓伍萬。

  20. 由是,道大興,所向風靡。

  21. 厥後,保祿決意經馬其頓亞該亞耶路撒冷;自言至耶路撒冷後,必將一遊羅馬

  22. 於是遣其助手蒂茂德以拉都二人往馬其頓,而己則暫留亞細亞

  23. 其時,為斯道故,掀起軒然大波。

  24. 有銀匠名底米丟者,因製諦雅納銀龕,使其徒獲利甚鉅。

  25. 至是,集其徒與同業曰:「諸君皆知吾人致富,端賴此藝,

  26. 乃彼保祿,不第於依法所,且幾遍亞細亞,勸阻多人,謂人手所製者非神,此汝等所見所聞也。

  27. 是不惟吾業有為人鄙棄之虞,即大女神諦雅納之廟,亦將衰落,而全亞細亞及普天下所敬之威靈,從此銷損矣。」

  28. 眾聞之,憤甚,咆哮曰:「大哉依法所人之諦雅納!」

  29. 於是全城騷動,眾執與保祿同行之馬其頓迦猶亞里達古擁至戲園,

  30. 保祿欲衝入人叢,信徒止之。

  31. 亞細亞諸紳乃保祿之友,亦遣人勸勿冒險而入。

  32. 時,群眾紛亂,喧嚷不已;而太半則茫然不知其會集之所以也。

  33. 有人擁亞力山大自人叢中出,猶太人推之使前。亞力山大以手示意,欲向眾分辯。

  34. 眾識其為猶太人也,更同聲呼曰:「大哉!依法所人之諦雅納。」如是者約二時之久。

  35. 市書記長出而撫眾曰:「依法所人乎!普天之下,孰有不識依法所城乃為諦雅納廟及天降神像之守護者乎?

  36. 事實昭然,不容置辨,是宜靜穆,不可造次。

  37. 汝等所執諸人,既未盜廟物,亦未褻我女神。

  38. 底米丟及其同業有所控訴,自有公庭及其有司在;兩造對簿可也。

  39. 欲決他事,亦可依法會議。

  40. 今日之亂,實屬無理取鬧;倘被查究,吾人將何以自解?」

  41. 語畢,即命眾散。


6

逆知,逆料、預知。

9

頑梗,ㄨㄢˊ ㄍㄥˇ,頑固、固執。

9 辯難析疑,辯駁討論,剖析疑難。 12 帷裙,圍裙。
17 震慴(ㄓㄜˊ),震驚畏懼。 29 峰,原文為「逢虫虫」,同蜂。

第二十章 特羅亞城保祿行聖蹟•米利都城保祿致訓

  1. 紛擾既息,保祿召集信徒,勸勉而別,赴馬其頓

  2. 遍歷其境,多所勸勗;至希臘

  3. 居三月,擬乘舟往敘利亞猶太人謀狙擊之,乃決折回馬其頓

  4. 與之同行者,有庇理亞畢羅斯之子所巴特德颯洛尼亞里達古西公都,尚有特庇迦猶,及蒂茂德,又有亞細亞第吉各特羅亞非摩

  5. 彼等先往特羅亞以待吾儕。

  6. 除酵日後,吾儕自斐力比起椗,五日至特羅亞,與彼等相會,勾留七日。

  7. 週之首日,吾儕聚會析餅,保祿以翌晨將起行,與同人暢談以迄午夜。

  8. 吾儕聚會之樓房,燈燭輝煌;

  9. 有少年名猶推古者,坐檻上,倦而酣睡。保祿猶滔滔不絕,少年睡熟,自三樓墜下。扶之起,則已死矣!

  10. 保祿下樓,伏而撫之,謂眾曰:「勿憂!其命尚存。」

  11. 保祿復上,析餅而食,續談久之,黎明始去。

  12. 有人挈少年至,依然無恙,莫不歡慰。

  13. 吾儕遵保祿之意,先行登舟,駛至亞朔,以迎候之;彼則步行。

  14. 既於亞朔相會,吾儕即之登舟,抵米推利尼

  15. 復駛;次日,達基阿之對岸;又次日,泊於撒摩;再次日,抵米利都

  16. 保祿預定乘舟過依法所,免耽延於亞細亞;以期至耶路撒冷度五旬節。

  17. 保祿米利都遣人往依法所,邀教會長老。

  18. 既至,保祿謂之曰:

    「我自初來亞細亞之日,平素如何與爾相處,爾所知也;

  19. 恆自小心翼翼,含淚事;又以猶太人之陰謀圖害,試煉備嘗;

  20. 凡屬有益於爾,未嘗或隱,無論在眾前,或在私宅,諄諄誨爾,知無不言,

  21. 勸化猶太希臘人士,悔過自新,歸向天主,信賴吾主耶穌基督

  22. 今我因聖神之促使,將赴耶路撒冷,遭遇如何,未可逆睹,

  23. 第吾每經一城,聖神予我默示,謂我在耶路撒冷當受縲絏,患難重重;

  24. 然,吾於生命置之度外,無所顧惜。但望能完成吾之行程,及所受於主耶穌之使命,以證天主恩寵之福音而已。

  25. 我向在爾中宣揚天國,今而後,吾知爾等不得重睹吾顏矣。

  26. 今日吾特向爾聲明,人之淪喪,吾無咎焉;

  27. 天主玄謨,吾已昭示於爾,曾無畏縮。

  28. 爾其戰戰兢兢,保身保群;斯群也,即以其寶血贖得之教會,而聖神之所以立爾為主教,以資督導也。

  29. 吾知吾去之後,將有貪狠之狼來入爾中,摧殘羊群;

  30. 即爾中亦必有人倡為悖謬之說,誘惑信眾,使入邪途。

  31. 是宜恆懷警惕,念我三年來不舍晝夜,合淚訓爾之情。

  32. 我今將爾付託於及其恩寵之道;蓋惟斯能予爾以建立,而使爾與諸聖共嗣洪基耳。

  33. 吾未嘗貪圖他人之金銀衣服;

  34. 我與從者所需,悉憑此兩手以供之;此乃爾所應知也。

  35. 吾以身作則,吾人皆宜親自操作,以濟貧弱;主耶穌嘗曰:『施惠之福,大於受惠;』爾曹其恆念斯言。」

  36. 保祿致詞既畢,跪而與眾共禱,

  37. 眾皆痛哭,抱保祿之頸與之吻;

  38. 而最令同人心酸者,厥為「此後不得重見」一語。於是送之登舟。


3

狙擊,ㄐㄩ ㄐㄧˊ,偷襲。

14

迓(ㄧㄚˋ),出陪。

23 縲絏,ㄌㄟˊ ㄒㄧㄝˋ,捆綁囚犯的黑色繩索,指監獄。

前五章

後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