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上一章 公佈令

教會憲章

 

第八章 論基督及教會奧蹟中的天主之母榮福童貞瑪利亞

一、緒言 基督奧蹟中的童貞聖母

52 最慈愛最智慧的天主,願意執行救世的工程,「待時期一滿,即派遣了自己的兒子,生於女人…好使我們獲得義子的地位」(迦:。四,4-5)。「祂為了我們人類,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從天上降下。祂藉著聖神的德能,由童貞瑪利亞取了肉軀」(一)。天主救世的這項奧蹟已啟示給我們,並在教會內延續不斷,這教會由主建立為自己的身體;在教會內,教友們和基督元首結合,並與基督的各位聖人共融,應該「首先敬憶光榮的卒世童貞瑪利亞-我們的主天主,耶穌基督之母」(二)。

  童貞聖母與教會

53 在天神報訊時,童貞瑪利亞以心身承受了天主聖言,為世界帶來了生命,因此被認以一種緊密而不可解除的聯繫和祂相契,她享有天主聖子之母的崇高任務和殊榮,並因此而成為聖父特例寵愛的女兒、聖神的宮殿;為了這一特殊的恩賜,她遠遠超出了天上人間所有(基督)肢體的母親……因為她以愛德的合作,使信友在教會內得以誕生,作為以基督為首的其他一切受造物。不過,作為亞當的後裔,她也側身於需要救援者的行列,而且她「確為的神妙身體的百肢」(三)。因此她被尊為教會最崇高、最卓越的成員,並為教會在信友及愛德上的典型和最卓越的模範,公教會在聖神教導下,以兒女孝愛之忱,尊她為最摯愛的母親。

  大公會議的用意

54 因此,神聖的大公會議,在解釋有關教會的道理之際-神聖的救主是在教會內進行救贖工程的-也願意敬謹闡明榮福童貞在聖言成人和神妙身體的奧蹟堜瓴嵽籅漕丹漶A以及獲得救贖的人類對天主之母、基督之母、人類之母所應盡的義務。不過大公會議並無意提供有關聖母的整套理論,也無意去解決神學家尚未充份澄清的問題。所以,對於在教會內,於基督之後佔有最高的位置而又距我們很近的聖母,各公教學派所持的自由意見,仍保有它們的價值。

 

二、論榮福童貞在救贖計劃內的職位

  舊約中的救主母親

55 舊約和新約的典籍,以及古老的傳統,都以一種愈來愈明朗的方式,指出了救主的母親在救贖計劃中擔任的角色,使我們宛如能夠親眼看到。舊約描述救贖的歷史,而基督的來臨,就在這歷史過程中,逐漸準備好了。這些早期的文獻,在教會中經常為人誦念,並在較後期的更圓滿的啟示光照下為人所理解,它們把一個婦人為救主母親的典型漸漸清楚地托出。在這種啟示光照下,她的倩影,在上主於我們元祖違命後對戰勝毒蛇所作的預許堙A已有預兆可尋(創:三,15)。同樣的,她即是那要懷孕生子的童女,她兒子的名號將是厄瑪諾爾(依:八,14;彌蓋亞:五,2-3;瑪:一,22-23)。她在誠懇企待並承受主的救贖的卑微貧苦人中居首位。最後,在漫長的企待預許之後,和這位特出的西雍女兒一起,時代已經抵達飽和,新的秩序乃得建立,天主聖子由她而取得人性,好藉祂取人性的奧蹟,把人由罪惡裹解放出來。

  瑪利亞在天神預報之際

56 仁慈的天父願意在聖子成人以前,先取得那已經被預定為母親者的同意,這恰如在過去是一個女人促成了死亡,同樣也讓一個女人帶來生命。這一點對耶穌的母親特別相稱,她給世界產生了重建一切的「生命」,她也由天主具有了相稱於這項崇高職責的恩賜。因此,如果教父們慣稱天主之母為純潔、沒有絲毫罪污、好像被聖神塑造為一個全新的受造物,是毫不足為奇的(五)。納匝肋的貞女從受孕之始已飾有一種特殊聖德的光輝,天使奉天主的命令祝賀她為「充滿聖寵者」,她向天使同答:「主的婢女在此,願照妳的話完成於我」(路:一,33)。這樣,瑪利亞以亞當女兒的身份,同意了上主的話而成為耶穌的母親;她以全部心靈,又不為絲毫罪惡所阻,接受了上主的救世旨意,作為主的婢女,她將自己全盤奉獻給祂的兒子和祂的事業,在祂手下,和祂一起,由於全能的聖寵,來為救贖的奧蹟服務。所以教父們認為聖母並不僅是天主手中一個消極被動的工具,而是通過她自由的信德和服從,成為天主救人的事業的合作者。事實上,正如聖依肋乃所說的:「她由於服從而成為自己和全人類得救的原因」(六)。所以,古代不少教父在講道中,很樂意和聖依肋乃一同強調;「厄娃不服從的死結,由於瑪利亞的服從而解開,貞女厄娃因缺乏信心而束縛的,因貞女瑪利亞的信心得以解開」(七);將瑪利亞和厄娃比較,他們都稱瑪利亞為「生活者的母親」(八),他們經常宣稱「由厄娃而死亡,由瑪利亞而生還」(九)。

  聖童貞與耶穌的嬰兒時代

57 母子在救贖工程中這一結合,從童貞聖母懷孕基督開始,直到基督的死亡:都一直表露無遺;首先,是在瑪利亞匆匆地去訪問依撤伯爾時,因為她信預許的救援,依撒伯爾稱她為有福的人,這時基督的先軀在母胎中跳躍(路,一,41-45);以後在基督誕生時,瑪利亞的頭胎子不僅未損傷,反而聖化了她的童貞純潔(十)。天主母很愉快地將她的頭胎子昭示給牧羊人和東方的賢者。稍後,當她在聖殿媊m上窮人們的禮品,將基督奉獻與上主時,她聽到西默盎預言她的兒子將要成為反對的標誌,而且有一把利刃將要刺透她作母親者的心靈,使許多人心中的思念暴露出來.(參閱路:二,34-35)。耶穌的父母失覓了耶穌,焦急地尋找祂,終於在聖殿塈鋮鴗F祂正一心用在祂父親的事業上;他們並不了解兒子的話。祂的母親卻將這些話保存在她心底,細心思維(參閱路:二,41-45)。

  聖童貞與耶穌的公開活動

58 在耶穌的公開生活堙A祂的母親更顯得特殊,最初在加納婚宴上,為慈心所動,用她的轉求,促使救主耶穌開始顯靈跡(參閱若:二,1-11)。耶穌講道時期,她接受了祂的言論、在這些言論堙A她的聖子將天國置於一切血肉關係以上,宣佈那些聽了上主的話,也遵守的,為真有福的人(參閱谷:三,35:對照路:十一,27-28),正如瑪利亞所忠實履行的一樣(參閱路:二,19及51)。這樣,榮福童貞瑪利亞在信仰旅途上前進,忠實地保持了她和聖子間的契合,直到十字架下,她站在那堙A不無上主的安排(參閱若:十九,25),和她的獨子一起受了極大的痛苦,以慈母的心腸將自己和祂的犧牲聯繫起來,熱情地同意將親生的兒子奉獻為犧牲品:最後,在十字架上臨死的基督,用這句話,將她封為宗徒的母親:婦人,請看你的兒子(參閱若:十九,26-27)(十一)。

  耶穌升天後的聖童貞

59 因為天主不願在基督派遣聖神以前,把人類得救的奧蹟,隆重地顯示出來,我們看到,宗徒們在聖神降臨日以前,「同一些婦女及耶穌的母親瑪利亞並他的兄弟們,同心同德地專務祈禱」(宗:一,14),瑪利亞也以她的祈禱,求賜在她領報時已經受到的聖神的恩寵。最後,被保留未染絲毫原罪污點的無玷童貞聖母(十二),在結束了人間生活的過程後,身靈一同蒙召升天(十三),被上主榮擢為宇宙之后,使她和她的聖子-萬君之主、(參閱默:十九,16)罪惡與死亡的征服者(十四),更形相似。

 

三、榮福童貞與教會

  瑪利亞為主的婢女

60 照聖保祿的話,我們的中保只有一位:「因為天主只有一個,在天主與人之間的中保也只有一個,就是取了人性的基督耶穌,他奉獻了自己,為眾人做贖價。」(弟前、二,5-6)。瑪利亞之為人類慈母的地位,絲毫不遮掩或減削基督為唯一中保的意義,反而顯出其力量。因為榮福童貞對人們所有的任何有益的影響,並非出自一種必然性,而是來自上主的心願,來自基督的豐富功績,依憑基督的中保身份,完全從屬於這種身份,並從而吸取某全部力量。聖母的地位絲毫不妨礙信友和基督問的直接契合,反而促進其實現。

61 連同天主聖言降生成人,童貞聖母自無始之始便被預定為天主的母親;由於天主上智的措施,童貞聖母在人間作了救主的母親、祂的特出慷慨伴侶,及上主的謙遜婢女。她懷孕、生產。養育了基督,她在聖殿堭N基督奉獻給聖父,與死於十字架的基督共受痛苦,以服從、信德、希望和熾熱的愛情和救主超絕地合作,為重建人靈的超性生命。因此,在聖寵的境界內,聖母是我們的母親。

62 在聖寵的境界堙A瑪利亞為母親的這種職分:一直延續不斷,從天神來報時她以信德表示同意,她毫不猶疑地在十字架下堅持此一同意,直到所有被選者獲得榮冠的時候。事實上,她升天以後,猶未放棄她這項救世的職分。而以她頻頻的轉求,繼續為我們獲取永生的恩惠(十五)。以她的母愛照顧她聖子尚在人生旅途上為困難包圍的弟兄們,直到他們被引進幸福的天鄉。因此榮福童貞在教會內被稱為保護人、輔佐者、援助者、中保(十六),不過這一點的意思,對基督唯一中保的尊嚴與能力,並無任何增損(十七)。

原來任何受造物都不能和降生成人的聖言及救主相提並論,不過正如基督的司鐸職可以各種不同方式為聖職人員和信眾所分享,天主的惟一美善實際上也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分佈於受造物之中,同樣的,天主的唯一中保身份,也不否定在受造物之中由同一源頭分出不同形式的合作,而且促使如此合作。

於是教會便不猶豫地公開承認瑪利亞的這一從屬性的身份;教會對它也有不斷的切身經驗,並勸教友珍愛它,為使教友在這慈母的助佑扶持下,和中保而又是救主的相契更形密切。

  瑪利亞為教會的典型

63 榮福童貞以其和聖子救主相契而身為天主母的這一恩賜和職分,又以其特別享有的恩寵及職分而和教會有密切聯繫。依聖盎博的意見,天主的母親,因其信德、愛德及與基督完美結合的理由,是教會的典型(十八)。實際上,教會也有理由被稱為慈母與貞女,可是在教會的奧蹟內。榮福童貞瑪利亞,已經提前以卓越特殊的方式提供作母親同時又為童貞的表率(十九)。因為她有信心,能服從,未曾和男子接觸,因聖神的庇蔭而在人間產生了天主聖子,她是新厄娃,她未聽從古代的毒蛇而毫不猶豫地信仰了天主的使者。她所生的兒子,由天主立為眾弟兄中的長子(羅十八,29),眾弟兄即是教友們,瑪利亞以母愛對他們的重生和養育,盡其合作的職分。

64 教會默觀聖母深奧的聖德,仿效她的愛德,藉著忠實承受於天主的聖道實踐聖父的旨意,教會自己也變成了母親,因為教會以講道和聖洗聖事,把聖神所孕育、天主所產生的兒女,投入不朽的新生命中,教會也是童貞,因為教會純潔完整地保存著對基督淨配的忠誠,教會並效法其主的母親,靠聖神的能力忠貞地保持完整的信仰、堅固的希望、誠摯的愛情(二十)。

  瑪利亞的德行為教會的模範

65 雖然教會在聖母身上已經達到她那無玷無瑕的完美地步(弗:五,27),基督的信徒們卻仍在努力克服罪惡,增進聖德;因此,他們仰望瑪利亞,她是照耀整個特選團體的聖德表率。教會以孝愛的心情思念她:在降生成人的聖言光輝照耀下靜觀她,以虔敬的心情深入於聖言降生的崇高奧蹟中,並日益肖似其淨配基督。因為瑪利亞深刻地加入了救贖事業的歷史,她似乎一身兼蓄並反映著信仰的重要內容,當她受到歌頌和敬禮時,同時也號召信友們接近她的聖子及其犧牲,接近天父的眷愛,同樣,教會在追求基督的光榮時,也就越加肖似其崇高的典型,在信仰、希望、及愛德上繼續前進,在一切事上尋求並追隨上主的旨意。因此,對於宗徒事業,教會也理應注目於瑪利亞,她因聖神受孕,以童身生了基督,這樣使基督藉著教會得以在信友們的心婼洏籵疆赤齱C童貞聖母的生活是母愛的懿範,所有負著教會的宗徒使命,從事人靈重生工作的人員,都應懷著這種母愛精神。

 

四、榮福童貞在鼓會內享有的敬禮

  敬禮聖童貞的本質與基礎

66 瑪利亞,因為是天主的母親,參與了基督的奧蹟,由於天主聖寵的舉拔,她只在聖子以下,高出一切天神世人以上,所以理當受到教會特別的崇敬。從很古老的時代,榮福童貞已被尊以.「天主之母」的榮銜,信友們在一切危難急需中,都呼求投奔她的護佑(廿一)。尤其自厄弗所會議以來,天主的子民對瑪利亞的敬禮,在敬愛、呼求及效法方面,有了驚人的發展,恰如她的預言:「從今以後萬世萬代要稱我有福」(路:一,48)。這要在教會內經常存在的敬禮:雖具有絕無僅有的特徵,但對降生的聖言,對聖父及聖神的欽崇禮,仍然有本質上的區別,而且特別能促進這項欽崇禮。原來教會在健全而正統的教義範圍內,根據時代和地區的情況,根據信友們的習尚:批准了對天主之母的若干敬禮形式,其目的是要教人在敬禮聖母之際,也認識、愛慕、光榮基督,並遵行其誡命,因為一切都是為祂而存在(參閱哥:一。15-16),天主聖父「樂意使充分的圓滿定居在祂內」(哥:一,19)。

  宣講聖母和敬禮聖母的意義

67 本屆神聖大公會議有意教誨這項公教教義,同時還勸勉教會所有的子女都要努力推行聖母敬禮,尤其屬於禮儀性質的敬禮(廿二),並要重視多世紀以來教會訓導當局所推崇的敬禮聖母的方法與善工,並要謹守教會在已往對崇奉基督、聖母及聖人們的聖像所有的規定。教會更叮囑神學家與宣講聖道的人,在論及天主之母的特殊地位時,應該用心避免一切虛妄的誇大與心地的狹隘(廿三)。在教會訓導當局領導之下研究聖經、教父、聖師以及教會禮儀的人,應當正確地闡述榮福童貞的職責與特恩,這些職責與特恩都歸宗於一切真理、聖善和虔敬的源頭基督。在言語行動上,凡可能導致分離的弟兄們或其他人等誤解教會真理的事情,尤須謹避。信友們應當記得,真正的熱心既不在於一時的、空虛的感情衝動,也不在於一種毫無根據的輕信妄念,而是來自真純的信仰,由此信仰引領我們體認天主之母的卓越尊位,並激勵我們以兒女的孝心敬愛我們的母親,效法她的德表。

 

五、瑪利亞為旅途中的天主子民指出確切的希望與安慰

68 耶穌的母親現在身靈同在天堂安享榮福,她正是教會將來圓滿結束時的預象與開端;同時,在此人世,她給旅途中的天主子民明白指出確切的希望與安慰,直到主的日子來臨的時候(參閱伯後:三,10)。

69 在分離的弟兄群中,也有人對天主及救世之母表示應有的尊敬,尤其東方教會人士,對終身童貞天主之母,更以熱忱和虔誠競相表示敬意,本屆神聖大公會議對此感到十分的欣慰(廿四)。 希望所有基督信徒都向天主之母、人類之母傾訴急切的禱告,她曾經以其虔禱協助了初生的教會,如今在天堂,位居諸天神聖人之上,在諸聖的共融中,仍向其聖子轉禱,使各民族家庭,無論其佩有基督的名號,抑或尚未認識其救主者,在和平與敦睦中快樂地集合為天主的惟一子民,以光榮至聖不可分離的天主聖三。

 

目錄 上一章 公佈令

附註

()見羅瑪彌撒,君士坦丁式信經:Mansi 三卷,五六六欄。參閱厄弗所大公會議,同書四卷一一三○欄(並見同書卷六六五欄及四卷一○七一欄);加采道南大公會議,同書七卷一一一-一一六欄;第二屆君士坦丁大公會議,同書九卷三七五-三九六欄。

()羅瑪彌撒常典。

()聖奧斯定De S. Virginitate 6:拉丁教父集四十卷三九九欄。

()參閱保祿六世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四日對大公會議之訓詞:宗座公報五六卷(一九六四)三十七頁。

()參閱君士坦丁的聖目爾曼(Germanus Const.)Hom. In Annunt. Deioparae:希臘教父集九十八卷,三二八欄A in Dorm. 2Col. 357. 安提約吉的亞納士塔西(Angstasius Ant.) Serm. 2. de Annunt. 2:希臘教父集八十九卷,一三七七欄ABSerm. 3, 2Col. 1388 C.-克來塔的聖安德助(S. Andreas Cret.) Can. In B. V. Nat. 4:希臘教父集九十七卷,一三二一欄Bin B. V. Nat. 1Col. 812 A. Hom. In Dorm. 1 Col. 1608 C. – 聖索福勞尼(S. Sophronius)Or. 2 in Annunt. 18:希臘教父集八十七卷(),三二三七欄BD

()聖依肋乃Adv. Haer. III, 22, 4:希臘教父集七卷九五九欄AHarvey, 2, 123.

()聖依肋乃,同上;Harvey, 2, 124.

()聖埃比發尼(S. Epiphanius), Haer. 78, 18:希臘教父集四十二卷七二八欄CD – 七二九欄AB

()聖熱羅尼莫Epist, 22, 21:拉丁教父集廿二卷四○八欄。參閱聖奧斯定S rm. 51. 2, 3:拉丁教父集卅八卷,三三五欄;Serm. 232, 2 Col. 1108.。聖齊里盧(S. Cyrillus Hier.)Catech 12, 15:希臘教父集卅三卷,七四一欄AB. 聖金口若望in Ps. 44, 7:希臘教父集五十五卷,一九三欄。聖達瑪色諾Hom. 2, in Dorm. B. M. V., 3:希臘教父集九十六卷七二八欄。

()參閱拉特朗大公會議(六四九年)Can 3Mansi 10, 1151. 聖良 Epist. ad Flav.:接丁教父集五十四卷,七五九欄。加采道南大公會議:Mansi 7. 462. 聖盎博De Inst. Virh.:拉丁教父集十六卷三二○欄。

(十一)參閱教宗比約十二世,一九四三年六月廿九日,「奧體」通諭:宗座公報三十五卷(一九四三,二四七二四八頁。

(十二)參閱教宗比約九世一八五四年十二月八日,Ineffabilis憲令:比約九世大事錄一卷一章六一六頁;信條全集一六四一(二八○三)條。

(十三)參閱教宗比約十二世,一九五○年十一月一日,Munificentissimus憲令:宗座公報四十二卷(一九五○);信條全集二三三三(三九○三)條。參閱聖達瑪色諾Enc. In Dorm. Dei Genitricis, Hom. 2-3:希臘教父集九十六卷七二一七六一欄,特見七二八欄B。君士坦丁的聖日爾曼In S. Dei Gen. Dorm. Serm, 1:希臘教父集九十八()卷三四○三四八欄;Serm, 3Col. 361.日路撒冷的聖毛德士徒(S. Modestus Hier.)In Dorm. SS. Deiparae:希臘教父集八十六()卷三二七七三三一二欄。

(十四)參閱教宗比約十二世,一九五四年十月十一日,「向上天之后」通諭,宗座公報四十六卷(一九五四),六三三六三六頁;信條全集三九一三等條。參閱克萊塔的聖安德肋 Hom. 3 in Dorm. SS. Deiparae:希臘教父集九十七卷一○八九一一○九欄。聖達瑪色諾De fide orth. IV 14:希臘教父集九十四卷一一五三一一六一欄。

(十五)參閱Kleutgen, textus reformatus, De Mysterio Verbi incarnati, Cap. IV. Mansi 五十三卷,二九○欄。參閱克萊塔的聖安德肋In Nat. Mariae, Sermo 4:希臘教父集九十七卷八六五欄A。君士坦丁的聖日爾曼In Annunt. Deiparae:希臘教父集九十八卷三二一欄BC. In Dorm. Deiparae, IIICol. 361 D.聖達瑪色諾 In Dorm. B. V. Mariae. Hom. 1, 8:希臘教父集九十六卷,七一二欄BC – 七一三欄A

(十六)參閱教宗良十三世,一八九五年九月五日,Adiutricem populi 通諭:ASS. 十五卷(一八九五一八九六),三○三頁。教宗比約十世,一九○四年二月二日,Ad diem illum 通諭:教宗比約十世大事錄一卷一五四頁;信條全集一九七八A(三三七○)條。教宗比約十一世,一九二八年五月八日,Miserentissimus通諭:宗座公報二十卷(一九二八)一七八頁。教宗比約十二世,一九四六年五月十三日廣播詞:宗座公報三十八卷(一九四六)二六六頁。

(十七)聖盎博Epist. 63:拉丁教父集十六卷一二一八欄。

(十八)聖盎博 Expos. Lc., II, 7:拉丁教父集十五卷一五五五欄。

(十九)參閱Ps.-Petrus Dam., Serm. 63:拉丁教父集一四四卷八六一欄AB. Godefridus AS. Victore, In Nat. B. V. Ms. Paris, Mazarine, 1002, fol. 100 r.-Gerhohus Reich., De Gloria et honore Filii hominis, 10:拉丁教父集一九四卷一一○五欄AB

(二十)聖盎博同上及同書X. 24-25:拉丁教父集十五卷一八一○欄。聖奧斯定in Jo. Tr. 13, 12:拉丁教父集卅五卷一四九九欄。參閱Serm. 191, 2, 3,:拉丁教父集卅八卷一○一○欄;此外也參閱聖伯達In Lc. Expos. I, Cap. 2:拉丁教父集九十二卷三三○欄。Isaac de Stella Serm. 51:拉丁教父集一九四卷一八六三欄A

(廿一)”Sub tuum praesidium.”

(廿二)第二屆尼塞大公會議,七八七年:Mansi 十三卷,三七八三七九欄;信條全集三○二(六○○六○一)條。特立騰大公會議第廿五期會議:Mansi 卅三卷,一七一一七二欄。

(廿三)參閱教宗惢約十二世,一九五四年十月廿四日廣播詞:宗座公報四六卷(一九五四)六七九頁。一九五四年十月十一日,Ad Coeli Reginam 通諭:宗座公報四六卷(一九五四)六三七頁。

(廿四)參閱教宗比約十一世一九二三年十一月十二日,Ecclesiam Dei 通諭:宗座公報十五卷(一九二三)五八一頁。教宗比約十二世,一九五三年九月八日,Fulgens corona通諭:宗座公報四十五卷(一九五三)五九○五九一頁。

 

目錄 上一章 公佈令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神哲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