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通牒--公元一九五零年八月十二日(Humani generis)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75   
標 題 論人對天主的認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六一]…雖然,人類的理智,簡單地說來,實能以它自己本性的智能與光明,獲得真確的知識,而認識一個有位格的天主,即以祂的上智保護和掌管宇宙的天主,以及由造主,賦予我們心靈上的本性律法,但有不少阻礙,阻止人類理智,有效有果地利用那天賦的本能。因為諸凡關於天主,關於理智,以及有關人與天主之間的種種真理,無一不是完全超越感官領域的真理;人若要把這些真理,引入人生而修練善行,那麼,這些真理便要求人,要自我奉獻,自我克制。可是人類理智,在獲得這樣真理上,一面因為感官與幻想的衝動,而在另一方面,又因那從原罪所生的壞慾望,故(經常)發生困難。因此,人類在這一類的事理上,就自動地自信:這些(真理)是虛假的,或至少對那些他們所不願意是真的真理,予以懷疑。

 
註 釋

*人類(Humani generis)通牒(AAS 42(1950)561ss;但按AAS42(1950)960予以改正)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76   
標 題 論人對天主的認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職是之故,天主的啟示,倫理般說來,應該說是必要的,好使那些在宗教與道德方面的事上,為人的理智本身所無法得知的(真理),得在現代人類的處境下,容易為眾人所確知,絲毫不帶錯誤。(*3005)

況且人類理智,即使在對公教信仰,應作確切〔可信〕(Credibilitas)的判斷上,有時也能遭到困擾;雖然,天主曾安排了如此眾多、如此奇妙的外在標記(奇蹟),使人藉著這些標記,或祇用他本性的理智光明,能確切證明:基督的教會-(天主教會)-是來自天主,(但人還是不容易信從它)。事實上,人或因自己思想上的成見,或為自己私慾偏情所蒙蔽,不僅對外在標記(奇蹟)所證明的真理,而且,即對天主所賜予我們心靈上的超性默感,也能予以拒絕而置之不理。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77   
標 題 論人對天主的認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六二] 有些人,企圖對進化的「制度」(Systema)-(學說)-毫不明智,毫無鑑別地予以肯定,而應用到萬物的原始上來,而且,他們大膽沉溺於一元論與普世不斷進化的汎神論裡。的確,共產主義的擁護者,自甘附和這種謬論,好使他們更有效地推進、擴展他們自己的「辯證唯物主義」 (Materialismus dialecticus),而把那有神的觀念,從人心底裡,連根拔除。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78   
標 題 論人對天主的認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六三] 這一類的進化理論-(解釋)-既然把「絕對」 (absolutum)「穩定」(firmum)「不可變」 (immutabile)的一切,都吐棄了,那就為新的錯誤哲學舖路;這種新哲學的名稱,是存在主義,而與「觀念主義」 (idealismus),「內含主義」 (immanentismus)以及「實用主義」( pragmatismus)都搞在一起;這種存在主義,撇開物之一切不可變的本質,祇講每一事物的「存在」(existentia)。

還加上一種歷史主義;這種主義,祇依據人生的事實,來推翻任何真理,任何絕對律法的基礎,因為這些真理,不僅關於哲學事理,而且也與公教的(二三0七)信理有關。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79   
標 題 論辯護真教的方法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公教神哲學家的嚴重使命,在於保衛屬神的以及人類的真理,並使這些真理,深入人心;所以他們對這些多少有些誤入歧途的學說,不可不知,也不可予以漠視。相反的,他們對這些學說,該作深入的研究,因為有時候他們就在這些錯誤的詮解中,也會發現一些真理;最後,他們還可以呼籲錯誤者的心靈,來共同研究共同商討這些神哲學方面的真理……。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0   
標 題 論辯護真教的方法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此外,正如過去,有些人問:「教會傳統的護教方法,可曾構成阻礙?「或是更好說:「這正是為基督,贏獲人靈的助佑」;同樣,今日也有些人,到今大膽進行,毫不馬虎地發動問題,說:如今在各處學府裡由教會權威所核准教授的神學,及其教授方法,是否應加以修整,或是否應加以澈底改革,好使基督的王國,更有效地宣揚於各個地區,宣揚於具有各種文化各種宗教意見的各種人民中間呢?假設這些人,沒有其他企圖,唯願教會的學科,及其教授的方法,吸收一些新方法,以便更適合於今日的各種環境,以及各種需要,那麼,我們對他們,幾乎沒有什麼可怕的原因。可是,(為我們)看起來,他們似乎是熱中於不明智「和平」(神學)主義」 (irenismus),其中還有些人認為:那些根據法律本身,據基督所給的原則所規定的一切,同樣,由基督所制定所建定的一切,甚至連那些完整信仰的保壘與柱石,都算是恢復弟兄合一的障礙…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1   
標 題 論神學上的名詞,應予以保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六五] 關於神學方面,有些人主張,儘最大的可能,削弱「信理」(dogma)的講解而把「信理」本身,從那以往教會所採納的說法中,從公教學人所習用的哲學名詞中,解放出來,務使在講述公教道理下,回到聖經以及聖教父們的說法,才是。他們所抱的希望,是使赤裸裸的「信理」-即那擺脫了他們所說的,外在的,不屬於天主啟示成份的「信理」,可以和那些在信理上,具有歧見而脫離教會團體的人的意見,先比較一下;然後一步一步地使公教的信理,和他們所信的相似,而使他們滿意。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2   
標 題 論神學上的名詞,應予以保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更進一步,為了使公教會的道理,變成(上述)那樣的情況,他們妄想舖路,使公教會的道理,變成上述那樣的情況;所以,他們認為:為了滿足今日(時代)的需要,公教信理,亦可用今日的不管是「內含主義」的,或是任何其他主義的哲學名辭,來表達出來。為此,某些更大膽的人,竟敢肯定:他們所以能夠,也應該這樣做的理由,是因為他們想,信仰的奧蹟表達出來;雖然,用這些辭句,可以表示一些真理,但一定也把真理由曲解了,走樣了。為此緣故,他們認為:這非但不是不合理的,而且還是完全必需的,即神學必須採用歷代不同的哲學,作為工具,而以新的名詞,來替代舊的名詞;當然,它所採用的方式,並不相同,甚至也可以採用那在某一方面相反的方式,但按他們所說的,還是同樣可以用人的方式,來表達天主的真理。他們還說:信理的歷史,在乎使天主啟示真理所帶著的各時代的不同方式,隨著各時代所產生的各種道理,各種學說而不同。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3   
標 題 論神學上的名詞,應予以保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從上所述,顯然,這一種的陰謀,不僅導向他們所稱的信理的相對主義(Relativismum dogmaticum),而且事實上,他們的言論,早已包含了這種主義了。故此,他們相當過份地表示輕視那些傳統的道理,以及那些用以表達傳統道理的詞句-(術語),的確,眾所週知,這一類的(術語),不但在各處學府裡,而且連教會的訓導層,也在應用著;當然它們還能受到調整和精簡。此外,還須注意的是:教會在運用這些術語上也不是常常一樣,一成不變。顯然,教會也不能在短短時期內,為某種哲學體系所駕御。相反的,教會曾由各時代的公教學者一致的同意,經過不少世紀的努力,才運用某種哲學體系,來闡明某些公教信理,但毫無疑問的,教會絕不以浮而不實的「東西」來做基礎。因為教會所依據的,是從認識受造事物的真知識上所結論出來的各種原則與各種術語(Notiones)。是的,天主啟示的真理,就在這些知識上,藉著教會,好像(天上的)星辰一般,照耀著人的理智。為此,我們也不以為奇:在這一種的「術語」中,有些竟為大公會議所採用,核定;誰若拋棄它們,那是不合理的…

再者,這些-(神學術語)-既為士林神學家(theologi scholastici)所習用,誰若予以輕視,自必導致削弱神學的惡果;一如他們所說的,這種依據神學理由的神學,就是理論神學(theologia speculativa);但他們以為:這種神學,沒有真實的確切性。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4   
標 題 論神學上的名詞,應予以保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六七]他們把教會的「訓導層」(Magisterium)視為一進步的障礙,科學的「仇敵」;而有些非公教人,卻視之為一種不公平的管制,因此,有些博學一些的神學家,就受到控制,不搞學科的革新-(即不鬧神學革命了)。事實上,這個神聖「訓導層」,在信仰與倫理道德的事上,為任何神學家,都該是真理最近的,也是普遍的標準,因為主基督,曾把整個信仰的寶庫-即聖經與屬神的傳統道理-都委托這個訓導層,去看管,保衛,並予以詮解。而信友們,也有責任,要避免那些多少接近異端的錯誤。因此,他們對聖座為指責,為禁止這一類「錯誤」所頒佈的憲章與法令(Constitutiones et decreta),也有遵守職責;但有時候,他們對此竟茫無所知,好像沒有這回事一樣。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5   
標 題 論神學上的名詞,應予以保存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六八] 而且這亦不該想:教宗們在通牒上,既然沒有實施他們至高無上的訓導權,所以他們在通牒裡所講的道理,按本身而言,並不要求信友們予以聽從。因為耶穌所說的:「誰聽從你們,就是聽從我」(路 十,16);這句話,就是對那教會由正常訓導權威所講的道理,也是有效的。況且,教宗在通牒裡所講論的,所討論的,一般說來,都是屬於公教會的道理。如果教宗們,在自己的文獻裡,對那些迄今還爭論不休的問題,已經下過工夫,表示了自己的主張,那麼,如眾所週知,按教宗的思想與旨意,神學家對這些問題,不能再自由爭論了。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6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六八] 這也是真的:神學家常該回到天主啟示的泉源;因為它們的使命,就是要給神學家指明:為什麼那活生生的訓導權威所講的,或是明明地或是含蓄地都可以在聖經裡在屬神的傳統裡找到。而且,這兩個天主啟示道理的泉源,都含蓄著數不勝數的真理寶庫;事實上,這也是永遠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為此緣故,(教會的)各項聖學,因(神學家)對神聖泉源的研究,常常生氣蓬勃,(日有起色)。相反的,他們若對神聖的泉源,掉以輕心而不作進一步的研究,那麼,據我們經驗所知,(教會的)研究工作,就成為無用的東西了。但因這個緣故即那所謂的實證神學(theologia positiva),也不能祇看作是一種歷史科學。因為天主把它和這一類的神聖泉源,曾一起交給自己教會的活訓導權;使那祇是暗暗地,含蓄地隱藏在信仰寶庫裡的(真理),也由教會的訓導權去予以闡明和發揚。

固然,天主贖世主,把這信仰寶庫不是交於每一個信友(基督信徒),也不是交於神學家本人,而祇是交給教會去予以可靠的講解。如果教會履行她自己的這種任務,一如歷代教會屢次所做的一樣,不管她是用正常的,或是非常的實施方式,那麼,顯然那是完全虛而不實的辦法:即一面說明那不清楚的道理,而在另一方面,卻不命所有的信友都予以聽從。為此,我們的值得紀念的前任教宗比約第九世教訓說:神學最高貴的使命,是要闡明:怎麼那為教會所定斷(為信理的)道理,是已被包括在(啟示道理的)泉源裡;而且,他不是沒有重大理由,加上一句說:「就因這個意義,這道理就被定斷(為信理)了」。(1)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1)見比約第九世,Inter gravissimas, 26-10-1870,Pius IX, Acta pars 1, Vol. 5, 260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7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此外還有一些人所講的或是他們所思想的,也是有損於聖經的屬神權威。因為某些人竟敢斗膽,推翻梵蒂岡大公會議對於聖經作者-天主,所定斷的(信理)意義,而且,他們還使那些業已多次受到責斥的謬論,死灰復燃;蓋按他們的意見,聖經祇在論及天主,論及倫理與宗教事上,不會發生錯誤;甚至他們還冒昧地說及人類對聖經的(意識)-了解,宣稱:祇有些隱含著屬神意義的人類意識-即人類對聖經的意識-(了解)-才不可能是錯誤的。他們願意-主張-:在詮解聖經時,不要有任何信仰上或教會傳統的類比理由(方式);這樣一來,便使聖教父們的以及教會訓導層所講的道理,因著那由解經者所詮解的純人理由,似乎該到聖經的天秤上來,而同一聖經,更好說,不該按教會的思想,予以講解。事實上,教會是由主基督所建立,而為整個天主啟示真理寶庫的守衛者與詮解者。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8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七O] 此外,聖經的字面意義,及其由如此眾多的解經學者,在教會領導(醒寤)下所構成的注解,由於他們所喜歡的注釋,應該讓位於新的即他們所稱的標記性與精神性的注解(exegesis symbolica ac spiritualis)。而且,那今日在教會中,視為隱晦不明泉源的古經,即因此而成為無人不明的啟示泉源。因著這個理由,他們認為一切的困難,都會煙消雲散,蓋所有困難都是從人們依據聖經字面意義而來的。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89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誰都看到:以下種種論調,實屬悖理而和我們前任教宗:良十三世的Providentissimus通牒和本篤十五世的Spiritus Paraclitus通牒,和我們的Divino afflante Spiritu 通牒,所合理規定的原則以及詮經指南,大相徑庭。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0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七O] 這也不足為奇:這有關神學各部份的新(傾向)-(新潮流),業已產生了各種毒害後果:

(一)懷疑人類的理智,能從受造物引出證據,而不藉屬神的啟示,與屬神寵佑,證明天主-有位格的天主-的存在;

(二)否認世界有開始,主張:世界之受造,是必需的,因為世界之受造,出自天主之愛,不得不然的自由;

(三)同樣否認天主對人自由行為的,永遠而又不能錯誤的預知(Praescientia);這原亦相反了梵蒂岡(第一屆)大公會議的宣言。[*3001-3003]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1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有些人還掀起問題:天使是否是有位格的受造之物;物質是否和精神,具有本質上的區別。有些人攻擊超性地位的恩寵性(Gratuitas)因為他妄想天主不能創造一種理智之「物」,而不安置「他」呼召「他」去享受面見天主的真福。這還不夠,因為他們還拋開脫理騰大公會議的定斷,曲解原罪的意義,也一起曲解了「罪在眾人」身上,即人侮辱天主的意義;同樣還曲解了基督為我們所做的補贖意義。

還有些人主張:變質(Trans-substantiatio)的道理,既然根據陳舊-過時-的本質(Substantia)的哲學定義所構成,理宜加以修改調整,務使基督之於聖體聖事內的真實臨在,成為一種象徵主義,因為那受祝聖過的麵形與酒形,無非是基督精神臨在,以及基督與其奧體身上的信友-肢體密切結合的有效標記。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2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七一] 這是昭然若揭的,教會多麼重視人之理智,因為人藉理智,確知一個有位格的天主存在,同樣人可絲毫不爽地,用天主的標記-(奇蹟),來佐證信仰基督的基礎;人也同樣憑藉理智,合理地體驗那造主賦予人心的律法;最後,人藉理智,可了解一些奧蹟,結出最豐厚的善果[參閱:梵大,第三部分,第四章(*3016)]。可是,要理智能妥善地合適地達成這個任務,非先加以應有的培植不可。這就是說:人要用健全的哲學,去培植理智,因為這種哲學,由古代信友所傳下,不但已成為人的理智的「監護」(patrocinium),而且,它還具有高度的權威,因為教會的訓導層本身,曾把這種哲學的各項原則,以及那些由歷代名人哲士逐漸闡明,逐漸斷定的主要哲理,召來作為天主啟示的天秤,的確不錯,那為教會所認可的,所接受的哲學,一面捍衛人類真摯的知識價值,一面也保護了形而上的,所向無敵的(原則)定律-那就是:充份理由的定律,因果定律以及萬物必有宗向的定律-最後還有真理一定,真理不能更變的定律。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3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是的,在這種哲學裡所講論的,有許多事理,不管直接或間接,都與信仰及倫理事無關;所以,教會讓專家們自由予以選擇;但對其他許多事理,尤其是我們上述的各項原則和定律,絕不容任何人去自由取捨。還有在這一種本質方面的問題上,人儘可以更適宜更富麗的外衣,來點綴哲學,並以更有效的辯論,使之穩定不移;同時人要把哲學中所含某些不大適宜的學說,予以清除,而要把若干進步的研究成果,謹慎地加入這種(士林)哲學裡,使之更充實,更豐美,但萬萬不要把它推翻,或把錯誤的原則滲入而使之玷污腐化,或等閒視之,把它當做一個巨大無用的石碑,蓋真理及其有關的哲學定理既然與理智本身所知的原則有關,或是屬於世俗人的智慧,甚至也有天主啟示來做它後盾,來做它柱石,所以它決不能隨著時代而變遷。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4   
標 題 論啟示泉源的應用與妄用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七三] 凡此種種,誰若好好加以審察,則將容易了解,為何教會迫使所有的未來司鐸,要「按天使博士的方法,學理和原則,修讀哲學課程」(教會法典 can.1366 2);這許多世紀以來,由經驗告訴我們:多瑪斯亞奎那的方法,和學理,不拘是在教育後生方面,或在揭發隱晦不明的真理方面,都有優異的表現,功不可沒……

-為此緣故,那是多麼令人惋惜的事:今日竟有人,輕視那為教會所接受的所核准的哲學,而不惜棄之如遺,毫不明智地認為:這種哲學,不拘在思想的程序方面,都已過時了。事實上他們喋喋不休,說我們這種哲學,袒護不良主張,並說那形而上的絕對真實的哲學,可能存在;同時,相反地,他們肯定:若要說明有些事理,尤其是那些超越(感官)的事理,則有比用分歧學說,即使彼此有些矛盾,也更能有截長補短之效。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5   
標 題 實證科學應用於宗教方面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五七五] 有不少人要求,公教會,及其各團體的學科,要儘早清理一下。假使這是指那有關實有其事的地方,(應該加以清理),那麼,這實在是令人獎勵的事,但須小心理會;這是否是指那論若干假設的問題;雖然人類的科學所依據的各種假設,在有些方面也會與聖經或聖傳所包含的道理有關,(但不妨有清理的餘地)。可是如果這種純係猜測的意見,和天主所啟示的道理,直接地或間接地背道而馳,那麼,這種(清理)-通融的要求,絕無應允的可能。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6   
標 題 實證科學應用於宗教方面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為此,教會的訓導層,並不禁止「進化論」 的學說,即對人肉身的來源,從現已存在的生物原始,著手研究-至於人的靈魂,則公教信理,命令我們要堅信:她(靈魂)是由天主直接所受造-專家們,可按今日人類科學與神學的現狀,在人靈肉兩方面,作深入的研究和辯論,務使對進化論的擁護者與反對者,雙方理由,帶著應有的莊重,應有的謹慎與節制,予以衡量和批判。祇要雙方的人,都隨時準備服從教會的定斷就好了,因為教會從基督那裡,受到囑咐,要負起可靠地解釋聖經,以及保衛信理的使命(參閱教會法典Can. 1366 2)。可是,有些人,膽大妄為,竟敢違反了這種批判選擇的自由,因為他們所持的態度,好像人體的原始本身,已從現存的生物上,藉著那些業已發現的標記上,以及從這些標記所推論出來的理論上,業已證實無疑。其實,這從天主啟示的泉源中,既一無所有,我們就不得不在這事上,倍加謹慎,不可輕率盲從。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7   
標 題 實證科學應用於宗教方面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幾時論及其他臆測的意見,即論及他們所說的,「人類多元」(polygenismus)主義,那時,教會的子女,絕不可享受(附和)這一種(意見)的自由。因為信友,不能抱有這種主張:即如他們所肯定的:在亞當之後,在這地球上,還有真的,不從人類所共有的原祖亞當出生的人類存在,或是說:亞當是指一群原祖父母的集團。因為這種說法,總是無法顯示:它如何與啟示泉源的真理,以及教會訓導層對原罪所講的道理相配合,蓋原罪出自原祖亞當一人所犯的罪,而由生育,遺傳到眾人身上,而為寓於每一個人內的「專有物」(proprium)。(參閱:羅五12-19)(*1511-1514)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8   
標 題 實證科學應用於宗教方面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正如在生物學與人類學上,同樣,也在歷史學上,都有人膽敢越出教會所規定的界線與防線(Cautela)。尤令人惋惜的是:那些袒護者,冒昧地把宗座聖經顧問團在不久以前為保護自己的案件所寫於巴黎總主教的書信,(*3862ss),作為更自由地注解舊約史書的理由。事實上,這封書信明示:創世紀的前十一章[五七七],雖與歷史性的著述方式,那與那些第一流的希臘或拉丁史家所用於寫作方式,並不天衣無縫地吻合,但在某些意義下,解經者對有關歷史一類的事,還該作更進一步的探討和斷定;而且這十一章聖經,雖以簡明的語句,以寓言化,適合於粗俗人容易了解的語句所構成,但它們,不僅敘述了為我們永遠得救依據的主要真理,而且也描寫了人類的以及(天主)選民的原始的民間故事。但若它們(即這十一章聖經)取材於一些古代的民間傳說─(民間故事)─這固然是可以承認的事─那麼,我們永遠不該忘記:聖經的所有作者,必定受到天主的靈感助佑,好使他們在選擇和評判這些文獻上,不會發生任何錯誤。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工具書 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 號 3899   
標 題 實證科學應用於宗教方面
教 宗 比約十二世
內 容

但這些取自民間故事的文獻,一旦被(聖經作者)收納在聖經裡,它們便不該被視為神話,或其他之類的小說;因為這些神話或小說是出自人們的幻想,而不是出自人類對真理的,真誠研究的成果。這在舊約上,也在新約上,都明白顯示:我們該說,我們的聖經作者,曾明明地採用古代世俗人的作品。

 
註 釋

*人類通牒 3875-3899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
香港黃竹坑惠福道六號
校務處:college@hsscol.org.hk
圖書館:library@hsscol.org.hk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6, Welfare Road, Aberdeen, HK.
General Office: college@hsscol.org.hk
Library: library@hsscol.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