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耶穌聖像出遊

鍾志堅

 

神思 第六十三期 二零零四年 116-123頁

**********


人是一個不簡單的合成體,肉體、思維和靈性是為三大層次。每一層次都各有所需,也有不同的方法得到滿足;這些得到滿足的途徑可以燦爛得令人神往,有時候更會神妙莫測! 雖屬不同的層次,人卻是一個整體,因而在三個層次中,人需要尋求自我整合,建造一個融和的生命,否則生命就出現斷層和離析。一些標誌總會出現在尋求的過程中, 指示一些方向,也提供一些後續的步驟。這種現象會出現在個人的生命堙A也會在團體的尋覓中見到。我對「大耶穌」聖像出遊亦在如是觀。


母親和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領洗進教,那時我剛開始讀小學,而在戰亂中長大的母親就沒有機會上學,但她認識了幾位好朋友,也是藉著這些朋友培養了她對基督信仰的熱忱,上主日彌撒和唸經成為她對我早期教友生活的薰陶。記得一個晚上,母親帶我上崗頂聖奧斯定堂「出聖相」去。從聖堂堸嵺兢g出來,門口早已結集了許多人,在微弱的路燈下,人群在大耶穌聖像前聚攏。母親脫下鞋,吩咐我把鞋拿著,並等她回來,然後赤著雙腳往人群中走去,事後我問她到那堸筋し礡A母親說是走到聖像下做補贖,做祈求。這是我對大耶穌最早的認識,也是我宗教信仰經歷的最早的印象。大耶穌要求人去做補贖!所以日後見到這座聖像,悔罪和做補贖的呼喚就油然而生。雖然今天已除消了赤腳走在聖像下的習俗,可是那一個晚上的形象、聲音和簡短的訊息成為觸動了我當時人性的三個層面。


在澳門小修院六年的修道生活,每年都參加各項聖像出遊,而大耶穌更是隆重非常,若被選中在遊行中當上一個半個差使,那就可感到十分光榮了,可是對出遊和大耶穌敬禮的來由總沒認識過。修院堛滲囿攭M學長也沒有給我們這些小伙子解釋過,好像這樣的宗教行動無需解釋,只要熱熱心心地跟著大伙兒去做就獲得神恩。每年的大耶穌聖像遊行就是如此這般地妥善地保存起來,一代一代薪火相傳,無怪乎每次向長輩好奇地問及這聖像和敬禮的來源時,總是傳說。


傳說一:很久以前的一個寒夜,主教座堂的管堂在半醒半睡中,好像聽到有打門的聲音,心想總沒有教友那麼早就到聖堂來,便加重那半睡的狀態,不去管他甚麼打門聲。打門的不得其門而入,於是走去崗頂聖奧斯定聖堂。原來打門的是主耶穌。於是人門打造了一座苦難耶穌像,供奉在聖堂內,並舉行每年一度的聖像遊行。遊行的路程和今天的一樣到主教座堂,翌日則遊行回到聖奧斯定堂。


傳說二:很久以前,一次颱風後,在南灣海岸浮來了好一些大木櫃,人們打開那些木櫃,見到一件件看來要鑲嵌才能成形的物料,於是大家合作,拼出了今天的苦難善耶穌像來,如此大的聖像就存放在山崗上的聖奧斯定堂堙C


多年來,筆者向前輩問聖像的來由,回答的是傳說一!傳說二是最近訪問一位苦難善耶穌會成員告之的。其實兩項傳說就是傳說,表示存放在聖奧斯定堂內的大耶穌像其來歷未能考證。


「大耶穌」是「苦難善耶穌」的一個通俗稱謂。原本是葡萄牙語 Bom Jesus dos Passos。在華人教友稱之為「大耶穌」。苦難善耶穌像是中空的木製成品,現存放在聖奧斯定堂正祭台的正後方。苦難善耶穌像形態是一個西方白種男人,身穿紫紅絨線袍,袖子繡上金線的葡萄圖案,他面長而尖,長長的八字鬍子繞著嘴巴,但露出下顎,頭髮長及肩膀而綣曲,頭戴茨冠,臉帶些少傷痕,以左肩承受十字木架的重量,右膝單跪在地上,左手托著十字架的中心點,右手則扳著木架的前方,隻眼平望,神情嚴肅,高約兩公尺。由於比一般的聖像體積大,華人教友可能因而以形態稱之為「大耶穌」。


雖然這座聖像來由不明,可是一些文件對組織苦難善耶穌敬禮和出遊的團體倒有些記錄。一份在1884年6月21日,甲申年五月廿八日出版的《澳門地捫憲報》(BOLETIM DA PROVINCIA DE MACAU E TIMOR, A Sabbado, 21 de Junho de 1884),刊登了葡皇唐•路易斯的法律公告,立法將澳門聖奧斯定聖堂的管理權交由「苦難善耶穌會」 Confraria de Nosso Senhor Bom Jesus dos Passos保有......而苦難善耶穌會正是負責歷來大耶穌聖像出遊的組織。這是一個教友組織,其創會日期不詳,但該會至今保有一份1851年6月22日的會議紀錄,記述了該組織安排有關的聖像遊行事宜。故此可知,這個教友善會在十九世紀中,甚至更早便已存在。而苦難善耶穌的敬禮和出遊最少有一百六十多年的歷史。


苦難善耶穌的敬禮和出遊是澳門教區的一大盛事,每年都有許多來自香港和外地的教友來參加。半個世紀以前,由內地到澳門參加遊行的人士也不少。聖像出遊分兩天進行,即每年四旬期第一主日前夕在聖奧斯定堂舉行。下午四時三刻先舉行中文苦路,隨後是主日提前彌撒, 五時一刻舉行葡語苦路,之後是以中文講道,主題是耶穌山園祈禱,於七時正舉行聖像出遊,途經東方斜巷,過新馬路,經議事亭前地,上羅結地巷,前往主教座堂;教區主教和主教座堂參議會神父(俗稱紅衣會神父)則在座堂前迎接聖像。聖像由八人合力扛抬,置放在聖堂前, 獻香敬禮後,以同樣的主題作葡語講道。苦難善耶穌像就安奉在座堂堙A 讓教友敬禮和禱告。第一天聖像遊行的特色是在沈默中進行;大夥人在靜默中一齊走動,只聽到鞋在地上的磨擦聲,和衣服的撕磨聲,好像表示大家伴同主耶穌前往受審的一種沈重。


翌日是主日,下午四時在座堂以中文講道展開聖像遊行的序幕, 主題是耶穌受審判。講道畢,便舉行聖像遊行。這回遊行的路途相當長,須要大約一小時半至二小時,是紀念耶穌被判罪後所走的苦路。 這條苦路是走在澳門市內:由主教座堂出發,經羅結地巷轉到玫瑰聖母堂,經白馬行,在路口轉右經美麗街口,沿公教中心的南灣街段,橫過新馬路,經巴掌圍口和舊澳督府,沿上聖老楞佐堂,左轉由街上聖奧斯定堂,最後安奉苦難善耶穌像於原位,並以葡語講道結朿整個敬禮和苦路遊行:最後一場講道的主題是耶穌被釘十字架上。第二天聖像遊行中,在上述的其中的七個地點,一些教友會安放苦路處,當聖像遊行到這些地點時,就會停下來,由一位穿著白衣,扮演聖婦維羅尼加的少女,高聲向著群眾,以拉丁語朗唱哀歌一段:「你們所有路過的人啊, 請細心觀看,有誰的痛苦像我所受的一樣」(哀歌1:11);她同時向路人展示手拿印有耶穌臉容的白巾。所有參加遊行的教友均以拉丁語回應唱出:Parce Domine, parce populo tuo, ne in aeternum irascaris nobis. 即是說:「上主,請寬恕你的百姓,不要永遠惱恨我們。」接著由領禱的司鐸誦唸禱文,會眾則以葡語答唱:Senhor Deus, misericordia.就是說:「主,天主,請你憐恕。」少女的歌聲清澈嘹亮但悽厲,就算是鐵石心腸,也不會為之不動;群眾的回應歌聲,傳送出誠心懺悔之情。 也許歷年來這些歌詞從不改替,是有其原因的。怪不得一位長者教友對我說:出大耶穌令冷淡的教友回頭。


苦難善耶穌聖像出遊前必先舉行九日敬禮,在這期間,澳門大部份聖堂平日早上的彌撒都比平時少了許多人,因為大夥兒都到聖奧斯定堂參加九日敬禮去了。去組織這麼龐大的活動,可費不少功夫呢!然而百多二百年的傳統經驗,卻令這個「澳門苦難善耶穌會」的現有成員應付自如。何先生是現役成員之一,他告訴筆者,這個教友善會現有可動員的成員約四十位,幹事就有五人(稱為值理)。會內大小事都由這個幹事小組去籌劃。原本這善會的成員都是清一色葡人和土生葡人,近來也接納華人,但他們大都是政府公務員,即日常和葡人或土生葡人一起交往的人士。會員都是義務工作,全身投入和負責的人不多,故此近來都沒有定期選舉幹事之類的手續,工作都交由有心有力服務的會員去負責。組織每年一度的聖像出遊,許多事可以一呼百應去完成。比如物色扮演聖婦維羅尼加的人選,通常經由主教座堂和望德聖母堂徵求;須是十四歲的土生葡人少女,向本堂神父報名。其實只要在熟悉的家庭中通傳一下,就有好一些女孩子參加而被選出。
一位年八十的女教友告訴筆者,她對苦難善耶穌的敬禮已有六十年的經歷,認為這個敬禮對個人的信仰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為參加每年一度的敬禮和遊行,都會令自己有更新的心力,對主耶穌的犧牲有更深的領會,從而更願學習主的犧牲精神。她說這個敬禮對她個人做人處事有莫明的鼓舞,因為只要眼望這座聖像,或心想這聖像態的神情, 一種善意就由內而湧現,支持自己擇善避惡的能力。這位老教友年青時由父母安排嫁入土生人家, 對苦難善耶穌的認識,是由她那位土生葡人婆母指引,婆母對敬禮沒說明甚麼,只是帶著她每年參加,她本人就在這樣的處境中漸漸體會信仰的道路。事實上,筆者曾經和一些參加過敬禮和遊行的稍為年長的教友,都有類似的心靈感受。


理解宗教信仰的範疇向來都觸及理性和信仰者的主觀感受,而後者往往形成探索宗教經驗的來源。按崔默(William Calloley Tremmel) 在其Religion: What is it? (中譯:《宗教學論》)表示,宗教研究的類別可有福音佈導法和現象主義的方法。他說 「現象主義的方法,不談價值真理這方面的問題。它著重在人們以宗教的名義,所真誠相信和所做的事物,而不在他們所相信或所做的是否為真,觀察到他們信以為真的現象也就夠了。其目的就是要去領會信仰者所認為的宗教的有效性, 而不論它是哪一種形式。」1 反思到不少參加類似苦難善耶穌敬禮和遊行活動的人,他們都有一份內在的宗教情操,而探討這類活動,相信現象主義的方法是可應用的。


崔默跟著表示這種研究方法,可以探求個人信仰的宗教向度和意義:「觀察並談論宗教經驗,當然和親身經歷有所不同,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就不能去理解,領會一個行為舉止顯示有過這種經驗的人。」另一方面,類似以上所談及的民間宗教行為,其實或多或少在 「心理上、社會上和精神上滿足了人類的需求......」2。澳門教區所舉辦的聖像遊行,在個人信仰歷程和團體宗教的傳承上,有著一定的功能和價值。
由教區堂區或教友組織所主辦的大型聖像遊行,除了苦難善耶穌外,澳門教區目前仍保留的,還有每年五月十三日的花地瑪聖母像遊行,和在聖週五禮儀後,主教座堂舉行的俗稱「耶穌聖屍遊行」。有一種說法,這類天主教宗教遊行,可視為中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對宗教自由的一個指標。 


若視苦難善耶穌敬禮是一種民間習俗,畢竟這項宗教習俗有過百年的歷史,他是有其宗教的感召力,不單令個人在情、意、靈三層面上有所觸動, 而且透過長期的集體經歷, 就形成一種身份認同的作用,為澳門教會的教友塑造一個特性,以特有的方式和意念表達基督信仰的一種面貌;這也許是澳門教友特質之一。如此,苦難善耶穌敬禮就好像澳門教會發展上的一座標誌,帶領在信仰中尋覓滿足感的個人和團體,令尋覓者有能力在各人生層面上繼續整合。 


苦難善耶穌的敬禮和遊行在遠東一角,一若澳門東望洋山崗上的燈塔,發放著柔和的亮光,仍然觸動追尋善和美者的心弦。


參考資料:
《追憶耶穌苦難-拜苦路》德恩,澳門雜誌第33期,2003年4月號,澳門。

1.《宗教學導論》崔默著,賴妙淨譯,台灣桂冠圖書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13頁。
2. 同上。

大耶穌聖像

 


網頁製係:聖神修院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