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與靈異

 

鄺士量

 

神思 第五十期 二零零一年八月 82-91

 

 

 

 

**********

 

 

 

摘要

鄺士量先生是一位精神科醫生,他的文章嘗試以科學,特別是醫學,去解釋一些靈異現象,例如:被鬼壓、撞邪、遇仙、碟仙、神打等。不過,他承認很多「超自然」力量仍沒有滿意的答案,基督徒不妨抱開放態度去面對這些。最後,他希望宗教與科學能真誠對話。

 

 

**********

 

 

 

 

面對一些特殊的經歷,在以往的日子會用鬼神之說來解釋,但時至今日不少的情況都能用醫學角度去明瞭。可是依然有很多人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情去看待這些事物。在我們生活的環境,不少人聲稱自己禮佛,其實很多時是佛教、道教及自然宗教再加上各種鄉鎮習俗混合而成的一些信念。另外我們也受自己生活圈子的影響及傳媒對一些奇聞異事大事渲染報導,不知不覺之間我們有傾向用靈異去解釋一些特殊的事件。我們現在試圖以現有的知識去解釋一些發生在我們周圍的現象。

 

被鬼壓

當我們在半睡半醒的時候,清楚意識到周圍發生的事,但卻不能說話,手腳也不能活動,的確是一種很可怕的經歷。古時的人就將這現象歸咎於被鬼壓著所以不能動彈。

這情況醫學上稱為Sleep Paralysis。原來在睡眠的不同階段,生理機能隨著轉變,正常情形下,我們在發夢狀態時,我們所有的隨意肌都會不能操作。當我們在那時醒來,身體機能會即時調節使肌肉能再度運作。但如果身體這時未能作出轉變,那麼我們的手腳便動彈不得了。

 

撞邪/撞鬼

不同人對這名稱有不同的理解,可以是一個人看到、聽到或感覺到一些怪異的事,或者一個人做一些怪異的行為,又或者「鬼上身」——好像被鬼控制著。在這我們所討論的情況是那人是被動(而不是主動)被鬼怪「上身」的。

精神病以靈界現象為病徵是頗常見的,其中包括妄想症、精神分裂症、歇斯底里症、抽動症、強迫症、癲癇症等。

妄想症 (Delusional Disorder)

由於腦部化學物質失調,患者產生被害的感覺,由於那些感覺很多時是很怪異和難以理解的,所以患者不少時候會將那妄想的加害者當成邪靈或鬼怪

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ia)

病徵包括:思想紊亂、信、幻覺及古怪行為。

1) 思想紊亂的例子 (Thought Interference)患者會覺得有些思想不是自己的,而是出自他人透過特別方法,放進他的腦中(Thought Insertion)。由於這些感覺超乎平日的理解,有時便會用靈異去解釋它。

2) 妄信的例子 (Delusion)

就算四周無人,患者也會相信被「人」跟蹤,又相信有「人」想傷害他,甚至覺得無辜地被迫害(Persecutory Delusion)

另外也可能相信被外力(鬼魂)控制自己(Delusion of Control)

很自然不少人會用鬼怪的纏繞去解釋這兩種妄念。

3) 幻覺 (Hallucination)幻覺是一個錯誤的觀感。患者聽到一些聲音,看見一些事或嗅到一些味道,但四周圍卻是無人,而且旁人是不能感受到的。

4) 另外,精神分裂症患者可能有些古怪習慣:這包括站或坐下的古怪姿態,古怪「動靜」或習慣。

5) 又或者有轉變的感情和感覺:有時精神分裂症患者似乎缺少甚至缺乏感受力;當他們並非開心或憂愁時卻又哭笑無常。又或者對家人或朋友失去了正常的感情。

如果患者或其身邊的親友對鬼神之說沒有抗拒的話,這種種的病徵便使人聯想到這是「撞鬼」了。

解離症(Dissociative Disorder),以前稱為歇斯底里症(Hysteria)

歇斯底里是一個坊間經常用但常被誤用的名詞。人們很多時將這名字套用在一些情緒很大波動及大吵大鬧的人身上。但在醫學上,它是一個有清晰病徵的情況。

「上身」的個案不少便是由於歇斯底里症,醫學上不少人將這情況與「多重性格病」(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作類比。多重性格病不是一個常見的病,患者有最少兩完全獨立身份(多數患者只有兩個身份),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另一個身份的存在,也對自己「另一半」的行為完全沒有記憶。他們可能有各自不同的姓名,很多時那兩種性格是兩個極端——善良和邪惡、保守和放蕩等等。

這情況有兩個可能性被當作「上身」:

1) 由於另一個身份和他平時的性格有極大的差異,所以被其他人當成被邪靈影響。

2) 患者的第二個身份不是另一個人,而是鬼魂或魔鬼。由於第二身份不是人,而是由「異物」「控制」,所以有些學者傾向用「上身綜合症」(Possession Syndrome)來稱呼這情況。

中國的文化鼓吹「家和萬事興」,又鼓勵壓抑情緒的宣、不鼓勵表達情緒,因此人便要尋找其他的表達方法。很多時人會透過身體的毛病去表達,但如果發生在「有潛伏發病機會」的人,便可能產生歇斯底里症的情況。

抽動症/動症 (Tics Disorder)

這是另一個被視作靈異經驗的疾病。「抽動」是這病的主要病徵,身體的肌肉會出現突然、反覆及不隨意的快速收縮。雖然抽動是不隨意的,但患者有時可自主地抑制抽動,不過那時會感到相當不舒服。抽動出現的頻率、位置都是不規則的,不過會在緊張時明顯加劇,也會在睡眠時消失。抽動可以分為動作性及發聲性。

動作性抽動:最常見是眨眼,另外也可以是歪嘴、搖頭、皺眉、縮等等。

發聲性抽動:包括各種聲音,例如叫嗥、吠聲、清喉嚨聲、乾咳。

某些嚴重的病患者會做出不雅的動作或叫出「邪惡」的說話,因為這些情況可能發生在一些平時品行很好的人身上,就在這種情況下便會被人懷疑鬼上身。

強迫症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每個人也可能有重複做同一件事的時候,例如在焦慮時,我們會重複問一些問題;又重複檢查是否帶齊了所需物品。這些情況通常是短暫性的,並且背後的原因也不難理解。不過當這些重複行為變得頻密、持續、難以理解及不能控制時,就得留意是否患上了強迫症。

強迫症的病徵包括強迫性的思想和行為。

1) 常見的強迫性思想包括:過份害怕骯髒、過份重視物件的排列、整齊、對稱等。

2) 常強迫性的行為包括:重複洗手、洗澡、或清潔;重複檢查門窗、火爐、水喉等;重複問同一問題;或規定自己於吃飯或睡覺前必須完成一系列的動作等。

這些思想行為往往是不必要的,但卻令患者花去大量時間而影響了生活的程序,因而時常呈現焦慮不安和暴躁的情

有些情況下,患者會重複想一些邪惡的念頭、或有關妖魔鬼怪的東西。另一些患者會有「衝動」去傷害自己或他人,而為有信仰者可能會有衝動去叫出一些褻瀆神明的語句等等。這些思想和行為跟那患者本身的性格是不一致的,所以如果不清楚這是病徵便可能會用附魔來解釋了。

癲癇症 (Epilepsy)

在醫學未發達時,當一個人突然不醒人事、口吐白沫、雙眼反白、身體一時僵硬另一時手腳抽搐、對四周圍沒有反應,然後過一陣自己回復知覺,很多時都將這些情況聯想成邪靈的作祟,特別是當這情況不斷發生時,其他人更有理由相信是邪靈了。現在當我們對這些情況有一定的醫學了解時,便會知道處理的方法。

不少醫生看到谷9:14-29的記載時,都會覺得那小孩患有癲癇症,不過這和附著一個啞吧魔鬼沒有衝突,因為魔鬼絕對可以透過疾病去控制及折磨人。

 

「遇仙」

撞邪很多時使人聯想到壞的經歷,我用「遇仙」去表達「好」的「靈異」經驗。這情況也會在精神分裂症和「解離症」出現,不過在狂躁症之中更為顯著。

精神分裂症

基本上病狀(Form)和上述的一樣,患者都可能會有思想紊亂、信、幻覺,不過當中的內容(Content)就有分別。例如他相信那些聲音來自神仙,又或者塞入腦的思想是一些特別的啟迪等。這些患者的情緒反應很多時是和這些想法不協調的,他們完全沒有興奮的感覺。

解離症(歇斯底里症)

在這也是內容的分別,「控制」著人的再不是鬼或妖怪,而是神仙。

狂躁症或狂躁抑鬱症 (ManiaManic-Depressive Disorder/Bipolar Disorder)

抑鬱和狂躁是相反的情緒反應。抑鬱症是情緒極度低落,而狂躁症是情緒特別

難道取態樂觀也是問題?不錯,就算「興奮」過度也屬病態。這些情緒可以刺激到人脫離現實,錯誤估計事情的嚴重性,而做出些尷尬、損人甚至害己的行徑。

除了情緒高漲外,患者也會有信和幻覺,而它們的內容和當時的情緒是一致的。

有些患者相信得到特別的感召,他們相信和神、神仙相遇而獲得超能力或獲派一些特殊的工作,又或被神仙借用身體,甚至相信自己就是神仙。他們在病發時,可以有無窮的精力,他們甚至可以不眠、不休、不食也會覺得活力充沛。

當我們不知道有這疾病時,便可能相信患者有關他們遇仙的解釋了。

 

碟仙

當人遇到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或對未可知的將來有困惑時,可能就會用另類方式去尋找答案,祈求一種寄托。碟仙、筆仙等等的「玩意」除了真的請來「神仙」或超自然力量外,其實也可用較科學的方式去理解。

碟仙是集體的行為,有時是貪玩,有時是問卜,有時是兩者的混合。當「玩」這玩意時會提出:「信則有,不信則無!」而要求參與者相當情度的投入。由於是集體的行動,再加上環境的佈置,使人很易受整個氣氛影響。不斷重複那句「咒語」,例如:「碟仙碟仙上來啦!」可以理解成「心理/自我暗示」(Auto-suggestion)或「自我催眠」(Self-hypnosis)的一種,再加上長時間處於一個不自然的身體姿勢及精神高度集中於指尖或那小碟上,各種因素加起來使一個或以上參與者進入「迷離狀態」(Trance state)。在進入這狀態時,那人對環境的意識降低,而且會將注意變得極度縮窄,慢慢地手和其他部份產生局部「離解(Dissociation)情況。在眾多參與者當中很多時都會有一個是特別「易受影響」的(Suggestible/Susceptible),於是可能在「潛意識」當中主宰著那隻碟的活動。完成後將有另一組儀式(Rituals)去「請」走碟仙,這些行動的目的是將參與者由「迷離狀態」帶回「現實世界」

但有些人在完成後不能「請走」那碟仙,而產生問題。由於這是一種集中精神去玩的遊戲,當精神集中到某種狀態,而那人本身「有潛伏發病機會」,藉著玩碟仙這個媒介,誘發出他內心的情緒,其間可能會出現「上身綜合症」,或甚至精神錯亂的情況。

 

神打/問米婆

這是一個只在中國文化出現的情況,正如「玩碟仙」一樣,它有一些儀式開始和結束,科學上的理解也有類同的地方。

首先我們講神打,在「請師傅」的過程,不斷重複用單調語音去呼叫「仙界」人物及重複的動作,就是一種「自我暗示」,然後進入「迷離狀態」。和「碟仙」不同,這是整個人而不是身體部份作「離解」。首先是產生「上身」的經驗,然後是將身體和痛楚作另一個「離解(Dissociation of Pain Sensation)。於是一個人便能夠抵受痛楚而做出各種高難度的動作。完結的儀式也是一種「暗示」,使參與者回到現實世界問米婆神打都相類似,但問米婆少了「身體和痛楚離解」的過程,因為他不需要將痛楚作離解

這些情況和中國文化背景沒有抵觸,它們都是一些「常見」的「宗教」行為,它們是被參與者主動召來,也只是一個暫時性離解,最後參與者也沒有感覺苦惱,所以這不是一種精神病的情況。不過如果情況自動出現,或離解情況持續不消失,又或參與者產生焦慮及苦惱的情況,那時他便需要醫療協助。

 

宗教經驗

在美國精神病分類第四版(DSM IV,1994)包括了「宗教與靈性的問題」(Religious or Spiritual Problem V62.89)這種分類。有些樂觀的學者認為精神科醫生最後都意識到宗教對人的影響,便將與宗教相聯的問題作有系統地研究,他們希望這一舉動能增進醫生對宗教的了解,使「宗教」和「醫學」能產生交談。但另一些學者卻覺得醫學將它的影響力伸延到宗教的範圍,使宗教的問題「醫學化」。的確現在對這事件下定論還是言之過早,不過最少這行動也促進了一些「有趣」的研究。以下是其中一個事例。

神秘經驗 (Mystical Experience)

學者們發現無論任何宗教、民族都會不約而同地形容一個祈禱境界,在那一刻就會感到自我與天地融合為一,而他們彷彿與他們的神契合。學者們都有興趣去了解人腦在神秘經驗時起了甚麼變化。

透過放射性同位素掃瞄,科學家可以探測到腦部不同部份的血液流通量及氧氣或其他化學物質的變化,經過電腦運算可以計出不同時候腦部不同部份的活動情況。

在測試當中初部的結果顯示了以下的變化:

1) 額業前皮質(Prefrontal Cortex)活動量增加。當我們專注時腦部這部份便特別活躍。當我們進入深層次祈禱時我們當然需要相當的專注。

2) 頂上業(Superior Parietal Lobe)的某部份活動量幾乎靜止。這部份負責將外來的各種感知刺激作綜合分析,好能幫助我們計算身體所在的時間和空間。面對這個現象,那些學者便推斷如果這停止工作便可能使腦部無法計算出身體所的位置,於是人便再分不開「我」與「非我」,從而產生天地與我合一的感覺。

這些只是初部研究結果,我們還要留意其他實驗室的試驗能否得出相同結論。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怎樣去理解這發現。這研究結果曾經使人產生爭執。為有信仰的人,我們可能會讚歎天主的偉大工程,因為在起初就已經將與相遇的程式放在我們的腦部。相反,為沒有信仰的人,他們會認為他們已找到「天主」的「所在」,將變成人腦部活動的產品。其實用科學的角度去看清這事,這發現並沒有為神是否存在提供任何的線索,因為它只是告訴我們祈禱高峰時腦部發生的變化,但它未能告訴我們這些變化的成因。

 

結語

雖然很多已往被稱為靈異經驗現在已有科學解釋,不過我們對很多「超自然」力量依然沒有滿意的答案;奇蹟的治療時有所聞。我們要抱著開放的態度去面對這一切,更要接納我們對這個世界其實所知不多。大約四千年前哈慕辣比(Hammurabi)石柱已經有癲癇症的記載,經過了三千多年我們才對這疾病有些認識,剔除了已往對這疾病所產生的誤解。我們要繼續以求真的心去了解自己、世界及天主。

對以上事情的了解沒有影響到我的信仰,我依然確信天主的存在,也相信魔鬼在等候時機去使人離開天主。正如上文所說我深信魔鬼絕對可以透過疾病去控制及折磨人。

最後我希望「宗教」與「科學」能夠真誠對話,彼此合作,透過天主賦予的智慧去掃除所有「妖魔鬼怪」,更重要的是促使天國早日臨現

 

 

 

***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神哲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