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對耶穌基督的認識

──教父之路

凌蕙彤

神思 第卅一期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 24-28

 

**********

摘要

本文明言聖經啟示了耶穌是基督、天主的獨生子,是主。但要明瞭這些名號的含義並不簡單。教父在闡釋對耶穌基督的信仰上貢獻極大,他們使教會有一完整正統的教義,使信徒深化對耶穌基督的認識。

 

**********

 

(一)引言

教父是古代教會偉大的聖賢,亦是德學出眾的信徒。他們的靈修深度,聖善的生活,神學的修養及信仰的透視,對歷代教會有深遠的影響及偉大的貢獻。他們的著作全是建基於聖經啟示之上;他們的神學反省,勾劃出正統信仰之輪廓。因此他們不獨成為教 義之源頭,更是信仰生活之見証人。

「天主是愛」(若一4:8);這天主在人類歷史中最顯著的行動是為了愛世人而降生人間。「聖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若1:14)初期教會的教父深深體驗到救恩的奧跡,領會到耶穌是他們的救主,是成了血肉的「聖言」。但為了加深明瞭這「聖言」的奧理,並且要維護這正統的信仰,他們在神學反省方面下了不少工夫,因此深化了對耶穌基督的認識,並明確地闡釋教會對耶穌基 督的信仰。他們在這方面的貢獻,以尼西亞信經及加采東大公會議的宣認尤為重要。

(二)「你們說我是誰呢?」

耶穌在往斐理伯的凱撒勒雅附近的路上,問祂的門徒說:「你們說我是誰呢?」伯多祿回答說:「你是默西亞。」(谷8:29)這個問題在表面上似乎不難解答,從聖經所記載天主奧跡的啟示中,很容易可以與伯多祿一同宣認耶穌是「默西亞」,並且可以說祂是「基督」,「天主的獨生子」及「主」。但假如答案是要包括這些名號的含意,那就並非如此簡單。的確,基督論的研 究直到今天都是要真真正正認識耶穌是誰,進一步瞭解這降生成人的「聖言」。最早期的教父著作,特別是安提約基亞的依納爵 (St. Ignatius of Antioch),聖猶思定(St. Justin Martyr),及聖依勒內 (St. Irenaeus) 等都論及耶穌的天主性,極力矯正諾斯底主義 (Gnosticism) 及幻象論 (Docetism) 等異端思想。此後,經過二百多年的神學反省及探討,直到尼西亞大公會議 (325A.D.),有關耶穌是真天主的信仰才得到整合,成為教會信條。

(三)耶穌是真天主

......我信唯一的主,耶穌基督,天主的獨生子,祂在萬世之前,由聖父所生。祂是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祂是聖父所生,而非聖父所造,與聖父同性同體,萬物是藉著祂而造成的。......

尼西亞信經 (亦即是我們在主日彌撒中誦念的信經) 用了以上的文字來宣認耶穌的天主性。經文指出的 「主」,「基督」,「天主的獨生子」等名號,正如上文提及,全是出自聖經,而其他部份內容則是教父的神學闡釋。

耶穌既然是「主」,祂的地位和權能就應該和以色列的天主無異;耶穌既然是「基督」,祂就是掌管萬物的天主在世界的代表;耶穌既然是「子」,祂就是生於父,而並非父之受造物。我們的天主既然是父又是永恆的主,祂怎會有些時候不是父呢?祂絕不 可能在「聖言」未成血肉之前不是父;因此,「子」必然如父一樣是永恆的---是在「萬世之前」所生。從人的角度去推論,「生在萬世之前」實在不可思議;但在神學術語的層面而言,「萬世之前」是指「永恆」而已。尼西亞的教父借用神學的術語來描寫耶穌的由來,目的不外是澄清「子」和「父」的關係,強調「子」的天主性; 他們沒有嘗試(亦沒有可能)闡明「子」如何「在萬世之前由聖父所生」。

同樣尼西亞大公會議借用希臘語homoousion一詞來表達聖子和聖父是「同性同體」,說明「父」與「子」的「性質」全是一樣,絕對沒有任何分別。由此可見,到了第四世紀初,聖經中的「主」,「基督」,「子」,「言」等,已需要有註釋,以免被異端學說歪曲其含意,尤其是要預防亞略異端的 不正確思想。尼西亞大公會議最突出的教父是亞力山大里亞的亞大納修 (Athanasius)。他認為homoousion並不是抽象的神學概念,而實在是具體的真理。借用這詞是非常恰當的,因為救恩是恢復天人互通及契合 (communion) 的關係,除了天主本身之外,誰能成就這奧跡呢?所以,人類的得救,有賴獨一無二的天主真真正正降生成人,任何不是天主本身的人物都不能解救我們。愛世人的天主是會親身完成救世的奧跡。因此,教會所信的救主耶穌必然是與父「同性同體」的真天 主。

總括而言,尼西亞信經定立了有關耶穌基督是真天主的信理,明確地宣認祂的天主性,同時亦肯定了人類的救恩是由祂而來的。尼西亞大公會議並沒有突破性的決定,只是將最基本的教義發展,為「基督論」勾劃出正統範圍及奠定了穩固的基礎;在靈修方 面亦為信徒闡明路向,以免亞略異端混淆他們對耶穌是救恩之源的信賴。

(四)耶穌是真天主又是真人

聖言降生成人的奧跡實在十分奇妙,有關此奧跡的異端學說早在公元二世紀及三世紀已醞釀。尼西亞大公會議的「同性同體」的信理定立後,即時引起了有關「聖言」人性與天主性並存的問題及爭議,所以,第四世紀教父的首要任務,是繼續反省及維護兩 個完整性體結合在一起的信仰。

亞歷山大理派極力維護天主聖言位格與人性密切結合,忽略了說明基督完整的天主性及完整的人性並存。這派最激烈的亞波林(Apollinarius) 更認為人性的靈魂 (human soul) 在聖言位格中沒有存在的必要。因為根據亞波林的人論,人是「靈魂與肉身的結合」,在「又是天主又是人」的耶穌基督內,「聖言」是指引和智慧的根源,亦是賦予生機的根源。因此「聖言」就做了人的靈魂所作的一切,替代了耶穌基督堶惜H性的靈魂 。如此看來,依照亞氏的理論,耶穌的人性就不是完整和真實了。安提約基派則特別關注耶穌基督的天主性及人性的完整,但未能說明兩者真正成為一位格。亞歷山大理派和安提約基派的解釋都不能充份表達聖言位格與人格結合的道理。正確的解釋決不能 犧牲任何一方面的完整,同時亦須要說明兩個性體真正成為一位格。

兩學派熱烈的探討及辯論演變得相當複雜,直到加采東大公會議(451 A.D.)才告一段落。加采東宣示聖言位格與人性結合的信理:「同一個子---我們的主耶穌,具有完全的天主性,具有完全的人性,是真天主而又是真人..... 。」換言之,加采東並用了亞歷山大理派及安提約基派的思想,利用了前者的「一位格」及後者的「兩性體」,說明基督只有一個位格,但有兩個性體;天主性及人性結合在一個位格上。

(五)結語

(1) 教父試圖將教會對基督的信仰以簡明的定義表達出來,使信徒不致被異端誤導。除了這目的外,天主聖言位格與人性結合的信理引起了一千多年的神學探討,推動了神學家去研究如何解釋這位格與性體的結合。尼西亞信經及加采東的宣言更為神學探討定下 了原則及標準,不論教義的解釋如何發展,不論神學家怎樣深入探討這個「聖言」,活動範圍必要在正統信條之內。

(2) 「救恩」和我們的信仰有分割不開的關係。我們相信「救恩」使人能夠和天主一起,回復天人互通契合的關係。但人只可以在有「人性」又有「天主性」的耶穌基督內與天主契合;同時,天主也在這耶穌基督內與人互通。所以「一位格兩性體」,完全的天 主性及完全的人性結合在一個位格中的信理,不獨是正統教義,更是教會救恩奧理的特徵,對信徒靈修生活非常重要。

(3) 教父對教會的忠信及對護教的熱忱實在是今日信徒的好典範。他們在昔日教會團體的信仰範圍內反省及探討,務求加深對耶穌的認識,鞏固自已的靈修生活,並為信仰作証。結果,他們的探討成為教義之源頭。他們的貢獻有否加深我們對基督的認識呢?會 否加強我們的靈修生活呢?加深了認識又能否使我們的信仰有轉化,使我們和耶穌的關係更密切呢?更具體而言,主日感恩祭誦念的信經會不會給我們一些新的啟示呢?如果每當我們誦念時,我們能體會到昔日教父所體會到的,信經和信條便不再是一些定 義,而是活生生賜與生命的真理,同時也是信徒表達信仰的見証。

 

***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神哲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