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律看婚姻

劉勝義

神思 第五期 一九九零年 23-27頁

 

**********

摘要

作者為香港教區法庭的法官,對婚姻個案的處理有豐富的經驗;他在本文中說明在一些非聖事性的姻中,教會如何處理離和再婚的問題。

**********

 

有不少天主教徒,我敢冒險說,甚至也有一些司鐸,越來越不清楚,教會對離婚和再婚所有的態度。在我的經驗中,最常見的誤解有三個:

(1)教會從來不允許離婚;

(2)天主教徒不可以離婚;

(3)一個離了婚的非天主教徒,只要以前的婚禮不是在教堂中舉行的,就可以自由再婚。

事實上,只有一種婚姻,在配偶雙方活著的時候,是不能拆散的:這種婚姻教會法稱之為「既成和已遂」的婚姻,就是一對已領洗者男女所締結的有效婚姻,同時兩人又依照人的方式,發生過適於生育子女的夫妻行為。因為已領洗者的有效婚姻,不論他們是天主教徒或者是基督教徒,這婚姻便是聖事。婚姻的聖事性,再加上已遂的行為,使不能拆散的特質排除任何例外。至於非聖事性的婚姻,就是一方或兩方未領洗者的婚姻,在某些情況下,是可能拆散的:婚姻拆散之後,兩方也可以再婚。

這堙A我要討論的只限於非聖事性的婚姻。希望再有機會,談談有聖事性的婚姻。

什麼是非聖事性的婚姻?未領洗者的婚姻都屬於這一類。有一點很重要,就是他們依照民法所締結的婚姻,教會也承認是有效的。多次聽到有人說,在這類婚姻下離了婚的男女,都可以同天主教徒再次結婚;所舉出的理由是,因為他們以前的婚禮不是在教堂中舉行的。還是一種相當流行的說法,但是這種說法是不正確的。因為非領洗者在與非領洗者的配偶離婚之後,只有在例外的情況下,教會才能夠在教堂亡堹牯皏L們的再婚。

例外的情況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的情況是這樣的:結婚時,雙方都是非領洗者;後來,其中一方領了洗。譬如「張先生和黃小姐結婚:他們兩人都未領過洗。婚後的生活良好。張太太因了天主教徒的善表,開始學習教義,結果領了洗。後來,他們兩人的關係惡化,接著分居,最後經由法庭宣判離婚。在這情況下,黃小姐有再婚的可能。逼情況也包括下列幾種情形:(1)黃小姐領洗,是在離婚之後;(2)她所領的洗,是基督教的洗;(3)她的再婚對象,是未領洗的。這類情況稱之為「保祿特權」。因為它的根據是聖保祿致格林多人前書(格前7:12-15),教會認為聖保祿在這堜畛羲滿A就是指這類情況。

保祿特權所涉及的,是真正的離婚:就是拆散一個有效的婚姻。聖教法典第1143條規定:領洗一方另結新婚,則撤銷前婚。這特權的目的是在維護領洗者的信德,讓當事人可以平安地度信仰生活,並和更同情他的伴侶和諧相處。進行的程序是簡單的,堂區也可以處理。

但是,如果張先生和黃小姐都不想領洗,然而在離婚之後,張先生卻有意與一個天主教徒結婚,這又如何呢?這就我們所要談的第二類情況:便是所謂「伯多祿特權」。這是一種撤銷非聖事性婚姻的權力:近代的教宗,尤其自1950年以來,曾運用過;而運用的次數,更有增加的趨勢。

在什麼條件之下才能夠運用伯多祿特權呢?有三種情形。試各舉例說明:

(1)沈先生和趙小姐結婚;他們兩人都沒有領洗,或都不想領洗;在離婚之後,沈先生有意和一位天主教女士結婚;或者,謝小姐有意和一位天主教男士結婚。

(2)鄭先生是一個領了洗的基督教徒,他的太太李女士是沒有領過洗的;在離婚之後,鄭先生有意和一位天主教女士結婚,或者,李小姐有意和一位天主教男士結婚。

(3)林先生是一個天主教徒,他的太大梁女士是沒有領過洗的:在離婚之後,林先生有意和一位天主教女士,或一位基督教女士結婚。

在上面三種情形下,可以向教宗申講,運用伯多祿特權,撤銷前次的有效婚姻。教宗批准這類申請的理由,同樣是為了信仰,就是為了維護天主教一方,或當事人的信仰。

不過,辦理這類案件,比處理保祿特權的案件,程序更複雜,所費的時間也更長。我們且把上述第一種情形作為例子。譬如說,沈先生和謝小姐離婚之後,有意和天主教徒楊小姐結婚。進行這案件的第一步,通常是楊小姐去見堂區的主任司鐸,提出她和沈先生結婚的計劃;堂區主任則把案件轉呈教區法庭。教區法庭的職務是準備一份公文,為當事人向教廷提出撤銷沈先生前婚的申請。為撰寫這份公文,教區法庭先要會見沈先生、謝女士、楊小姐、他們的家屬以及所有和案件有關的人士,依照教會法典的規定,搜集必要的証據,確立以下各點:

(1)沈先生和謝女土兩人都沒有領過洗;

(2)對沈、謝婚姻的破裂,楊小姐不負絲毫的實任;

(3)撤銷沈、謝的婚姻,准予沈、楊聯婚,確實對沈、楊兩人的心靈有益;

(4)倘准予所請,將不致引起他人的見怪。

此外,公文必需載明,案件乃由教區主教推薦,並以主教的名義呈請教廷批准所求。程序的進行是費時的:公文的起草和撰寫,一般需要一兩個月;羅馬接到申請之後,大約需要經過四個至六個月,才有批示發下。

現在我們再回到有關伯多祿特權的三種情形。在(1)和(2)二種情形中,請注意那個第三者,就是在離婚之後,未領洗的一方有意和她或他結婚的那位小姐或男士,必須是一個天主教徒:因為如果不是的話,天主教會根本沒有過問的理由。在(3)的情形中,第三者必需是領過洗的,天主教的洗禮也好,基督教的洗禮也好。但是必須具備這條件的理由,和前面二種情形是不同的因為羅馬通常不撒銷一個非聖事性的婚姻,以便締結另一個非聖事性的約。因此,如果林先生有意婚的對象是沒有領洗的,我們可以事前肯定,教廷不會撒銷他的前婚。

此外,還有一個教廷拒絕批淮的理由:當林先生和梁小姐結婚的時候,因為林先生是天主教徒,而梁小姐未領過,林先生一定提過免除不同宗教限制的申請;

如果再婚的對象是沒有領過洗的,他勢必需要再一次提出同樣的申請;在這種情形下,教廷通常不會接受他的申請,撤銷他和梁小姐的前婚。基於同一理由,只要梁女士不改未領洗者的身份,她是不能和一個天主教徒在教堂中舉行婚禮的。這是羅馬的一貫做法。至於為了什麼理由,我個人不得而知;可能的理由也許是:羅馬第一次給林先生免除不同宗教限制的時候,認為這是為了當事人的心靈利益;現在當事人又要為了同一的理由,提出同一的請求,不免有出爾反爾之嫌。不過,這個理由我覺得似乎不能令人折服。

最後一點:有時,一個天主教徒和一位未領洗者結了婚,以後又離了婚;一方面他無意再婚,另方面郤要求教會撤銷他的婚姻,以便宣告他的婚姻正式結束。這樣的要求,教廷不會批准的。因為教廷應教徒的要求而撒銷他的有效婚姻,只是為了使他能夠和某一個指定的人再次結婚。

現在我們重新檢討一下本文開始所提出的三種說法,結論如下:

(1)事實上,教會確有批准離婚,例如在保祿特權、伯多祿特權所指出的情況之下:

(2)在某些情況下,天主教徒可以合法地尋求民法的離婚;譬如一個和丈夫分居了的妻子,能夠有很正常理由進行訴訟,要求法庭宣判離婚,以便使她的前夫負擔她本人以及子女的贍養費;不過在法庭宣判離婚之後,她不能再婚;如果她有意再婚,必須先請求教會當局,撤銷她的前婚;

(3)非天主教徒按照民法所締結的婚姻,教會承認是有效的婚姻。他們的婚禮是否在教堂媮|行,和婚姻的有效與否,並沒有什麼關係。


校對:邵淑韻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神哲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