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與得救問題

蕭天石

神學論集 第二十四期 一九七五年六月 237-246頁

**********

 

 

今天貴神學院舉辨神學講習會,本人蒙張春申院長寵召,得參加與各位共同研究,實不勝榮幸!惟以才疏學淺,如無較多的貢獻,尚原諒。

竊以人類自古以來,無論任何民族或地域,都各有其宗教信仰,宗教隨文化之不同,而有拜物、泛神、多神、神之區別。且時至今日,世界各大宗教,亦仍各本其不同之經典、教義和儀式,而分道揚鑣,各守其是。惟言其最上一乘大道,均莫不有其共同性與圓通性,此即是所謂:「行善去惡、積功累德以自救,進而以救人、救世、救天下蒼生為最高宗旨。」要亦可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八字概之!亦即是教人「存善心、行善事、做善人、積善德。純乎至善無惡」為最高規律。至若持齋守戒、過悔罪、祈禱禮解等等,要不外為趨善避禍,以上邀神知、上承天知之下手法門而已。今天研究主題所講「得救」的問題,也就是如何自救?如何救人?如何救世、救天下蒼生的問題。

任何宗教的一個共同出發點,莫不是基於悲天憫人之心,而以仁愛(博愛)、慈悲、解脫(自救)、度人(救人)、救世、救天下萬世人類為最高宗旨!而亦是以此為最基本的出發點。故任何宗教,都是行善主義者,愛人主義者,利他主義者,救人和救世主義者,所以任何宗教家,絕對不是利己主義者,而是利他主義者,尤須能犧牲自己以利人、利物、利,即所謂「己以從人,己以利人」者是。老子曾曰:「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又曰:「利而不害,為而不恃,長而不宰,功成而不居。」此不但主張宜澤及人類,尤須能澤及萬物;不但宜利人,而且宜不害人,進而宜為人服務而自恃,領導人群而不自宰,救人救世之功成而自居;並貫之以「與人無爭,與世無爭。」用之於宗教,則宗教與宗教之間,宜利而不害,利而不爭。用之於國家民族,則國家民族與國家民族之間,亦宜利而不害,利而不爭。彼此互利而不害,互利而不爭;愛人若己,並損己以愛人,虧己以待人。進而愛人之教若己之教,愛人之家若己家,愛人之族若己族,愛人之國若己國,能如此,則人類和平,戰爭消滅,世界大同,天下一家之理想社會,自亦可水到渠成矣。此一崇高理想,本為儒、道、佛、耶、回五家聖人之最大願望與最高目標!今後吾人如能放棄各宗教固有哲學信仰中之差別性與排他性,犧牲其小不同,而融會貫通其大同性;小不同者,天下一致而百慮也;小不同而大同者,天下殊途而同歸也。真理二,萬法唯一,一入一切,一切入一,故說教雖各有不同,而其最高宗旨與最後歸趨則一也。故應各奉其宗而不排他人之宗,各信其教而不斥他人之教!由「宗教開放」,進而至於「開於宗教」,由「宗教聯合」進而至於「聯合宗教」,方為最高無上之綱宗。以此「聯合宗教」合各宗教而為一之偉大力量,則自可化世界各民族而為一「混合民族」,化世界各國家而為一「聯合國家」或「世界聯邦國家」,進而藉此以解決人類自有史以來所未能解決的問題即戰爭與和平的問題。這一偉大而崇高的理想,絕對是「神」的理想與「神」的旨意。

今天神學院舉辦神學講習會,邀集各宗教領袖,來集體討論「在臺灣背景中的得救問題」,這是一個宗教開放與宗教聯合的開端。由宗教哲學與宗教信仰研究起,由個人之得救,地區人民的得救,進而擴大至於全世界、全人類的得救,方能不失今天大家集會研究討論的意義。

 

宗教聯合,是宗教家之聯合,而非宗教合一。各宗教之教義不同、信仰不同、儀式不同、歷史不同,而其共同之真理,共同之理想,共同之目標,無有二致也,各宗教家各奉其教義,各守其教規,各尊其教條,各行其教理;彼此互相合作,而不互相攻排,不互相抵銷,齊步驟,共朝救世界、救人類之共同理想目標前進;方法有異,途徑不同,及其成功則一也。常謂:宗教家精神,即是聖人精神;故宗教家之人格,應以具備聖人人格為基礎。在其心理上與修養上,則應具備有儒家『天下有饑者,猶己饑之也;天下有者,猶己之也』之仁心仁懷,及道家「天之所覆,地之所載,有一人不獲吾道者,猶己棄之也。有一物不被吾之澤者,猶己之也」之道心道性,方能望其本自具有聖人之根器,故民吾同胞物吾與也」之說。張橫渠曾發大心曰「為天地立心,為生命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而此精神,亦即聖人精神。老子「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之人物遺,人物同救之教,尤應為我宗教家奉為圭臬。此種精神,條理而光大之,則即為救己、救人、救物、救世、救天下之精神,亦可謂之為成己、成人、成物、成世、成天下之宇宙精神!與耶穌為人類背十字架之基督精神與救世主精神,及「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之佛家大慈大悲精神!莫不二而一、一而二,絕無差等也。佛家常言「佛法二」,實則萬教萬法,亦皆二也。故莊子曾通其分為一」,又「通而為一」。能同萬不同,通萬不通而為一者,其唯聖人乎?

今者,科學技術與物質文明之發展,突飛猛進,一日萬里,使人文文化與道德精神,遠為落後,望塵莫及。其結果致使人橫流,物慾嚣張,人且不人,世亦不世!孟子曰:「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今天下自號前進之士,正相率人而共返於禽獸之域,不亦大可痛哉!對此聖哲豪俊、先知先覺之士,莫不憂心如焚,寢食難安。不但和平共存,有如畫餅充飢,而戰爭危機,更有一觸即發之勢,世界末日之來臨,朝不保夕。而解救此一自天地開闢以來,人夢想及之「大毀滅」的厄運,且能一勞永逸長治欠安者,唯有發揮各宗教之聯合力量,各本其本教之救人救世精神,及人人所本自具有之仁心愛心,而推己及人,推人及物,共同一致來為世界人類謀求避免戰爭之道,與爭取永久和平之道,此擧世政治家、軍事家、哲學家,教育家以至科學家等,所一籌莫展,絞盡腦汁所無法解決的問題,實捨我宗教家莫屬。

我自始至終永不變地認為:宗教家在其宗教所賦予的救人救世之使命下,對歷史對人類確應負有其終止戰爭、保持和平之責任!並有其促進人類無分種族,無分國家,無分宗教,能真誠無間地互愛互助、共愛共助、共存共處、共生共樂之責任!更負有其在神的導引下,能完成其「天下一家」、「世界大同」之神聖責任!上擧三種責任,我堅決認為應是我們宗教家上對世界歷史的責任,下對後世人類的責任,中對當前社會與個人良心的責任!

大家須知:人類如不終止戰爭,戰爭終將毀滅人類。我們如不能以宗教力量終止戰爭,奠定世界和平之基礎,並進而化各種族為一族,化天下為一家,化世界為一人,戰爭終將無法避免。而毀滅人類者亦將為人類自己,及其發明之科學技術與戰爭工具。改造世界,先須改造宗教,去其排他性,而增其合作性,去其本位性,而增其世界性,並發揚其宗教文化、宗教哲學、宗教道德、宗教精神之偉大無比之力量於無窮!復發揚宗教共同具有之博愛、平等、自由、和平、大同、己救世之基本哲學與基本精神於無盡!使人類羣相與自愛、愛人而愛世,自救、救人而救世,則自可挽狂瀾於既倒,使人人皆可得救,即全世界全人類亦皆可得救也。

 

現在我們來談談道教,道教為中國之唯一固有宗教,餘均為外來,中國對於宗教信仰,極自由,政府向尠干涉,故中國民族自有史以來,即為一多宗教信仰的國家民族,而道教亦是一多神教,且主盡人皆可成神,與儒家之盡人皆可成聖人,佛家之盡人皆可成佛,初無二致。在丹鼎派亦即神仙家中,則尤見其然,認神仙盡人可學,盡人可修,盡人可成,長生久視或長生不死的結果,要善自修煉,便自盡人可致。修而不致者有之矣,未有不修而能至者也。惟此是道教中之一派,惟此一派,在歷史上人才輩出,學者隱士聖賢與乎奇才異能方術之士,比比皆是,指不勝屈。其人才之眾勢力之大,實有中國禪宗之遠勝於中國佛教者然。良以人無不好生惡死也,人無不欲長生久視也,人無不欲無病無疾、健壽難老,並能返老還童,羽化而登仙也!此所以神仙之道、神仙之學,與成仙之法,成仙之術,其可稱者亦總達千數百餘種,而典籍則達萬餘卷之多。其源流則遠溯自伏羲、神農、黃帝,史稱黃帝且戰且學仙,並有鼎湖天之傳說;至廣成子授黃帝之法語,及黃帝內經中養生、養性、養命、養壽之教義,則迄今猶為不移不易之原理原則,誠萬世以聖人,而不可厚非者也,此以後再說。

道教雖成立於東漢時代之張道陵,造作道書,以仙術相號召,而組織羣眾,團結信徒,經其子衡、孫魯三代之發展,並稱天師,始為道教樹立雄厚之基礎。復世襲天師,代代相傳,迄今始漸趨式微。然其歷史脈絡,則當肇始於遠古之伏羲、神農、黃帝等道家宗祖,而由老子集三代以上所有道家文化學術思想之大成。老子著道德經,獨標一道,而以道設教(此處非指宗教之教),以道垂統以道化人,以道淑,以道治國平天下。至於德者,道之用也。以其兼言道德,故古又稱道德家,後方簡稱道家。道教高推聖跡,奉老子為開祖,亦即教祖,而以道德經為道教聖典。復引道家以自重,於是莊子、列子、關尹子、文子等道家人物,概援入而為道教人物,進而上溯及於伏羲、神農、黃帝、伊尹、太公…等,而下及於魏晉以後之玄學派人物,中則兼融最古始之巫祝,故拜天然〈神)地〈祇)人鬼,與神仙家(春秋戰國時代之方仙道、方士派、而、卜、星、相、陰陽、五行、天、文、地理、燒煉等方術家概入之)。迄漢而後丹鼎派與房中家及隠士派人物等,亦入之!迄乎唐宋以後所修之道藏書,於學術思想與典籍上,則除法家、兵家、農家、陰陽家、雜家等概入之外,並援引儒佛而亦入道!真可謂博大而無所不包,深而無所不矣。復主盡人皆可為聖人,盡人皆可為神仙,且一生行善積德救人濟世者,亦復盡人可成為神,此要以為中國道教之所以成為多神教。富同化性而無排他性,與任何宗教能和睦相處之有以也。歷史上雖佛教與道教之間,亦不無有間起爭端之事發生,然若與宗教戰爭相比,實有淵之別矣。

其次,一談道教之門派,據文獻通考經籍考,稱道家之術,共有五門、曰清靜、曰煉養、曰服食、曰符、曰經典科教。近人梁啓超氏論道家學術,曾區分之為四派:曰玄學正派、曰丹鼎派、曰符派、曰占驗派。二者均有所失,實欠妥善,於民國五十三年十月全國宗教文物展覽會,曾撰道教旨要概述」一文,書裱為六幅〈其文已收入近著「道海玄微」一書,將道教宗派簡約而歸納之分為五派,並依歷唐、宋、元、明四代所輯編之「道藏」一書共分三洞、四輔、十二部,計四七三種,凡五四八五卷,合明正統道藏及萬曆續道藏綜其性質,將道家正統派亦納入焉,其區分如左:

一、經典派   自伏羲、黃帝、伊尹、呂尚、老子、莊子、列子、關尹子等正統道家三十七家,及魏晉玄學正派如何、王弼、向秀、郭象等,與純宗教性之道教經典科教類屬之。

二、積善派   凡道教中專主行善施捨、積功累德、與人為善、化人為善,唯善足行,以期得救,並由自救而救人,救人而救世等,行善主義派人物與經教類屬之。

三、丹鼎派   廣成子以下等古神仙家(漢志載為十家及房中家八家)及魏伯陽、葛稚川與、呂二祖以下之南、北、東、西、中等丹鼎派各宗(亦稱丹道派、又稱養生派、長生派)概屬之。此派實無宗教性,而其門派之多,典籍之富,哲理之奧,人才之眾,除經典派外,實非其他宗派所可比擬。(詳參拙著「道家養生學概要」一書)

四、曰符       自張天師以下之正一派,與巫祝派等概屬之。(案天師道又稱正一教,凡道教寺、廟、觀、宮類皆屬之)

五、曰占驗派     凡卜、陰陽、星、相、天、地理等,與散佈於民間之各類術士,概屬之。

綜上所述,當可知道教內容梗概之一二,評難盡述。綜其旨要,大抵與世界各宗教之上乘旨意相同,均在教人罪、持戒、行善、積德以上邀神佑,而下得自救。自我得救之後,再進而傳教佈道以救人救世,為二之教法!則各宗教莫不大同也。

 

附錄道教要旨概述

道教為中國固有宗教,旨在奉天行道,以道立教,以教化人:上承千代之統,下通萬世之變,總以尊道貴德,利物濟羣為無上綱宗,以合同天人、與虛渾一,為全真境界,以淨化人生,聖化世界為究極目的。原夫大道,肇自無極無始,垂象於太極太一,由一分為三元,復從三元化育萬物,而生生不息。上古之時,伏羲受圖黃帝受符高辛受天經,夏禹受洛書,迄老子而集其大成。承先啓後,默運神智,而作道德經。本自然之妙理,因陰陽之大順,無為而無不為,無生而無不生,無有而無不有,無用而無不用。就其最高明言,則通造化之奧;就其廣大言,則包眾流之長,蘊義精博,實為萬古不朽聖典。迄漢張道陵,祖述老子,憲章列聖,齋醮章符,教備五斗,由正一道而開符一派,遂與肇遠聖積善派、經典派、丹鼎派、占驗派、併峙而為五大道派。若就學理別,則得四宗:曰經教宗,玄學焉;曰性命宗,丹道焉;曰經世宗,治平焉;曰陰陽宗,術數焉。自唐纂修道藏,迄宋、元、明、清,續輯不絕。三洞、四輔、十二部,浩瀚難窮,玄妙莫測,誠道家文化之大藏,亦道教經典之寶庫。擧凡三元八會之文,金簡玉策之詁,神符秘咒之書,靈文真訣之典,要皆承天宣化,廣大悉備;利澤萬世,而致用無窮也。茲將五派旨要,簡述於後:

曰經典派:經典派之主旨,在從參玄究典,以了悟修合天人之理,從誦經拜識,以解脫身心內外之罪。事參究者,統攝三洞,旁及百門,考訂纂輯,註詮闡發,在推自然之本源,察宇宙之奥,探三元之妙理,弘道德之聖脈。一經徹悟,則返璞歸真,上可經天緯地,下可濟世救人矣。事誦拜者,了無多門,總以虔誠篤信為無上功行,清心淨慮,念念在經;莊嚴肅穆,息在神。功圓果熟,自可神人交感,物我渾然,不期化而自化,不期成而自成。至其極也,豁然超,通體解脫,而上清虛和之境。

曰積善派積善派之主旨,在抱仁行義,由一己之積功累德,以濟世度人,進而感格羣倫,共明「天道至善,悖天不祥」之至理,而相率樂於為善。太上曰:「福禍無門,唯人自召」。為善為惡,報應昭,如影隋形,絲毫不爽。凡人為惡,大則奪紀減算,小則招毀受刑;苟能積善累功,大則增福添壽,小則免禍無形。為善之要,唯道是從。是道則進,非道則退;不怍神天。不愧屋漏!虧己以待人,己以為人,人之惡,樂人之善,濟人之急,解人之危,人之有禍,若己有之;人之有罪,若己予之;被慈懷於萬物,昭因果於隠微,行善不輟,天道佑之,災禍遠之。故古真有言:「欲修天仙,須立三千善;欲修地仙,須立三百善。」此不但為修道之首,且亦為入聖門之坦途,自黃而下,莫不以此是宗。

曰丹鼎派丹鼎派之主旨,在以超凡入聖、超聖入神超神入化為大綱宗,以道德兼融、性命雙修為特標方法。以羽化登真、與虛合一為究境界。故丹鼎之學,實即身心性命學。其為道也,微妙玄通,廣大悉備。其為辭也,玄珠密語,妙用無窮。大抵絕貪去欲,淨慮存真,以其心。清虛湛寂,恬澹無為,以適其性。養陰陽,固秘精氣,以永其命。而以神光普照,直超物外以妙其神。性以命立,命以性神,相離則悖,相依則靈,擧凡陰陽五行,鼎爐火藥,河洛卦爻,無極太極,要皆丹法之妙用,而以身心意與精氣神之修煉為下手工夫。或援儒入道,或冶佛於玄,或涉禪宗,或合術數,融百家於一貫,會三教於一元,綜其竅要,厥在全真。萬千門派,究其正統旨歸,更不離清淨單修,與陰陽雙修二宗,而穎脫縛律自解,復又動合無形為最高旨趣,無論天元、地元、人元、萬般丹法,總以此為無上妙覺至二之道。

四曰符派:派之主旨,在藉符以感通神天,驗諸事物,而為天人感應,神人互通之學。符道教秘文符者,屈曲作篆及星雷之文,為通神之字,人之識,而神獨知之。者,素書記諸天曹官屬佐吏之名,乃上書通神之路。信道者佩用符籙,一本虔敬,如再能律己自修,為善積德,虔祈神佑,即可上邀天相,而步入聖域。至若禳災濟凶,蕩穢解罪,拜章步斗,煉度存思,亦其重要法門。考符之術,由正一派而大昌,隋書載有符十七部三卷,魏書記張陵著作道書,傳天官章本千有二百,三元九符百二十官,一切諸神,皆有統。至化金銷玉,行符勑水,奇方妙術,萬等千條。當執筆符之時,靈宜淨心寂念,虔敬神,從此心不動神不動處下一點,即所謂混沌開基!更在氣貫天神下,無思無慮,而一筆揮成,斯符便靈,要亦為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一心不動,天地可格之旨。至崇尚道德,尊善戒惡,仍列為首功,非徒法術也。

曰占驗派占驗派之主旨,在深觀陰陽消息,盈虛遞,人事因果,伍行術數,而察微知著徵象知來。其預卜吉凶禍福,始終變化,符應如響。或觀星相,或陰陽,或策卦,或憑龜,或參五德,或究堪輿,或研遁甲,或窮,與夫讖籙圖緯,凡所以預卜天災人禍,吉凶悔,國運盛衰,個人人事休者,皆占驗派之所,蓋預示禍福,端在人領悟「作善降祥,作惡降殃」之理,從而為善戒惡,隨時省,以趨吉避凶也!故周官即有「卜人」「占人」之設,後代相繼行,直至明清而不廢。今雖科學昌明,然占驗之學,源於理數星象,其仍將與人事相終始,均可預卜。

總之,中國道教,順天濟人,貫通萬世。而道家之學,閎通淹博,浩瀚精微,超空靈,體物遺;綱維萬類,肆用無窮!語其玄妙實難究極

天石自顧愚庸,豈敢妄逞口舌?夫大道,無可言說;解,即乖玄旨。惟以近邪說之囂張,遠悲神契之將絕!故揣謭陋,本其肫誠,聊貢區區,冀為弘道濟世之一助,惟以匆匆捉筆,漏乖掛訛,勢所難免,敬希海內外賢達,吾道先進,有以匡正,並進而教之是幸!

中華民國五十三年十月識於全國各宗教文物展覽會

 

 

 

 

***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神哲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