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傳教工作法令

Decretum De Activitate Missionali Ecclesiae

Ad Gentes Divinitus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中國主教團秘書處譯

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文獻》,499-558

台北:天主教教務協進會出版社,1974

**********

 

第一章 論教理原則

第二章 論傳教事業

第三章 論地方教會

第四章 論傳教士

第五章 論傳教工作的協調

第六章 協助傳教

 

天主眾僕之僕、保祿主教,偕同神聖公會議之諸位教長,為永久紀念事

 

緒言

1 教會受天主派遣給萬民,作為「拯救普世的聖事」(一),為了其本身所有大公性的基本要求,並為了遵從其創立者的命令(參閱谷:十六,16),努力向全人類宣佈福音。身為教會基礎的宗徒們,便追隨著基督的遺表,「宣講了真理之言,產育了許多教會」(二)。繼承他們者的責任便是把這項事業垂之永久,好使「天主之道順利展開,得到光榮」(得後:三,1),並使天主的王國傳佈並建立於普世。

在現今的情況中,人類發生了新的環境,稱為世鹽、世光(參閱瑪:五,13 14)的教會,愈發感到拯救及革新萬物的使命之迫切,以期使萬有建立於基督,人類在基督內共成一家,共成天主的一個民族。

為此理由,本屆神聖大公會議,在感謝天主賞賜整個教會因勤奮而建立的功業之餘,切願規劃傳教工作的原則,團結全體信友的力量,使天主的子民,循著十字苦路,把主宰鑒臨萬世的(德:三十六,19)基督之王國,向各處發展,並為基督的來臨舖路。

 

附註.緒言

一)教會憲章:48。

二)聖奧斯定,Enarr. in Ps. 44, 23 (PL 36, 508; CChr. 38,150)。

 

 

第一章 論教理原則

天主聖父的計劃

2 旅途中的教會在本質上即帶有傳教特性,因為按照天主聖父的計劃(一),教會是從聖子及聖神的遣使而發源的。

這項計劃是由「愛情之源」,亦即天主聖父的仁愛而來。聖父為無始之始,聖子由祂而生,聖神藉聖子由祂而發,聖父以其無窮仁慈自動地創造了我們,而且非因我們的功績召我們和祂共享生命與光榮,又慷慨地分施了祂的美善,並且仍不斷在分施,於是萬物的創造者,實將成為「萬物中之萬有」(格前:十五,28),同時獲致祂自己的光榮和我們的幸福。可是天主的聖意,不僅是個別地、亳無彼此的聯繫,叫人分享祂的生命,而是要他們組成一個民族,使其分散了的子女在這民族中集合在一起(參閱若:十一,52)。

聖子被派遣

3 天主這項普救人類的計劃,不僅實現在人們的潛在意識堙A亦不僅實現在人們多番尋求天主的虔誠努力中,雖則他們可能摸索找到距離每人都不遠的天主(參閱宗:十七,27):原來這些努力,固然由於天主慈愛的聖意安排,往往可以視為走向真天主的響導或福音的前奏(二),但仍需要開導和矯正。可是天主為使人類 而且是有罪的人類和自己建立和平共融的關係,彼此間締結兄弟友誼,遂決定了派遣自己的聖子取人性,以新的決定性的方式,加入人類的歷史中,要藉聖子把人類從黑暗和魔鬼的權下解放出來(參閱哥一:13;宗:十,38),並因聖子使世界與祂和好(參閱格後:五,19)。所以天主聖父既曾藉聖子創造了萬物(三),也就立聖子為萬有的繼承者,為使萬有總歸於基督(參閱弗:一,10)。

耶穌基督被遣降世,成為天主與人之間的真正中保。祂是天主,所以完整的天主性即寓於其身內(哥:二,9);但是按人性而言,祂是新的亞當,他是人類再造的元首,充溢著恩寵和真理(若:一,14)。天主聖子經過真正人性化的途徑,來使人類參與天主的性體,祂原是富有的,為了我們卻變成貧困的,好使我們因著祂的貧困而成為富有的(格後:八,9)。人子來不是為受服事,而是為服事人,並付出自己的生命,作眾人的贖價,亦即一切人的贖價(參閱谷:十,45)。教父們經常宣稱:凡未經基督所取納的,即未得治癒。但是基督果然除了罪惡之外,把我們可憐貧窮的人所有的整個人性都取納了(參閱:希,四,15;九,28)。聖父所祝聖而遣使到世界上的(參閱若:十,36)基督曾論自己說:「上主的神臨於我身上,因為祂給我傅了油,祂派遣我向窮人傳報喜訊,向俘虜宣告釋放,向盲者宣告復明」(路:四,18);祂又說:「人子來是為尋找及拯救迷失了的人」(路:十九,10)。

凡是主為救人類所言所行的,要從耶路撒冷開始,(參閱路:廿四,47)一直傳播到天涯地角(宗:一,8),好使拯救眾人的事業,世世代代在每個人身上都發生效果。

聖神被派遣

4 為完成這項事業,基督從聖父那婸漕茪F聖神,使在人心內履行救贖工程,並發動擴展教會的工作(五)。無疑地在基督升天以前,聖神已在世間工作(參閱若:十四,16)。但是在五旬節那天,聖神降臨於弟子們,好同他們永遠在一起,教會也在那一天公開呈現於民眾之前,以宣講方式向萬民傳播福音,也從那天開始,藉著新約的教會在大公的信仰之下預兆出各民族的合一,教會以各種語言說話,在愛德中也通曉各種語言,並採納之,於是克服了巴伯爾塔的紛亂離散(六)。原來是從五旬節開始了宗徒們的工作,一如當初因聖神鑒臨於童貞瑪利亞,基督從而成胎:當同一聖神鑒臨於基督的祈禱時,基督便開始了其傳教工作(七)。主耶穌在自動為世界捨棄自己的生命之前,曾安排宗徒們的工作,並預許遣聖神來,其目的在於使傳教工作和聖神的工作,在救人的事業上,時時處處彼此聯合起來,發揮效能(八)。聖神經常把整個教會「團結在共融和服務的精神內,用聖統階級和各種奇能神恩,建設教會」(九),聖神又好像教會的靈魂,使教會體制表現生機(十),聖神又以推動基督傳教的精神,投入信友們的心中,有時聖神還明顯地走在宗徒們的前面(十一),同時又不斷地以各種方式伴隨指揮宗徒們的工作(十二)。

教會受基督派遣

5 主耶穌在開始時,就「把祂所願意的人叫到身邊,選定了十二人和祂在一起,並派遣他們去宣講」(谷:三,13;參閱瑪:十,1 42)。因此,宗徒們成了新以色列的初芽,同時也是聖統階級的起源。以後,主以其死亡復活,完成了拯救我們及重整萬物的奧蹟,獲得了天上地下的一切權柄(參閱瑪:廿八,18),在升天之前,(參閱宗:一,11)建立了祂的教會作為救人的聖事,就像祂原是由聖父所派遣(參閱若:二十,21),祂也派遣了宗徒們到天下去,吩咐他們說:「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瑪:廿八,19 20)。「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講福音。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但不信的必被判罪」(谷:十六,15 16)。從此傳播信仰及基督的救恩,就成了教會的責任,一方面所根據的是基督的明令,這是司鐸所輔助的主教團,和伯多祿的繼承人、教會的最高司牧,共同由宗徒們繼承下來的:另一方面是根據著基督給祂的肢體所灌輸的生命活力:「因著基督全身都結構緊湊,藉著各關節的互相輔助,且按照各肢體的功用,各盡其職,使身體不斷增長,在愛德中將自己建立起來」(弗:四,16)。所以教會的使命,就是遵照基督的命令,在聖神的恩寵愛德鼓勵下,全盤地、現實地呈現於所有的人民之前,好能用生活的模範及宣講,用聖事及其他獲得聖寵的方法,引導人民走向基督的信仰、自由與和平,為他們開啟順利穩妥的道路,去充分地參與基督的奧蹟。

教會的這項使命既然要繼續下去,而其世世代代所發揮的正是基督向窮人宣傳福音的使命,所以教會在聖神的啟迪之下,必須遵循基督所走的道路前進:就是貧窮、服從、服務、犧性的道路,自我犧性一直到死,再從死亡中復活勝利的道路。各位宗徒即曾懷著希望如此前進,飽經痛苦憂患,為基督的身體 教會,補充了基督的苦難所欠缺的(參閱哥:一,24)。基督徒所流的血往往就等於播種(十三)。

傳教工作

6 這項職務應由該主教團在伯多祿的繼承人領導之下,並在整個教會的祈禱與合作之下去完成,雖然為了環境其執行的方式可以不同,但是本質上在任何地區及環境中,都是不變的。所以,在教會的這種職務中應該承認有差別性,但這不是由於職務的本質,而是由於執行職務的環境而來。

這些環境一方面是由教會支配的,一方面也是由傳教工作所面臨的民族、社會和每一個人所支配的。因為,教會雖然本身擁有全部得救的方法,卻不曾也不能立刻又不斷地表現全部行動,而是在努力實現天主的計劃時,有其行動的開始和階段。甚至有時在順利的開展之後,又不幸而後退,或者至少停留在一種半成熟或缺陷的狀態中。至於在個人、社會和民族方面,教會是逐漸地去接近爭取他們,然後把他們收入大公的團圓中。對於每一種環境或情勢都要配合適當的行動與方法。

教會派遣的福音宣傳者,走遍全世界,以宣講福音,在尚未信仰基督的民族及人群中,以培植教會為職責,這種特殊工作普通即稱為「傳教」。傳教工作通常是在聖座認可的一定地區內執行。這種傳教工作的本旨,就是在教會尚未生根的民族或人群中宣傳福音,培植教會(十四)。這樣由天主聖道的種子,在世界各地所產生的本地教會,應該藉自己的力量與成熟去求發達,靠著本有的聖統與信眾相配合,以及為度教友生活所需的相當資源,為整個教會的利益而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培植教會的主要方法就是宣傳耶穌基督的福音,主派遣祂的弟子們到世界去的目的,就是要使人們因天主之言而重生(參閱伯前:一,23),藉聖洗而加入教會。這個教會也就是降生成人的天主聖言的身體,靠著天主的言語及感恩餅得以滋養生存(參閱宗:二,42)。

在教會的傳教工作中,有時攙雜著不同的情況:先是創業培植的時期,隨著又是新生命發育的時期。這些時期結束之後,教會的傳教行動並不停止,繼續傳教並對尚未進教的每一個人宣講福音,仍舊是已經組成的地方教會的責任。

教會所處的社會,為了種種原因,多次受到徹底的改變,因而可能發生全新的情況。於是教會應該考慮是否這種情況又在需要其傳教活動。甚且有時面臨如此的情況,竟至暫時無法直接立即宣傳福音,這時傳教士們至少可以也應該耐心地、明智地、有信心地提供基督仁愛慈善的證據,這樣為主作舖路工作,也可以略略表示出基督親在其間。

由此可見傳教工作就是教會本質的流露:其所傳者就是教會的救世信仰,其所完成者就是擴展教會的至一至公,其所依據者就是教會來自宗徒的傳統,其所實行者就是聖統之間的集體親慕,其所證實、推廣與促進者就是教會的聖德。所以在外教人中的傳教工作,和在信友之間的牧靈工作,以及促成基督徒之間的合一運動,有所不同,可是這兩種工作卻與教會的傳教工作有著密切的關係(十五):因為基督徒的分裂,損害到向萬民宣傳福音的神聖事業(十六),又為許多人進入信仰之間的阻礙。所以為了傳教工作的需要,也應號召所有受過洗禮的人合一起來,好能在外教人前對吾主基督,作出一致的證據。假如還不能充分地為同一信仰作證,至少應該表現出彼此尊重與友愛的精神。

傳教工作的動機和需要

7 傳教工作的動機出自天主的意願,「因為祂願意所有的人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原來天主只有一個,在天主與人之間的中保也只有一個,就是降生成人的基督耶穌,祂曾奉獻自己,為眾人作贖價」(弟前:二,4 6),「除祂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恩」(宗:四,12)。所以,每一個人因教會的宣講而認識基督,必須要歸附於祂,並和祂及稱為祂的身體之教會藉聖洗連結在一起。基督「曾親口明白地訓示信德及聖洗的需要(參閱若:十六,16;若:三,5),同時確認了教會的需要,而聖洗則是進入教會之門。所以,如明知天主藉耶穌基督所創立的天主公教為得救必經之路,而不願加入,或不願在教會內堅持到底,便不能得救」(十七)。所以,雖然天主有其獨自知道的方法,能夠引導那些非因自己的過失而不認識基督的人,得到為悅樂天主無可或缺的信德(希:十一,6),可是宣傳福音仍是教會不可推卸的責任(參閱格前:九,16),同時也是神聖的權利。所以,傳教工作,在今天一如過去和將來,始終保持其全部的活力與需要。

藉著傳教工作,基督奧體不斷地在匯集分配力量,以求自身的發展(參閱弗:四,11 16)。教會的成員都為了愛天主,並為了在今世及來世的精神財富上,善與人同的愛德所迫,切願去從事傳教工作。

最後,當人們有意識地、充分地接受天主藉基督所完成的救贖工程時,也就說明傳教工作使天主獲得圓滿的光榮。天主的計劃要使全人類形成祂的惟一民族,組成基督的一個身體,建造為聖神的一個聖殿,基督為了派遣祂的聖父之光榮(十八),曾謙順地獻身於其計劃,這項計劃也因傳教工作得以實現:這項兄弟和諧之情,亦正符合人類的切望。天主按照自己的肖像創造人,當每一個享有人性的成員,因聖神在基督內重生,共瞻天主的光榮,同誦「我們的天父」(十九)的時候,也正說明天主造人的計劃,得以實現。

傳教工作與人類的生活歷史

8 傳教工作和人的本性及其願望也有密切的聯繫。教會揭示基督,正是表彰人類的真正地位及其完整的使命,因為基督就是人類所渴望的,充滿手足之情、忠誠與和平精神的新人性的本源與典型。基督以及藉宣講福音為祂作證的教會,超越種族或國家的狹窄觀念,所以為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不能被視為異己(二十)。基督就是真理與道路,宣講福音,讓每一個人都聽到基督所說的:「你們要悔改,信從福音」(谷:一,15),正是介紹真理和道路。基督的話同時是審判及恩寵的話,同時也是死亡及生命的話,因為不信從的人已受了審判(參閱若:三,18)。原來只有消滅舊生活,我們才能進入新生活:這特別是對人而言,但也對現世的各種事物而言,這些事物同時都帶著人罪及天主降福的標誌,「因為所有的人都犯了罪,都缺乏天主的光榮」(羅:三,23)。沒有人能夠靠著自己,用自己的力量從罪惡中解脫,並提高自己,也沒有人能夠徹底從自己的懦弱、孤獨或奴役中解放出來(廿一),而是人人都需要基督為其表率、師傅、解放者、救援者、賦予生命者。在人類的歷史中,連世俗的歷史在內,福音確實作了自由進步的酵母,並且仍不斷地醞釀著親愛、合一與和平的精神。所以,信友們確有理由稱基督為「萬民的期望和救主」(廿二)。

傳教工作含有末世意義

9 傳教工作的時機是在基督初次來臨與二次來臨之間,教會如同田禾一樣,將要從天下四方,聚集在天主之國內(廿三)。在基督重來以前,福音應當傳播於萬民(參閱谷:十三,10)。

傳教工作不是別的,就是天主計劃的顯示,就是天主顯示於人,天主在世間、在人類歷史上實行祂的計劃,天主藉傳教工作明顯地完成救贖的歷史。藉著宣講的言語,並藉著以聖體聖事為中心及頂峰的各項聖事的舉行,使救世主基督宛如親臨其間。在各民族中所發現的任何真理與恩寵,就好像天主親臨的跡象,都藉傳教工作從邪惡的浸染中解放出來,歸還其本主基督,因為基督已摧毀魔鬼的統制,抑制了萬惡的淵藪。所以,人心靈中與各民族的禮教文化中所蘊藏的美善,不僅不受損失,反而得到醫治、提高,而達於極致,使天主受光榮,魔鬼敗興,人類得幸福(廿四)。如此說來,傳教工作是指向末世的圓滿(廿五),因為值到天父依照其權柄所安排的時間和日期(參閱宗:一,7),天主的子民在擴展著,一如先知有言:「擴大你帳幕的地方!伸開你住所的帷幕吧!不要顧惜!」(依:五四,2)(廿六);基督聖殿在增長著,直到基督圓滿年齡的程度(參閱弗:四,13);以心神以真理朝拜天主的精神聖殿(參閱若:四,23),也在擴大,並建築在宗徒和先知的基礎上,而基督耶穌自己即是這建築物的角石(弗:二,20)。

 

附註.第一章

(一)參閱教會憲章:1。

(二)參閱聖依肋內,Adv. Haer., III, 18, 1:「聖言在天主內,萬物藉著祂而造成,祂常與人類同在」(PG 7, 932);ib. IV, 6, 7:「從原始即參與創造的聖子,按照父所定的時間和方式,把父啟示給父所願意的人們」(ib. 990);cf. IV, 20, 6 et 7 (ib. 1037);Demonstratio n. 34 (Patr. Or. XII, 733;Sources Chret., 62, Paris 1958, P. 87);Clemens Alex., Protrep., 112, 1 (GCS Clemens I 79);Strom. VI, 6, 44, 1 (GCS Clemens II 453);13, 106, 3-4 (ibid. 485)。道理方面,參閱比約十二世,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卅一日廣播詞;教會憲章:16。

(三)參閱希:一,2;若:一,3及10;格前:八,6;哥:一,16。

(四)參閱:S. Athanasius, Ep. ad Epictetum, 7 (PG 26, 1060);S.C yrillus Hieros., Catech. 4, 9(PG 33, 465)Marius Victorinus, Adv. Arium, 3, 3 (PL 8, 1101);S. Basilius, Epist. 261, 2 (PG 32, 969);S. Gregorius Naz., Epist. 101 (PG 37,181);S. Greg. Nyss., Antirrheticus, Adv. Apollin., 17(PG 45, 1156);S. Ambrosius, Epist 48, 5(PL 16, 1153);S. Augustinus, In Joan. Ev. tr. XXIII,6 (PL 35, 1585;CChr 36.236);此外還說明聖神並沒有救贖我們,因祂沒有取人性:De Agone Christ., 22, 24 (PL 40, 302);S. Cyrillus Alex., Adv. Nestor I,1 (PG 76, 20);S. Fulgentius, Epist. 17, 3, 5 (PL 65, 454);Ad Trasimundum, III, 21 (PL 65, 284 de tristitia et timore).

(五)Spriritus est qui locutus est per prophetas: Symb. Constantinopol. (Denz Schoenmetzer, 150); S. Leo Magnus, Sermo 76(PL 54, 405-406):「當五旬節日,主的聖神充滿了弟子們,這並非恩寵的開始,而是慷慨的增加,因為古代的聖祖,先知,司祭和諸聖,都已受過同一聖神的祝聖雖然恩寵的分量有所不同」。同樣在Sermo 77, 1 (PL 54, 412);Leo XIII, Enc. Divinumillud (ASS 1897, 650-651);金口聖若望亦如此講,不過他強調五旬節聖神的新使命:In Eph. C. 4, Hom. 10, 1 (PG 62, 75).

(六)教父們多次提到巴伯爾塔及聖神降臨:Origenes, In Genesim, c. 1. (PG 12, 112);S. Gregorius Naz, Oratio 41, 16(PG 36, 449);S. Joannes Chrysost., Hom. 2, in Pen-tec., 2 (PG 50, 467);In Act. Apost. (pg 60, 44);S. Augustinus, Enn. in Ps. 54,11(PL 36, 636;CChr. 39, 664s);Sermo 271 (PL 38, 1245);S. Cyrillus Alex., Glaphyra in Genesim II (PG 69,79);S. Gregorius Magn., Hom. in Evang., Lib. II, Hom. 30, 4(PL 76 1222);S. Beda, In Hexaem. Lib. III(PL 91, 125)此外可參觀威尼斯城馬爾谷大殿庭院中的塑像。

教會以各種語言說話,把所有的人都召集在公教信仰之內:S. Augustinus, Sermones 266, 267, 268, 269 (PL 38, 1225-1237)Sermo 175, 3 (PL 38,946);S. Joannes Chrysost., In Ep. I ad Cor., Hom. 35 (PG 61, 296);S. Cyrillus Alez., Fragm. in Act. (PG 74, 758) S. Fulgentius, Sermo 8, 2-3 (PL 65, 743-744).

對於聖神降臨節為宗徒使命的祝聖,參閱:J. A. Cramer, Catenain Acta SS. Apostolorum, Oxford, 1838, p.24s.

(七)參閱路:三,22;四,1;宗:十,38。

(八)參閱若:十四 十七章;保祿六世,一九六四年九月十四日,對大公會議演講(AAS 1964. 807)

(九)參閱教會憲章:4。

(十)S. Augustinus, Sermo 267, 4(PL 38, 1231)「就如同靈魂在一個身體的每一肢體內活動,聖神在整個的教會內亦復如此」。參閱教會憲章:7節及註八。

(十一)參閱宗:十,44 47;十一,15;十五,8。

(十二)參閱宗:四,8;五,32;八,26,29,39;九,31;十;十一,24,28;十三,2,4,9,十六,6 7;二十,22 23;二十一,11等。

(十三)Tertullianus, Apologeticum, 50, 13 (PL 1, 534;CChr I, 171).

十四)聖多瑪斯已經講論過培植教會的宗徒任務:cf. Sent. Lib. I, dist. 16, q. 1. a. 2 ad 2 et ad 4; a. 3 sol.; Summa Theol., I, q, 43, a. 7 ad 6; I-II, q. 106, a. 4 ad 4. 參閱本篤十五世,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夫至大」通諭(AAS 1919, 445 ET 453);比約十一世,一九二六年二月廿八日,「教會的事業」通諭(AAS 1926, 74);比約十二世,一九三九年四月三十日 ad Directores OO. PP. MM.;同一教宗,一九四四年六月廿四日ad Directores OO. PP. MM. (AAS 1944, 210;又見AAS 1950, 727 et 1951, 508)。同一教宗一九四八年六月廿九日致本地聖職人員書(AAS 1948, 374);同一教宗一九五一年六月二日,「福音使者」通諭(AAS 1951, 507);同一教宗一九五七年一月十五日,「信恩」通諭(AAS 1957, 236);若望廿三世,一九五九年十一月廿八日,Princeps Pastorum通諭(AAS 1959, 835);保祿六世,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八日講道(AAS 1964, 911)。

教宗們、教父們及中世紀士林學者們,多次論及教會的「擴展」:聖多瑪斯,Comm. in Matt., 16, 28; Leo XIII, Enc. Sancta Dei Civitas (AAS 1880. 241);本篤十五世「夫至大」通諭(AAS 1919, 442)比約十一世「教會的事業」通諭(AAS 1926, 65)。

(十五)明顯地,在傳教工作的這項定義下,拉丁美洲的若干地區,尚無固有的聖統、教友生活尚未成熟、福音尚未充分宣佈者,亦包括在內。一個地區實際上是否經聖座認可為傳教地區,不是屬於大公會議的問題。因此對於傳教工作的定義和實際的傳教地區之間的關係,本法令內特意說明,這種傳教工作「通常」是在聖座認可的一定地區內執行。

(十六)大公主義法令:1。

(十七)參閱教會憲章:14。

(十八)參閱若:七,18;八,30及44;八,50;十七,1。

(十九)對於這個綜合觀念,可參閱聖依肋內De Recapitulatione. Cf. etiam Hippolytus, De Antichristo, 3:「眷愛所有的人,願意所有的人得救,願意所有的人都作天主的子女,號召所有的聖人形成一個整體完人……」(PG 10, 732; GCS Hippolyt. 1 2, p. 6);Benedictiones Jacob, 7(T.U., 38-1, p. 18, lin. 4 ss.);Origenes, In Joann. Tom. I, n. 16:「獲得了天主的人,在天主之內的聖言領導下,認識天主,只是一個行為;就如聖子認識聖父一樣,所有的人都要用心修養為子女的精神,好能認識天父」(PG 14, 49; GCS Orig. IV, 20);S. Augustinus, De sermone Domini in monte, I, 41:「我們要愛慕那可以和我們一起到達福境的事物,在福境內,沒有人稱呼:我的父,而是大家對惟一天主共稱:我們的父」(PL 34, 1250);S. Cyrillus Alex., In Joann. I:「我們眾人都在基督內,共有人性的人在基督內復生,祂因此被稱為新的亞當……因為祂曾住在我們內,祂以性體而論是子又是天主:於是我們因祂的聖神而稱呼:父啊!可是聖言在眾人中,如在一個聖殿,就是祂為了我們,從我們中取了人性,好把我們包括在祂內,如同保祿所說,好讓我們與父和好於一身之內」(PG 73,161-164)。

(二十)本篤十五世,「夫至大」通諭(AAS 1919, 445):「天主的教會是大公的,為任何民族或國家都不算是外來者……」。參閱若望廿三世,「慈母與導師」通諭:「根據神律,教會是屬於每一個民族的,因為教會好像把自己的力量注射於某民族之血管中,所以決不是強加於某民族的外來機構,教會自己也不如此相信……因此教會認為一切善良正直的事物,(在基督內重生的人們)都要堅持它,完成它(AAS1961, 444)。

(廿一)參閱Irenaeus, Adv. Haer., III, 15, n. 3 (PG 7,919):「他們是真理的講師,自由是使者」。

(廿二)羅馬日課經,十二月廿三日晚禱對經。

(廿三)參閱瑪:二十四,31;Didache 10,5 (Funk I, P. 32)。

(廿四)教會憲章:17.S.Augustinus, De Civitate Dei, 19,17 (PL 41, 646). Instructio S.C.P.F. (Collectanea I, n. 135, p. 42)。

(廿五)按照Origenes的意見,在世界窮盡之前,福音必要傳開。Hom. in Luc., XXI, (GCS, Orig. IX, 136, 21 s.);In Matth. Comm.. ser., 39 (XI, 75, 25 s.; 76, 4s.)Hom. in Jerem.III, 2 (VIII, 308, 29 s.), S. Thomas, Summ. Theol. I-11, q.106, a. 4, ad 4.

(廿六)S. Hilarius Pict., In Ps. 14(PL 9, 301), S. Eusebuis Caesariensis, In Isa-iam 54, 2-3 (PG 24, 462-463);S. Cyrillus Alex., In Isaiam, V. cap. 54, 1-3 (PG 70, 1193)。

 

 

第二章 論傳教事業

緒言

10 教會受基督派遣,向全人類及各民族揭示並輸送天主的仁愛,自知應作的傳教事業仍甚艱鉅。世界上二十萬萬多人 其數目且與日俱增 ,靠著穩固的文化聯繫、古老的宗教傳統,以及堅強的社會關係,聯合成若干廣大的集團,他們完全沒有或者僅僅偶而聽到過福音。他們中有的人信奉某一大宗教,有的人對天主的觀念甚為陌生,有的人則公開否認天主的存在,甚至反對天主的存在。教會為了給所有的人介紹得救的奧蹟,以及天主賜給的生命,應該打入所有的這類集團,其所根據的動機,完全是基督親自降生取人性的榜樣,祂把自己和所接觸的那些人的社會文化環境聯繫在一起。

第一節 論基督徒的見證

論生活的見證與交談

11 教會應該藉著自己生活在當地的子女們,或藉著派往當地的子女們,側身於這些人類的集團中。因為所有的基督信徒,無論生活在什麼地方,都應該以言以行,昭示他們因聖洗而改造的新人,以及他們因堅振聖事被聖神所激起的德能,好讓別人看見他們的善行,光榮在天的大父(參閱瑪:五,16),並使別人領略到人生的真正意義,和人類共融的大團結。

為使基督信徒能夠有效地提供基督的見證,他們應該以謙敬仁愛和別人聯合在一起,應該承認自己是共同相處的人群的一份子,應該藉著人類生活的各種事業與關係,參加文化與社會活動;應該熟悉地方的風俗及宗教傳統,應該以欣然起敬的態度,去發掘蘊藏在這些事物中的聖道的種子;同時要密切注意各民族的深刻變化,努力使我們這一代的人,不要過份注意現代的科學與技術,而遠離天主的事務,反而要喚起人們渴望天主所啟示的真理。基督曾經洞察人心,並曾以真正人性的交談引人走入天主的光輝;同樣地,基督的弟子們,充盈基督的聖神,也要認識與他們共同相處的人們,要和這些人互相往來,好能藉著坦誠耐心的交談,使這些人知道寬宏的天主分施給萬民何等的財富;同時,信友們又要在福音的光照下努力闡揚這些財富,排除障礙,而歸納於天主救世的領域內。

愛德的表現

12 置身於人群中的基督信徒,要懷有愛德,就是天主曾經愛了我們,也要我們彼此相愛的那種愛德(參閱若一:四,11)。基督徒的愛德實在是不分種族、階級或宗教,普及全人類的,又不希冀任何利益或酬報。就如同天主曾經無償地愛了我們,我們也要以同樣的愛德關心他人,完全和天主尋找我們的動機一樣。基督曾經巡迴於所有的城鎮,醫治所有疾病,以示天國的來臨(參閱瑪:九,35等節;宗:十,38);同樣教會通過其子女們,也要去接近各階層的人們,特別是窮困和受難的人們,甘心為他們犧性(參閱格後:十二,15)。教會與人同樂同憂,了解人們的要求和生活問題,同情死亡的痛苦。教會以友善的交談,切願答覆那些追求和平的人,從福音中帶給他們和平與光明。

基督信徒們要努力,並且要與他人合作,在經濟及社會問題上尋求合理的解決。應當特別注意那些專門教育兒童青年的各種學校,因為學校不僅是培養扶育教友青年的卓越方法,而同時對人類,尤其對那些新開發的國家,為提高人權,為準備更合乎人道的環境,是一種最有價值的服務。基督信徒還要和反抗饑餓、文盲、疾病,通力建設更完美的生活環境、鞏固世界和平的那些民族,併肩奮鬥。在這種活動上,所有公私機構、政府或國際組織、各基督徒團體或非基督宗教等所發起的運動,教友們都要明智地拿出合作的決心。

可是,教會決無意干涉國家的政權。教會不要求別的權利,只希望在天主的助佑下,以仁愛和忠誠的服務精神為人類工作(參閱瑪:二十,26;廿三,11)(一)。

基督的弟子們在生活與工作上和別人密切地聯結在一起,希望給這些人昭示基督的真實見證,也希望為他們的得救而工作,連在不能公開宣傳基督的地區,亦不例外。因為基督信徒所企求的,不是人類純物質的進步昌隆,而是傳授基督真光所啟示的宗教與道德真理,促進人格的尊嚴、兄弟的友誼,這樣逐漸敞開走近天主的門路。於是,人類藉愛天主愛人之德,將有助於獲得救援,基督的奧蹟也開始放光,按照天主的肖像而受造的人(參閱弗:四,24,在基督內變成新人,天主的聖愛在基督內也顯示出來。

第二節 論宣講福音與集合天主的子民

論宣講福音及皈依基督

13 天主在各處開闢宣講基督奧蹟的門路,(參閱哥:四,3)所以到處都要堅毅有琣a(參閱宗:四,13,29,31;九,27,28;十三,46;十四,3;十九,8;廿六,26;廿八,31;得前:二,2;格後:三,12;七,4;斐:一,20;弗:三,12;六,19,20),向所有的人(參閱谷:十六,15)宣講(參閱格前:九,15;羅:十,14)生活的天主,及其為救眾人所派遣的耶穌基督(參閱得前:一,9 10;格前;一,18 21;迦:一,31;宗:十四、15 17;十七,22 31),好使非基督徒因聖神開啟心門(參閱宗:十六,14),虔信而自動皈依主,並誠心依附主,因為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十四,6),祂滿足人們的全部精神期望,並且超越了無數倍。

自然,這種皈依僅是初步的,但已足使人體會到自己已經脫離罪惡,而進入天主聖愛的奧蹟內,是天主召叫人藉著基督和祂締結密切的關係。原來,在天主的聖寵推動下,新皈依者進入一個精神行程,他因信德已經參與在基督死亡復活的奧蹟之中,從舊人的地位而過渡到在基督內所完成的新人(參閱哥:三,5 10;弗:四,20 24)。這一過程連帶著思想與行為的逐步改變,以及其在社會上的後果,都應該看得出來,並要在望教期內逐漸發展。因為他所信的基督就是反對的標記(參閱路:二,34;瑪:十,34 39),皈依的人往往會經歷到割斷分離的痛苦,但也可嘗到天主慨然所賜的喜樂(參閱得前:一,6)。教會嚴禁強迫人接受信仰,或以不正當的方法引誘人入教,同時大力主張,每人都有權利,不得以非法磨難,令其脫離信仰(二)。

按照教會的古老習慣,皈依的動機應予考察,在必要時,應使之純正。

論慕道時期及教友的入門實習

14 藉教會由天主接受了基督信仰的人們(三),應以聖禮儀式進入慕道時期;慕道時期不僅是信條誡命的講解,而是全部教友生活的訓練和相當時期的實習,藉以使門徒與其師傅基督發生聯繫。所以,慕道的人應該恰如其份地學習救贖的奧蹟和福音精神的實踐,以逐次舉行的若干聖禮(四),而進入天主子民的信德、禮儀及愛德生活內。

再後,以教友入門的聖事由黑暗中解放出來(參閱哥:一,13)(五),與基督同死、同葬、同復活的人(參閱羅:六,4 11;哥:二,12 13;伯前:三,21 22;谷:十六,16),領受嗣子的聖神(參閱得前:一,5 7;宗:八,14 17),與天主的全體子民一起舉行主的死亡復活紀念儀式。

大公會議希望將來調整四旬期及復活期禮儀時,要能使慕道者的心靈完成準備工夫,去慶祝復活奧蹟,(原來)他們就是在這奧蹟的慶節內藉聖洗而重生於基督。

慕道時期的這種教友入門實習,不應只由傳道員或司鐸擔任,而應由整個教友團體負責,特別是代父母的責任,這樣使慕道者從開始就體驗到他們是天主子民的一份子。教會的生活就是傳教,慕道者也要學習以生活的見證和信仰的宣示,積極地為宣揚福音、建設教會而共同努力。

在新的法典內要確定慕道者的法律地位。因為他們已和教會相連結(六),已是基督的家人(七),屢次他們已度著信、望、愛的生活。

第三節 論教友團體的形成

論訓練教友團體

15 天主聖神藉聖言的種籽及福音的宣講,號召眾人歸向基督,並在他們心中喚起對信仰的悅服,把信仰基督的人在聖洗池內投入新的生命之後,又把他們集合為天主的惟一子民,這就是「特選的種族,王家的司祭,聖潔的國民,得救的民族」伯前:二,9)(八)。

所以稱為天主的助手(參閱格前:三,9)的傳教士們,應該喚起這樣的信友團體,使他們的行動相稱於所受的寵召(參閱弗:四,1),執行天主所賦予的司祭、先知及王道的任務。於是基督團體就變成了天主親臨世間的標誌:這種團體藉聖體祭禮不停地偕同基督奔血天父(九),用心吸取天主聖道的滋養(十),為基督作證(十一),遵行愛德,沸騰著使徒的精神(十二)。

教友團體在開始形成的時候,就要盡可能自給自養。

這種教友團體靠本國的文化資產,要深深植根於民眾間:要使福音化的家庭繁榮其間(十三),佐以適當的學校,要成立各種社團組織,使教友傳教工作能以福音精神浸潤整個社會。最後,在不同禮儀的各公教徒之間要發出愛德的光輝(十四)。

在新教友中還要培養大公主義的精神,使他們正確地看待那些信仰基督的人是基督的門徒、是因聖洗而重生的、並分享天主子民的很多富源。在宗教情形許可的範圍內,要這樣促進大公主義運動,就是在避免宗教中立主義及混淆視聽、以及不健全的競爭等條件之下,按照大公主義法令的規定,天主教徒要和分離的弟兄們合作,在外教人前表示對天主及耶穌基督的共同信仰,並在社會、技術、文化、宗教等事業上合作。特別要為了大家共有的主基督而合作:主的聖名要把他們連合起來!這種合作不僅要建立在私人之間,而且要遵照當地主教的指示,建立在教會或教會團體、以及彼此的事業之間。

從各民族集合在教會內的信友,「論國家、論語言、論公民身份,和其他的人並無不同」(十五),所以他們要按照本國的生活習慣而生活於天主及基督;要作良好國民,真正有效地培養愛國精神,但必須要避免輕視異族與過激的國家主義,必須發揮泛愛眾人的精神。

為達到這些目的,教友們佔有很大的份量,並值得特別的注意。所謂教友,就是因聖洗與基督相連結而生活在世俗中的那些人。教友們的本有職務,就是充沛基督的聖神,像酵母一樣從內部去作世俗事務之靈魂,並加以引導,使能永遠遵照基督的意願去作(十六)。

但是,在某一民族中有基督徒,也有他們的組織,並且以表樣作傳教工作,仍舊不夠;他們所以存在、所以組織的目的,是要向非基督徒同胞以言行宣揚基督,並協助他們全盤地接受基督。

不過,為使教會生根、為使教友團體增長,仍需要各種職務。這些由天主直接在信友團體中啟發的職務,應該由大家用心撫育支持;司鐸、執事、傳道員、公教進行會都應列入這些職務之內。同樣地,男女修會的會士以祈禱、以實際工作,在人心靈中建設鞏固基督的王國,並繼續開拓,都提供無可或缺的任務。

論建立本地聖職

16 教會以無任欣慰的心情,感謝天主在新近皈依基督的民族中,把崇高的司鐸聖召賜給了如此眾多的青年。每當各種教友團體能從自己的成員中,有了主教級、司鐸級、執事級的救人的本地職員,為弟兄們服務,教會便在這些人群中奠下比較堅固的基礎,如此則新生的教會就逐漸以本有的聖職人員取得教區的組織。

本大公會議對司鐸聖召及其訓練所作的規定,在初建或新生的教會地區,都要嚴格遵守。尤要極端注重神修、學理及牧靈各科密切的聯繫,不顧個人及家庭的利益而虔度福音典型的生活,培養教會奧蹟的深刻意識。這樣將要美滿地學習把自己完全獻身為基督奧體服務,為福音工作,又能擁護自己的主教、作他的忠實助手,並與司鐸同道表現合作(十七)。

為達到這項總目標,修生的全部訓練,要配合於聖經所載的救贖奧蹟的指示。這項基督的奧蹟也就是人類得救的奧蹟,修生應該在禮儀中去發現、去生活(十八)。

對於訓練司鐸的這些普通規律,包括牧靈及實際訓練在內,按照大公會議的指示(十九),應該和迎合本國的特殊思想與生活方式的努力調協起來。所以,修生要有開明而銳敏的頭腦,使能認清本國的文化,並能夠加以辨別;在哲學及神學課程內,要能發現本國傳統及本國宗教和基督宗教的關係(二十)。同樣,司鐸教育要顧及到地區內的實際需要:修生要學習教會傳教的歷史、目標與方法,以及本國特殊的社會、經濟、文化環境。還要教授他們大公主義的精神,並妥善準備他們能與非基督徒作友善的交談(廿一)。這一切都要求修院的教育,盡可能中,要和本國人民保持來往與接觸(廿二)。最後,也要注意訓練教會的行政技術,甚至於也要訓練經濟管理技術。

此外,要選擇適當的司鐸,在略作牧靈實習之後,派往大學,外國大學亦可,特別是羅馬聖京的大學,或其他學府深造,好讓本地神職人員中能有相當學識及專長的人材,為新生的教育負擔比較艱鉅的教會職務。

如果某一地區主教會議認為適宜,便可以按照「教會憲章」的規定(廿三),恢復執事聖事為終身制度。這些真正履行執事職務的人,或者以傳道員的身份宣講天主的聖道,或者以本當司鐸及主教的名義領導偏僻地區的教友團體,或者執行社會慈善工作,很可以讓他們藉著從宗徒們傳下來的覆手禮得到堅固,並與祭壇密切的聯繫起來,以便靠著執事聖事的聖寵更有效地履行他們的職務。

論訓練傳道員

17 那一批極有功於向外教人傳教的人員,也是值得稱譽的,就是那些充沛使徒精神的男女傳道員,他們為廣揚信德與聖教,大力地貢獻其特殊而絕對必需的支援。

今日,為了對如此眾多的群眾傳道,為了執行牧靈職務,神職人員太少,傳道員的職務因而極其重要。所以應該特別訓練,並與文化的進步相配合,才能作為司鐸品級的有力助手,盡善地執行其與日俱增的重大任務。

因此要增設教區的及多數教區合辦的學校,使未來的傳道員,在這些學校內學習以聖經及禮儀為要的公教道理,以及要理方法和牧靈作業,陶冶真正的教友品德(廿四),琱葹袙m熱心聖善的生活。還要舉辦一些聚會或訓練班,使傳道員能夠定期地對其職務有益的各種學科與技術加以更新,並滋養加強他們的神修生活。除此以外,完全獻身於此工作的人員,應有合理的待遇,使獲得相稱的生活及社會保險(廿五)。

大公會議希望傳信部以適當數目的特殊經費,供給傳道員的訓練及生活費用。如果需要並且適宜,應該設立傳道員基金會。

再者,教會應該以感激的心情,器重志願傳道員的慷慨工作,教會需要他們的協助。他們在自己的教友團體中主持誦經,講授要理。所以要對他們在道理與神修方面的訓練,寄以應有的關心。此外,如果在某地區認為適宜,希望為正式受過訓練的傳道員,在禮儀中公開地舉行授職典禮,使他們以更大的權威在民間為信仰服務。

論促進修會生活

18 從培育教會的開始,就該用心促進修會生活。修會生活不僅給傳教工作帶來寶貴而又絕對需要的協助,而且為了在教會中更密切的獻身於主,也昭示出教友使命的深刻本性(廿六)。

參加培育教會工作的各修會,深刻地充沛著教會中的修會傳統引以為榮的神秘寶藏,應該努力把這些寶藏按照各民族的天賦特性,加以發揮及傳授。有時候在福音傳到之前,天主已經在古老文化中,安置了修身與默觀的傳統幼苗,各修會應該細心考慮,如何才能把這些傳統納入教會的修會生活內。

在新生的教會內需要培植各種類的修會,以顯示基督使命及教會生活的各種觀點,以獻身於各種不同的牧靈工作,並使其會員對執行那些工作有適當的準備。可是,主教會議應該注意,不要讓遵行同樣傳教宗旨的修會徒增門戶,而損及修會生活及傳教事業。

培植默觀生活的各種努力是值得特別一提的。有的人在保持隱修制度的基本原則之下,努力培植其本修會的豐富傳統,有的人卻恢復到古代隱修制度的簡樸形式:但是大家都該設法和地方情形真正配合起來。因為默觀生活是教會存在的美滿表現,在各處新生的教會都必須建立。

 

附註.第二章

一)參閱保祿六世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廿一日,在大公會議之演講(AAS 1964, 1013)。

二)參閱「宗教自由」宣言:2、4、10;「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21。

三)參閱「教會憲章」:17。

四)參閱「禮儀憲章」:64 65。

五)論從惡魔及黑暗的奴役中的解放,關於福音,參閱瑪:十二,28;若:八,44;十二,31(參閱若一:三,8;弗;二,1 2):關於領洗禮儀,參閱羅馬禮典。

六)參閱「教會憲章」:14。

七)參閱聖奧斯定Tract. in Jooann. 11,4 (PL 35,1476)。

八)參閱「教會憲章」:9。

九)參閱「教會憲章」:10,11,34。

十)參閱「天主的啟示」憲章:21。

十一)參閱「教會憲章」:12,35。

十二)參閱「教會憲章」:23,36。

十三)參閱「教會憲章」。11,35,41。

十四)參閱「東方公教會」法令:4。

十五)Epist. ad Diognetum, 5 (PG 2, 1173);參閱「教會憲章」:38。

十六)參閱「教會憲章」:32;參閱「教友傳教」法令5 7。

十七)參閱「司鐸之培養」法令:4,8,9。

十八)參閱「禮儀憲章」:17。

十九)參閱「司鐸之培養」法令:1。

二十)參閱若望廿三世:Princeps Pastorum通諭,(AAS 1959, 843 844)。

廿一)參閱「大公主義」法令:4。

廿二)參閱若望廿三世:Princeps Pastorum通諭,(AAS 1959, 842)。

廿三)參閱「教會憲章」:29。

廿四)參閱若望廿三世:Princeps Pastorum通諭,(AAS 1959, 855)。

廿五)此處係指專任傳道員Catechistes a plein temps, full time catechists

廿六)參閱「教會憲章」:31,44

 

第三章 論地方教會

論新生教會的進展

19  幾時教友團體已經深入社會生活,和當地文化相當和諧,並享有相當的穩固基礎,即可說是建樹教會的工作在那一個人群中達到了相當的程度:就是要擁有一批本藉的司鐸、會士和教友,雖則其數量可能仍不敷用;並享有必需的職務與機構,使在自己的主教領導下,足以維持並發展天主子民的生活。

在這些新生的教會內,天主子民的生活,應該在根據本屆會議的規則而革新的教友生活的各種場合,走向成熟:就是說,各種教友團體日益有意識地變成信德、禮儀及愛德的活潑團體;教友們以其公民及宗徒身份的活動,努力在社會上建設愛德及正義的秩序;適當而明智地運用大眾傳播工具;家庭藉著真正基督化生活,變成教友傳教以及司鐸和修會聖召的苗圃。最後,以配合得當的要理課本,講授信仰;在適合民族天性的禮儀中,表達信仰;並以適度的法律規範,把信仰灌輸在當地的優良制度及風俗中。

每一位主教偕同其所屬司祭團,應該日益充沛著基督和教會的意識,與普世教會聲息相通。新生教會要和整個教會保持密切的共融,把整個教會傳統的要素和自己的文化聯結起來,藉著活力的交流,來增強奧體的生命(一)。所以,凡足以促進和普世教會按此意義而共融的各種神學、心理及人文的要素,都要加以培養。

這些(新生的)教會,多數是處於世界的貧寒地區,通常很缺少司鐸,物質的供應也很缺乏。因而極需整個教會的經常不斷的傳教行動,來提供援助,特別用以發展地方教會,並使教友生活趨於成熟。這種傳教行動也應該援助那些久已建立,而仍處於一種衰頹或脆弱的狀態之下的教會。

可是這些教會應該建立共同的牧靈熱誠和適當的事業,藉以使教區神職及修會的聖召增多,更妥善地加以甄別,並且更有效地加以培育(二),俾能逐漸自給自足且援助他人。

論地方教會的傳教工作

20 地方教會既然應該完善地反映整個教會,就應該深自瞭解自己也是被派遣給那些居住在同一地區內,而尚未信仰基督的人們,要以各個信友以及整個團體的生活見證,作為向他們介紹基督的標記。

此外,為使福音廣被眾生,尤其需要宣道的任務。首先,主教應該是信仰的先驅,把新的門徒導向基督(三)。為能善盡這項卓越的任務,必須深深了解所屬羊群的環境,及其同胞對天主的真正觀念,同時要細心注意到所謂的都市化人民的流動性,以及宗教中立主義所引起的那些變化。

本地司鐸要熱烈地承擔新生教會的福音工作,和外國傳教士協同工作,和他們形成一個司祭團,集合在主教的指揮下,不僅要管理教友,舉行恭敬天主之禮,而且要向教外人宣講福音。要把自己準備妥當,而且遇有機會時,要慷慨獻身於自己的主教,到本教區遼遠偏僻的地方,或者到其他教區,開闢傳教工作。

修士修女們、教友們也要對其同胞,尤其是貧困者,懷著同樣的熱誠。

主教團要設法按期組織聖經學、神學、神修學、牧靈講習班,志在使神職人員在時代的千變萬化中,獲取更完整的神學及牧靈方法的知識。

除此以外,要謹遵本屆公會議的一切規定,尤其在司鐸的職務與生活法令中所規定者。

為能完成地方教會的這項傳教工作,需要按照每一教會的情形,及時準備適當的教士。因為人們日益走向社團方式,各主教團極宜集思廣益,和這些社團建立交談關係。假如在某些地區有些人群,無法接受公教信仰,是因為他們不能適應教會在當地所表現的特殊型態,那就應該採取特別方法解決這一問題(四),直到所有基督信徒都能集合在一起為止。如果宗座有專為此一目的而準備的傳教士,每一位主教就該邀請他們到自己的教區,或者欣然接待他們,並大力支持他們的工作。

為能使這種傳教熱誠在本國同胞中發達,新生教會極宜從速參加整個教會的傳教工作,她們雖然仍缺少司鐸,卻也派出傳教士到各處去傳播福音。當這些教會也主動參加對其他民族的傳教活動時,她們和整個教會的共融也就達到了某種程度的飽和點。

促進教友傳教

21 除非有名實相符的教友階層和聖統在一起,並協同工作,這個教會就不能算是真有基礎,就不算完整地生活著,就不是基督在人群中的完美標記。沒有教友的活力表現,福音就不能在一個民族的思想、生活與活動中深深紮根。所以,在一個教會的建基之初,就要極其注意組織成熟的基督化的教友階層。

原來一般教友完全屬於天主的子民,同時又完全屬於公民社會:他們屬於他們所出生的國家,他們在受教育時開始分享這一國家的文化富源,他們以多種社會關係和這一個國家的生命相連結,他們在自己的職業上以自己的努力,促進這個國家的進步,他們以國家的問題當作自己的問題,並力求解決;他們也屬於基督,因為他們因信德及洗禮重生於教會內,為的使他們以新的生活及工作屬於基督(參閱格前:十五,23),為在基督內把一切歸於天主權下,終使天主為萬物中之萬有(參閱格前:十五,28)。

男女教友的首要任務就是在家庭內,在自己的社會階層堙A在自己的職業範圍內,必須以言以行,為基督作證。他們必須要表現出是按照天主而受造的,具有真實正義和聖善的新人(參閱弗:四,24),他們要遵循本國的傳統,在祖國的文化與社會範圍內,表現這種新的生活。他們應該瞭解這個文化,醫治保存這個文化,按照新的環境加以發展,最後要在基督內使之完美,好讓基督的信仰及教會的生活,對於其所處的社會,不再是外國的,而要開始深入社會並轉移風氣。他們要以誠懇的愛德和同胞合作,好能在他們的交往上,表現出從基督奧蹟中所流露的天下一家的新關係。教友們還該在同居共處的人中間,散播基督的信仰;這項責任所以嚴重,是因為很多人如果沒有接近教友,就無從聽到福音,認識基督。並且在可能中,教友們要準備妥當,和教會聖統更直接的合作,去履行宣佈福音、傳授聖道的特殊使命,以增強新生教會的力量。

教會的職員們要器重教友的傳教活動。要訓練教友們,使他們以基督肢體的身份,明白他們對眾人所負的責任;按照教會憲章及教友傳教法令的精神,使他們深深體會基督的奧蹟,並要教給他們實際的方法,在困難中輔助他們。

所以,牧人及教友各守自己的崗位與責任,整個的新生教會提出同一活潑而堅強的基督的見證,使之成為藉基督而來臨於我們身上的救援的顯明標記。

統一中有變化

22 天主的聖道就是種籽,在天降甘霖所灌溉的良田內發芽,吸收養分,加以變化,而同化為自己的東西,好能結出豐碩的果實。的確,就像基督取人性的計劃一樣,生根於基督、建基於宗徒的新生教會,把基督所繼承的各國的全部財富(參閱詠:二,8),都納入奇妙的交流中。新生教會,從所屬各民族的習慣傳統、智慧道德、藝術科技中,把那些足以稱揚大造的榮耀、闡發救主的恩寵,並使教友生活走上軌道的事物,都全盤承受過來(五)。

為實現這項計劃,必須在每一個所謂大的社會文化區域內,發起神學的檢討,就是在整個教會的傳統前導之下,把天主所啟示而記載於聖經內的史蹟和語言,又經教父們及教會訓導當局所闡述者,重新加以新的研究。如此可以明白看出,注意到各民族的哲學與智慧,經過什麼途徑,信仰可以尋找理智;又可以看出各民族的習俗、生活的意義,以及社會秩序,如何能夠和天主啟示的道德相協調。這樣就會找到在整個教友生活的範圍內,進行深度適應的道路。這樣作法,將會避免一切混合主義及虛偽的立異主義的蹤影,基督生活將會符合每一個文化的天賦特性(六),個別的傳統和各國的優點,在福音光照之下,將會被納入大公的統一中。只要使伯多祿聖座的首席權保持完整,使之主持整個的愛德公會(七),新的地方教會,裝飾著自己的傳統,便要在教會的共融中,佔有自己的位置。

因此,值得期望,而且極合時宜的一件事,就是使各國主教團在廣大的社會文化區域內,彼此聯合起來,同心協力,來實踐這項適應計劃。

 

附註.第三章

 

(一)參閱若望廿三世Princeps Pastorum通論(AAS 1959, 838)。

(二)參閱「司鐸的職務與生活」法令:11;「司鐸之培養」法令:2。

(三)參閱「教會憲章」:25。

(四)參閱「司鐸的職務與生活」法令,10:只要傳教活動的合理執行,有所需要,為便利不同社會階層的特殊性質的牧靈工作,預計將成立人位管理制度。

(五)參閱「教會憲章」:13。

(六)參閱保祿六世於烏干達殉教者列聖人品典禮中的演講(AAS 1964, 908)。

(七)參閱「教會憲章」:13。

 

 

第四章 論傳教士

論傳教聖召

23 雖然每一位基督徒按照自己的處境,都有責任傳播信仰(一),主基督卻時常從信徒中召叫一些祂所願意的人,叫他們和祂在一起,並派遣他們去向萬民宣講。(參閱谷:三,13)所以基督藉著隨其所欲、為公益而分施奇恩的聖神(格前,十二,11),在每個人心中啟發傳教聖召,同時,在教會內振興以整個教會的傳教工作為已任的團體(二)。凡具有相當的本性稟賦,又有適合的才智,準備接受傳教工作者(三),無論其為本地人或外國人,為司鐸、會士或教友,都領有特別聖召的印記。他們為合法當局所派遣,以信德及服從的精神,奔向距離基督遙遠的人們;他們是甄別出來去工作的(參閱宗:十三:2),他們好像福音使者,「好使外邦人,經聖神的祝聖,成為可悅納的祭品」(羅:十五,16)。

傳教士的神修

24 然則天主的召叫,人必須如此響應,不必與血肉之人商量(參閱迦:一,16),而要整個獻身於福音工作。這一響應,沒有聖神的鼓勵與堅強,是不可能的。因為被派遣者,是參加了基督的生活與使命,而基督「曾經消滅自己,取了奴僕的形體」(斐:二,7)。所以,被派遣的人要終身堅持自己的聖召,捨棄自己和直到現在所有的一切,而「成為一切人的一切」(格前:九,22)。

在外教人中宣傳福音的人,要以信心講解基督奧蹟,自知是基督的使臣,因著祂放心大膽地去講應該講的話(參閱弗:六,19;宗:四,31),不以十字架為恥。隨著自己良善心謙的師傅的足跡,要現出祂的軛是柔軟的,擔子是輕鬆的(瑪:十一,29)。以真正的福音生活(四),極大的容忍、耐性、溫和,以及無偽的愛情(參閱格後:六,4),為主作證,在必要時,甚至流血。傳教的人要向天主求得堅毅,好能體驗出在飽經患難與極度貧困中,充滿著樂趣(參閱格後:八,2)。要深信服從是基督臣僕的特出美德,基督曾以自己的服從,拯救了人類。

福音的先驅們,為免忽視在他們身上的恩寵,應該每天革新精神(參閱弟前:四,14;弗:四,23;格後:四,16)。當地主教及修會會長們應該定期集合傳教士,使能振奮聖召的期望,革新傳教工作,甚至可以設立專為此用的適當院舍。

精神和道德的訓練

25 未來的傳教士應該接受特別的精神與道德的訓練,來準備如此崇高的工作(五)。他該當爽快地開創事業,琱艀a完成工作,在困難中堅持到底,以堅忍勇毅的心情,承當寂寞、辛苦與徒勞。他將以豁朗寬闊的心胸對待人;欣然接受委託給他的職務;對各民族的不同風俗以及變幻不定的環境,他要毅然去適應;他要和弟兄們以及獻身同一工作的人,和睦友愛地合作,和教友們一起效法宗徒時代的團體,大家都一心一意(參閱宗:二,42;四,32)。

這種心理準備應該在訓練時期即悉心操練培養,用神修生活加以提高滋養。傳教士充沛著活潑的信德、不可動搖的望德,該是一個祈禱的人;應該有剛毅、仁愛、淡泊有節的精神(參閱弟後:一,7);學習在所處的環境中知足(參閱斐:四,11);要以犧性精神隨身負荷耶穌的死亡,好能使耶穌的生命在傳教區的人心中發揮作用(參閱格後:四,10等);以救靈的熱火,甘心付出一切,並將自己也為人靈完全耗盡(參閱格後:十二,15等),如此「在履行每天的職務時,增長愛主愛人之德」(六)。只有同基督一起服從天父,傳教士才能在教會聖統的領導下,繼續基督的使命,為救贖奧跡共同效力。

學識與傳教訓練

26 那些以基督忠僕的名義,將被派往各國的人,應該是充實「信德及良好教養」的人(弟前:四,6),就是首要的該從聖經內吸取,深自體味基督的奧蹟,因為他們將是基督的先驅和證人。

因此,所有傳教士,包括司鐸、修士、修女及教友,都必須按每人的情形加以準備和訓練,以免不能應付將來工作的要求(七)。他們的學識訓練從一開始,就要瞭解教會的大公性及各民族的差別性。這項原則,不僅對於準備份內職務的每一學科有效,而且對於其他有益的學識也一樣有效,以便對各民族、各文化、各宗教有一個概括的認識,這不僅是要認識過去,而特別要認識現在的情況。將要前往某一地區的每一個人,都要重視這一地區的傳統、語言和風俗。未來的傳教士,極需致力於傳教學,就是認識教會對於傳教活動的理論與規則,知道歷代福音使徒們所遵循的途徑,以及傳教工作的現況和現代認為最有效的傳教方法(八)。

雖然這一整體的訓練要充滿著牧靈熱忱,但是仍需要在理論與實際方面,施以特殊而有系統的傳教訓練(九)。

盡可能要有大批的修士修女精通教授要理的技術,準備更進一步去配合傳教工作。

連那些有限期地分擔傳教工作的人,也需要接受相當於自己地位的訓練。

以上各種訓練,要在派赴的地區內再加以補充,使傳教士更詳細地瞭解各民族的歷史、社會組織及習慣,洞悉其道德秩序及宗教規誡,以及這些民族按著他們的神聖傳統,而形成的對天、地、人的深切觀念(十)。要把當地語言學得純熟,好能流利準確地運用,而更容易打入人的肺腑(十一)。此外,還要對特殊的牧靈需要有適當的準備。

應該有一部分傳教士在傳教學院,或其他大專學院,接受高深訓練,以便擔任特別職務(十二),同時以自己的學識幫助其他傳教士,因為現代的傳教工作中,常有許多困難及許多可利用的機會、此外,更切望各地主教團能指揮一批這樣的專家,並在職務的需要中,利用他們的學識與經驗。又不可缺少精通大眾傳播技術的專家,此項工作的重要,是盡人皆知的

在傳教區工作的團體

27 上述一切,雖然為每一位派往傳教區的人都是必需的,實際上卻幾乎無法由個人完成。由經驗證明,傳教工作本身即無法由單人進行,於是共同的聖召把單人集合在團體內,使群策群力,接受適當的訓練,以教會的名義在聖統當局的指揮下,去執行傳教工作。多世紀以來,這些團體曾經受苦熬熱,全部或局部地獻身於傳教工作。他們多次由聖座委託向廣大的地區傳佈福音,為天主集合了新的民族,建立了依附本地司牧的地方教會。他們對於這些用自己血汗所建立的教會,仍將以熱誠和經驗,在兄弟的合作下服務,或者管理人靈,或者進行有益大眾的特殊職務。

有時這些團體,承擔一些在某一整個地區較為急迫的工作,比如:對那些為了特殊理由尚未接受福音,或者一直拒絕福音的人群或民眾,去傳福音(十三)。

在需要時,這些團體組織要以自己的經驗,去訓練並協助那些有限期地獻身傳教工作的人。

為了這些理由,又因為仍有許多民族尚待領歸基督,所以團體組織依舊是非常需要的。

 

附註.第四章

(一)參閱「教會憲章」:17。

(二)「團體」(Instituta)一詞,用為指示在傳教區工作的各種修會,組織或團體。

(三)參閱比約十一世:Rerum Ecclesiae(AAS 1926, 69-71);比約十二世:Saeculo exeunte(AAS 1940, 256);Evangelii Praecones (AAS 1951, 506)。

(四)參閱本篤十五世:「夫至大」通諭,(AAS 1919, 449-450)。

(五)參閱本篤十五世:「夫至大」通諭,(AAS 1919, 448-449);比約十二世:E vangelii Praecones (AAS 1951, 507)。在訓練傳教司鐸時,也要注意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司鐸之培養」法令的規定。

(六)「教會憲章」:41。

(七)參閱本篤十五世:「夫至大」通諭,(AAS 1919, 440);比約十二世:Evangelii Praecones (AAS 1951, 507)。

(八)本篤十五世:「夫至大」通諭(AAS 1919, 448);一九二三年五月二十日,傳信部部令(AAS 1923, 369-370);比約十二世:Saeculo exeunte (AAS 1940, 256);Evangelii Praecones (AAS 1951, 507):若望廿三世:Princeps Pastorum (AAS 1959, 843-844)。

(九)「司鐸之培養」法令:19-21;Sedes Sapientiae 憲令及其總則(AAS 1956, 354-365)。

(十)比約十二世:Evangelii Praecones (AAS 1951, 523-524)。

(十一)本篤十五世:「夫至大」通諭,(AAS 1919, 448);比約十二世:Evangelii Praecones (AAS 1951, 507)。

(十二)參閱比約十二世:Fidei donum (AAS 1957, 234)。

(十三)參閱「司鐸的職務與生活」法令,10:此處論及以人為單位的教區或管理區,以及其他類似問題。

 

 

第五章 論傳教工作的協調

緒言

28 基督信徒們,因為所受的恩賜不同(參閱羅:十二,6),每人都要按自己的機會、能力、恩惠及職務(參閱格前:三,10),在福音工作上合作;所以無論是播種的或是收穫的(參閱若:四,37),是種植的或是澆灌的,大家應該合作,(參閱格前:三,8)好能使大家「都由衷地、整齊地共趨一個目的」(一),為建設教會而一致努力。

為此,福音先驅們的工作,和其他信友的支助,必須調度配合,務使在傳教工作及其協合工作的各方面,「都依照秩序進行」(格前:十四,40)。

全盤協調

29 既然致力於福音在世界各地之傳佈,特別是主教的職分(二),世界主教會議,即「為整個教會的常設主教會議」(三),在普遍性的重要事務中(四),便應該特別注意教會職務中最偉大最神聖的傳教工作(五)。

有權管理一切傳教區及整個傳教工作的,應該只有一個機關,即傳信部。世界各地的傳教事業及協助傳教工作,除東方教會的權利之外(六),盡歸傳信部統籌指揮。

雖然聖神以多種方式在天主的教會中激發傳教精神,而且多次走在負責管理教會生活者的前面,但是,在傳信部方面,也應該推動傳教的聖召、神修精神、對傳教區的熱誠與祈禱,並要對這些事情提供可靠而適時的消息。應該由傳信部發動傳教士,並按照各地方的急需,而分配傳教士。應該由傳信部制定工作計劃、頒佈指導原則、適應福音工作的方針,並加以推動。應該由傳信部激勵並有效地統籌收集經費,再按照需要與用途、地區的廣狹、教友及教外人、事業及組織、教會職員及傳教士數目的多寡,而加以分配。

傳信部要會同基督徒合一秘書處,尋求途徑與方法,好能與其他基督團體的傳教設施,促進並組織弟兄間的合作與和平相處,盡量消除分裂的醜劇。

所以,傳信部必須是一個執行機構,同時又是一個機動性的指導機構,應該顧及到今日的神學研究、傳教方法學及傳教牧靈學,利用科學方法與適合現代環境的工具。

應該從所有共襄傳教事業的人中,選擇一些代表,以決議權,主動地指揮傳信部的工作:就是在教宗規定的方式與標準之下,徵詢各主教團之後,由全世界選擇若干位主教,再選擇若干位修會及宗座善會的首長。這一些人,定期召集會議,在教宗權下,執行全部傳教事業的最高協調工作。

傳信部屬下,應該有一個具有真正學識與經驗的常任專家顧問團,在他們的各項職務中,主要的是對於各地區的本地環境,及各種人群的思想方式,以及宣傳福音該用的方法,收集有用的知識,並為傳教工作及其協助事業,提供有科學根據的結論。

修女團體、區域性的輔助傳教的事業,以及教友組織,特別是國際性的,都該當適宜地(在此顧問團內)有其代表。

教區內的協調

30 為使在執行傳教事業時,能夠達成目的與效果,全體傳教工作人員應該是「一心一意的」(宗:四,32)。

主教是教區傳教事業的主管與統一中心;發動、管理及協調傳教活動,是主教的任務,不過同時要保全並鼓勵所有的傳教人員的自發精神。所有的傳教士,連不屬主教管轄的修會會士在內,在各種有關傳教事業的執行上,都屬於主教權下(七)。為能提高協調工作,儘可能中,主教應該成立牧靈委員會,由聖職人員、修會會士及教友們選派代表參加。主教還要注意,勿使傳教活動只限於已經進教的人,而要以相當的人力物力,為非基督徒宣傳福音。

區域性的協調

31 只要不忽視地方性的差別,主教團應該共同處理嚴重急迫的問題(八)。為免浪費原已不充足的人力物力,並為避免增設不需要的事業,最好共同協力創辦為大家有用的事業,比如:修院、高等學校及專科學校,以及牧靈、要理、禮儀及大眾傳播工具等中心。

如果適宜,這種合作精神也應該在不同的主教團之間,建立起來。

傳教團體的協調

32 傳教團體或教會組織所作的活動,也宜有所協調。所有任何種類的團體或組織,在一切有關傳教的事務上,都應該服從當地主教。因此,最好締結特殊協定,以處理當地主教及傳教團體首長之間的關係。

幾時一個地區委託給某一傳教團體,教區首長與傳教團體所關心的,是要把一切都指向一個目的,就是要使新的教友團體朝著地方教會的方向成長,待時機成熟,便要由本地主教率同自己的聖職人員來管理。

地區的委託制度終止以後,便發生新的情況。這時,主教團和傳教團體,應該共同締結協定,以處理當地主教們及傳教團體之間的關係(九)。至於聖座的職分,則是釐定總原則,以便根據這些原則締結區域性的或特殊的協定。

雖然傳教團體仍繼續已經開始的工作,在普通管理人靈的職務上合作,不過在本地聖職數目增加之下,這些傳教團體,只要不違反其本來宗旨,應該設法忠於這個教區,可以在教區中,慷慨地承受專門事業或某一地區。

傳教團體之間的協調

33 在同一地區致力於傳教工作的各團體,應該獲致協調工作的途徑與方法。因此,由全國或一個地區內所有傳教團體都參加的「男修會聯合會」,或「女修會聯合會」,是極其有用的。這些聯合會應該研究可以共同協力作些什麼,並應該與主教團取得密切的聯繫。

為了同等的理由,有關傳教團體合作的這一切,宜推廣到(各團體之)祖國,使能更容易地,並以最經濟的辦法,解決共有的問題及設施,比如:未來傳教士的學識訓練、(現有)傳教士的訓練班、與政府或國際機構及超國家機構的關係。

傳教學院之間的協調

34既然為妥善整齊地執行傳教工作,需要福音工作者對自己的任務,尤其對於非基督宗教及非基督文化的交談,有學識的準備,並在實地執行時得到有力的幫助,所以希望各傳教學院,為了傳教而友愛慷慨地合作,它們研究傳教學及其他有益傳教的學科或技術,比如:人種學、語言學、宗教史與宗教學、社會學、牧靈技術及其他類似學科等。

 

附註.第五章

(一)參閱「教會憲章」:18。

(二)參閱「教會憲章」:23。

(三)參閱一九六五年九月十五日 Apostolica Sollicitudo手諭(AAS 1965, 776)。

(四)參閱保祿六世,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廿一日在大公會議之演講(AAS 1964, 1011)。

(五)參閱本篤十五世:「夫至大」通諭(AAS 1919, 39 40)。

(六)如果若干傳教區為了特殊理由,暫時仍屬於其他聖部,這些聖部宜與傳信部保持聯絡,好使所有傳教區都有完全固定一致的統轄指揮方針。

(七)參閱「主教在教會內牧靈職務」法令:35,4.

(八)參閱「主教在教會內牧靈職務」法令:36-38.

(九)參閱「主教在教會內牧靈職務」法令:35,5-6.

 

第六章 協助傳教

緒言

35 既然整個教會是傳教的,而宣傳福音的工作是天主子民的基本任務,本屆神聖公會議邀請全體信友作深刻的精神革新,以便對自己傳播福音的責任具有活潑的意識,而承擔一份對萬民傳教的工作。

全體天主子民的傳教任務

36 作為生活的基督的肢體,藉著聖洗,又藉著堅振與聖體,連結同化於基督的全體信友,有責任為基督奧體的擴展而共同效力,以期儘早使基督奧體達到圓滿程度(弗:四,13)。

因此,教會的全體子女要確實感覺到自己對世界的責任,在自己身上培養真正大公的精神,把自己的力量應用在傳播福音的工作上。可是,大家應該知道,為推廣信仰最基本最重要的責任,便是虔度基督徒的生活。因為他們服事天主的熱誠和對他人的愛德,將要為整個教會帶來新的精神朝氣,教會將好似樹於各國之間的旌旗(參閱依:十一,12),「世界之光」(瑪:五,14)及「地上之鹽」(瑪:五,13)。這種生活的見證,如果按照「大公主義法令」的原則(一),和其他基督團體共同去作,則將更易收效。

從這個革新過的精神堙A自會向天主奉獻祈禱和苦工,求祂用自己的聖寵使傳教士的工作豐收;於是傳教聖召將會產生,傳教區需要的資助也會源源而來。

為使每一位信友都能明瞭教會在世界各地的現狀,並能聽到許多人在喊「援助我們!」

參閱宗:十六,9)的聲音,應該利用現代的大眾傳播工具,提供傳教消息,使他們感到傳教活動是自己的事,關心他人的廣泛而深遠的需要,並伸開援助之手。

對於傳教消息,也需要和本國及國際機構配合工作。

教友團體的傳教任務

37 可是天主的子民是生活在團體之中的,特別是在教區及本堂區的團體中;就在這些團體中才能現出天主子民是有形的,並負責在萬民前為基督作證的。

如果不把愛德的界限擴展到天邊,對待遙遠的人們猶如自己骨肉 一般的親切,則革新的聖寵便不會在團體中生長。

這樣便是整個的團體在祈禱,在合作,並通過那為了如此崇高任務而被天主選擇的子女們,在各民族之間執行傳教工作。

只要不忽略全面的傳教工作,和本團體所產生的傳教士保持聯繫,或者和傳教區的某一本堂區或教區保持聯繫,為把團體之間的共融表現出來,並為彼此長進,這是非常有益的事。

主教們的傳教任務

38 所有的主教們,是繼承宗徒團的主教團的成員,他們不僅是為某一教區,而是為拯救全人類而祝聖的,基督向受造物宣講福音的命令谷:十六,15),首先直接所涉及的,就是和伯多祿在一起,在伯多祿領導下的主教們。從此發生那種教會之間的共融與合作,這是為繼續福音工作,在今日非常需要的。靠著這種共融的力量,每一個教會感到對其他一切教會的關心,各教會彼此傾訴自己的急需,彼此有無相通,因為發展基督的身體就是整個主教集團的任務。

主教和教區合成一體,在教區中,主教發動、推行並指揮傳教工作,他使天主子民的傳教精神及熱誠,表露出來,使整個的教區變成傳教的團體。

主教應該在其子民中間,尤其在患病與遭難的人中間,喚起熱心靈魂,慷慨地為使世界福音化而奉獻祈禱與苦行;欣然鼓勵青年及聖職人員加入傳教團體的聖召,感謝天主選擇若干人參加教會的傳教工作;勸勉並協助教區修會在傳教區接受工作;在自己的教友中推動傳教團體的事業,尤其要推動宗座傳教善會的事業。這些宗座傳教善會理應佔優先權,因為一方面,它們可以使教友從童年即浸潤真正大公與傳教的意識,而另一方面,可以激發大力的募捐,按每一傳教區的需要而惠及所有的傳教區

為了主的萄葡園需要工人的問題正逐日擴大,而教區司鐸們也希望親自加強世界傳教工作的陣容,神聖大公會議切望主教們,考慮到缺乏司鐸的嚴重問題,正使許多地區的福音工作無法進行,應該從自己的優秀司鐸中,有自願獻身傳教工作者經過適當的準備,派遣若干人前往缺少司鐸的教區,至少有限期地以服務精神盡其傳教的職務

為使主教們的傳教工作能夠有效地惠及整個教會,各主教團宜統轄本地區內的輔助傳教事務。

在主教會議該討論:教區司鐸獻身給外教人傳教事宜;每一教區比照自己的收入,每年為傳教事業應交納的經費;管理並組織直接資助傳教區的手續與方法;協助傳教團體及為傳教區而設立的教區聖職修院,以及在必要時,創設此類的新事業;促進這些事業與教區之間的密切聯繫。

主教會議應該設立並推進一些機構,藉以友善地款待,並以牧靈的措施,協助那些為了工作或求學的關係,由傳教區而來的移民。通過這些移民,遙遠的民族似乎變成了近鄰,同時使老教友團體有一個頂好的機會,和那些尚未聽到福音的國家交談,並以愛情及協助的服務工作,向他們介紹基督的真面目

司鐸們的傳教任務

39 司鐸們代表基督,又為主教階層的合作者,其所負的三重任務,本質上即是對教會的使命而言。所以要深切明白自己的生命也曾為服務傳教區而奉獻。司鐸既然藉自己的職務-這項職務主要地集中於聖體聖事,而聖體聖事則形成教會-與基督首領共融,並引導他人參加此一共融,就不能不感到距離整個「身體」的圓滿,尚有多少缺欠,又為使之逐日增長,尚待多少努力。所以司鐸們要使其指揮的牧靈工作,能夠有助於對非基督徒的福音工作。

司鐸們在牧靈工作中,要以要理及宣道,把教會向外教人宣講基督的責任,告訴教友們,在他們中間激發並保存使世界福音化的熱誠;叫公教家庭瞭解在自己的子女中培養傳教聖召的需要與光榮;在學校及公教組織的青年中培養傳教熱誠,使能從他們中間產生未來的福音使者。要教給信友們為傳教工作而祈禱,又要不恥於向他們要求施捨,為基督並為人靈的得救好像變成了乞丐一樣

修院及大學的教授們,要教青年們認識世界和教會的真況,以便使他們看出對非基督徒傳教的需要,而養成他們的熱誠,在教授教義、聖經、倫理及歷史等學科時,要說明其中所含的傳教理論,如此方能在未來的司鐸中養成傳教的意識。

各修會的傳教任務

40 靜觀與行動生活的修會團體,曾經參與,如今仍參與著絕大部分的世界傳教工作。神聖公會議欣然稱許他們的功績,對他們為光榮天主及服務人靈所費的心血,而感謝天主,並勸他們再接再勵地繼續前功,因為他們知道,聖召要求他們加倍完善修練的愛德,在催迫他們走向真正大公的精神與實行

靜觀生活的團體,以其祈禱、補贖和苦工,在歸化人靈的工作上,有極大的重要性,因為是天主接受人的祈禱而派遣工人去收穫參閱瑪:九,38),是天主啟迪非基督徒的心門傾聽福音參閱宗:十六,14),是天主使得救的聖道在他們心中生根參閱格前:三,7)。再進一步,更希望這些團體在傳教區建立會院,一如不少的團體已經如此實行,使在那媥A應著各民族的真正宗教傳統而度生活,在非基督徒中間對天主的尊威與仁愛,以及在基督內的契合,作出顯明的見證。

行動生活的團體,無論是否致力於狹義的傳教宗旨,都要在天主前誠心反省,是否可以擴大自己的活動,去外教地區拓展天主之國;是否可以把若干職務交給別人,而專為傳教區效力,;是否可以按照創會者的初衷,在必要時變通其會規,到傳教區開創工作;其會員是否盡力參加傳教活動;其會員的生活方式,是否堪作適合人民天性與環境的福音見證。

在天主聖神的啟迪之下,教會中有一些在俗團體(Instituta Saecularia)日見發展,他們的事業在主教的領導下,可以從多方面在傳教區奏效,作為專務使世界福音化的標記。

教友的傳教任務

41 教友們協助教會的福音工作,他們以見證及活工具的資格參與教會的救世使命;如果他們蒙天主召叫,被主教委派作這一事業,則更富有上述意義。

在老教友地區,教友們協助福音的工作,在於培養自己及他人對傳教區的認識與愛護,在自己家庭中、在公教組織及學交中喚起聖召,並在於奉獻各種資助,好使他們無功得來的信仰恩賜,也能夠賜給別人。

在傳教地區,教友們無論其為外來的或是本地的,要在學校中執教,要管理世俗事業,要和本堂及教區的活動合作,要創設並推動各種教友傳教工作,使新生教會的信眾,能夠及早在教會生活中負起自己的責任十一

最後,教友們要對正在開發的民族,欣然提供經濟社會性的援助;這種援助,如果能夠有助於社會生活的基本制度的建立,或能夠專事訓練國家的負責人員,便愈值得稱許。

應特別稱許的是那些在大專學院,以歷史或宗教科學的研究,促進各民族及各宗教之認識的教友們,他們協助福音使者們,並準備與非基督徒交談的途徑。

教友們要與其他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尤其與國際組織的會員們,以弟兄友愛彼此合作,時常記得:「要使世間的事業能夠以上主為基礎,並導向上主」十二

為滿全這一切任務,必需要有技術與精神的準備,在專設的機構內去完成,使他們的生活在非基督徒中間為基督作證,一如保祿宗徒所說:「你們不可成為猶太人,或希臘人,或天主的教會跌倒的原因,但要如我一樣,在一切事上使眾人喜歡,不求我自己的利益,只求大眾的利益,為使他們得救」格前:十,32-33)

結語

42 大會教長們,偕同羅馬教宗,深深體會普傳天主之國的任務,特別由衷致候所有的福音使者,尤其致候為基督之名而遭受迫害者,願與他們共處患難十三

大會教長們因基督愛人之火而炙熱,深知是天主親自使其王國來臨於世,謹率同全體信友祈求天主,藉宗徒之后童貞瑪利亞之轉禱,使萬民早日認識真理參閱弟前二,4),並使反映在耶穌基督面上的天父光榮,藉聖神而照耀每一個人參閱格後:四,6)

 

附註.第六章

參閱「大公主義」法令:12

參閱「教會憲章」:2324

參閱本篤十五世:「夫至大」(AAS 1919453-454);比約十一世:「教會的事件」通諭,(AAS 192671-73);比約十二世:「福音使者」通諭(AAS 1951525-526);同一教宗:「信恩」通諭(AAS 1957241)

參閱比約十二世:「信恩」通諭(AAS 1957245-246)

「主教在教會內的牧靈職務」法令:6

參閱比約十二世:「信恩」通諭(AAS 1957245)

參閱「教會憲章」:28

參閱比約十一世:「教會的事件」通諭(AAS 192672)

參閱「教會憲章」:44

參閱同處3335

十一參閱比約十二世:「福音使者」通諭(AAS 1951510-514);若望廿三世:Princeps Pastorum (AAS 1959851-852)

十二參閱「教會憲章」:46

十三參閱比約十二世:「福音使者」通諭(AAS 1951527);若望廿三世:Princeps Pastorum(AAS 1959864)

 

 

教宗公佈令

本法令內所載全部與各節,均為神聖公會議教長們所贊同。我們以基督所賦予的宗座權力,偕同可敬的教長們,在聖神內,予以批准、審訂、制定,並為天主的光榮,特將會議所規定者,明令公佈。

公教會主教 保祿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十七日頒於羅馬聖伯鐸大殿

以下為教長們的簽署


校對:何錦輝、馮美儀

網頁製作:何錦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