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本篤十六世

2006年四旬期文告

 

「耶穌一見到群眾,就對他們動了慈心」(瑪九36)

 

 

親愛的弟兄姊妹!

 

四旬期是一段享有特恩的時期,是一次心靈內在的朝聖之旅,讓我們走向「祂」——仁慈之泉源。在這趟朝聖旅途中,耶穌親自陪同我們走過我們的「貧窮」荒漠,在走向復活節極度喜樂的路上,支持著我們。即使處在聖詠作者所說的「陰森的幽谷」(詠廿三4)中,誘惑者要讓我們感到絕望,或對自己手中的工作不抱任何希望時,天主仍然守護、支持著我們。是的,即使在今天,上主仍聽到眾人渴望喜樂、和平及愛的呼求聲。跟每一個時代的人一樣,他們感到被遺棄。然而,即使是在兒童、成人和老人均無法倖免其害的不幸、孤單、暴力、飢餓等等的荒漠中,天主仍然不容許黑暗佔上風。事實上,用我可敬的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話,「天主對邪惡給以限制」,天主所給的限制就是「慈悲之心」(參看《記憶與真相》)。我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選了福音中的這段話「耶穌一見到群眾,就對他們動了慈心」(瑪九36),作為今年四旬期文告的主題。

在這個觀點下,我願先反省一個在今天常受爭議的議題:「發展」的問題。即使現在,基督充滿同情的「眼光」,仍然落在個人和民族身上。祂留神看著他們,知道在神聖的「計畫」中,也包括了召叫他們得救。耶穌知道有種種險境使祂的計畫岌岌可危,祂也對群眾動了慈心。祂決定保護他們免於各種不幸,即使犧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耶穌的眼光放在個人和群眾身上,祂把他們全部帶到天父面前,並獻上自己作為贖罪祭。

在此逾越奧蹟真理的啟迪下,教會知道,如果要促進完全的發展,那麼,我們自己注視人類的「眼光」,應該相當於基督的眼光。事實上,回應人民物質和社會的需要,以及滿足他們內心深處的渴望,二者不可能分開。在今天這個快速變遷的世界,格外須強調此點,因為如今我們對窮人的責任更加明確而迫切。我可敬的前任,教宗保祿六世說得好,他說,低度開發是一種恥辱,是違反人性的暴行。教宗在《民族發展》通諭中,就是從這個意義來指責:「缺乏物質上的必需,以致使人們生活中的最低需求都無法得到滿足;缺乏道德觀念,以致使人們被自私所毀損」以及「由於濫用自己的所有、濫用權力,或是由於剝削勞工,或是不義的交易,而產生壓迫性的社會結構」(同上21)。保祿六世建議,要消除這樣的邪惡,不但要「提升對他人人性尊嚴的重視、轉向安貧樂道的精神、為公眾利益而合作、有追求和平的決心與渴望」,而且要「認識至高的價值觀,並認識天主——他們的來處及終向」(同上)。教宗順著這樣的思路繼續建議,他說最重要的是「信德——善心人所領受的天恩,以及在基督的愛中合一」(同上)。因此,基督對眾人的「注視」,驅使我們肯定這「完全人性化」的真正內涵,按保祿六世的看法,完全人性化就是「全體人類和每一個人的充分發展」(同上42)。因此之故,教會對人類及民族發展的最主要貢獻,不僅僅在於物質或科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宣揚基督的真理,因基督培育我們的良知,教導我們認識人與工作的真正尊嚴;也就是說,應推動一個能真正回應人類一切問題的文化。

今天,世上有這麼多人深受貧窮之害,在面對此一嚴重挑戰時,冷漠和以自我為中心的孤立,恰好與基督的「注視」成了鮮明的對比。因此,教會為使我們善度四旬期,所提出的齋戒、施捨,加上祈禱,是很適當的做法,可讓我們與基督的「注視」相似。聖人的榜樣、教會傳福音的長遠歷史,給了我們可貴的指示,讓我們看到促進發展的最有效方式。即使在今天這個全球相互依賴的時代,我們還是看得很清楚,把自己奉獻出來,向他人表達愛的行動,不是任何經濟、社會或政治方案所能取代的。凡是按照福音教訓行事的人,都實踐了與降生成人的天主為友的信仰,同時像耶穌一樣,承擔起滿足鄰人精神和物質方面的需要的責任。他們把這承擔視為無盡的奧秘,值得投入無限的關注。他們知道,不帶領人認識天主,就是付出的不夠;正如真福德蕾莎姆姆 (Blessed Teresa of Calcutta) 常常注意到的,最糟的貧窮就是不認識基督。因此我們必須幫助他們在基督慈悲的面容上找到天主。若無這樣的看法,文明就缺乏堅實的基礎。

感謝許多順從天主聖神的男女人士,使教會出現了各類以促進發展為意向的仁愛工作:醫院、大學、職業訓練學校、小型企業等等。這些開社會風氣之先驅的行動,證明受到福音感召而發出的真正的人性關懷,遠遠超過其他形式的社會福利。這些仁愛工作指出,達到全球化之道,就是以人類真正福祉為重心,因此也是走向真正和平的道路。今天的教會應像耶穌一樣,對群眾動了慈悲之心,認為她有責任要求政治領袖,以及擁有財經權力的人,能以尊重每一個人的尊嚴為基礎,來促進發展。要測試他們的努力是否成功,有一個重要的指標,就是宗教自由,不只是有宣揚基督福音、敬拜基督的自由,也要有機會貢獻己力,建造一個受愛德激發的世界。這些努力必須包括,在回應人類最深的關切,並為每個人的個人及社會責任提供道德動機時,應該承認,真正的宗教價值觀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基督徒應該以這些為標準,來評估他們領袖的政治活動。

我們不能忽視一個事實:歷史上的錯誤,許多都是自稱為耶穌門徒的人所犯的。在必須應付重大問題時,他們往往認為得先改善這世界,然後才能把心思放在下一個問題上。在面對急迫的需要時,他們受到的試探就是,改變外在的結構才是第一件必要措施。對有些人來說,這樣做的後果就是使基督信仰成為一種道德主義,以「作為」取代了「信德」。因此我的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很正確地觀察到:「今天的誘惑是把基督教義貶低至僅僅為屬人的智慧,是一個有關人類福祉的虛假科學。在這個嚴重世俗化的世界裡,已經出現『救恩的逐漸世俗化』,於是人們追求屬人的好處,但如此一來人被切割了……。然而,我們知道耶穌降世,是為帶來完整的救恩」(《救主使命》通諭11)

四旬期所要帶給我們的,正是這完整的救恩,使我們看到基督會戰勝壓迫我們的一切邪惡。我們轉向這位神聖的上主,我們歸向祂,透過和好聖事來體驗祂的仁慈,這樣我們就會發現,祂的「目光」正深深注視著我們,並給群眾及我們每一個人新的生命。對那些不屈服於懷疑主義的人,它恢復了他們的信賴之心,讓他們看到永琲滲u福。在整個歷史上,即使「恨」似乎佔了上風,我們仍從不缺乏「天主之愛」的光明見證。我們把四旬期之旅託付在聖母瑪利亞——這位「希望的活泉」(但丁《神曲》天堂篇,XXXIII12)手中,讓她帶領我們走向她的愛子。我特別要將眾多在貧窮中哭求幫助、支持和了解的人交託給她。我懷著這樣的心情,誠摯地賜給各位特別的宗座降福。

二○○五年九月廿九日 發自梵蒂岡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