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2002年届世界病患日文告

二○○一年八月六日

 

 

1. 每年二月十一日,是教會紀念聖母在露德顯現的日子,好多年來它與另一個重要的日子適切地關聯在一起,那就是世界病患日的舉行。二○○二年恰逢第十届世界病患日,我們將在印度南部著名的聖母朝聖地,即位于衛蘭岡(Vailankanny),有「東方露德」之稱的健康之母聖殿舉行。有好幾百萬的人,由于深信聖母必會照應他們的需要,懷著虔敬與信賴之心,來到這座位于孟加拉國灣岸邊、棕櫚樹叢環繞的寧靜聖殿。衛蘭岡不但吸引基督徒來此朝聖,也吸引許多其他宗教的信徒,尤其是印度教徒,他們在健康之母身上看到一位對受苦人類充滿關懷及同情的慈母。在印度這個有著古老且深刻信仰的國度堙A奉獻給天主之母的聖殿,的確是不同宗教信仰者的交會處,也是不同宗教之間和諧相處及彼此交流的最佳典範。

世界病患日這天,我們首先要爲所有遭受痛苦和病弱的人懇切祈禱片刻。以這種方式表示我們與受苦者站在一起,這種休戚與共的感情,緣自我們知道痛苦本身具有的奧秘性,以及它在天主對每一個人慈愛計劃中的地位。接下來就是認真的反省和研究基督徒對世人受苦現象的回應。由于自然灾害,以及某些個人和社會所做的不當選擇,導致人類的痛苦似乎日甚一日。借著重新檢視教會醫療機構、醫院及醫護人員的角色與使命,將能加强幷再次肯定基督徒真正的價值觀,進而對他們有所啓發。神聖的治愈者耶穌來到人間,「爲叫他們獲得生命,且獲得更豐富的生命」(若十10),這就是今年世界病患日的反省主題。追隨耶穌的足迹,意指明確地支援生命的文化,幷全力投身于衛護生命,從受孕到自然死亡。  

 

2. 尋求新而有效的方法以减輕痛苦,是正當的要求,但痛苦仍然是人類生命中的一個基本事實。從某方面來說,痛苦與人的自身一樣深奧,而且直觸人的本質(參閱《痛苦的救贖》3)。醫學研究和治療,不能完全解釋痛苦,也不能完全克服痛苦。由于「痛苦」的深奧難解、形式廣泛,因此必須從一個超越純粹肉體的觀點來看「痛苦」。人類的各種宗教信仰都不斷地尋求瞭解痛苦的意義,他們也意識到,必須對所有受苦者表達同情及關懷。因此宗教信仰開啓了照護、治愈疾病的醫療先河,而且各個宗教歷史也都記載,從很早的時期就已經施行了組織化的醫療保健工作。

雖然教會看到非基督徒對于「痛苦」有許多令人信服且崇高的解釋,但教會對人類此一偉大奧秘有其獨特的領悟。爲了發現痛苦的基本與最終意義,「我們必須仰賴聖愛的啓示,那是一切生命意義的終極泉源」(《痛苦的救贖》13)。關于「痛苦的意義」此一問題的解答,「天主已借著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而告訴人了」(同上,13)。痛苦是原罪造成的後果,現在獲得了新的意義;它是參與耶穌基督救恩工程的一種方式(參閱《天主教教理》1521)。基督借著十字架上的痛苦,戰勝了邪惡,也使我們能克服邪惡。借著與他的痛苦結合,我們的痛苦就有了意義與價值。基督是真人也是真天主,他親自承擔了人類的痛苦,在他內,人類的痛苦有了救贖的意義。在人與神的結合中,痛苦使人獲益,幷克勝邪惡。爲表達我與所有受苦者深深的合一,我懇切地祈求,願這世界病患日的舉行,是病患獲得天恩眷顧的時刻,爲他們的生命開啓一個有意義的新天地。

信仰教導我們,在基督的受難、死亡和復活中尋求終極的意義。基督徒對痛苦的回應絕不是被動消極的。教會受到基督徒愛德的催迫,在耶穌「巡行各處,施恩行善」(宗十38)的生活及行動中,找到基督徒愛德的崇高典範,于是她到各處找尋生病和受苦的人,帶給他們安慰與希望。這不只是行善而已,更是因爲受到同情心與關懷的驅使而有的表現。最後,他將爲了別人,特別是爲那些受苦的人而慷慨奉獻自己(參閱《痛苦的救贖》29)。福音中善心的撒瑪黎雅人的故事,充份展現出一個人在面對另一個受苦、受難者時,所懷有的高貴情感與回應。任何一個停下來照顧別人的人,就是一位善心的撒瑪黎雅人。  

 

3. 在此,我想到世界各地無數獻身于醫護工作的男士、女士,他們擔任保健中心的主任、駐院神師、醫師、研究人員、護士、藥劑師、醫務人員、志工等。正如我在主教會議之後的勸諭《教會在亞洲》中所說,我訪問世界各地的教會時,在無數的場合中,都被各個醫療保健團體杰出的基督徒的見證深深感動,尤其是那些照顧肢障者及末期病人,以及爲新蔓延的疾病如艾滋病而搏鬥的人(參閱36號)。借著舉行世界病患日,教會表達她對許多參與保健工作的神父、男、女會士及平信徒的感激,他們無私地照顧病人、受苦者以及瀕臨死亡者,從他們對主耶穌的信仰中汲取力量,也從福音中善心的撒瑪黎雅人的形象中汲取力量。主耶穌在最後晚餐中的訓勉:「你們應這樣做,爲紀念我」,除了指擘餅外,也暗指基督爲我們而付出的聖體和傾流的聖血(參閱路廿二1920),換句話說,也就是指爲了他人而獻出自己。爲病人及受苦者服務,是一個特別有意義的自我給予的表現。因此獻身于此項服務工作的人,常能在聖體聖事中找到源源不絕的力量,及慷慨奉獻的新動力。  

 

4. 教會在接近病人及受苦的人時,受到「人是按天主肖像所造,具有天主賦予的尊嚴和不可剝奪的人權」(《教會在亞洲》33),這個明確且全面性的看法所引導。因此教會堅持這個原則,就是科技能做到的,幷不全都合乎倫理道德。近年來科學研究和醫學技術上的突飛猛進,使我們對天主所賜與的生命,負有崇高與無限的責任。天主所賜的生命,不論在任何階段、任何情况下,都是一項恩賜。對任何侵犯生命、迫害生命的行爲我們必須提高警覺。「我們是生命的監護人,不是生命的所有人。……人的生命從受孕的剎那,就與造物主的創造行動有關,而且永遠與造物主保持特別的關係,他是生命的來源及其唯一的目的」(《教會在亞洲》35)。

基督徒的保健機構,以堅固的愛德做基礎,繼續實踐基督關懷弱者與病人的使命。在這堙A由于生命的文化受到肯定與保障,我深信他們會繼續回應每一個受苦者對他們的期望。我祈求病人之痊聖母瑪利亞,繼續以慈母之心,護佑所有身心受創者,幷爲那些照顧他們的人代禱。願她幫助我們,將我們的痛苦與她愛子的痛苦結合,滿懷喜樂和希望地走向我們安全的天鄉。


 

二○○一年八月六日 若望保祿二世 發自梵蒂岡夏宮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