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論天主仁慈自動諭

-談舉行懺悔聖事的某些層面-

 

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秘書處譯

台北:天主教教務協進會,2002

**********

 

由於天主的仁慈,父使我們與祂和好,聖言在至聖童貞瑪利亞無玷的懷中取了肉身,為「把自己的民族由他們的罪惡中拯救出來」(瑪一21),並且為他們打開了永遠得救的道路」(1)。聖若翰洗者藉認同耶穌是「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若一29),確認他的使命。先驅若翰在他所做的和所講的一切中,熱切而堅決地要求人們悔改和皈依,其標記是在約旦河中的施洗。耶穌自己也領受了這種悔改的禮節(參瑪三13-17),不是因為祂犯過罪,而是因為祂讓自己與罪人們並列,祂已是『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若一29),並提前了祂那殘酷的死亡的『洗禮』」(2)。因此,救恩尤其是自與天主中斷友情的罪惡中得救,從人陷於惡魔的誘惑,且失去天主子女自由的奴役中(參羅八21)解救出來。

基督把宣報天主的國和宣講悔改的福音的使命,託付給了宗徒們(參谷十六15;瑪十八18-20)。在祂復活的那天晚上,當宗徒的使命要開始時,耶穌藉聖神的德能,給予宗徒們權力,使痛悔的罪人與天主及教會和好:「你們領受聖神吧!你們赦免誰的罪,就給誰赦免;你們存留誰的,就給誰存留」(若廿22-23)(3)。

歷史中在教會持久的習慣上,在聖洗和懺悔聖事中所執行的「和好職務」(格後五18),一直被視為司鐸職中,主要而最受重視的為服從耶穌的命令而做的牧靈工作。歷代懺悔聖事的舉行,曾以不同方式而發展,但一直保持相同的基本架構:它不但需要聖職人的行動--只有主教或司鐸,以基督之名判斷、赦免、照護和治愈--,也需要懺悔者的行動:痛悔、告明和補贖。

我在《新千年的開始》牧函中寫道:「我也要求重新鼓起牧靈勇,在每天對基督徒團體的教導中,能具說服力且有效地推動和好聖事。各位當還記得,一九八四年我在世界文教會議後的《和好與懺悔》宗座勸諭中就談到這個主題,該勸諭綜合了世界主教會議中有關此工趙的反省結果。我的請求就是盡一切努力來面對現代文化中很明顯的『罪惡感』的危機。但我更堅持要再度度發現基督慈惠的奧秘(mysterium pietatis),天主在他內顯示給我們祂的同情心,以及讓我們完全與祂和好。我們應透過懺悔聖事重新發現基督的面容,對信友來說,這是『在領洗之後,獲得寬恕及重罪之赦的正常管道』。世界主教會議談及這個問題時,大家都看到了和好聖事的危機,尤其是在世界上的某些地方。從那時起,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引起危機的原因並沒有消失。但是在大禧年,我們特別注意懺海聖事,因此給了我們一個令人振奮的訊息,我們不應忽視,就是:如果許多信友,其中很多是年輕人,已從這個聖事獲得好處,那麼牧者或許應該有更大的信心、創意和恆心,來介紹這聖事,並引導人們重視這聖事。親愛的聖職弟兄,我們不應屈服於眼前發生的危機!天主所賜的恩賜,是來自洞悉人心的那一位,他也是歷史的主宰,而聖事就是他所賜與的最寶貴的恩寵。」(4)

我曾想用以上這些話,現在也再次以這些話,鼓勵我的主教弟兄們,並且誠摯地向他們──並經由他們向所有司鐸們,負責努力復興和好聖事。

這需要道地的愛心和真正的牧靈正義(5),而且我們應該記得,當信友們內心有適當適當的意願時,他們本人有權利領受聖事的恩寵。

為使此聖事的施行人能知道悔罪者的意願,為了給予或暫不給予赦免並加以適當的補贖,信們友必須意識到他們所犯的罪,為這些罪痛悔,並且決心不再犯罪(6),而且應該告明他們的罪。對於此點,特利騰公議會宣稱「由於神律,必須告明每一個死罪」(7)。教會一直把聖事中的司鐸所要做的判斷,和悔罪者需要數說他們的罪之間的關係,視為是主要的(8),除非是不可能。因為由於神律,完整告明重罪是此聖事的組成部份,不可由牧人隨意處理(如寬免、詮釋、地方風俗等)。在有關的紀律條文中,教會主管當局只指出一些標準,用來分辨某些情況,是否真的無法告明個人的罪,或是其不可能僅是假象,或是可以克服的。

目前為了照顧人靈,並回答許多主教弟兄們的要求,我以為有必要重申些現行的教會關於舉行懺悔聖事的一些法規,並澄清這些法規的某些層面,為了能更妥善地施行此聖事。整個主教團對此有責任,並以共融的精神來做(9)。目的是要使主耶穌在活後所交給教會的恩典(參若二十19-23),舉行得更正確而更有成果。尤其有必要的是,在某些地方開始有放棄個別告明、並錯誤地訴諸於「概括的」或「集體的」赦罪的趨向。在這種情形下,概括赦罪不再視為是例外情況下用作非常的辦法。由於隨意擴展「嚴重需要」(10)所要求的條件,這種做法,減少了對此聖事的神律結構的忠實,特別是對個別告明的將要,結果嚴重傷害到信友的靈修生活及教會的神聖。

為此,我與信理部、聖禮暨聖事部,以及宗座法典條文解釋委員會商議,並聆聽負責教廷部會的樞機弟兄們的看法,同時重申「天主教教理」(11)一書中有關懺悔及和好聖事的天主教教義後,意識到牧人的責任及深覺有必要對此聖事和它的持久效果,我頒布以下的法令:

1.教會教長應提醒懺悔聖事的聖職人,普世教會法,依天主教教義,對此聖事所制定的法規:

(a)「明知自己有重罪的信徒,要與天主及教會和好,唯一正常的方法,是個別的和完整的告明以及赦罪;只有身體的或心理的不可能,才免除一這項告明,在此情形下,可以其他辦法獲得和好」(12)。

(b)因此,「凡按職務負有照顧人靈的所有聖職人員,有責任聽所屬信徒合理要求的告解,並在信徒方便的日子及時刻,使他們有機會去告解」(13)。

(c)此外,所有有權施行懺悔聖事的司鐸,只要信徒合理地要求,時常表示誠心準備聆聽他們的告解(14)。願意歡迎受傷的羊,甚至出去找他們回歸羊棧,假如由於晉鐸而該反映善牧圖像的人,缺乏這種牧人的感覺,是可悲的。

2.教區教長及堂區主任司鐸,聖堂及朝聖地的主任司鐸,應該定期調查是否確實提供信徒告罪的最大可能性。特別敦勸在敬禮的地方,在預告的時刻,可以看到聽告解司鐸在場,而這些時刻要適合懺悔者的真實情況,特別在彌撒之前可以告解。為了信徒的需要,假如有別的司鐸在場,也可在彌撒中聽告解(15)。

3.既然「信徒有責任在仔細的省察後,應該告明在領洗後所犯的,未在個別告解中告明過的,也未經教會權力直接赦免過的一切重罪」(16),任何把告解侷限於概括告罪,或是只告一個或兩個以為較重要的罪的做法,是該受譴責的。由於所有信徒都被召成聖,敦勸他們也要告小罪(17)。

4.根據以上規則,並在這些規的框架內,教會法第九六一條所指,沒有先告明而赦免一群懺悔者,必須正確了解和施行。這種赦罪實在是「例外」(18),並且「不得普遍給予」,除非:

(1)「死亡的危險迫在眉睫」,而且司鐸或司鐸們沒有時間聆聽單獨懺悔者的告解;

(2)「有嚴重的需要時」,就是懺悔者人數罪多,而無足夠多的聽告解司鐸,在適當的時間內照常規聽每個人的告解,致使懺悔者非因自己的過失,而被迫長時期得不到聖事的恩寵,或不能領聖體時;然而,僅僅由於懺悔者眾多,不能找到許多聽告解司鐸,一如大慶日或朝聖時可能發生的情形,則不得視為有足夠的需要」(19)。

關於「嚴重需要」的個案,作以下的說明:

(a)是指客觀例外的情況,如在傳教區或是在孤立的教友團體中可能發生的,那堨q鐸一年只能去一次或幾次而已,或是戰爭或氣候或是其他因素,阻礙他們。

(b)法典所指決定嚴重需要的兩個條件是不可分開的。因此,絕對不只是由於聽告解司鐸人數不足,個人是否能「依常規」及「在適當的時間內」告解的問題,而應該結合懺悔者不然要被迫長時間得不到聖事的恩寵的事實,而且不是由於他自己的過失。因此。應該考慮懺悔者的一般情況,及教區對方便信徒告解的牧靈措施及可能性。

(c)第一個條件,即無法「依常規」「在適當時間」聽告解,僅僅指為了有效而適當舉行聖事的合理時問。這堣ㄛO說較長時間的牧靈交談,這可留給更適合的環境做去。合理而適當聽告解的時間,要視聽告解司鐸或司鐸們,以及懺悔者本人的實際可能性。

(d)第二個條件要求有智慧的判斷,使懺悔者將長時期被迫缺少聖事恩寵,真正成為法典九六0條所述的真正的不可能,推定沒有死亡的立即危險。假如扭曲身體的或心理的不可能的意思,則判斷是不明智的,例如以為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是失去聖事恩寵的「長時期」。

(e)我們無法接受那設計或製造「嚴重需要」假象的情形,由於無法履行上述的規則(20)不依常規施行聖事,或是因為懺悔者較喜歡概括赦罪,視之為一般的選擇,並與禮儀經本中所有的兩種正常方式相等同。

(f)由於大慶節或朝聖,或因為觀光或是因為今日人們的移動性大而集合的懺悔者人數眾多,本身並不構成足夠的需要。

5.斷定是否有法典九六一條一項二款所要求的條件,不是聽告解司鐸的事,而是「教區主教斷定,他依與主教團其他成員所同意的標準,斷定那整個案符合需要」(21)。這些牧靈的標準,應該在他們自己的地區,具體表現出完全忠於教會普通法中所有的基本標準,而這些標準是根據天主建立的懺悔聖事本身所引申的要求。

6.世界主教團之間,對教會生活如此主要的事的和協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各個主教團,依照教會法典四五五條二項的規定,應愈早愈好把根據本一「自動諭」應用法典九六一條所發布的規則,寄送聖禮暨聖事部。這有助於教會主教們之間更大的共融,當他們勉勵各地信徒,豐富地汲取從和好聖事不斷流出的天主慈悲的泉源。

為了普世的共融,希望教區主教將他們教區內,是否有過「嚴靈需要」的個案,通知主教團。主教團要將有關在他們的地區的實在情況,以及後來所做的改變,報告給聖禮部。

7.有關懺悔者本人的準備,重申以下幾點:

(a)「一個信徒想有效地與其他許多人一起領受聖事性的赦免,不但要先作適當的準備,還要定志在能單獨告解時,把目前沒有機會告的重罪都告明」(22)。

(b)盡可能,包括在立即有死亡危險時,應先勸信徒「每人要發痛悔」(23)。

(c)顯然的,那經常生活在重罪狀態下的懺悔者,同時他不想改變他的情況,無法有效地接受赦免。

8.「至少一年一次告明自己的重罪」(24)的義務還是存在,因此「凡以集體赦罪獲得赦免重罪的人,一有機會,在領受另一次集體赦罪前,應盡快去單獨告解,除非有正當的理由」(25)。

9.有關舉行此聖事的地點及告解亭,必須注意:

(a)「行告解的正常地點,是教堂或經堂」(26),雖然眾所週知,由於牧靈理由,可以在其他地點舉行此聖事(27)。

(b)告解亭是依各主教團的規定辦理,他們要確定告解亭是安置在「開放的地方」並有「固定的格子窗」,如此讓聽告解司鐸和信徒可以自由應用(28)。

我決定在此「自動諭」的牧函中所規定的一切,有完全及琱[的效力,並即日起生效,任何相反的事均無法成立。在此牧函所制定的一切,依其本質,為可敬的東方天主教教會,附合他們法典的有關條文,同樣有效。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主曆二00二年,在教宗職第二十四年,四月七日後復活第二主日

天主慈悲慶日發自羅馬聖伯鐸大殿

 

 

註:

  1. 羅馬彌撒經書:將臨期頌謝詞(一)。

  2. 《天主教教理》五三六號。

  3. 參特利騰公會議,第二十四期會議「論懺悔聖事」典章3:見施安堂譯「天主教會訓導文獻」一七0三號。

  4. 《新千年開始》37號。

  5. 參《天主教法典》第二一三條及第八四三條一項。

  6. 參同(3)註施譯本一六七六號。

  7. 同上第一七0七號。

  8. 同上第一六七九號;翡冷翠公會議,見施譯本一三二三號。

  9. 參法典第三九二條;梵二「教會憲章」23,27號;「主教」法令16號。

  10. 參法典第九六一條一項二款。

  11. 參閱《天主教教理》980-987;1114-1134;1420-1498。

  12. 法典第九六0條。

  13. 法典第九八六條一項。

  14. 參梵二《司鐸生活》法令13;「告解禮典」一九七四版前言10b。

  15. 參聖禮部NOTITIAE 37(二00一年)256-260頁。

  16. 法典第九八八條一項。

  17. 參法典九八八條二項;《和好與懺侮》勸諭32號;《天主教教理》一四五八號。

  18. 《和好與懺侮》32號

  19. 法典第九六一條一項。

  20. 參上面第1及第2號。

  21. 法典第九六一條二項。

  22. 法典第九六二條一項。

  23. 法典第九六二條二項。

  24. 法典第九八九條。

  25. 法典第九六三條。

  26. 法典第九六四條一項。

  27. 參法典第九六四條三項。

  28. 宗座法典條文解釋委員會,疑問答覆:論聽告解的地點(一九九八年七月七日):宗座公報90(一九九八年)711頁。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