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司鐸生活與職務

一九九八年五月廿一日

 

姚翰譯

鐸聲 第378期  2-9

台北:鐸聲月刊社,1998

 

 

****************

     

「如果主教與司鐸要成為真正有效的基督見證和信德導師,他們必須成為祈禱的人,像基督自己一樣。」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五月21日,在對來自密西根州及俄亥俄州主教的演講中說了這些話;這些主教造訪羅馬,做他們的述職(adlimina)拜訪。在此一針對鐸職的演講中,教宗也論及婦女在教會中的角色。他說:「身為主敖,你們必須向信徒說明,為什麼教會沒有權柄授予婦女司鐸之聖職,同時你們也要澄清,為什麼這個問題無關乎兩性平權或天賦人權。」他又說:「婦女的『天資』在下一個千年的教會中,將發揮無可匹敵的活力。」教宗說:「新約清楚地顯示,婦女在早期教會曾扮演重要的角色。」在司鐸的一天生活中,他強調聖體的重要性,他說道:「主教與司鐸重視聖體的內在價值,是很要緊的;聖體的內在價值是獨立的,不受環繞慶典的因素所影響。」講道的價值,以及堂區作為「眾家庭的家庭」的特性,也在討論之列。以下是教宗的演講:

          在你們做述職拜訪之際,我以極大的喜悅,歡迎你們:來自美國密西根州及俄亥俄州的第五團主教。你們前來宗徒伯鐸及保祿的墳墓朝聖,是一個新的機會,反省他們所給的見證,直到流血(usque ad sanguinis effusionem),並表達主教與伯鐸的繼承人之間深刻的共融。因此,這些天是一個好機會,讓你們反省自己身為主教的職務,以及你們在基督前的特殊責任,要為祂的身體(教會)謀求福利。

            願早期見證人的模範與他們的代禱,成為你們宣傳福音時力量的根源,請時時牢記聖保祿對弟茂德所說的話:「這訓令的目的就是愛,即由純潔的心,光明磊落的良心和真誠的信仰所發出的愛。」(弟前一5)

            在此一系列的述職講話中,我在梵二特別恩寵的光照下,選擇了反省由二千大禧年所呈現出的福傳機會。我在上次與貴國主教聚會時,曾提到主教職務與眾不同的使徒特色,和其對基督信徒團體之靈修更新的重要性。今天,我想要談司鐸的身份及使命:他們是你們的合作者,共同致力於聖化天主子民和傳遞信傳的任務(《教會》28)。

            我以極大的感恩之情,想起你們的所有司鐸,他們的生活因忠實於基督並慷慨的奉獻給他們的弟兄姊妹們而著稱。在神聖的生活(我想在將來要一系列的反省這個題目)中伴隨著弟兄姊妹,他們處在更新的核心地位:此一更新是聖神在教會中不斷推動的。

          兩年前,我慶祝自己的晉鐸五十週年紀念。我可以老實的說,身為司鐸的經驗,在這些年中是我極大悅樂的泉源。我在「恩賜與奧秘」中反省司鐸職,強調兩個基本的真理。司鐸聖召是一個奧秘,是天主揀選人,因此,也是一個恩賜,無限的超越個人。

            回顧既往,我一直想起耶穌向門徒說的話:「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並派你們去結果實,去結常存的果實。」(若十五16)在默想這些話的時候,司鐸曾更意識到天主對他奧秘的揀選,召喚他來服侍:不是因為他的才能或功德,而是因為天主自己的「決意和恩寵」(弟後一9)

            為了你們教區的教會生活,你們關心你們的司鐸,並關心他們的生活品質及職務品質,這是極為重要的。你們該透過言語和模範,不斷地提醒他們,司鐸職是一項特殊的召叫,那是以特殊的方式,透過祝聖禮儀中的覆手和呼求聖神,而被召叫相似基督大司祭、導師、聖化者、牧人。

            這不是一種職業,也不意味歸屬於聖職團體。因此,司鐸必須意識到,他的生命是一個奧秘,已藉著新的、特殊的方式,完全嫁接到基督的奧蹟與教會的奧蹟之上,這使他完全參與牧者的行動。」(《Directory on the Ministry and Life of Priests》6)

            因此,司鐸的整個生命已被轉化,好使他能在人前成為基督:成為天主愛的臨在及救援臨在有說服力且有效的標記。他該完全將自己奉獻給主,以此活出司鐸職。而且如果這個奉獻是真實的,他的思想、態度、行動和人際關係必須說明,他已穿上了「基督的心意」(參考格前二16)。他該如同聖保祿一樣,能說:「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我現今在肉身內生活,是生活在對天主子的信仰內;他愛了我,且為我捨棄了自己。」(迦二20)無論那堨i能顯得灰暗,我們都該懷著感恩的心情,認出司鐸靈修更新的真實標記,並催化司鐸生活傳統的新花季。

              如果主教與司鐸要成為真正有效的基督見證和信德導師,他們必須成為祈禱的人,像基督自己一樣。只有經常的懷著信靠之情轉向天主,並尋求聖神的指引,司鐸才能滿全其使命。司鐸,以及準備領受司鐸職的修士們,需要瞭解一個事實:「司鐸的靈修生活與其職務的行使,二者間有密切的關係」(我給你們牧者《Pastores Dabo Vobis》24)

            每一位司鐸都被召叫與天主聖言發展個人的關係,以便能愈來愈完全地進入師傅的思想,加強與主的情感,加強與主的司祭模範和領導的聯繫  (參考《general audience》June 2,1993No.4)投入的祈禱生活,會帶來智慧的恩賜,藉此「聖神引導司鐸,本福音的光照評價所有的事情,幫助他在自己的經驗和教會的經驗中,讀出天父奧秘的、愛的計畫。」(1998  《Letter to Priests》5)

            這個時代,司鐸的時間和精力要應付許多的要求,但重要的是我們談強調,他的首要責任之一,是為託付給他的子民的利益祈禱。這是他的特權,也是他的責任:因為他被祝聖,正是為了在主前代表祂的子民,並在恩寵的寶座前為他們的利益代禱(參考《general audience》June 2,1993,No. 5)

            在此,我願再次強調司鐸生活中,每天忠實地念日課的重要性,那是教會的公共祈禱。信徒也被邀請參與這個祈禱,跟隨基督的勸勉,「應當時常祈禱,不要灰心」(路十八1),司鐸曾經領受特殊的使命,要慶祝天主的時刻(念日課);在此,基督自己與我們一起祈禱,並為我們析儔(參考1984《Letter to Priests》5)。的確,為教會以及個別信徒的需要祈禱,是如此的重要,所以,我們該認真的思考,如何重整司鐸及堂區的生活,以確保司鐸能有時間,私下或公開地投入這個基本的任務。

            禮儀祈禱及個人祈禱(而非管理的職責),必須構成司鐸生活的韻律,儘管最忙的堂區亦然。

          聖體慶祝是司鐸一天生活中,最重要的時刻,是他生活的中心。藉著奉獻彌撤的犧牲,使基督獨一無二的犧牲再現,直到祂再來之日,使司鐸確信,救贖的工程正不斷的實現(參考《司鐸職務憲章》 《Presbyterorum Ordinis》 13)。從這個獨一無二的犧牲中,司鐸取得整個職務的力量(同上,2,而天主子民則由此獲得恩寵,而能在家庭及社會中度一個真正的基督信徒生活。

            主教與司鐸重視聖體的內在價值,是很要緊的:聖體的內在價值是獨立的,不受環繞慶典的因素所影響。為此理由,該鼓勵司鐸天天慶祝彌撒,即使沒有會眾也當舉行,因為彌撤終究是基督搜裂買型旦勒(同上,13;《教會法典》904)。

      為使聖體能在團體生活中充分產生恩效,也需要特別注意推動和好聖事。司鐸是天主慈悲的特殊見證人及執行者。司鐸領導信徒接近被人釘死及寬恕人的基督,使他們相遇:在此獨一無二的個人相遇中,也是司鐸最能接近信徒的時刻(參考《人類救主》通諭《Redemptor Hominis》20)

            作和好聖事的執行者是。司鐸的特權,在此,司鐸以督的身份行動,藉此司鐸被允許進入另一個基督信徒一天生活的劇本中。司鐸該常常準備好聽信徒的告解,並使懺悔者的個別情況,在福音的光照下展開並反省。

            這個牧靈職務的基本職責,會加強個人與慈悲天父的結合。這是教會使命極為重要的一個向度,該作為司鐸聚會及持續培育課程所研究及反省的主題。自絕於和好望聖,就是自絕於一個與基督相遇的不可取代的形式。所以司鐸本身該出於真實的信德及赤誠,定期領受此一聖事。藉此,司鐸個人對主的皈依會加強,信徒也會看得更清楚,與天主及其教會和好,對一個真實的基督信徒生活,的確是必要的(參考《Directory on the Ministry and Life of Priests》53)。

          在我們準備進入第三個基督的千年之際,教會面臨極大的幅傳挑戰,在回應這個挑戰時,身為真理導師的司鐸,扮演著直接的角色。我們所宣講的福音,是關於天主、關於人、關於人類狀況的真理:這個時代的人要聽詰個真理的全部。因此主日講道,司鐸需作妥善的準備,他有責任幫助信徒,看見福音如何為他個人及社一曾的道路照明(參考《general audience》April 21, 1993, No.5)。

            《天主教要理》是宣講的絕佳資源,多用這本書,定司鐸會幫助他的信眾,增長對基督奧蹟的認識,這奧蹟的豐富無與倫比,因此,會幫助信眾在匕貝正的聖善堮痦`蒂固,得著見證與服侍的力量(參考1993《Letter to Priests》2)。

            堂區是「眾家庭的家庭」,該以各種可能的方式組織起來,以支持家庭生活。我年輕時在Krakow擔任司鐸的經驗教導我,在年輕夫婦準備婚姻生活的責任時,司鐸所能給他們的支持,也能對自己的司鐸靈修有極大的幫助。

            司鐸被召叫作獨特的精神父親,他透過牧靈關懷,能夠愈來愈深的體味作一個「為他人而活的人」的意義;藉著照顧那些願意履行基督徒婚姻召叫的信徒:他們活出自我給予及結果實的愛的要求。

            司鐸的任務在於,引領信徒靈修的成熟,使他們能回應成聖的召叫,並完成以福音精精改變世界的聖召(參考《Christifideles Laici》36)。

            司鐸在與平信徒密切合作的同時,也必須鼓勵他們,視福音為社會革命新的主要力量;這社會乃廣大而複雜的政經世界,也包含文化、科學及藝術、國際生活及媒體的世界(參考《Evangelii Nuntiandi》70)。

            司鐸不必成為這些領域的專家,但他必須專精於分辨那些「更大的恩賜」(格前前十二31),那是聖神為建來立天國而豐富傾注的恩賜,他該幫助信友應用這些恩賜,促進愛的文明。 

          主教一定要親自參與推動司鐸聖召,他也需要鼓勵整個信仰團體積極參與這個工作。「時候已到,我們要大聲的說出,司鐸生活是無價的恩賜,是一種極好的、異常殊榮的基督徒生活方(若十五16)在默想這些話的時候,司鐸會更意識到天主對他奧秘的揀選,召喚他來服侍;不是因為他的才能或功德,而是因為天主自己的「決意和恩寵」(弟後一9)

            為了你們教區的教會生活,你們關心你們的司鐸,並關心他們的生活品質及職務品質,這是極為重要的。你們該透過言語和模範,不斷地提醒他們,司鐸職是一項特殊的召叫,那是以特殊的方式,透過祝聖禮儀中的覆手和呼求聖神,而被召叫相似基督大司祭、導師、聖化者、牧人。

            這不是一種職業,也不意味歸於聖職團體。因此,「司鐸必須意識到,他的生命是一個奧秘,已藉著新的、特殊的方式,完全嫁接到基督的奧蹟與教會的奧蹟之上,這使他完全參與牧者的行動。」(《Directory on the Ministry and Life of Priests》6)。

            因此,司鐸的整個生命已被轉化,好使他能在人前成為基督:成為天主愛的臨在及救援臨在有說服力且有效的標記。他該完全將自己奉獻給主,以此活出司鐸職。而且如果這個奉獻是真實的,他的思想、態度、行動和人際關係必須說明,他已穿上了「基督的心意」(參考格前二16)。他該如同聖保祿一樣」能說:「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我現今在肉身內生活,是生活在對天主子的信仰內;他愛了我,且為我捨棄了自己。」(迦二20)無論那堨i能顯得灰暗,我們都該懷著感恩的心情,認出司鐸靈修更新的真實標記,並催化司鐸生活傳統的新花季。

          如果主教與司鐸要成為真正有效的基督見證和信德導師,他們必須成為祈禱的人,像基督自己一樣。只有經常的懷著信靠之情轉向天主,並尋求聖神的指引,司鐸才能滿全其使命。司鐸,以及準備領受司鐸職的修士們,需要瞭解一個事實:「司鐸的靈修生活與其職務的行使,二者間有密切的關係」(我給你們牧者《Pastores Dabo Vobis》24)。      

            每一位司鐸都被召叫與天主聖言發展個人的關係,以便能愈來愈完全地進入師傅的思想,加強與主的情感,加強與主的司祭模範和領導的聯繫  (參考《general audience》June 2, 1993, No.4)。

            投入的祈禱生活,會帶來智慧的恩賜,藉此「聖神引導司鐸,本福音的光照評價所有的事情,幫助他在自己的經驗和教會的經驗中,讀出天父奧秘的、愛的計畫。」(1998 《Letter to priests》5)

            這個時代,司鐸的時間和精力要應付許多的要求,但重要的是我們該強調的首要責任之一,是為託付給他的子民的利益祈禱。這是他的特權,也是他的責任:因為他被祝聖,正是為了在主前代表祂的子民,並在恩寵的寶座前為他們的利益代禱(參考《general audience》June2,1993,No.5)。

            在此,我願再次強調司鐸生活中,每天忠實地念日課的重要性,那是教會的公共祈禱。信徒也被邀請參與這個祈禱,跟隨基督的勸勉,「應當時常祈禱,不要灰心」(路十八1),司鐸曾經領受特殊的使命,要慶祝天主的時刻(念日課),在此,基督自己與我們一起祈禱,並為我們祈禱(參考priests)5)。的確,為教會以及個別信徒的需要祈禱,是如此的重要,所以,我們該認真的思考,如何重整司鐸及堂區的生活,以確,保司鐸能有時間,私下或公開地投入這個基本的任務。

      禮儀祈禱及個人祈禱(而非管理的職責),必須構成司鐸生活的韻律,儘管最忙的堂區亦然。   

          聖體慶祝是司鐸一天生活中,最重要的時刻,是他生活的中心。藉著奉獻彌撒的犧牲,使基督獨一無二的犧牲再現,直到祂再來之日,使司鐸確信,救贖的工程正不斷的實現(參考《司鐸職務憲章》 《pres式 (《Patores Dabo Vobis》39)經驗顯示,一旦發出邀請,回應常是慷慨的。

            司鐸與年輕人的牧靈接觸:在他們困難時接近他們,祂的開放態度和仁慈的態度,他常常都在......等等,這些都是青年職務真實的要求。司鐸是真正的靈修嚮導,他輔助青年做重要的生活決定,他特別幫助他們回答這個問題:基督要我做什麼?我們該加把勁,以確定所有的司鐸都信服其職務在這一方面的重要性。

            在推動及分辨司鐸聖召時,需要找一位具有獻身熱忱、成熟、快樂的司鐸,可以讓青年見面並談話。

          身為主教,你們必須向信徒說明,為什麼教會沒有權柄授予婦女司鐸之聖職,同時你們也要澄清,為什麼這個問題無關乎兩性平權或天賦人權。

            聖秩聖事和司鐸職務是天主賦予的恩賜:首先給予教會:其次給予天主所召叫的個人。因此授與司鐸職不能被當作一種權力來加以爭取:在救恩工程內,沒有人「配」得聖秩。這個分辨,最後將透過主教歸屬於教會。教會只在這個教會分辨及主教分辨的基礎上,授與聖秩。

            教會訓導告訴我們,只有男人可以被授與司鐸職,這是對新約的見證及東西方教會一貫之傳統忠誠的表達。耶穌自己揀選並委任男人,擔任某些特殊的任務,並不因此就削減婦女的人權(婦女的人權是祂很清楚要強調及護衛的):也並不因祂這樣做,就在基督信徒團體中把婦女貶抑到一種被動的角色。新約清楚地顯示,婦女在早期教會曾扮演重要的角色。

            新約的見證以及教會一貫的傳承提醒我們,司鐸職不能以杜會學或政治學的範疇加以理解,而將之規為在團體中執行「權力」的事件。聖秩的司鐸職必須從神學上加以理解,視之為在教會內、為教會服務的一種形式,就像同一個聖神所給的許多恩賜一樣(格前十二4─11)。

            某些教會,尤其是天主教與東正教,將聖事當作基督信徒生活的中心,並將聖體當作聖事的中心的,都宣稱自己沒有權威授與婦女司鐸職。相反地,基督信徒團體已空前地交託給婦女聖職上的責任,遠超乎教會、聖體、司鐸職的聖事理解。這是一個現象,需要神學家與主教合作,並且做更深入的探討。

            同時,你們也該繼續注意一個整體的問題:即教會團體中如何培養、接納婦女的特恩、並產生果實(參考《Letter of Women》11-12)。

            婦女的「天資」在下一個千年的教會中,將發揮無可匹敵的活力,正如在基督門徒初期的團體中一樣。

          親愛的主教弟兄們,我願意透過你們問候美國所有的司鐸,感謝他們:為他們生活的聖善,為他們不懈的熱情,不斷地幫助信徒經驗天主的救恩之愛。你們的司鐸那種快樂的、負責的見證,是你們教區中教會活力的特殊貢獻。我邀請你們與他們,每天更新你們對司鐸職的熱愛,並常常在其中看到那顆人願意為之捨棄一切的寶貴珍珠(瑪十三45)。我特別為那些在望百上經歷困難的弟兄們祈禱,我也將他們的憂慮及照料,託付給救主之母瑪利亞的轉禱。

            今天我們慶祝耶穌升天節,我們因主的光榮而喜樂,因為祂坐在父的右邊:我們也引頸期待五旬節的來臨。我祈求聖神新的傾注,在你們身上,也在你們教區的司鐸、會士及信友身上。願在福傳工作上引導教會的護慰者,更新祂在你們心中的七樣神恩,使你們能夠全然忠誠地愛護及服侍託付給你們照顧的個別教會。在此頒賜我的宗座遐幅。


網頁製作/校對:黃宇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