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讓我們給兒童一個和平的未來

Allafine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八日

 

鐸聲 第353期 9-14

台北:鐸聲月刊社,1966

 

**************

 

 

一、在一九九四年國際家庭年結束時,我向全球各地的兒童寫了一封信,呼籲他們為整個人類祈禱,使人類日益組成天主的家庭,生活在和諧與平安中。對於那些受到各種武裝鬥爭和其他暴力行為所殘害的兒童,我經常致以衷心的關注,而我從不間斷地要求世界輿論關注這些嚴重情況。

 

在新年的開始,我的思想再次轉到兒童身上和他們對愛與和平的合理願望。我感到有義務提到一些正受到某種痛苦的兒童、以及那些在成長階段從未經驗和平的孩子。兒童的面孔應常流露著快樂和對人的信任,但許多時卻是滿帶愁容和恐懼,在他們這段短暫的人生旅程中,這些兒童已經歷幾許風雨又捱受了多少痛苦!

 

讓我們給兒童一個和平的未來!這是我對善心人士所發出的衷心呼籲,並邀請各位去幫助兒童在一個真正和平的環境中成長。這是他們的權利,也是我們的責任。

 

兒童是戰爭的受害者

 

二、我開始想起,在教宗任內這麼多年來,尤其當我牧民訪問各大洲時。我所接觸的一大群兒童。這些愉快的兒童充滿喜樂。在新一年開始,使我想到他們。我希望全球各地的兒童得到負責任成人的幫助,在一九九六年開始,能有一個愉快與和平的童年。我祈求成人與兒童在各處所維繫的和諧關係,將促進一種和平與幸福的氣候出現。不過,令人悲痛的,是世界上仍有許多兒童成了戰爭的無辜受害者。在最近幾年,數以百萬計的兒童傷亡:一場名符其實的屠殺。

 

國際條約給予兒童的特別保護已遭廣泛忽視,而急劇增加的地區及種族間的衝突,更使這些人道主義規定所要求的保護措施難以實行。兒童成了狙擊手的目標,他們的學校遭故意破壞,而照顧他們的醫院亦受到轟炸。面對這類可怕的罪行,我們怎能不會作出一致的譴責!畜意殺害一名兒童,是打擊人類生命各種尊嚴的其中一個困擾人心的徵兆。

 

除了遭殺害的兒童之外,我亦想起那些在衝突發生時或之後受到殘害的兒童。我同樣想起年輕人,他們在一場所謂「種族清洗」的行動中遭受有系統的搜捕、強姦或殺害。

 

三、兒童並非只是戰爭暴力的受害者,他們有許多被迫投身其中!在世界一些國家,已淪落到如此情況,甚至非常年幼的小孩,都要被敵對派系徵召入伍。一些人以可獲得食物和入學讀書的承諾誘騙他們,把他們禁錮在偏遠的營房;在那裡,他們捱饑抵餓,遭受虐待,他們甚至被唆擺殺害自己村民。許多時,他們被驅使到前方清理地雷陣地。明確而言,這些如此利用兒童的人,實在毫不珍惜兒童的生命!

 

參軍的年輕人的未來往往受到破壞。經過多年在軍中服役之後,一些青年只不過被下令退役和遣返回家。在回復平民生活之後,他們往往感到難以適應。至於其他人,則對自己得以生還而同伴均已陣亡感到羞愧,有不少人因此淪為罪犯和癮君子。有誰會知道每晚折磨他們的夢魘!他們腦海何時不再呈現暴力與死亡的回憶?

 

一些人道及宗教組織致力解除這些不合符人道的苦況,他們的行為應得到衷心的尊敬。此外,還應感謝那些慷慨人士及家庭,他們以愛心接待孤兒,並盡其所能醫治他們的創傷,協助他們更為投入他們所來自的社群。

 

四、當回想到數以百萬被殺兒童,以及其他無數受苦孩子的愁容,催迫我們採取各種可行的途徑,維護或重建和平,並結束衝突與戰爭。

 

在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於一九九五年九月在北京召開之前,我呼籲天主教慈善組織及教育機構,統籌各方的力量,優先處理有關兒童及年輕婦女的問題,尤其是那些最需要幫助的人。現在我想重申這個呼籲,並鄭重向服務兒童的機構及組織表達。我促請他們幫助那些因戰爭和暴力而飽受痛苦的女童,教導男童認識和尊重婦女的尊嚴,並協助所有兒童再次發現天主的慈愛是何等溫柔,因為上主取了肉身來到世上,並在其臨終時把平安賜予世界(參考若1427)。

 

我將繼續指出,在各個層面,從最知名的國際組織到地方團體、從國家領袖到普通市民,都蒙召在日常生活及生命最重要時刻為和平作出貢獻,並對戰爭不再給予支持。

 

各種暴行的受害兒童

 

五、數以百萬計的兒童,不論在窮困及已發展地區,都承受著因暴行所帶來的創傷。這些暴行通常不太顯注,但可怕程度不減。

 

一九九五年在哥本哈根舉行的國際社會發展高峰會議,強調貧窮與暴力的聯繫;在會上,各國承諾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在全國的層面加倍努力對抗貧窮。類似的建議亦於一九九○年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世界兒童會議上提出。事實上,貧窮導致不人道的生活和工作環境。在一些國家,兒童被迫在幼齡工作,他們通常受到虐待、苛罰,又只能領取極低微的工資。由於他們無法維護自己的權利,便成了最容易受勒索和剝削的對象。

 

在其他環境,兒童被人買賣,遭利用作行乞,甚至更悲慘的,被迫賣淫,即在一些情況所指的「性旅遊」。這絕對可鄙的勾當,貶低了參與者、甚至那些以各種方式加以推廣者的人格。有些人毫不猶豫地羅致兒童參與犯罪活動,特別是販運毒品,因此使兒童陷於沾染毒癖的危機。

 

很多兒童最終流落街頭,以此為家。這些年輕人或離家出走、或被家庭遺棄、或從未有過正常家庭生活;在完全被忽視的狀態下,他們憑一己的小聰明而賴以生存,而他們被很多人視為需要清除的渣滓。

 

六、可悲的是,兒童所受到的暴力對待,甚至發生在富裕的家庭堙C這些事件雖不常見,但很重要的,這是不容忽視。有時兒童會在自己的家堙A被他們本來應當信任的人利用和虐待,這使他們的成長受損害。

 

不少兒童亦因父母的爭執或家庭的決裂,承受著心靈創傷。關注兒童的福利,未能防止成人往往出於自私和虛偽而支配的解決方法。在被豐富物質掩飾的正常與祥和的外觀背後,兒童經常被迫在淒冷孤寂中成長,沒有確實和愛的教導及適當的道德培育。任其自由發展,使這些孩子主要透過電視節目認識現實,但這些節目是不真實而且意識不良的,並非這麼小年紀的兒童所應接受。

 

毫無疑問,這種廣泛和有害的暴行亦影響到年輕人的心竅,使他們從與生俱來的熱誠改變為失去理想或玩世不恭的態度,而他們屬於善良的本性也變為冷漠和自私。當年輕人在錯誤的觀念中追逐,他們將感到包圍他們的是苦澀和恥辱、敵意和憎惡、不滿和空虛。每個人都深切醒覺到,童年的經歷對人的一生可造成深遠和無法彌補的後果。

 

兒童與和平的希望

 

七、我已設法強調很多兒童在今日的悲慘生活境況。我視此為己任:在第三個一千年,他們將是成人。但我並無陷於悲觀的心態或不再有憧憬。例如,我怎能不提及在世界每個角落都有許多家庭為兒童提供和平的成長環境呢?我們又怎不會指出這麼多的個人和團體曾作出的努力,使在困境中的兒童能在和平和快樂中成長?公眾和私人組織、個別家庭和特定團體,都以致力幫助受苦兒童重過正常生活作其唯一目標。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些教育項目,鼓勵兒童們和年輕人盡展所長,成為真正締造和平的人。

 

近年,國際社會日漸醒覺到,儘管遇到困難和感到猶疑,他們已作出果斷和有系統的努力,處理與兒童時期所涉及的問題。

 

到目前為止,我們取得的成績,鼓勵我們繼續這些值得嘉獎的努力。如果兒童得到適當的幫助和愛護,他們本身就能成為締造和平的人、友愛和團結的建造者。憑著熱情和年輕人的理想主義,他們在希望與和平兩方面能作為成年人的「見證者」和「導師」。為免失去這些可能性,應根據他們的國別需要給予兒童享有個人均衡成長的各種機會。

 

一個和平的童年將使孩子們能有信心面對將來。願沒有人抹殺其滿懷喜樂的熱誠和希望!

 

兒童學習和平的學校

 

八、小孩子很快就認識人生。他們觀察並模倣成人的行為。他們很快便學會愛和尊重別人,但他們也會迅速地吸收暴力及憎恨的毒素。家庭常遇到的情況,就是兒童他日成人後所持的態度。如果家庭是兒童第一次接觸世界的地方。家庭必定是兒童學習和平的第一所學校。

 

父母有與人不同的機會,幫助他們的子女體會這個偉大的寶藏:成為他們互愛的見證者。父母彼此相愛能仗子女從存在的那一刻開始,就在和平的環境中成長,懷抱著家庭世世相傳的正面價值觀:互相尊重及接納、聆聽、分享、慷慨、寬恕。

 

這些價值觀孕育而來的合作精神,他們給子女提供真正的和平教育,使兒女自幼成為和平的積極締造者。

 

兒童分享父母及兄弟姊妹對生命的經驗和希望。他們看見如何藉著謙卑和勇氣應付人生無可避免的磨鍊,並在尊重別人和與己意見不同者的氣氛中成長。

 

家庭尤其重要的是,在仍未懂說話之前,兒童應在周圍的人對他們的愛中體驗上主的愛。在家庭中,他們學習到上主希望所有人類都能和平共存與互相瞭解,以及天主召喚人類成為一個大家庭。

 

九、除了接受家庭所提供的基本教育,兒童還有權在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接受和平的特別培育。這些機構有責任引導兒童逐漸明白和平在他們的世界及文化的本質和要求。兒童必須學習和平的歷史,而不只是戰爭的勝利和失敗的歷史。

 

讓我們向他們展示和平的模範,而不只是暴力的例子。幸運地,很多正面的典範都可見於各個文化及歷史階段。要提供適當的新教育機會,特別是在那些文化及道德貧乏最難忍受的地方。應以任何可行的方法幫助兒童成為和平使者。

 

兒童不是社會的負擔;他們也不是用以生財的工具或沒有權利的人。兒童是人類的家庭珍貴成員,因為他們體現人類家庭的希望、期待及潛力。

 

十、和平是上主的恩賜;但人必須首要先接受這份恩賜,然後才可建立一個和平的世界。人只有懷著一顆像小孩般純真的心才能做到。這是基督徒訊息中一個最深遠及最自相矛盾的範疇:要像孩童一樣,不僅是一個道德上的需要,也涉及天主降生奧秘的幅度。

 

天主子降生成人並無一如祂將在世界終結時所顯示的力量與光榮,反而像一名小孩,惹人憐惜。除了原罪外,祂在各方面都完全分享我們人類的境況(參考希415),他亦為未來承擔人類的軟弱及希望,這也是作為小孩的一部分。自那段人類歷史的決定性時刻之後,輕視兒童,就是輕視那唯一的一位,祂為了救贖人類,貶抑自下和拋棄光榮,以顯示其愛的偉大。

 

耶穌與弱小者同列,當宗徒們爭辯誰是最大時,耶穌「就領來一個小孩子,叫他立在自己身邊,對他們說:『誰若為了我的名字收留這個小孩子,就是收留我;誰若收留我,就是收留那派遣我來的。』」(路94748)上主亦嚴厲的提醒我們要向兒童戒立惡表:「但無論誰,使這些信我的小子中的一個跌倒,倒不如拿一塊驢拉的磨石,繫在他的頸上,沈在海的深處更好。」(瑪186

 

耶穌要求門徒再次成為「兒童」。當他們試圖打發那些圍繞著祂的小孩子時,祂生氣地說:「讓小孩子到我跟前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天主的國正屬於這樣的人。我實在告訴你們:誰若不像小孩子一樣接受天主的國,決不能進去。」(谷101415)因此,耶穌改變了我們的思想方法。成年人需要向兒童學習上主之道:看見小孩子全心信賴的胸襟,成年人可以學習以真正的信心大聲呼喊:「阿爸,父啊!」

 

十一、要像一名小孩子,完全信賴天父並懷著福音所教導的溫順態度,這並不僅是一個倫理的訓令,而是建基於望德。即使困難大得令人沮喪、邪惡的力量勢不可擋使人灰心,但當人重拾小孩的純真時,就能再燃起新希望。首先,為那些信賴上主的人,這是可能的,這位上主渴望所有人都能在祂王國的和平共融中和諧生活。為那些沒有分享到信仰恩寵的人,這也是可能的,他們相信寬恕及團結的價值,並在聖神的潛移默化中看到,人有可能更新地球的面貌。

 

有鑑及此,我向所有善心人發出這個確實的呼籲,讓我們團結起來,戰勝一切暴力並征服戰爭!讓我們創造條件,確保我們兒童承受我們這一代的福祉,獲得一個更加團結及友愛的世界!

 

讓我們給予兒童一個和平的未來!(轉載公教報)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發自梵蒂岡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