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若望保二世

人類得救的一九五週年

(救贖聖年詔書)

一九八三年一月六日

 

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編譯

人類得救的一九五O年》

台北:天主教教務協進會,1983

 

 

**********

 

若望保祿主教,天主僕人的僕人,

祝全球天主教信友健康,並給予宗座遐福:

 

   1﹒「開門迎接救主」。當我們在展望救贖喜年時,我以這句話向整個教會呼籲,重申我在被選就任伯鐸職位之翌日所作的邀請。從那時刻起,我的感觸和思想,越發指向救主基督和祂的逾越奧蹟,那是天主啟示的高峰,以及天主對每個時代的人的慈愛之最高表現[1]

的確,羅馬主教的普世職責,源出於基督因死亡和復活所完成的救贖事件;也是由於救主的意願,羅馬主教為此事件而[2]服,因為救贖事件是整個救恩史的中心[3]

   2﹒雖然每一個禮儀年,都是慶祝我人救贖的奧蹟。可是基督救贖死亡的喜年,提示我們要以更熱烈的方式來予以慶祝。一九三三年時,可敬教宗碧岳十一世欣然昭示,救贖的一千九百週年應以特別聖年來慶祝,不去深入主被釘死的確切日期的問題[4]

既然今年一九八三年,是此重大事件的一千九百五十週年,我決定(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廿六日我已向樞機團表示過)以整個一年來特別紀念救恩,為使此事件能更深刻地滲透整個教會的思想和行為。

此聖年將自三月二十五日開始,那天是預報教主降生的節日,紀念永皒t言由於聖神的德能,在童貞瑪利亞懷中成為人,分享我們的肉身,「為能藉著死亡,毀滅那握有死亡的權勢者—魔鬼,並解救那些因死亡的恐怖,一生當奴隸的人」[5]。聖年將於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耶穌復活節結束,那是由於基督的救恩祭獻,而獲取圓滿喜樂的日子,教會因此而「奇妙地再度誕生,日益茁壯」[6]

因此,希望這一年真正是聖年。願這一年成為恩寵和救恩的時刻,使我們這時代的人,由於領受救贖恩寵,而整個天主子民由於精神的革新,得加強自身的聖化,因為天主子民的元首基督「曾為了我們的過犯被交付,又為了使我們成義而復活」[7]

3﹒教會的整個生命是沉浸在救恩之中,並呼吸著救恩。為救贖我們,基督自天父的懷抱降世;為救我們,祂在十字架上以愛人類的崇高行為奉獻自己,將自己的體和血留給教會「以紀念祂」[8],並以赦罪的權力使教會成為和好的聖職人[9]

救贖是經由宣報天主聖言,並藉著聖事而傳授給人的,在天主的救恩計劃中,基督的身體—教會,被立為「普世的救恩聖事」[10]。聖洗,在基督內重生的聖事,導引信友進入從救主所流傳的生命之源流。堅振使信友與教會更密切地連在一起,加強他們為基督作證,並能言行一致愛天主和弟兄們。聖體聖事特別使救贖的工作臨在,因為整個的一年中,在舉行天主的奧蹟時,使救恩的工作永垂不朽。在感恩禮中,救主自己藉麵酒的形體實在地親臨,把自己給予信友,使他們更接近那「比罪更有力的愛」[11]。祂使他們與自己結合,同時也使信友彼此相結合。這樣聖體聖事建立教會,因為它是天主子民團結的標記和原因,因此它是整個基督徒生活的源流和頂峰[12]。懺悔聖事淨化信友,在下面我還要敘述。聖秩聖事使被選的人更像似基督—永生的最高司祭,並且給予他們因基督之名,以天主聖言和恩寵,尤其是在感恩禮中,飼養教會的能力。在婚姻聖事中,「真正的夫妻之愛歸宗於天主聖愛,並為基督及教會的救世功能所駕馭與充實」[13]。最後,病人傅油,它使信友的病痛和救主的病痛連結起來,淨化它們,使人得到完全的救恩,即使是人的肉體亦然,並且準備與三位一體的天主幸福相會。

此外,基督徒生活中的某些因素,尤其是那些稱為「聖儀」的,以及民間熱誠的自然表達,都能幫助信友與主有更新的和活潑的接觸。這些聖儀和民間熱誠,都是從救主基督十字架上的死亡和復活,所不斷流出的富藏中取得效果。

那麼,既然教會整個的行動,都為基督救贖的改變力量所標示,並且不斷地從這些救恩的泉源中[14]汲取力量,那麼救贖喜年—如我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向樞機們所說—應該是「以非常的方式慶祝平常的一年:在教會內並經由教會的結構,通常生活的救贖恩寵的擁有,因為所規定的特別慶祝性質,而成為非常的事」[15]。這樣,教會的生活和活動在今年披上「喜年」的特色:救贖聖年應該在教會整個生活上留下特殊的印象,使教友們能學習在他們日常的經驗中,發現一切救恩的富藏,這本來在他們受洗時已傳授給他們了。同時希望他們也感覺到為基督之愛所催迫,想到「一個人替眾人死了,那麼眾人就都死了。祂替眾人死,是為使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生活,而是為替他們死而復活了的那位生活」[16]。既然教會是天主多種恩寵的分施者,而且假如教會給予今年一種特別意義,那麼天主的救恩計劃將以不同的形式實行之,而在此形式中,今年的救贖聖年也將顯示出來。

以上這一切給予此一大事明顯的牧靈特色。主讓我們能舉行的這一聖年的深刻意義和隱藏的美,將由於再發現並且實際運用教會的聖事而顯露出來,因為藉著聖事,在基督內的天主的恩寵,得以達到個人和團體。

況且,要瞭解在此特殊時刻,當所有教友被召更深刻地實現他們的聖召,在聖子內與天父和好,惟有引領每一個人都能投身於基督徒之間和所有男女之間的和好工作時,才能圓滿成功。也應該引人在所有民族中,投身於和平的服務。真正基督徒的信仰和生活,必然開出愛德的花朵,此愛德構成真理並促進正義。

4﹒救贖特別聖年的舉行,旨在使天主教會的子女,能重新覺悟「他們的卓越地位,並非由個人功榮所獲,而應歸功於基督的特殊恩寵。如果他們不以思言行為去報效,不惟不能得救,且要招致更嚴厲的審判」[17]

因此,每一個領過洗的人,首先應該意識到自己被召特別要懺悔和革新,因為這本是教會的持久狀態,就是「教會是聖的,同時卻常需要潔煉,不斷地做補贖而追求革新」[18],因為教會響應基督在開始傳教時向民眾所做的呼籲:「你們悔改,信從福音吧」[19]

由於此特殊的承諾,我們要舉行的聖年,與一九七五聖年有同樣的目標,我的前任教宗保祿六世呼籲在聖年堙A要在基督內革新並與天主和好[20]。的確,沒有懺悔和歸依,是不能有屬靈的革新的,懺悔和歸依本是信友內在的和持久的心態,也是答覆保祿宗徒的請求「與天主和好吧」[21],也是為經由告解聖事而得到天主寬恕的方法。

這是教會所要求的條件,每一個天主教教友為保持恩寵生活,不要有所缺失,並且要盡一切力量避免犯罪,為的是常能分享主的聖體和聖血,而由於他個人的聖化和誠懇的為主服務,為普世教會能有所裨益。

5﹒因此,沒有罪,是信基督救主和信教會的果實及首要條件—基督使我們自由,為叫我們保持自由[22],並且為使我們建立祂的教會妙體而能分享祂聖事內的身體。

為了這個自由而服務,主耶穌在教會內建立了告解聖事,使那些在領洗後犯了罪的人,能與他們所開罪的天主和好,並與他們所傷害的教會修好[23]

歸依的普遍號召,正好適合於這種背景。因為所有的人都是罪人,大家都需要心靈上、思想上和生活上的徹底改變,即聖經上所說的METANOiA—歸依(悔改)。這種心態,為天主聖言—主仁慈的啟示[25]—所造成和促進,尤其為聖事方式所實現,同時在各種愛德的形式和弟兄般的服務中所表達出來。

為恢復恩寵的狀態,一般來說,單是內心承認有罪而從外邊作補償是不夠的。救主基督,在創立教會並使教會成為普世的救恩聖事時,規定個人的得救必須在教會內,並且經由教會的服務而得到[26]—天主也應用此同一教會,把救恩的肇端—信仰—傳授給人們。[27]的確主的道路是不可測量的,而在良心內與天主的會晤是難測的;可是基督藉著教會所指示給我們的「路」,或是經由聖事,或至少「願意」領聖事,使罪人與救主之間,重建新的個人的接觸。這種賦予生命的接觸,也在聖事性的赦罪中顯示出來,因為藉著祂的聖職人在赦罪的基督,與需要寬赦的人個別地相遇,同時在此人身上恢復他信仰的信念,因為其他所有信念都繫於此:「我生活在對天主子的信仰內,祂愛了我,且為我捨棄了自己」[28]

6﹒任何一種對天主慈愛信念的再發現,以及任何悔過者的愛的一次答覆,常是一項教會的事件。聖事的德能本是分享唯一救主基督聖血的功勞和無限補償的價值,在此德能上也加入,在耶穌基督內得到聖化,並忠於成聖之召叫者的功勞和補償[29],為最需要寬恕的信友兄弟姊妹,以及整個基督身體—教會[30],奉獻他們的喜樂和祈禱,貧乏和痛苦。

因此,在以不同方式幫助人更接近基督[31]的諸聖相通的背景下所實施的告解,是在救贖奧蹟中的信德行為,以及教會中的救贖的實現。事實上,告解聖事的舉行,常是教會的行為,教會藉此宣報其信仰,感謝天主由於基督而賜給我們的自由,奉獻其生命當作屬靈的祭獻,讚頌天主的光榮,並且加速教會走向主基督的腳步。

救贖奧蹟的本質,要求天主托付給教會牧人的和好職務,能在告解聖事中得到自然的執行。負責此職的是主教們,他們在教會中是恩寵的管理員[33],此恩寵出自基督的司祭職,祂使主教們分享此司祭職,同時主教們也是告解聖事紀律的監督者。司鐸們也負責此事,他們能夠與基督的意向和愛德相結合,尤其是在施行告解聖事時[34]

7﹒由於以上這些思想,我感到與主教弟兄們的牧靈憂心密切結合一起。因此特別有意義的是,在今年救贖聖年要舉行的世界主教會議,正好它的主題是教會使命中的和好與懺悔。

世界主教會議的教長們,一定會和我一齊特別注意,懺悔聖事在教會的救世使命中,無法替代的任務,他們也將盡一切努力,為使建樹基督的身體[35],不要缺少什麼。在此救贖聖年中,我們大家熱切的願望,豈不是要使迷途的羊減少,而都能回到等待他們的天父那[36],回到人靈的善牧和監護人基督那婸礡H[37]

在公元第三個一千年將開始之初,教會更感覺應該忠於天主的恩惠,而這些恩惠的泉源是在基督的救贖之中,並且藉著這些恩惠,聖神領導教會走向發展和革新,使她能成為主的更相稱的新娘[38]。為此緣故,教會依賴聖神,並且由於聖神的奇妙行動,教會願意如新娘般與聖神一齊呼求基督的來臨[39]

8﹒因此,救贖聖年的特別恩寵,是再發現自我犧牲的天主的愛,並且更深刻地實現基督逾越奧蹟的無盡寶藏,這些寶藏是經由各種不同型式的基督徒生活的經驗而得來。此聖年的各種做法應該指向此恩寵,不斷努力摒除罪惡,排斥「屈服於惡者」[40]的世界的想法,以及阻礙或是延擱皈依過程的一切。

在此恩寵的遠景下,也要提到大赦的恩惠,這也是聖年的特色。教會由於基督所賦予的權力,給予那些依照聖年規定完成特定善工的人以大赦。前任教宗保祿六世在一九七五年聖年詔書中指出,「藉著大赦,教會身為主基督救贖的聖職人,運用他的權力,使信友們由於諸聖相通而分享基督的圓滿,供應他們救恩的充裕方法」[41]

由于創始者的意願,教會—恩寵的管理者—給予所有信友,由于大赦而能獲取天主仁慈的全部恩惠,可是教會要求完全的開放,以及必要的內心淨化,因為大赦與懺悔的德能和聖事是分不開的。我極有信心,由于這次聖年,能夠在信友心中,興起由聖神所賜的「敬畏天主」的恩典。聖神以祂細緻的愛,引領信友要能避免罪過,而以接受每日的痛苦並實行聖年的善工,為自己及他人的罪過做補贖。必須再次發現罪的意識,而這樣才能發現天主!罪本是得罪公義而又仁慈的天主,這種侮辱要求在今生或在來世有適當的賠補。我們怎麼能忘記那句:「上主將要審判自己的百姓。落在永生天主的手中,真是可怕」的勸言呢?[42]

重新意識到罪和罪的後果,應該與恩寵生活的再估價相配合,教會將得到此重新估價之惠,就如從死而復活之主得到救贖的新恩惠一樣。

9﹒因此,整個教會,從主教到最小的和最低層的信友,都感到被召以新而深切的「將臨期精神」,來度此救贖的二十世紀的最後階段,以童貞瑪利亞等待主取人性而降生的同樣心情,準備走向第三個一千年。就如聖母在救贖的時代初期,在信仰和愛方面領先教會,今日也願她在聖年中領先教會,走向救贖的新的一千年。

在此歷史的新時代,教會更是舉揚並讚頌聖母「她是救贖的卓越成果,就像在一幅清晰的影像上,教會欣然瞻仰它自己期望完全達到的境界」[43];在瑪利亞身上,教會認出、敬禮並呼求「第一位被救贖的」,以及第一個與救贖事業那麼密切相結合的人。

為此,整個教會應該像聖母一樣,設法以專心的愛全神貫注於其主耶穌基督,以訓誨和生活證明沒有祂什麼也不能做,因為除祂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援[44]。既然瑪利亞同意天主聖言而成了耶穌的母親,而且完全獻身於她的聖子和其子的事業而為救贖奧蹟服務[45],那麼教會今天和來日都要宣報,除了被釘的耶穌基督外,在人間它不知道別的;基督為了我們,成了我們的智慧、成義、聖化和救贖[46]

藉這種為救主基督的作證,教會也像瑪利亞一樣,為整個世界能點燃起新的希望。

10﹒在此救贖聖年期間,我們雖然知道救贖已經一勞永逸地完成了,可是需要大家予以應用並發展,以增強普世性的聖化,此聖化應臻於完美。我熱烈地希望所有信基督的人,都能與我們的意向相合:包括那些雖然沒有完全,可是實在地和我們共融的兄弟姊妹,因為他們相信降生的天主子,我們的救主和主以及共同的洗禮[47]

本來凡是由於服從耶穌基督而已答覆天主揀選的人,由於基督之血的灑洗而分享祂復活的人[48],相信自罪惡的奴役中的救贖,是整個天主啟示的完成,因為在救贖一事上,發生了任何造物所無法想像和做到的事:即在基督內不死的天主,為了人而在十字架上犧牲自己,而能死的人性卻在基督內復活起來。他們信救贖是人的至高的提昇,因為它使人死於罪惡,為使人分享天主自己的生命。他們相信所有人的存在以及整個人類歷史,唯有從無法動搖的確定性,得到圓滿的意義,即「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甚至賜下了自己的獨生子,使凡信他的人不至喪亡,反而獲得永生」[49]

希望此唯一信仰的新經驗,也能在此聖年,加速那無上喜悅的日子,那時兄弟姊妹們將同居共處,在唯一的羊棧堬牄弘艉@最高牧人基督的聲音[50]。目前我們很高興知道,他們中有許多人也正在準備以特殊方式,慶祝耶穌基督是世界的生命。我希望他們的創舉成功,並求主降福他們。

11﹒當然聖年的舉行,主要是為那些完全分享教會對救主基督的信仰,並且完全與教會生活共融的子女們。我已經宣佈過,此聖年將在羅馬和世界各個教區同時舉行[51]。為得到與聖年有關的神益,除了某些指示外,我現在給予一些一般性的指南。較具體的牧靈規範和勸言,將由主教團和各教區的主教,根據當地的風俗習慣以及紀念基督的聖死和復活的一千九百五十年的目標,而自行決定。慶祝此事件的主要目標是,召叫大家悔改和皈依,因為這是分享主爭取到的救贖恩寵的必要條件,因而給個人、家庭、堂區和教區,修會團體和其他基督徒生活和使徒工作的中心,都能帶來屬靈的革新。

為獲得全大赦,我願特別指出兩個主要的條件:就是個人的、完整的告解,因為在告解時,人的可憐與天主的仁慈彼此相遇,以及相稱地領受聖體。

為此,我奉勸所有司鐸,要以慷慨而又奉獻的心,給予信友運用救恩方法的最大機會。為幫助聽告解者的工作,我許可所有陪伴或參加聖年朝聖團的司鐸們,在自己教區以外,能享有在自己教區由合法權力所給予他們的同樣權柄。教廷聖赦院也將及時頒給羅馬宗座聖殿的聽告解神父,以及為那些得聖年大赦的教友聽告解的神父們,適當的特別權柄。

為了體認教會的慈母心情,我指定可依以下任何一種方式,獲得聖年大赦,這也是教會生活的改善和再度承諾的表示:

由於熱心地參與教區所組織的「團體慶典」,或者根據主教的規定,在個別的堂區內得聖年大赦。這些行動常應該包括為教宗的意向的祈禱,尤其是祈求使救贖的事件能宣報給萬民,而且在每一個國家堙A使那些信救主基督的人,能自由地表白其信仰。也希望所有的慶祝盡量附帶一項慈愛的工作,藉以表示懺悔者悔改的承諾並將達成悔改。

團體的行動特別要包括:

—參加為聖年所舉行的隆重彌撒。主教們要設法在他們的教區堙A信友們有極大的機會參與這項彌撒,而且彌撒要莊嚴並妥善準備。如果禮儀規定許可時,可以任選以下任何一台彌撒:「為和睦,為罪之赦免,為求愛德,為促進和協,聖十字架的奧蹟,耶穌聖體,耶穌寶血」,這些經文在羅馬彌撒經書都可找到;為和好的兩種感恩經也可應用;

—或者參加一次聖道禮儀,這項禮儀可以是誦讀日課,或是晨禱或晚禱的適應或是延伸,只要與慶祝聖年的目標附合即可;

—或是參加為得聖年大赦所安排的懺悔禮儀,最後依照新訂告解禮典(第二章)所有參與者個別告罪並得赦罪;

—或是參與隆重的洗禮或是其他聖事(如堅振,或是彌撒中的病人傅油聖事);

—或參與為得聖年大赦而舉行的拜苦路神工。

教區主教也可以規定,凡參與為了聖年而組織的「堂區佈道」(Missio Popularis);或參與不同團體或人士所組織的退省。當然,在以上的情形中,為教宗意向祈禱是不該缺少的。

凡是個別的—或是更好全家一齊—到以下所規定的聖堂或地點參拜,並在那堸竣@刻默想,誦念信經以重申個人的信仰,同時念一遍天主經並為教宗的意向祈禱,可得聖年大赦。

我列出以下聖堂和地點:

一、在羅馬:應該參拜一次以下四個大聖殿之一(聖若望、拉特朗大殿、梵蒂岡聖伯鐸大殿、城外聖保祿大殿、聖母大殿),或是參拜地窖之一,或是參拜聖十字架大殿。

聖年特別委員會和羅馬教區合作,將準備一項協調而又連續的禮儀節目,給予朝聖者適當的宗教的和屬靈的照顧。

二、在世界其他教區內:由於參拜主教所指定的數座聖堂之一者即可得聖年大赦。在選擇時,當然主教座堂應該優先,同時主教也應注意到信友的需要。同時主教們也要注意盡量保持朝聖的意義,因為在朝聖意義下,表達出人靈追求同時渴望,與天主父,及人類的救主天主子,以及在人心內實現救恩的聖神,建立或是重建愛的關係的需要。

那些由於健康的理由,無法參拜教區所指定的教堂之一者,只要參拜他們自己的本堂,也可得聖年大赦。無法作此參拜的病人,只要與他自己的家庭成員,或是堂區的成員,以心神和他們一齊做得聖年大赦的行為,同時向天主奉獻自己的祈禱和病痛者,也可得大赦。為安老院的老人和受刑人,我也給予他們以上同樣的特恩,按照基督人類救主的意願,對以上這些人,應給予特別的牧靈照顧。

隱修院的會士和修女,能在他們自己的會院或是會院聖堂,得聖年大赦。

在此聖年中,其他所頒大赦繼續有效。不過,一個人一天只能得一次全大赦的規定,仍然成立[52]。所有大赦常常可以轉讓於已亡的信友[53]

12﹒希望我於三月二十五日在梵蒂岡大殿所開啟的聖門,成為重返人類救主基督的標記和象徵,祂召叫所有男女,無人例外,更能瞭解救贖的奧蹟,並且邀請人們分享救贖的果實[54],尤其是藉告解聖事。

在三月二十五日當天,或是近二十五日的日子,全世界主教們也要在他們的主教大堂,舉行特別的祈禱和補贖,為的是在聖年的隆重開幕日,五大洲的整個主教團,和他們的司鐸和信友,也能表達他們與伯鐸的繼承人的精誠團結。

我誠懇地邀請我的主教弟兄們,所有司鐸、會士和信友們,都能熱烈地度此恩寵年,並促進此恩寵年的生活。

我懇求至聖瑪利亞,救主之母和教會之母,為我們轉求,為我們求得,梵二大公會議二十年後,成功慶祝聖年的恩寵。願她「向整個教會和整個人類,再次顯示她的親子耶穌,祂是每一個人的救主」[55]。我把此聖年的成功,託付在她手中和她慈母的心中。

我希望此詔書在整個教會完全生效並遵照實行,任何相反做法均不得成立。

一九八三年一月六日主顯節,在職第五位,發自羅馬聖伯鐸大殿。

我,若望保祿,天主教會主教(簽署)

 

 

註:

[1] 教宗就職講道:宗座公報70(一九七八)九四九頁;「人類救主」通諭2;「富於仁慈的天主」通諭7

[2] 參閱瑪十六1719;廿八1820

[3] 參閱迦四46

[4] 「Quod Nuper」詔書:宗座公報25(一九三三),六頁。

[5] 希二14...

[6] 羅馬彌撒經書,復活主日,獻禮經。

[7] 羅四25

[8] 參閱路廿二19;格前十一24

[9] 參閱若廿23;格後五18

[10]   梵二教會憲章48

[11]   「富於仁慈的天主」13

[12]   教會憲章11

[13]   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憲章48

[14]   參閱依十二3

[15]   教宗向樞機團及教廷成員演說辭: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羅馬觀察報。

[16]   格後五14

[17]   教會憲章14

[18]  同上8

[19]  谷一15

[20]  參閱“Apostolorum Limina”詔書(一):宗座公報66(一九七四)二九二頁以下。

[21]   參閱格後五20

[22]   參閱迦五1

[23]   教會憲章11;新訂告解禮典2號。

[24]   參閱谷一15;路十三35

[25]   參閱谷一15

[26]   參閱告解禮典46號。

[27]   參閱教會憲章11;特利騰公會議,第六期會,論成義第八章,DS一五三二。

[28]   迦二20

[29]   參閱格前一2

[30]   參閱迦六10;哥一24

[31]   參閱教會憲章50

[32]   參閱格後五18

[33]   參閱伯前四10

[34]   教會憲章26;司鐸生活法令13

[35]   參閱弗四12

[36]   參閱路十五20

[37]   參閱伯前二25

[38]   參閱教會憲章912

[39]   參閱默廿二17

[40]   若壹五19

[41]    Apostolorum Limina”(二):宗座公報66(一九七四)二九五頁。

[42]   希十30

[43]   禮儀憲章103

[44]   參閱若十五5;宗四12

[45]   參閱教會憲章56

[46]   參閱格前一30;二2

[47]   參閱梵二大公主義法令122

[48]   參閱伯前一1…,哥三1

[49]   若三16

[50]   參閱詠一三三首(一三二):1;若十16

[51]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羅馬觀察報:教宗向樞機團之致辭。

[52]   參閱大赦辭典,「大赦規範」24號之一。

[53]   參閱同上之四號。

[54]   參閱弟前二4

[55]   [51]註。


校對:陳正堅,張希賢

網頁製作:陳正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