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庇護十二世

「第五次」

Ancora una

科技的失敗

一九四三年聖誕廣播詞

 

韓山城編譯

《近代教宗文獻論科技》 1-22

台北:思高聖經學會,1967

 

 

**********

主旨

科技的失敗!這在迷信並盲目崇拜科技的現代人聽來,不啻是詆毀神明的咒語!敢於出言話的人,非淹死在唾沬中不可。

但兩次世界大戰的浩劫,以及三次世界大戰的旦夕可至,人人感到的恐懼戰慄,劫不能不說是多拜科技之賜。

其實科技本身何常我敗,導致失敗者乃是濫用科技者的「科技精神」。何為「科技精神」?教宗庇護十二世在「百姓」廣播詞5節所說:「起初,人們妄想科技是萬能的,對創造人類幸福擁有神話般的偉力。繼而由於人們熱烈提倡而獲致了意外的成績。於是人們便以為自己在良心上應承認科技為人生最後宗旨,以取代宗教及精神理念」一段話,便是「科技精神」的界說。不將科技只視作改善人生的最後宗旨,擯絕天主及其正義仁愛律令,尤其自然法,而企圖以唯物論與無神論的科技精神來取代精神的、宗教的、神聖理念;忽視精神文明而專重物質文明;一味提倡科技而諱言道德良心;只圖滿足肉體而無視靈魂急需;單講現世而提來生,這便是「科技精神」的最大弱點和漏洞。其結果則是人們幻想的破滅,以及因幻想破滅而導致的空虛、苦悶與絕望。這亦便是科技失敗的理由。

再沒有比現代科技更為發達的,但亦再沒有比現代人心更感到隻急不安的。故教宗在第一段內一面替人們揭穿科技精神的錯誤及其惡果,一面又替人們開出攻治現代精神疾苦,即空虛、絕望等的神方,以前恢復人對倫理及宗教方生活的重視,而挽救社會於狂瀾之既倒。這是第一段的內容。

在第二段內,教宗呼籲世界各國,動員博愛精神,慷慨輸將,以賑濟為科技精神所殃及並遺棄的廣大災區。又因這廣播詞表於二次世界大戰的第五年,故教宗又向各階層人士,尤其掌擢世界命運的各國當局,呼籲和平,諘他們竭盡全力,準備為永遠杜絕戰爭之門而締訂一項奠基於倫理法的持久性協約。

**********

正文

引言:黑暗的世界

1全世界可愛子女!聖誕節是和平及聖愛的吉日,是人類取得救恩並互相結拜為弟兄的良辰。但公教大家庭仍不得不在死亡及仇恨的陰沉氣氛中,第五次準備慶祝這偉大的佳節。今年亦如往年,教會感到一種苦痛的、無可協調的矛盾:一面是伯冷傳報的甘美善訊,另一面方是肢解人類的野蠻和殘暴。

2過去幾年,人們雖為隆隆的炮聲所驚擾,但聖誕鐘聲仍能振奮人心,使人熱望和平,即使這熱望頗為怯弱。

3而今則不然;人而環顧現實,便不得不看到日加殘酷的戰爭及日形擴大的毀滅。這冷酷無情的現實令人的希望化為泡影,連至熱烈的情感亦為之窒息。

4果然,人們所目睹者,無非是一場無法無天的衝突,這衝突造成默照經所描繪的大悲劇。這悲劇是現代文明——現代文明是科技日益進步,而精神與道德日就墮落——的當然結果。這戰爭循著可怖的途徑,一往直前,進行不息。過去所有聳聲的血腥史實,在與現代戰爭所造成的廣大毀滅相較之下已成其為血腥了。人們一面必須看到毀滅性武器的日益新穎及精良,一面又須見到人心的內在腐蝕,道德意識的冷漠,倫理觀念的錯覺,與道義及良心的泯滅,致使智慧篇上的句話,不幸成為現實:「他們都為一條黑的鏈鎖所束縛」(智、一七,一七)

光明的望星

5但在這昏暗的黑夜中,信友仍然見到伯冷異星的光明。這異星指示並照徹走向基督救主——「我們都由其充盈中領受了聖寵及真理」(苦,一,一六)——的路途。祂來臨人們成為和平之王,成為我們的和平。「基督是我們的和平」(弗,二,一四)

6唯有基督能使人們走避錯誤及罪惡的兇暴精神。這精神會以其殘酷及卑鄙奴役,征服了人類,令人類的思想願望為漫無限度的貪婪所統制所驅使。

7唯有基督解救人們於罪惡的悲慘奴役,唯有祂指示並鋪平走向高尚而紀律化的自由的途徑;這是以正直無私的良心為依據,為支柱的自由。

8唯有王權在其肩上的基督。能以其萬能的助佑,拯救人類於苛擾他們於今生的、無言可喻的窘難中,並導引他們於幸福。

9信友而生活於信德,並由信德吸收其營養者,確知;唯有基督是真理、生命及道路。他們將自身及世界的部份焦慮及苦痛;這抵抗力能使他們在折磨人心甚烈的沉重考驗,不致驚惶失措、消沉、氣餒。

10可愛子女!令人痛心的不幸,是無數妄想由這麈世求取饜足心靈的幸福者,在發覺自己幻想化為泡影而深感悲傷時,仍不能走向希望的路子。又因為其生活背棄了公教信德,故無從辨認走向馬槽的路子,無從辨認走向 為信德而蒙難的英雄們在萬般痛苦中饒有無比快愉和安慰的路子。他們眼見自己認為萬無一失並深寄殷望和理想的信念,如何化為齏粉,而始終未曾找到唯一可以慰藉並復甦其心靈的信德。他們為了在思想方面及倫理生活上的種種疑團,而淪於精神苦悶及不安中,並生活於深重的厭倦狀態中。唯有經常生活於超性信仰的愉快氣氛中者,唯有以信德戰勝現世風波而寄其希望於常生者,能發揮其弟兄般的友愛精神,深切了解並同情他們。ゝ

致因經濟幻想破滅而苦悶者

11在這無數因幻想破滅而苦悶者中有人錔將自己全副希望寄於經濟生活的世界性擴展。他們曾經認定這是唯一可以團結各民族,並使各國結為兄弟之邦的捷徑。他們自許,如能將經濟生活普遍組織起來,並予以善化、精密化,則能令人類社會福利達致前古未聞及意想不到的進展。

12他們曾以何等的喜悅及自豪,注視全球貿易的發展,注視種貨品、各式發明與生產所有州際性的交流,以及現代科技打破空間與時間的普遍勝利。

13但事實上,他們今天體驗到什麼呢?他們見到經濟的偉大交流、世界性的聯繫,及其複雜的分類與工作的增多,祗能擴大並加重人類的危機。如果不以倫理原則約束之糾正之,如果不以來生的光芒燭照之,終不免造成貶抑人格尊嚴及剝削人們的悲劇,使到一部份人赤貧如洗而淪入驚人的窮困中,使到另一部份人驕奢淫逸至令人髮指,並使人類裂為幸運者與倒霉者兩大憤恨不平的陣營。而這還不是產生現代無窮系列悲劇的惡因所有最後的不幸結果。ゞ

14為科學萬能與經濟萬能所愚弄的人們,不必害怕!他們要走近天主聖子的馬槽前!生於馬槽並為瑪利亞、若瑟、牧童及天仗所欽崇的聖嬰,將向他們發表怎樣的談話呢?無疑,貧賤的馬棚是祂為自己特選的環境。這事實本身,並不譴責亦不攻擊經濟生活。經濟在一定範圍內,為推進並玉成人性,構成不可或缺的條件。但貧賤既由造化並宰制世界的天主為自己特意選擇,貧賤既與基督在納匝肋的木匠生活及此後的傳教生活常相伴隨,這事實明明表示,祂對物質事物擁有超然的控制權,這事實剴切訓示人類;人既為萬物之靈,便應將此世財屈服於精神生活之下,屈服於更為崇高和完美的社會、倫理及宗教生活之下。這是物質財富自然應有的特色。於是,凡倚仗世界性經濟和市場所有機械作用以解救人類社會者,便應覺悟自己業已上當。因為他們已不是物質財富的主人,而成了物質財富的奴隸。財富原有的高貴宗旨是為人服務,而他們竟使財富成為宗旨,旨而自身卻一變而為卑顏曲膝的財奴。

致因科技失敗而焦急者

15另一批有著同樣及作風的人們,亦為已往所有幻想的破滅而苦悶。他們曾將人類幸福,寄存於否認造物主的科學及文化。化他們的領袖及盲從者,不研究真正學術——天主上智之光的絕妙反映——反而祗從事探討科學,狂傲到拒絕給予天主——祂是無窮無盡並超然於麈世之上者——以任何位置的科學,狂傲到以為專憑鐵的定律所有嚴格的、不得不然的聯繫,便可以解釋世間所有際遇的科學。

16但這樣的科學不可能為人造福。人類一背離了「萬有因祂而造」的天主聖言,人肉體便反抗靈魂起來,致使人們難能指向智慧和道德的崇高理念。這背棄精神生活的科學,起初肖在幻杙以為人而否認天主,便能獲致自由獨立;但今天郤發覺自身淪為可恥的奴才,並自動成為某種邪惡主張及原則的執行者。這主張及原則,否定人的權利,否定真理的價值及人性尊嚴。昔者科學認為是自由者,今天郤變成貶抑人性尊嚴的鐵鍊。這種被推下寶座的科學,倘不折返到人們傲然遺棄並忘懷的天主聖言,則不可能恢復其原有榮譽。々

17自稱為道路、真理及生命的天主聖子,是引人走向幸福的道路,是引人超凡入聖的真理,是令人長生死的生命,祂正以其降來人世的事實,以其深入人心然而默默無聲的語言,敦請幻想破滅者回頭。祂決不愚弄人,反而賜人以皈依天主的志願。

18人們政治家及科學家普遍追上述社趨勢及學術思潮所遭受的失敗,而生活於深重的苦悶中。在這些人旁邊,還有不少的一批人,為了自己生活理想的盡成泡影而怠到不幸和焦急。

19這批人數字最高。其人生宗旨便是勞動,其勞動目標便是物資舒適。但在達成此宗旨的鬥爭中,竟將宗教思想置諸腦後,未曾將自己活指向健全而合乎道德的方向上去。他們曾將上述宗旨及目標視為人生理由及支柱。但戰爭竟迫使他們與自己習慣和愛好的生活方式脫節,迫使他們成為失業者,甚至使他們完全喪失了個人的自主和獨立。秩序的家庭生活大為削弱甚至變為不可能者,而勞動已不能提供他們心靈的滿足,因為只有遵循天主聖旨的勞動,始能聲價百倍而提供人們心靈的滿足。ぁ

20勞工們,請走近耶穌的馬槽!請別嫌惡那山洞!那是天主聖子投身之處!在那山洞內,你們將找到者,無非是樸實的工人:瑪利亞、若瑟是靠十指謀生的工人,牧童是守夜的工人,三王是絞盡腦汁的工人。他們屈膝跪拜於天主聖子前。而天主聖子則以其具有意識、然而較諸言語更為有力的、甘美絕倫的靜默,向人類宣揚勞動的性及功能。勞動並非只是一無意義和毫無價值的四肢的疲憊,更非貶抑人格尊嚴的奴役;勞動乃是事奉天主的善舉及天主的恩賜,是人生的充實與活力,是取得永安的代價。勞工們,請高舉你們的頭!請瞻仰偕同永生聖父一同造化並亭毒斯世的天主聖子!祂降生於世,成為與我們相似的人——所不同者只是沒有罪過而已——及長,便參加了勞工的大集團,並為滿全其救贖使命而工作至死。祂是人類救主。祂以其聖寵滋潤我們的生命及勞動。祂提昇一切正當的勞動,無論尊卑、大小、輕重,並無論是勞心或勞力,使之在天主前變為具有超性價值的功德,並將世界上所有勞工,結成一個不斷光榮在天主的陣線。

致失望的享樂主義者

21凡曾深寄希望於暫世生活的享受者,並以體格飽滿,身段英俊,人品瀟灑,豐衣足食,生活舒適,有權有勢為唯一理念者,亦以自己夢想的破滅而陷於不幸中。

22看!因了戰爭的狂飆,多少勁壯有為的青年和運動健將,折損並痿謝於軍人醫院中。同時,另一批青年則變為四肢不全,身心疲憊與流落街頭者。其祖國,甚至昔日繁華的都市,亦因了空襲濫炸及軍事部署,而化為荒涼凄苦的廢墟。

23假使大部男性青年已無力擔任令人疲憊的沉重工作,則將見下一代的母親們勢必被逼接受過度及超時間的勞作。於是貧血的民族便要缺乏身心健康,有裨於國家及教育子女的人才,國便只有日就衰弱。這對祖國的未來形成何其可怕的威脅。

24生活及工作的失常,背離天主,缺乏聖寵,還有惡表的蠱惑,這一切刺激並導致夫妻及關係的鬆弛。今天,生命的神聖泉源,較諸任何時更易為淫蕩的毒素所侵蝕。這些痛心的事實及危險證明:許多國家雖將加強家庭組織及發展民族精神視作崇高無上的任務,但人們體格上的虛弱及精神的腐化,卻日形加劇與擴大。這不幸,非經過好幾代的治療和教育,始能逐漸予以部份的消除。戰爭既替這多的人們造成如此龐大的物質和精神損失,然則彼輩愛財如命並酷嗜生咶享受者,焉能倖免?他們跟眼見蹂躪一切的狂飆。光顧他們的財富,其所有積蓄與房產全為炮火所毀滅,其生活舒適與享樂,整個化為子虛。他們面對悲慘的現實和少希望與滿是恐慌的未來,不禁啞然失色,不知所措。

25尤其夢想爭取權勢者,見到血淚的海洋如何浸濕地,見到各大陸及各島嶼如何到處佈滿埋葬屍體的窀穸,見到文化的日就衰落與物質幸福的逐步消逝,見到古蹟建築物——這一切乃偉大藝術品,堪稱為全人類的共遺產者——的頹圮,見到各民族間日形加深的仇恨和一無希望的未來,而為之惶戰慄。

致公教信友

26現在,信友們,你們來!你們因了無可言喻的超性鏈鎖而與降生為嬰兒的天主聖子,有著親密的連繫,你們為其福音所指導所祝聖,並為救主苦難聖死的成果所養育。你們當然亦感到痛苦,但在痛苦之中,卻在痛苦之中,卻擁有來自信德的希望。あ

27現代的不幸亦是你們的不幸。毀滅性的戰爭亦折磨你們的肉體和心靈,亦光顧到你們的財富及房屋。死亡曾粉碎你們的心神,曾造成短期難能痊可的傷痕。你念及客死他鄉的親人可能無法辨認的丘墓,念及杳無消的流浪者、失敗者、以及你們熱烈布條再度擁抱,為人俘虜及放逐遠方的親人時,你們亦沉沒於傷心和苦痛中。同時,想到父子老少的未來,眼前亦現一片黑暗。

28痛苦與焦急的可子女!吾人慈熱腸雖經常與你們相偕不離,但吾人深切不變的情懷,尤其現在與你們每人更為接近。吾人所做諸般固不能使這可怕的戰爭馬上停止,亦不使你們已死的親人復活,不能使你們被毀的房屋重建,並徹底解救你們於焦急,更不可替你們預卜未來,因為未來的鎖鑰操在天主手內,只有祂宰治世間一切際遇,並能使一切朝向祂指定的和平結局而進行。

29但吾人所能並立意實行者是下列兩點:其一,吾人曾經並行將盡所有物質和精神力量,減輕戰爭的悲慘後果,減輕俘虜們、受傷者、失敗者、處於急難中者,以及所有遭受不幸者的苦況,無論他們屬於何種語言及種族。

30其次,值此戰爭的險惡時期,吾人希望你們記起來自信德的神慰。信德教訓我們,凡擁有平靜和爽朗的良心者,凡將煉獄彌撒中教會所做動人的禱詞視自己的禱者,死亡及現世所有苦痛便失卻其折磨人心的力量。教會說「主!你信友的生命只能予以更換而不能為人剝奪;此世的居處一旦頹廢,永生的天堂便為之怖置停當」(Praefatio Missae pro defunctis)。其他缺乏望德的人們,反倒置身於萬丈深淵的邊綠。他們雖伸出雙手,試圖找到依據點,但亦什麼捉摸不到;他們雖擁有不死不滅的靈魂,卻無綠享受來生的永福。你們卻不如此;靠了仁慈天主的聖寵及寬厚,死亡雖逃不掉,卻擁有常生的許言,作為你們無言可喻的慰藉。

31仰仗信德,你們享有內心的爽朗;你們卻擁有基於信賴之情的精神力量,故雖面對至殘酷的苦痛亦能不為挫折。這高妙的聖寵及無可估價的特恩,應當歸功於救主的仁厚。這殊寵要你們以睄搕ㄣ的善表答天主、要你實行宗徒事業,促使灰心絕望者恢復其希望,並引在狂風大浪的海洋中遭翻船的厄運而瀕臨滅頂者,走向得救的精神碼頭。あ

信友應反躬自省

32值此思想紊亂之秋,人類所依循者是沒有天主至對抗天主的路子,是沒有基督其至對抗基督的路子,吾人之出此語並無意開罪誤入歧途者;他們仍是吾人的弟兄。

33但信友們在這遭受考驗的時期,理應檢討一下他們應負的部份責任。許多信友,莫非未曾對教會迭次譴責的錯誤思想和有欠正確的生活方式,從事通融與妥協?

34凡對明證信德及堅持公教信原則表示冷漠,並因怕得罪人而無意間妥協曲就者;凡在行善去惡,在履行公教生活,在教子女和治理家政上,表示怯懦與猶豫者,以及公然或暗中犯罪做惡者,都有份於今天滋擾世界至烈的禍惡!誰人有權利相信自己無罪呢?反省自身的作為,謙心承認自己的責任,能使你們在心靈深處感到自己如何有義務,以聖善的祈禱及生活,平息天主義怒,哀求天主的仁慈,努力拯救弟兄們,並將數十年來人們拒絕給予天主的光榮,給還天主,同時又替人們設法爭居內心的平。這和平,除非走近伯冷山泂,接受聖嬰的神光,無從恢復。

35可愛子女!你們應當工作!應當整肅你的行列!在如此眾多不幸中不應膽怯,不應消極無為!應由不幸中走出,並應為替基督重建新的社會而工作!

36但願引領三王尋獲耶穌的異星照耀你們!由耶穌散發出的神力,並末失卻其治療墮落人類的功效。昔日這神力既克服了雄霸世界的異教,今天正值各種痛苦與幻想的破滅替如此眾多人們指出人類公私生活迄今追隨的路線如何荒唐與有失正確時,何以不能再度勝利?他們體驗到自己的內心,充斥著急待滿足的渴望。但願你們信友生活的善表指導他們!但願你們熱誠的善言感動他們,並告訴他們:虛幻的世界正在逝去,真的生命在於「認識你,唯一真天主,和你所遣派的耶穌基督」(若,一七,三)

二段:關於救濟災民與和平問題

呼籲救濟災民

37但願你們的善言,能使兄們認識在天大父:能使他們深信:值此艱苦的不幸時期,智慧而仁善的天主仍然照拂世界;並使他們體驗到,人而熱愛天主必能享有和平幸福!但愛天主者,對自己弟兄們的急難必然異常敏感,必然樂於在精神和物質方面救助他們,樂於犧牲自身,俾使人人心內再度燃起積極有為的愛火。

38啊!基督聖愛的神力何其偉大!吾人怠到吾人為的心胸中所有同等愛護一切人們的聖愛,如何摶跳。是這聖愛促使吾人大聲疾呼,籲請人們致力慈善及博愛工作!

39不知多少次,吾人一想到為戰爭所摧毀的廣大區,便為之心肝寸斷,不斷,不禁重複替師傅基督的話說:「我憐憫群眾……他們沒有吃的」(谷,八,二)。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令吾人感到,吾人所有賑濟人們的力量,較諸人們所有龐大的急需,如何微不足道!人求救的呼聲及痛心的嗟嘆上達於吾人耳鼓,昔日者祗來自遠方,現在卻亦來自近處。

40面對這日益倍增的急需,吾人特向全球信友致以誠懇的呼籲,號召他們同情助災民!「我立在門口敲門」(默,八,二)

41靠了天主在吾人心內激發的信賴,吾人毫不遲疑,特向因了天主仁慈尚未直接受到戰爭影響的各國,以及其他被捲入戰爭,然而其生活情況仍然許可他們顯示其慷慨豪爽與樂善好施精神的各國,發出呼籲,請他們發揚人道及信友精神,賑濟置身於戰爭考驗之下而一無外援的人們,他們不唯現在缺乏必需的日用品,將來更人堪設想。

42某種希望在支持並促使吾人發出上述呼籲。吾人希望這呼籲在信友及存有活潑人道精神者心內,獲致深切的反應。值此由世界大戰爭所導致並日趨尖銳化的衝突時,一種安慰人心的思想和主張日益顯著地浮現著,擴展著。戰爭所造成的普遍貧困,喚起了人們「休戚相關」的責任感。戰爭在各處造成的荒與毀滅,迫切需要全面重建和救濟工作。過去幾年所盛行邪說,在思想獨立和心志開明者,已變一種驚告。對這警告,他們已無法裝襲作啞。不獨理智迫使他們聽這警告,即道義情感亦要求他們注意之。他們認為,各國精神及物質生活的重整,乃各民族的共同工作。在國際組織中為害至烈者,決不應對任何民族,予以違反義、公平及智的待遇,決不應讓國際組織內存有某可能危及組織的存在和穩固的漏洞。

呼籲和平

43可愛子女!但願吾人常忠實於吾人為神牧的職責所要求的大無私精神! 吾人請求你們盡所能,到智慧而平的正義及仁愛,在係各國的基本問題上獲致勝利!真的,唯有擁有智慧及愛護人類之情者,始能了解吻合人性尊嚴和信友心的協約,決不應出乎強權的脅迫,而應是具有先見之明的正義,及平待遇一切人的責任感所有產物。

44可愛子女!即使在期待世界和平出現的當兒,你們仍須在不幸及不義的打擊下吃苦受辱,亦決不應玷污來日的協約,決不應以怨報怨,或者造下更為不義的罪孽!

45值此聖誕節望日,你們的心神要集中於馬槽內的聖嬰!你們要瞻仰並存想:祂在為流及冷風所襲擊並無人照料的山洞內,並有份於你們的貧困及不幸。祂雖是天地大王,雖是人為爭取它而不惜鬥爭的財富的大小主人,因為一切都是祂的,但在現有的戰爭中,祂曾多次被逼放棄業已被或有危險被毀大小聖堂。或許某些地區,雖然由你們熱誠的祖先起建了彫棟畫樑和高聳入雲的宏偉聖殿,但在戰火的洗劫下,你們祗能提供祂一座可憐的處所,一座臨時性聖堂或私人住屋。吾人對司鐸及男女信友多次冒搶死救聖體,並將救主移供保險處所的功勳,特加頌揚並表示謝意。你們的熱誠,頗不欲使福音所說:「祂來到自己的領域,自己的人卻沒人接受祂」(若,一,一一)的話,再度應驗。於是,曾特選伯冷而揚棄耶路撒冷,寧願生於馬棚而願生於隸屬天父的雄偉聖毀中的基督,並未拒絕駕臨你們的寒舍。貧困與凄涼雖然令人感到痛心,但天主桯子耶穌基督及其聖寵與真理,一經駕臨其間,便一變而為甘美者。幾時你們心內存有信、望、愛、服從與熱誠等美德,祂便與你們同在。

46可愛子女!吾人與你們一同將吾人的祈禱寄放於聖嬰足前。吾人懇求祂祂恩賜今年的聖誕節成為戰爭時最後一個聖誕節;求祂恩賜人類在燈燭輝煌及真正喜樂與和平中,慶祝來年的聖誕節。

47現在,凡因天主的安排或許可,而掌握著祖國及其他各國民運的負責當局,應諦聽由這可怕戰爭所造成的血腥及毀滅的深淵中,發出的呼籲及警告說:「你要清醒」。這警告無異傳報公審判的號角!人類的呼聲便是天主的呼聲!凡對這呼聲充耳不聞者,必遭懲處!

48各位既能以作戰計劃及軍事部署,影響各國及五大洲,然則談到這次戰爭的責任的和賠償問題時,各位當然亦有發言的資格。今天的世界大戰在人類精神和物質生活上所造成的損失,其程度與範圍是空前前巨大的。這殘暴無比的戰爭,若不幸繼續下去,則其對參戰國雙方和被迫捲入漩渦中的其他各國的毀滅,勢必大為增加。這駭人的危機在吾人心目中顯得如此黑暗及可怖,致使吾人為了各國的好處,甚至各國的生存,不得不發出以下呼籲:

49各位要高舉自己!要擺脫自己! 要擺脫自己狹隘的思想及觀點!擺脫自己因了武力強大而傲視他國的自大狂!擺脫自己對法律及正義所有片面的解釋與肯定!各位要承認真理,即使真理是不利於各位的!各位要訓誨自己的民眾,使之認真勇敢,正視真理!

50真的和平並非由武力強大所產生的結果!和平依其最後及最深意義來說,乃是道德及法律問題。

51事實上,沒有武力,和平固不可能出現,而和平的持續亦需要正常限度的武力作其依據。但武力的運用如要合乎倫理,必須以保衛法律為目標,而不應從事削弱損害法律。

52現在,是獲致驚人的偉大進步的時代,同時亦可能是造成凶險錯誤與滅亡的時代。人類歷史從未有過像現在這樣關係重大的時代!

53這時代迫切要求人們對考慮戰爭目標及協約問題時,一以高度倫理思想為出發點。協約的最後宗旨不可能不是:使參戰各國互相諒解與親睦,並使每個意識到自身有義務參加國際大家庭的國家,可以在不否定並消滅自身的條件下,光榮參加來日的世界重建工作。當然,這協約並不意味著,人們應對試圖以武力干犯法律者,予以縱容,而不加以必要的保證和制裁。

54各位萬勿企圖迫使某民族,即使是至渺小至貧弱的民族,放棄其主要權利及攸關命脈的需求。假使各位的民族應該放某棄這些權利及需求的話,各位一定認為那是不可能的。

55各位應在人類及歷史前,迅速替焦急期待的民眾,提供一項令他們恢復正常生活的協約。在這協約的搖籃上,不應出現仇恨與報復的閃光,不應縱容鎮壓他人的無羈慾望與盲目本能,本應輝耀著休戚相關的新精神曙光。這精神出發於人類共同遭受的痛苦。這精神應以公教信德為其不可或無的支柱。唯有這精神可能仗人類在這場浩劫之後,避免簽訂一項建築在錯誤原則上的、王能持久和騙人的協約。

56可愛子女!吾人懷著這些希望,以慈父心腸,給你們,並給正在遭戰禍而需要天主的慰藉者,尤其給響應吾人號召而立意積極從事慈善與愛德工作者,格外給殷切期望替各民族帶來和平橄欖樹枝的各國當局,降以宗座祝福,作為上天寵恩的保證。

「第五次」廣播詞註釋

ヾ物質文明的突出與精神文明的墮落,亦即精神文明一能與物質文明平衡發展,的確構成現代悲劇的主因。科學的失敗就在於祗顧促住物質文明而忽略精神文明。精神文明既不能與物質文明,並肩前進,則科學的驚人發見和技術的日新月異,正成了毀滅人類的兇手。兩次世界大戢的殘酷結局便是這道理的證明。

ゝ存在主義哲學(Existentialism)經常強調的幻想的破滅、空虛、厭倦、苦悶、焦急和絕望,是現在至為流行時時髦疾苦。科技的進步固然增進了人們肉體的舒適,但不唯未能消滅人們心靈的痛苦,反而火上澆油,導致這痛苦的日形加劇。深寄希望科技的人們,見到科技驚人的成果,一變而為滋擾和殲滅人類的飛機大炮時,則當然感到幻想的破滅,於是便陷入空虛、絕望與不安的深淵中而不克自拔。

ゞ因了科技的突飛猛進,交通和電訊工具,異常發達。這為促成物資交流與洲際性貿易,構成一個優越無倫的條件。但因缺少精神文明,缺乏出自正確的人生觀的正義和仁愛精神,亦即教宗所說「如果不倫理原則約束之糾正之;如果不以來世的光明燭照之」,則日趨發達的經濟適促以加刻貧富的懸殊,使社會問題日趨惡化。因為物質財富本身便具有分袋作用。四個孩子一同學習天主經,不唯能相安無事,而且可能越形親睦;但如困四個孩子分食一隻蘋果,則不免發生爭吵甚至拳足相加了。

々科技失敗的原因,便是人們將科學奉為神明,而將造化宰治世界的真天主置諸不理。人們既惡意顛覆教宗經常強調的「絕對秩序」,亦即保祿宗徒所說:「一切是你們的,你們是基督的,基督是天主的」的原則,則其結果當然是「淪為可恥的奴隸」。唯物論論和無神論的科學,既蔑視一切精神因素,尤其天主及由天主欽定的正義及仁愛律令,則其用以團結人們的唯一手段,便是三P主義,即Police(警察)Power(暴力)、及Politics(政治)。而這三P主義的集大成,便是控制世界三分之一的極權主義。於是所謂人性尊嚴及自由等,便全部名存實亡。現代人大可以在奴隸生活上傲視古人了!

ぁ打著「破除迷信與擁護科學」金字招牌的無神論者,居然以勞工保姆自命。許多天真的勞工果然一窩蜂似地背棄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及其人生哲學,而改以勞動為其人生宗旨,並以現世生活舒適為其目標。但曾幾何時,便已為冷酷的現實所驚醒。不唯所幻想的「地上天堂」沒有絲毫兌現的跡象,連起碼的溫飽二字亦談不到。同時在極權統制與警察日夜窺視下,不唯正常的家庭生活無法維持,連思想及言論自由亦喪失凈盡。處在這種打擊下的人們焉得不感到空虛絕望?固然,這是鐵幕內的情形,但鐵幕以外的上當者,因了作戰時甚至非作戰時生活的不如理想,亦未嘗不感到相似的灰心與心與焦急不安,尤其為科技而背遮宗教信仰者。除非他們依照下節所說,棄暗投明,則其心靈的滋擾和愁苦是無可救藥的!

あ信仰忠誠的信友固然同樣遭受戰爭的蹂躪,但其心靈因有天上神慰,決不至感到空虛絕望。他們有信德為其光明,有望德作其依據,有愛德作其力量,表面上雖與他人同在水深火熱中,但內心卻洋溢著和平幸福。這與深寄全副希望於科技並因此而揚棄宗教信仰者,相去何啻天壤。但願人們真能瞭解這點!

 


網頁製作/校對:何錦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