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保祿六世

天主子民的信經

Solemni hac Liturgia

The Credo of the People of God

一九六八年六月三十日

輔仁大學附設神學院翻譯

《天主子民的信經

台北:鐸聲月刊社,1968

**********

可敬的弟兄們及可愛的子女們:

我們用此莊嚴的禮儀,來結束對聖宗徒伯多祿保祿殉道一千九百週年的慶祝,並因此將信德年閉幕。我們奉獻它來紀念聖宗徒們是為證明我們堅心決意忠於他們傳下的信德寶藏(1),同時也加強我們在歷史環境中按這信德而生活的願望,而所謂歷史環境,便是教會在其這世界的旅程中所發現的。

我們感到有責任公開地向那些對我們的邀請有所反應的人致謝,他們以加深個人對天主聖言的皈依,以在許多社團中更新信德的表白,以基督化生活的證據給於信德年一個輝煌的完整。我們特別對作主教的弟兄們及聖而公教會的信友們表示感佩,並頒給我們的祝福。

同時我們認為我們必須滿全基督給伯多祿的命令;我們是伯多祿最不堪當的繼承者,這命令就是在信德中堅固我們的弟兄(2)。當然,我們知曉自己人性的軟弱,但是由於這命令在我們精神上所加的一切力量,我們將按此做一個信德的宣言,發表一個信條大綱,嚴格來說,它不是信道式的定義,它重述尼賽亞(Nicea)信經的主體,那也是天主的聖教會不朽傳統的信經,再加上一些因我們時代精神狀況而生的發展。

在擬此宣言時,我們注意到一種對信德的不安正在攪亂一些地區。他們不能逃避正在發生深刻變化世界的影響,而這情況中,許多確定的道理都被提出來爭辯和討論。我們看到居然有天主教友也讓自己為一種追尋改變和新奇的熱情所佔有。當然,教會常有責任努力更深地學習,並把天主深不可測的奧秘,以更合適的形式呈獻給一代代的人,使為所有的人結出豐富救恩的果實。但是同時需要非常小心,而實行不可免除研究的責任時,不使基督的教義受到損害。否則的話,如同在這些日子不幸地看到的,會給許多忠信的靈魂帶來擾亂和困惑。

在這方面,我們應想起在科學證實的現象之後,天主給的理智可以達到事物存在的真像,不僅只是主觀對結構的印象或是意識的發展,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在另一方面,解釋聖經的工作是嚐試了解和找出經文所表達的意義,同時對所用的字句保持尊重,而不是以某種方式按照任意的假設去再造出這種意義。

但是在一切之上,我們把不可搖動的信賴放在聖神內,祂是教會的靈魂,我們的信賴也放在信德中,這信德是基督奧體的生命所依靠的。我們知道有人正在等待基督的代表發言,我們以我們通常所給的教導來答覆這些願望。但是今天我們有一個以更隆重方式發言的機會。

在這聖宗徒伯多祿保祿的瞻禮,今日被選為信德年的閉幕日,我們願意奉獻一個信德的宣言尊崇生活的天主。正如有一次在腓力的凱撒勒雅伯多祿宗徒代表十二位宗徒做了一次宣言,他超過了人的意見,承認基督是生活天主之子,所以今天他卑下的繼承者、普世教會的牧者,代表所有天主的子民,來對信託教會的超性真理作一堅定的證明,這些真理是為向萬邦宣揚的。

我們願意我們信德的宣言達到高度的完整與清楚,因此它能合適地答覆許多靈魂所感到需要光明的要求,也答覆所有在世界中正在尋找真理的人,不論他們是屬於何種精神團體。

可愛的弟兄及子女們,為了至聖天主及我等主耶穌基督的光榮,信託榮福瑪利亞及聖宗徒伯多祿保祿的幫助,為了教會的利益及表樣,以所有神職及信友的名義,在與你們完全的精神相聯為一之中,我們現在發表這信德的宣言。

信德的宣言

我們相信唯一的天主、父、子及聖神,衪是可見的事物,如我們暫生所經過的現世之創造者,衪是不可見的事物,如我們所稱天使(3)純粹精神體的創造者,衪又是每個人精神體和不朽的靈魂之創造者。

我們相信這唯一的天主,在衪無限神聖的本質中,正如在其所有的成全,所有的全能,所有無限的知識,和所有照顧、旨意、及聖愛之中,是絕對的一個。正如衪給梅瑟啟示衪是「自有者」(4);如聖若望宗徒教我們的衪是「愛」(5);所以自有和愛這兩個名字,不可名狀地表示衪的同樣天主性的現實,祂願意使祂自己讓我們認識,衪「住在不可接近的光中」(6)。就衪自己而論,衪是超越每一個名號,每一件事物,每一個受造的理智。只有天主啟示衪自己是父、子和聖神,可以給我們對這現實有正確而完全的知識,在今世信德的晦暗中,在死後永遠的光明中,我們因聖寵被召叫分享衪永遠的生命,永遠組成聖三──衪們每一位都是同一天主──的相互連鎖,是至聖天主榮福的內在生命,衪是無限地超過我們人力所能推想的(7)。不過,我們感謝天主的美善,有許多的信者雖然他們不知道至聖聖三的奧蹟,能和我們一起在人前證實天主的至一性。

因此,我們相信父,衪自永遠生子;我們相信子、天主的聖言,自永遠為父所生;我們相信聖神,非受造的一位,祂由父與子所共發如同衪們永遠的愛。如此,在天主三位中,同為永遠而互相平等(8),天主的生命與福樂以及屬於非受造之神應有的榮耀,完全滿溢的一個,同為圓滿於至高的卓越中,因此,應常常恭敬「獨一天主在聖三中,天主聖三在一個性體中。」(9)

我們相信我等主耶穌基督,衪是天主子。衪是永遠的聖言,在時間開始以前受生於父,與父同一性體,homoousios to Patri(10),萬物是藉著衪而造成的。衪因聖神的德能由童貞瑪利亞取得肉軀,而成為人;因此按天主性衪與父平等,按人性則較遜於父(11)。衪是三位中之一位,由於位格單一(12),不是由於衪的天主性和人性不可能的混合。

衪寄居在我們中間,充滿恩寵與真理。衪宣揚並建立了天主的神國,在衪之中使我們認識父。衪給了我們新的誡命,即彼此相愛如衪愛了我們一樣。衪教了我們福音真福的通路:神貧、溫良、耐心受苦,渴慕正義、憐憫、心淨、締造和平、為義而受迫害。衪在般雀比拉多執政時受難,承擔了世界罪惡的天主羔羊,衪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以衪救贖的血拯救我們。衪曾被埋葬,以自己的德能第三日復活了,以衪的復活提高我們分享神生,那就是聖寵的生命。衪升了天,日後衪將再來,那時是在光榮之中,按照各人的功勞而審判生者死者:凡適應了天主聖愛和憐憫的人走向永生,凡拒絕了天主聖愛和憐憫的人走向不可熄滅的火中。

衪的神國萬世無疆。

我們相信聖神,衪是主及賦予生命者,祂和聖父聖子,同受欽崇,同享光榮。衪曾藉先知們向我們發言;在基督復活及升到父那堨H後,衪被基督遣發來世;祂光照、生化、保護和引導教會;如果教會的肢體不規避聖神的聖寵,衪便淨化他們。衪的行動,滲入靈魂的最內部,使人能答覆耶穌的要求:「你們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瑪:五,48)。

我們相信瑪利亞始終保持童貞,是降生聖言──我們的天主和救主耶穌基督──的母親(13);由於這特選的理由,及由於她聖子的功績,她在一種優越的方式下獲救(14),免除一切原罪的污染(15),充滿聖寵超過其他一切的受造物(16)。

與降生和救贖的奧蹟以一種緊密而不可解除的聯繫攸關(17),無染原罪的榮福童貞,在她現世生命終了時,肉身靈魂同被提升到天堂的光榮中(18),與她的復活之子相似,預先擁有一切義人將有的命運;我們相信天主榮福之母、新的夏娃、教會之母(19),在天堂上仍繼續盡行對基督肢體的母親職分,在被救者的靈魂中,分擔產生和發展超性生命的工作(20)。

我們相信在亞當內我們都犯了罪,這就是說他所犯的原始罪孽使一切人共有的人性墮落到一種境地,這種境地承擔了那原罪的後果,它不是我們原祖父母首先所處的境地,當時他們曾被建立於聖德與正義之中,不知罪惡與死亡。如此墮落了的人性,被傳給所有的人,它剝奪了原先佩有的聖寵,傷害了所有自然的能力,並屈服於死亡的權下;就是按照這種解說,每一個人都生於罪中。因此,我們與特利騰公會議認為原罪與人性一起被傳遞,「不是由於摹仿,而是由於傳播」,如此它是「屬於每一個人的了」(21)。

我們相信我等主耶穌基督,以十字架的祭獻,把我們從原罪及每一個人的本罪中救贖出來,因此,真符合聖保祿之言:「罪惡在那媦W多,恩寵在那堣]格外豐富」(22)。

我們相信我等主耶穌基督制定了一個聖洗,為赦免罪過。對尚未能犯本罪的小孩,也應付以聖洗,為使他們在生於缺乏超性聖寵的情形下,得以「因水及聖神」在耶穌基督內重生於天主性的生命(23)。

我們相信唯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由耶穌基督建立於磐石伯多祿之上。教會是基督的奧體;同時是一個可見的社團,具有聖統制而組成的,又是一個精神性的團體;她是人間的教會,乃旅此下土的天主子民,也是一個富有天上福祐的教會;是天主神國的萌芽及初果,通過此神國救贖的二程和痛苦在整個人類歷史中延續,而此神國正期待此世過後圓滿地成就於光榮之中(24)。在時間的過程中,主耶穌以自己充滿恩寵所發散出來的聖事,來組成教會(25)。教會因著這些聖事,在給予教會生命和活力的聖神之聖寵中,使她的肢體分享基督死亡和復活的奧蹟(26)。因此,雖在其內部中有罪人,教會是聖的,因為除了聖寵的生命以外,她沒有其他的生命:就是教會的肢體生活於她的生命,便能成聖;他們如果從她的生命中分離,便陷落於罪惡及混亂之中,而阻止教會聖德的照耀。為了這個原因,教會為這些罪惡受苦而作補贖,並以基督的血及聖神的恩惠享有治愈其子女罪惡的權力。

教會乃天主許諾的承繼者,亞巴郎精神上的女兒,也因而天主的選民,她愛護以色列的聖經,她尊敬以色列的聖祖們及先知們;她被建立在宗徒們身上,世世代代傳授著宗徒們永生的言語,並在伯多祿的繼承者及與他相聯為一的主教們身上傳下宗徒們牧者的權能;教會在聖神永常的助祐下,負有維護、教導、解釋及宣揚真理之責,而此真理乃天主當時藉先知們隱約的方式,而在主耶穌身上完美地所啟示的。我們相信記載和傳下來的天主聖言中所包含的一切,以及相信教會,或藉隆重的斷定,或使用通常而普遍性的訓導權(27),所欽定為天主所啟示的一切信道。我們相信伯多祿的繼承者以全體信友的牧者及導師的名義在講座(ex Cathedra)發言時,享有不可錯誤的特恩(28)。當主教團與教宗一起運用最高訓導權時,享有同樣的特恩(29)。

我們相信為耶穌基督所建立並為其祈禱的教會,在信德、敬禮及聖統互通的聯繫上,有不可缺損的至一性。在這個教會的內部,禮儀上雖有多種的變化,神學和精神的傳統上有合法的不同以及特別的紀律,然而不單不損害教會的統一性,反而使統一性更為顯明(30)。

我們承認在基督的教會之外,存在著許多真理和聖化的因素,這些因素屬於教會並導向教會本身至公的統一(31);我們也相信天主聖神的行動,在基督所有子弟的心中喚起對這統一的愛護(32)。我們懷抱希望,那些尚未與唯一教會完全相通的基督徒們,有朝一日會再結合而成為一牧一棧。

我們相信教會是為得救所必需的,因為基督乃唯一中保及得救的道路,衪使自己為我們臨在於號稱衪的奧體的教會中(33)。但是天主救贖的計劃收受一切的人;凡無辜而不認識基督福音及其教會的人,只要誠心追求天主,在聖寵的影響下努力按良心的推動承行天主的旨意,這種人只有天主知道他們的數目,他們可以獲得救恩(34)。

我們相信彌撒,由司鐸用神品聖事所領得的權力代表基督所舉行,同時由他以基督及其妙身肢體的名義所奉獻,它正是加爾瓦略山上的祭獻,而以聖事的方式臨在於我們之祭台上的。我們相信,正如在最後晚餐中為主所祝聖的餅和酒,變成了衪要為我們在十字架上所奉獻的衪的體和衪的血,同樣,由司鐸所祝聖了的餅和酒,也成了在天堂光榮中為王的基督之體和血;我們相信主的神秘臨在,是一個正真的、實在的及本質的臨在(35),雖然出現於我們感官的形象,仍和以前相同。

基督在此聖事中,除非餅的本質變成了衪的體及酒的本質變成了衪的血,決不能如此臨在,至那些不改變的只是我們的感官所覺察的餅和酒的特徵。這種神秘的改變很恰當地被教會稱為「本質的轉變」(Transubstantiation)。每一個追求了解這奧秘的神學解釋,為了與公教信仰相符合,該堅持在不屬於我們思想的現實本身,祝聖之後餅和酒不再存在,因此主耶穌可崇敬的體和血在餅和酒的聖事形象下真實地在我們面前(36),這正如主所願的,為了把衪自己給我們作為食糧,並使我們聯合于衪奧體的合一中(37)。

主在天堂光榮中獨一而不可分的存在並未增多,但是由於聖事使衪臨在於地球上舉行彌撒的許多地方。而彌撒聖祭完了之後,這種存在仍繼續留於聖體內,祂在聖龕中,成了我們每一座聖堂之活的中心。藉我們肉眼所見的祝聖餅形,尊敬朝拜不可見的降生為人的聖言,是我們一種甘飴的責任,祂沒有離開天堂,卻臨在於我們之前。

我們承認在現世基督教會中開始的天主神國,不是正在消逝的世界,神國的真正成長,與文明、科學及人類技術的進步不能混為一談,它的成長在於對基督不可探測的財富更深奧的知識,在於對永遠的真福更切的企望,在於對天主的愛更熱烈的反應,以及在於人世間更慷慨地施與聖寵及聖德。但是,因著同樣的愛,促使教會經常關心人類真正的現世福利。雖然教會不停地提醒她的子女在現世沒有永久的居所,她也鼓勵他們按照各人的使命和資力對自己都市謀福利而有所貢獻,去推動人間的正義、和平與友愛,去自由地幫助弟兄們,特別是對最窮苦最不幸的人。因此,號稱基督淨配的教會,對人們的需要,對他們的快樂和希望,對他們的悲傷和努力,予以深切的關懷,而願把自己呈現給他們,為使以基督的光燭照他們,並集合他們於其唯一的救主之內。教會的此種關懷,並非等於把自己適合這個世界的事物,或削弱對其等待的主及永遠神國的熱情。

我們相信永生。我們相信一切在基督聖寵中死亡者的靈魂,乃死後在永恆中的天主子民,無論他們仍需在煉獄中淨化,或者如耶穌對右盜所做的一樣,在他們脫離肉身時就被衪帶到樂園;當復活之日這些靈魂重與他們的身體結合時,死亡就被完全征服。

我們相信在樂園中集合於耶穌和瑪利亞周圍的群眾,形成天上的教會;在那裡他們享受著永遠的真福、看見天主的本來面目(38),他們也以不同的等級與天使們聯合參與光榮中基督所行使的統治權,他們為我們轉求,並以手足關切之情扶助我們的軟弱(39)。

我們相信所有基督信友的相通,在現世旅程中的信友,死了正在淨化的亡者,以及天堂的諸聖,共同組成唯一的教會;我們相信在這諸聖相通中,天主及其聖人們的慈愛永遠眷顧我們而傾聽我們的祈禱,正如耶穌所保證的:「求罷,必會得到」(40)。因此,我們用信德和在希望中,期待死人的復活及來世的生命。

願天主受稱揚,聖哉、聖哉、聖哉!啊們。  

一九六八年六月卅日,發自梵蒂岡大殿

教宗保祿六世

附註

(1)參閱弟前:六,20。

(2)參閱路:廿二,32。

(3)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三○○二。信條大全為集合有關天主教信道,重要大公會議文件及教宗通諭之書。

(4)參閱谷:三,14。

(5)參閱若一:四,8。

(6)參閱弟前:六,16。

(7)參閱信條大全(新版)八○四。

(8)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七五。

(9)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七五。

(10)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一五○。

(11)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七六。

(12)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七六。

(13)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二五一—二五二。

(14)參閱梵帝岡第二屆大公議教會憲章,五三節。

(15)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二八○三。

(16)參閱教會憲章,五三節。

(17)參閱教會憲章,五三、五八、六一節。

(18)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三九○三。

(19)“參閱教會憲章,五三、五六、六一、六三節;參閱教宗保祿六世梵帝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第三期會議閉慕詞:宗座公報五十六卷,一○一六;參閱“Signum Magnum”教宗勸諭的緒言。

(20)參閱教會憲章,六二節;參閱教宗保祿六世“Signum Magnum”勸諭第一頁第一號碼。

(21)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一五一三。

(22)參閱羅:五,20。

(23)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一五一四。

(24)參閱教會憲章,八節及五節。

(25)參閱教會憲章,七節及十一節。

(26)參閱梵帝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禮儀憲章,五、六節;參閱教會憲章,七、十二、五○節。

(27)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三○一一。

(28)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三○七四。

(29)參閱教會憲章,廿五節。

(30)參閱教會憲章,廿三節;參閱梵帝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對東方禮教會法令,二、三、五、六各節。

(31)參閱教會憲章,八節。

(32)參閱教會憲章,十五節。

(33)參閱教會憲章,十四節。

(34)參閱教會憲章,十六節。

(35)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一六五一。

(36)參閱信條大全(新版)一六四二.一六五一—一六五四;教宗保祿六世「信德之奧蹟」通諭,見鐸聲,一九六五年九月號—一九六五年十月號。

(37)參閱聖多瑪斯神學大全第三冊七三題三節。

(38)參閱若一:三,2;信條大全(新版)一○○○。

(39)參閱教會憲章,四九節。

(40)參閱路:十一,9—10;若:十六,24。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神哲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