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理部

有關「治愈祈禱」的訓令

Instructio De Orationibus Ad Obtinendam A Deo Sanationem

二000年九月十四日

 

王愈榮譯

台北:天主教教務協進會出版社,2000

**********

 

前言

深入人心的追求幸福,常與解脫疾病的願望,以及在經歷病痛時能了解其意義,是相連的。這種和每個人多少有關的人的現象,在教會內特別得到共鳴,在教會內病痛被了解成與基督相結合,以及心靈淨化的方法。此外,為那些面對一個病人的人自己,也是實踐愛德的機會。不但如此,因為疾病像其他人類痛苦一般,它是祈禱的重要時刻,無論是祈求恩寵,或是祈求能以信德的精神及翕合天主聖意而接受病痛,或是祈求治愈。

因此,祈求恢復健康,是每個時代也包括我們這時代,教會經驗的一部分。比較新穎的是祈禱聚會的增多,有時與禮儀慶典相組合,為了是從天主獲得治愈。在多次情況中,宣報得到治愈,興起了期望在其他類似的聚會中,也有這種現象。在此情形下,有時宣稱那是治愈的神恩。

此類為得治愈而有的祈禱聚會,發現它們從禮儀的觀點看,有適當分辨的問題;這是教會當局特殊的責任,教會對禮儀慶典適當的運作,必須監督並給予恰當的規範。

為此,似乎有必要公佈一項指令,依照天主教法典三十四條規定,並幫助各地的正權人,使信友在此領域受到更好的領導,促進好的而糾正應避免的事。那麼必須使這些紀律的決議,能有堅固的教義框架作為出發點,確保正確的探討並對規範作清楚的推理。為此緣故,紀律的部分前面,有對治愈恩寵和治愈祈禱的教義提示。

 

一.教義面

(一)疾病和治愈:它們在救恩計畫中的意義和價值

「人們被召得喜樂。不過,每天他們經歷到各種的痛苦和悲痛」(1)。因此,主在祂救贖的許諾中,宣告從解脫痛苦而來的衷心喜悅(參依卅29;卅五19;巴四29)。的確,祂是「救人脫免一切災禍」的(智十六8)。在各種不同形式的痛苦中,伴有疾病的痛苦不斷在人類歷史中存在,因此也包含在人脫免一切災禍的願望中。

在舊約堙A「以色列經驗到,疾病是以一種神秘的方式,與罪過、邪惡相連」(2)。在天主加於人民不忠的懲罰中,疾病有顯著的地位(參申廿八21-22,27-29,35)。祈求天主治愈的病人,承認由於自己的罪而受懲罰(參詠卅七;四十;一0六17-21)。

可是疾病也會打擊義人,而人們問為什麼。在約伯傳堙A這一問題佔很多篇幅。「誠然,當痛苦和罪過連結在一起時是懲罰,但不因此所有的痛苦都是罪惡的結果,並有懲罰的性質。約伯義人的形象,是舊約裡特有的證明……天王之所以同意用痛苦來考驗約伯,是要證明他的義德。痛苦真有考驗的特性」(3)。

雖然疾病可能有正面的結果,作為義人忠信的證明,或是為補償因罪過而侵犯的正義,或是因為能使罪人悔改而走上皈依的道路,但疾病還是一種「惡」。為此,先知宣稱將來不再有疾苦,人生的旅程不再為死亡所中斷(參依卅五5-6;六五19-20)。

疾病為何襲擊義人的問題,在新約中找到完整的答覆。耶穌在祂公開的牧職期間與病人的會面,不是孤立的而是持續的。祂藉奇蹟治好了很多人,為此神奇的治愈是祂活動的特色:「耶穌周遊各城各村,在他們的會堂內施教,會講天國的福音,治好一切疾病,一切災殃」(瑪九35;參四23)。這些治愈是祂默西亞使命的標記(參路七20-23)。它們表示天主的國得勝一切的惡,而成為整個的人,肉身和靈魂,恢復健康的象徵。它們有助於證實耶穌有赦罪的權力(參谷二1-12);它們是救恩的標記,猶如貝特匝達的癱子(參若五2-9,19-21)及生來就瞎的人(參若九)的治愈。

新約中所敘述的福音的初期宣講,伴隨著許多奇蹟般的治愈,加強了福音宣報的力量。這是復活的耶穌所許下的,而初期基督徒團體見證了治愈在他們中間落實:「信的人必有這些奇蹟隨著他們……按手在病人身上,可使人痊愈」(谷十六17-18)。斐理伯在撒瑪黎雅的宣講伴隨了奇蹟的治愈:「斐理伯下到撤瑪黎雅城,給他們宣講基督。群眾都留意斐理伯所講的話,都同心合意地聽教,並看到了他所行的奇蹟。因為有許多附了邪魔的人,邪魔從他們身上大聲喊叫著出去了。許多癱瘓和瘸子也被治好了」(宗八5-7)。聖保祿描述他自己的福音宣報的特徵是,由聖神的德能所作出的標記和奇事:「因為我不敢提及別的,只說基督藉我,以言語、以行動,藉奇蹟、異事的能力和聖神的德能,所作的使外邦人歸順的事」(羅十五18-19;參得前一5;格前二4-5)。無可否認伴隨宣報福音的這些標記和奇事──天主德能的顯示──,大都是奇蹟般的治愈。此類奇事並不限於聖保祿的牧職,也在信友們中間發生:「天主賜與你們聖神,並在你們中間施展了德能,是因為你們遵行法律呢?還是因為你們聽信福音呢?」(迦三5)。

默西亞的得勝疾病,克服人類痛苦,不但因神奇治愈而解除病痛,也因為基督在受苦時志願而無辜的苦痛,給予每個人把自己與主的苦痛相合的可能性。的確,「基督自己,雖然沒有罪,在受難時忍受各種痛苦和折磨,並把所有的人的痛苦作為自己的:如此祂完成了依撒意亞先知對祂所寫的一切(參依五十三4-5)」(4)。此外:「在基督的十字架上,不但完成了由痛苦而得的救贖,也把人類痛苦本身救贖了……基督藉痛苦帶來救贖,祂也使人類的痛苦提升到救贖的層次。如此,每個人在祂的痛苦中,也可以成為分擔基督的救贖痛苦的人」(5)。

教會不僅歡迎病人接受她愛的照護,也承認他們「被召活出他們人性的及基督徒的聖召,並以新而有價值的方式參與天主之國的成長。保祿宗徒的話應該成為他們通往生命的通道,更能光照他們使他們看到聖寵在他們環境中的意義:『我可在我的肉身上,為基督的身體──教會,補足基督的苦難所欠缺的』(哥一24)。正是因為有此成就,宗徒高興地說:『我在為你們受苦反覺高興』(哥一24)(6)。這是逾越的喜樂,聖神的果實,猶如聖保祿,『許多病人能在許多苦難中,懷有聖神的喜樂』(得前一6),並為耶穌的復活作證」(7)。

(二)治愈的願望和為得治愈的祈禱

假定接受天主的旨意,病人對治愈的願望是好的而且極合乎人性,尤其是當他以信賴天主的祈禱予以表達。德訓篇勸說:「我兒,你患病時,不要失望,但要祈求上主,祂要賜你病愈」(德三十八9)。有幾篇聖詠也求治愈(參詠六37;四十87)。

很多病人在耶穌公開傳教時走近祂,或是直接,或是經由朋友及親戚,尋求恢復健康。主接納他們的要求,福音書沒有記述對這些祈禱的任何責備的暗示。主僅僅抱怨他們可能缺乏信德:「『你若能』,為信的人,一切都是可能的!」(谷九23;參谷六5-6;若四48)。

個別信友為自己或是為別人祈求治愈,不但是值得讚美的,而教會在其禮儀中也為病人的治愈祈求主。況且,有一件聖事「特別用來堅強、安慰那些忍受病苦的人,就是病人傅油」(8)。「教會以司鐸的傅油和祈禱,從未停止為其成員舉行這件聖事,把病人託付給受苦並受光榮的主,使祂提攜他們並救他們」(9)。在傅油前降福油時,教會祈禱說:「使所有傅此油的,都獲得身體和靈魂的保障,除去一切痛苦」(10),而在傅油後的兩端祈禱文中,要求病人的治愈(11)。既然這件聖事是未來天國的保證和承諾,它也是復活的宣報,那時「再也沒有死亡,再也沒有悲傷,沒有哀號,沒有苦楚,因為先前的都已過去了」(默廿一4)。此外,羅馬彌撒經書有一臺「為病人」的彌撒,除了屬靈的恩寵外,也求病人的健康(12)。

在《羅馬禮書》的多種祝福禮中,也有「祝福病人的典禮」,其中有為治愈的不同禱詞:在「禱詞」的第二式中(13),在四篇「為成人祝福禱文」中(14),在兩篇「為幼童祝福禱文」中(15),以及在「簡短禮」的祈禱文中(16)。

當然,善用祈禱並不排除,而卻鼓勵為了維持及恢復健康,應用有效的自然方法,並導引教會的子女們照護病人,在肉體及精神方面幫助他們,為能克服疾病。的確,「天主上智所安排的計畫中,我們應該不屈不撓地抵抗各種疾病,並細心追求健康的幸福……」(17)。

(三)新約中的「治愈神恩」

神奇的治愈,不但在宗徒時代確認了福音宣報的力量,而新約也敘述耶穌把治愈疾病的力量,特別交給祂的宗徒們和初期的福音宣講者。根據瑪竇和路加的記載,主在召叫十二宗徒第一次去傳教時,給他們「制伏邪魔的權柄,可以驅逐邪魔,醫治各種病症,各種疾苦」(瑪十1;參路九1),命令他們:「病人,你們要治好;死人,你們要復活;癩病人,你們要潔淨;魔鬼,你們要驅逐」(瑪十8)。在派遣七十二門徒時,主要求他們:「醫治病人」(路十9)。因此,治療的權力,是在傳教的背景中給予的,不是為他們個人的誇耀,而是為確認他們的使命。

宗徒大事錄一般地記敘宗徒們所行的奇事:「宗徒們行了許多奇蹟異事」(宗二43;參五12)。這些神奇的事,都是顯示真理和他們使命的力量。不過,除了這些簡短的一般記事,宗徒大事錄特別敘述了個別宣講福音的人,他們所做的神奇治愈:如斯德望(參宗六8),斐理伯(參宗八6-7),另外是伯多祿(參三1-10;五15;九33-34;40-41)及保祿(參宗十四3,8-10;十五12;十九11-12;廿9-10;廿八8-9)。

在瑪爾谷福音的結束,以及致迦拉達人書中,情景更是廣泛。神奇的治療並不限於宗徒們的行動,以及初期福傳的某些核心人物。有關這點,格前十二章9節、28節及29節所說的「治愈神恩」就有特別的重要性。神恩的意義本身是廣泛的──它是「慷慨的恩惠」──而目前所提的是「已獲得的治愈恩典」。這些恩寵歸於一個人(參格前十二9),因此不能以分配的意思去了解,猶如那些由於自己獲得治愈而領受的治愈恩典,而是一個人為別人獲得治愈恩寵而領受的恩典。這是由「唯一聖神」所賜,但沒有指出人是如何得到這些治愈的。想那是由於祈禱而發生的也並不牽強,當然也伴隨某些象徵性的手勢。

在雅各伯書信中,它提到教會的行動,借助於司祭,指向病人的救恩──也包括肉體的。但這不是神奇的治愈;與格前十二9所說的「治愈神恩」不同。「你們中間有患病的嗎?他該請教會的長老們來,他們該覆手為他祈禱,因主的名給他傅油,出於信德的祈禱,必救那病人,主必使他起來。如果他犯下罪、也必得蒙赦免」(雅五14-15)。這是指聖事的行為:以油傅病人,並「覆手為他祈禱」(Over him),而不單是「為他」祈禱(For him),猶如代禱而已,而是有效的向病人覆手(18)。「將得救」和「使他起來」並不暗示唯一或主要指向身體的治愈行動,而是多少也包括在內的。第一個動詞,在雅各伯書信其他地方提屬靈的得救的(參雅一21;二14;四12;五20),也在新約中用在「治愈」的意思上(參瑪九21;谷五28,34;六56;十52;路八48);第二個動詞合有「起立」或「扶起」意義的(參瑪十8;十一5;十四2),也用在以神奇方式治愈一個因病而躺下的人「直立」的行為(參瑪九5;谷一31;九27;宗三7)。

(四)教會傳統中自天主獲得治愈的祈禱

教會的教父們認為,信友不但為他們心靈的健康,也為他們的身體健康祈求天主,是正常的。有關生命的利益,健康及身體的完整,聖奧思定寫道:「我們必須祈求,在我們有這些時能保存,當我們沒有它們時,它們能增多」(19)。聖奧恩定也給我們留下他一個朋友的治愈的見證,那是經由一個主教、一個司鐸和幾個執事的祈禱所得到的(20)。

這種情形在東方和西方教會的禮儀中都有。羅馬彌撒經書的一篇領聖體後經中說:「……願此天賜恩寵的德能把持我們的心靈和肉軀」(21)。在聖週五的禮儀中,教友們受邀向天主全能的父祈求,求她「消除疾病……使患病者早日康復」(22)。所有經文中最有意義的是祝福病人油經文,它祈求天主賜下降福,使「所有敷用這油的人,能除去一切痛苦、一切衰弱和疾病,並獲得身體、靈魂和精神的健康」(23)。

在東方禮所用的病人傅油的祈禱詞中也很類似。例如,在拜占庭禮的病人傅油禮中,有這篇經文:「聖父,靈魂和肉身的醫師,你曾派遣你的唯一子耶穌基督,治愈一切疾病並解救我們於死亡,因你的基督的恩寵,請你治愈你的僕人,不受肉身和心靈疾病的侵害」(24)。在高潑底格禮中,求主降福油,使所有傅用的人,獲得精神的和肉身的健康。在為病人傅油時,司鐸提到耶穌基督,祂曾被派遣來此世界「治愈病人肉身的疾病,並賜給他走正直的道路」(25)

(五)環境中的「治愈神恩」

在教會歷史的過程中,曾有過聖的顯奇蹟的人,他們進行了神奇的治愈。這不限於宗徒時代;不過,所謂的「治愈神恩」,並不列於上述的顯奇蹟的現象,有關治愈神恩需要一些教理的澄清。目前的問題是,在病人間為了獲得神奇的治愈而安排的特別祈禱會,或是為此目的在領聖體後所做的治愈祈禱。

在教會歷史上,有許多治愈的見證是與祈禱的地點相關的(如朝聖地,在殉道者或其他聖人的聖髑等面前)。在古代及中古時代,此類治愈歸功於朝聖地的聲望,例如都爾士的聖馬爾定,或公博士旦拉的聖雅格大堂,還有其他聖地。今日在露德也是如此,已有一百多年。這些治愈,並不是指「治愈神恩」,因為它們不是和有此神恩的人有關連,不過它們也值得我們注意,當我們在從教義面評估上述的祈禱會時。

有關為治愈所作的祈禱,治愈的目的是一定有影響的,雖然它不是他們計畫中的唯一目的,因此必須區別與「治愈神恩」相連的祈禱會,無論是實在的或是表面的,以及與此無關連的祈禱會。可以歸為「治愈神恩」的,是當一個特殊人物,或一組特殊的人的干預(比如推動這些祈禱會的領導人),為了祈禱的有效性,這可視作決定因素。假如與「治愈神恩」沒有關連,禮儀書中所提供的禮儀,如果依禮儀規定去舉行,顯然是許可的,有時是適宜的,猶如「為病患」的彌撒。假如不依禮儀舉行,就不合法。

在朝聖地,也時常舉行其他的儀式,雖然本身並不一定特別為治愈的恩寵而求天主,但在組織及參與者的意向中,獲得治愈有著重要的部分。心中帶著這種目標,舉行禮儀的和非禮儀的儀式:禮儀慶典(如顯供聖體及聖體降福),以及教會所推行的非禮儀的民間神工(如隆重誦念玫瑰經)。這些慶典都是合法的,只要它們真正的意義沒有被改變。例如,我人不可把得到病人治愈的願望作為第一目的,而使朝拜聖體失去了它特有的目的,朝拜聖體本是「使信友承認聖體聖事中,基督的美妙臨在,並邀信友們與祂屬靈的結合,這結合的高峰是領聖體(聖事的共融)」(26)。

「治愈神恩」是不得歸屬於任何特殊階級的信友的。聖保祿在格前十二章中提到不同神恩時說得很清楚,他沒有把「治愈神恩」歸於某一組人,無論是宗徒、先知、教師,行政人員或其他人等。此類恩惠分配的邏輯截然不同:「這一切都是這唯一而同一的聖神所行的,隨她的心願,個別分配給人」(格前十二11)。

因此,在為治愈而組成的祈禱中,把「治愈神恩」歸於任何參與者,完全是不合理的,比如歸於小團體的領導者;相反,應該完全信賴聖神自由的決定,祂賦予某些人特殊的治愈神恩,為了顯示復活基督的恩寵的德能。但是即使最熱切的祈禱,也不能獲得所有疾病的治愈。這就是聖保祿要向主學習的「有我的恩寵為你夠了,因為我的德能在軟弱中才全顯出來」(格後十二9),而受苦的經驗其意義可以是「這樣可在我的肉身上,為基督的身體──教會,補充基督的苦難所欠缺的」(哥一24)。

 

二.紀律的規範

 

第一條:任何信友為了治愈向天王祈禱是合法的。此類祈禱安排在一座聖堂或其他聖所舉行,適宜由晉秩聖職人領導此類祈禱。

第二條:治愈祈禱被視為是禮儀性的,假如祈禱文是在由教會有關當局所批准的禮儀書中可以找到的;否則,祈禱是非禮儀性的。

第三條第一款:禮儀的治愈祈禱,要依禮規舉行,穿著適當的聖服,依照羅馬禮書的「祝福病人程序」(27)。

第二款:依照羅馬禮書(28)有關主教團有權作適應的凡例第五,主教團得引進一些祝福病人禮的適應,假如對牧靈方面有益,或是有必要,但先應由宗座審定。

第四條第一款:教區主教(29)有權對禮儀的治愈儀式,依法典八三八條四款規定,為他自己的個別教會,公布一些規範。

第二款:這些規範應為準備禮儀性治愈儀式的人所遵守。

第三款:舉行是類儀式應有明確的許可,即使它們是由主教或樞機主教們所籌組,或是有他們的參與。為了正當而相稱的理由,教區主教有權禁止其他任何主教的參與。

第五條第一款:非禮儀的治愈祈禱,例如為祈禱或讀聖經的聚會,其進行是與禮儀慶典不同;依法典八三九條二款,它們也在教區教長的監督之下。

第二款:必須小心避免此類自由的非禮儀的祈禱,和真正的禮儀慶典間的混淆不清。

第三款:任何類似歇斯底里、做作、戲劇化或譁眾取寵,應自此類聚會中排除,尤其是那些負責的人。

第六條:大眾媒體的運用(特別是電視)在治愈的禮儀或非禮儀的祈禱中,應受教區主教依法典八二三條規定所監督,以及遵守信理部於一九九二年三月三十日公布的訓令所定的規則。

第七條第一款:不損及上述第三條的規定,或為病患的儀式是在禮儀書上所提供的,治愈祈禱──無論是禮儀的或非禮儀的──不得在感恩祭、聖事或時辰禮儀(每日頌禱)中舉行。

第二款:以上第一款所提的慶典中,可在信友禱詞中加入為病人治愈的特別祈禱意向,如果事先有準備。

第八條第一款:驅魔職務應在教區主教嚴格的監控下行使,遵守法典一一七二條,信理部一九八五年九月廿九日的函件(31)和羅馬禮書(32)的規定。

第二款:羅馬禮書中所包括的驅魔經文,應該與治愈儀式分列,無論是禮儀或是非禮儀的。

第三款:絕對禁止把驅魔的經文加入彌撒聖祭、聖事或時辰禮儀中。

第九條:凡領導治愈儀式的人,無論禮儀的或非禮儀的,應努力保持會眾中間平靜的虔誠氣氛,並且應有必要的明智,假如要於在場的人中間行使治愈;當儀式結束,他們應細心收集任何見證,並將此呈給教會有關當局。

第十條:在禮儀或非禮儀的治愈儀式中,如發生弊端,或是對信友團體引起了明顯的舞弊,或是嚴重不遵守禮儀的或是紀律的規範,教區主教權威性的干預是適當而又必要的。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接見本部樞機時,批准了本部常會中所採納的本訓令並命令公布之)

 

部長:若瑟.拉辛格樞機

秘書:達爾西斯.貝道內總主教

公元二000年九月十四日光榮十字架慶日

發自羅馬信理部辦事處

 

附註:

  1. 若望保祿二世《平信徒》勸諭53。

  2. 《天主教教理》一五0二號。

  3. 若望保祿二世《論得救恩的痛苦》11。

  4. 《馬禮書》梵二所提保祿六世所公布《病人傅油禮及其牧靈照顧》2。

  5. 《論得救恩的痛苦》19。

  6. 《平信徒》勸諭53。

  7. 同上。

  8. 《天主教教理》一五一一號。

  9. 參《羅馬禮書》,《病人傅油禮》5。

  10. 同上75。

  11. 同上77。

  12. 《羅馬彌撒經書》838-839。

  13. 參《羅馬禮書》,《祝福禮典》305。

  14. 參同上306-309。

  15. 參同上315-316。

  16. 參同上319。

  17. 《羅馬禮書》,《病人傅油禮》3。

  18. 參特里滕公會議,十五會期《論終傅聖事教義》第二章DS 1696。

  19. 聖奧思定《書信》130六13(拉丁教父41,762-763)。

  20. 參聖奧思定《論天主之城》22,8,3(拉丁教父41,762-763)。

  21. 參《羅馬彌撒經書》563。

  22. 同上,大祈禱文第十(為受苦者),256。

  23. 《羅馬禮書》,《病人傅油禮》75。

  24. Goar. J.《希臘禮書》,威尼斯一七三O年版(Grazl960)338。

  25. Denzinger H.,《東方禮聖事禮書》第一──第二卷Wurzburg一八六三年版(Graz 1961)卷二 497-498。

  26. 《羅馬禮書》,《論領聖體及聖體奧蹟敬禮》82。

  27. 參《羅馬禮書》,《祝福禮典》290-320。

  28. 同上39。

  29. 以及依法典三八一條二款與之同等的人。

  30. 參信理部《有關應用傳播工具促進信理方面的訓令》(一九九二年三月三十日公布)。

  31. 參信理部致教區教長函:有關驅魔現行規範,一九八五年九月廿九日公布,見《宗座公報》77(一九八五)1169-1170頁。

  32. 參《羅馬禮書》,《論驅魔及祈禱文》前註13-19。


網頁製作:聖神修院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