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會及福音團體聖部

論修會教育的革新

一九六九年一月六日

 

沈鼎臣 譯

 鐸聲    78    1-13

台北:鐸聲月刊社,1969

 

 

**********

 

緒言

大公會議力求修會革新

為了使教會具有更豐富的精神力量,給人類傳報救恩的喜訊更能迎合現代人的思想,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對於教會內部力求革新,對於追隨修會聖召者尤為注意,對於他們生活的性質、條件和重要性,特別明晰地加以闡明(教會憲章,四三條;修會法令,五條)。論到他們在教會內的地位,大公會議明確地說:「因福音勸諭的誓願而建立的修會地位,雖無關於教會的組織系統,卻與教會的生活及聖德是不可分離的」(教會憲章,四四條)

此外,大公會議又說:「因為牧養天主的子民,領他們到豐茂的草原(則:三四,14),是教會當局的職責,所以教會有權以自己的法律,明智地督促福音勸諭的實行,藉以培養愛主愛人的全德。教會也順從聖神的指示,採納賢士淑女所擬定的會規,修正以後予以正式批准;同時,教會以自己的權威,監護保衛為擴展基督妙身所成立的不同宗旨的修會,使之按照創立者的精神,蒸蒸日上,欣欣向榮」(教會憲章,四五條)

對於慷慨的活力,尤其對於神修、福音、傳教、以及不倦不怠地日臻於更高之愛的渴求,以教會名義,藉基督助佑,並藉會友的慷慨合作,鼓勵各修會的生活之革新,都是屬於負有使命管理修會者的責任。修會生活的性質,一如教會的性質,必須具備任何團體為達到目的,甚或是超性目的,不可或缺的組織,以提供為達到目的更便捷的方法。

因此,教會受了歷代經驗的指示,逐漸完成了教會法典,這法典在過去時代,對於修會生活的堅定和進步,有過不少的貢獻。盡人皆知,現代情況所要求的各修會,適應時代的革新,除非把有關修會生活的構成和方法的教會法規先行修正,是不能成功的。

革新修會在乎培植會士

但因「修會的適應革新,特別在乎會士的培植」(修會法令,一八條),所以許多男女修會,願意實行大公會議所要求的革新,莫不奮勉有加,並遵照「聖教會」自動手諭的規定,準時籌備召開修會全體非常會議,以準確規定為適應革新,對會友逐步應施的教育,使他們在修會生活上受到訓練,而獲得教育的實效。

因此,向修會及福音團體聖部,呈送了不少意見,尤其修會總長聯合會提出了不少請求。這些請求都是關於放寬管理修會教育的法規,准許各修會依照「修會生活革新法令」第三條的規定,為整個修會教育的系統,擬定一個更完善的適應辦法,以迎合青年人的心理,和現時代的狀況,同時,符合今日傳教工作的要求,卻能忠實地保持各修會的性質,其及特有的目標。

顯然,很難制定一項清新而決定的法規,除非在經驗的基礎上,經過頗廣的階段,以及頗長的時間,才能作出基於事實的判斷。鑒於今日情況的複雜,隨地區而不同,世事演變的迅速,令人難料而莫測,為負責培植青年度其真正修會生活者,絕不可能預定一個更好的辦法。

因此,修會及福音團體聖部,周詳地考慮了對於修會各級教育的意見,認為應該及時放寬法規,以作必要的試驗。雖然法規放寬了,但必須不妨害保障基本利益的現行規律。「應該切實注意,雖然為迎合時代需要,實行了最徹底的革新,但若沒有精神革新予以活力,亦將歸於失敗」(修會生活革新法令,第三條之五)

為了使修會生活的法規及辦法有合理的修正,必須重新估定修會生活的特別價值,因為法規的目的便是為保障這個價值。因此,為使更清晰明瞭,在這訓令中所指示的新法規的意義,聖部認為在緒言中提示必須注意的幾個要點,是不會無益的。

I    原則

修會法規不能統一制定

1、不但因為現代情況的複雜,而且,尤其因為各修會的勃興,以及它們活動性質的不同,以致要制定一套為各地各修會有益而可實行的法規,實在是難乎其難的了。因此,在這訓令中所公佈放寬的法規,准許各修會明智地選擇他們所需要的適當辦法。

對於修會生活的訓練及教育,必須知道最好的辦法,不可能絕對適用於男修會,同時也適用於女修會。同樣,教育的體制和方法,也應依照修會的目的是靜禱苦行或傳教救靈,而有所變更。

以約定代替暫願

2、由於這訓令中所給的許可,有些修會認為應以其他方式的約定來代替暫願,更能迎合時代,但須注意修會誓願的性質和價值,絕對不可置諸腦後。以誓願或其他按性質類似聖願的神聖約定,自願遵守三條福音勸諭的修會生活(教會憲章,第四四條),便是將自身整個奉獻給天主,也祇有天主可以從人類接受這樣純全的奉獻。為適合這奉獻的性質,宜以常典或大典的終身聖願,來完成並表示這個奉獻,事實上,「約束愈堅實牢固,奉獻愈顯得完善,也愈能肖似基督與其淨配教會不可分解的結合」(教會憲章,第四十四條)。所以,修會聖願是一種宗教行為,是人獻身於主的特別奉獻。

不但由於教會的教導,而且由於奉獻的性質,一位修士完全放棄自己,將自己的意志,與貞潔和甘貧聖願一起奉獻給天主,作為犧牲的服從聖願,屬於修會聖願的精粹(修會生活革新法令,第十四修)

一位獻身於基督的修士,同時,有責服務於教會,遵循他聖召的目標,實行傳教的完備愛德,或在靜觀苦行的生活上,或在各種傳教工作的執行上,這愛德應該督促他、驅使他止於至善。但應注意,雖然在專務傳教專案的修會堙A「傳教活動和服務屬於修會的性質」,(修會革新法令,第八條),但傳教活動不是聖願的首要目標,此外,同樣的傳教工作,沒有修會聖願的奉獻,也可做得很好,但以聖願奉獻了自己,這奉獻當然能幫助他更傾向於傳教事業。

所以,修會生活雖然在實用的教育方式上,有所革新,但不可說修會生活的本質有所變更,或修會生活所要求的特性有所減損,今日被天主召喚進修會的青年,並不遜於以往,莫不熱切期望生活於聖召,凡修會生活所要求的一切,祇要是必然當行的,無不盡善盡美地去實行。

3、除了實際所謂修會的聖召以外,聖神在聖教會內,尤其在最近幾年,不斷興起許多修會,它們的會友或受或不受神聖約定的結束,但他們度著團體生活,遵守福音勸諭,獻身於各種傳教事業或慈善工作,教會曾經察核批准這些不同方式生活的團體,它們雖然不是真正的修會,但是對於教會法規,在某種程度上,可與修會相提並論,因此,在本訓令所包容的法規和教訓,直接指向實際所稱的修會。至於其他修會,如果願意,它們在自己團體的教育體制上,或在適合它們組織性質的活動上,它們可以自由遵守。

初學訓練至關重要

4、本訓令所給的許可,都是經過深思熟慮,以經驗為根據的,這堭N簡略地加以解釋。

修會生活的正確訓練,在現今的時代,似應逐步進行,並延長訓練時期;這包括初學及暫願以後的學習。在訓練期間,初學既是修會生活的初步訓練,應該保持它不可頂替的獨佔地位。要達到善度修會生活的目的,必須使初學至少有做人和神修的訓練,這訓練不僅在乎形式,而是在乎實行的。

每一個候選人,能意識到自己被天主召喚,已到身心成熟,足能認識責任,並能自由決定隨從聖召時,才可進行初學,若不是自由決定,並不願離棄牽累自己的人和事物,則不要選擇修會生活。這個初決定,不一定要求每個候選人,都能立刻做到修會生活,及修會工作所要求的一切,但必須自知將能遂步達到這個目的。今天初學訓練最大的困難,通常由於被收為初學者,身心不夠成熟。

在這宗教思想日形減退的世界,開始初學的準備,更顯得重要了。實際上,許多地方必須逐步加以精神和心理的修正,使他們有離棄世俗生活和世俗習慣的準備。現代的青年,選擇修會生活,果然不是為尋求安逸,而且是有志於至善,但往往對於教義智識太膚淺,與他們的普通知識適成一個尖銳的反比。

所以一切修會,沒有「請求期」(Postulancy),規定的修會也不例外,都應特別注意初學期的準備。在有備修院,修道院或學院的修會堙A要進修會的候取生,通常直接進入初學,但是最好重新考慮,是否應該保留這種做法,抑或更好在初學以前有一段相當的時間,預備他們徹底明瞭修會生活的責任,堅定他們入會的決定,使他們獲得身心和感情的成熟。這些問題雖然隨地區而不同,但准許開始初學的年齡,比以前更須堅持法律的規定。

5、對於獻身於傳教事業的修會,顯然它們的初學訓練,更應特別注意預備初學生,一開始便直接使他們有一個工作的概念,因為工作是他們的將來生活,並且訓練他們逐步實行默禱與傳教工作的結合,這結合是傳教修會的首要及基本價值。為完成這個結合,必須了解超性生活的實體及指引與天主密切結合的途徑,並以愛天主的愛人的愛相結合,或在與天主密切相通的靜觀中,或在獻身於傳教的工作中,都以這個愛為其主力,應該教導青年這種必須的結合,因為一切生活賴以發展的結合,不是藉工作可以完成,也不是憑心理推論可以了解,卻全在乎神聖的愛,這愛超乎一切理解,是止於至善的關鍵。

對於棄捨自己,沒有長期訓練、對於工作的純正意向,沒有持久的毅力,便不能完成愛的結合,要完成這結合,在那些修會中,必須謹守神修生活的基本法規,適當地安排事奉天主的靜默時間,與他們職務上應做的各種工作和交際時間。

因此,使初學生在練習他們修會的固有工作時,能了解法規的重要而習慣於法規,似應准許修會,如果它們認為適當,可以在初學期間引用工作訓練,或試驗期,使初學生實習適合他們的生活方式及工作。

但須注意,初學教育所補充的工作訓練,不在乎使初學生執行為某些傳教活動所需要的技術和職業的實習,而是幫助他們在工作之間,明瞭修會生活所要求的一切,並該怎樣忠實地達成這些要求。

事實上,修會士面臨如此複雜的傳教工作,不要忘了自己與世俗團體的不同,世俗團體在實踐適合他們的工作時,所用的是現世的工具,所盡的是現世的職務,修會士則不然,他們首先應該依照大公會議的教訓,在聖教會的懷抱中特別為基督作證,「修會士應切實注意,使教會能藉著他們向信友或非信友,日益完善地顯揚基督,就是在山上默禱的基督,向群眾宣佈天國的基督,治疾起廢使罪人革面洗心的基督,祝福兒童澤被蒼生、畢生服從派遺祂者天父意志的基督」(教會憲章,第四六條)

恩賜各有不同。每人應保持自己被召喚的聖召,因為被召在教會中盡其修會士的使命是一件事;被召非特別獻身於主,但在團體中盡其在俗傳教的使命卻是另一件事。

凡被天主召喚,選擇修會生活者,應該明瞭初學期開始訓練的意義。

因此,在初學期所實施的訓練之性質,及其重要性和適合性,當視修會的性質而不同,譬如男修會與女修會,專務靜觀默禱的修會與從事傳教工作的修會,其訓練性質也就不同了。

因為初學訓練在自由氣氛中進行而具有伸縮性,其功效將繫乎初學院長在領導上所實行的堅決和智慧,以及分任訓練初學由青年會士者的賢明。還當特別注意,實施這種訓練的修院,應該是優美的、熱心的、和協的,在這樣的氣象中,青年會外能以經驗學習友愛互助,藉此而能琣u聖召,並能在聖召途上邁步前進。

6、為要適應逐步訓練的需要,就產生有關訓練期延長的問題,在矢發終身願以前,為了實行試驗,候取生宜先受暫願的約束,或其他約定以代替暫願。

修會士發終身大願時,應該已達到修會生活所要求的身心成熟,使他們在堅定真確的意志下,甘心以聖願約束自己使修會生活為他們真是止於至善,培育聖愛的幫助,而不是難於負荷的重軛。

然而,在有些情況上,延長試驗期,固能培育成熟,但在別的情況上,反能招致損害,這是不難指明的。的確,若在猶豫中遷延太久,於成熟不但無助;相反地,這種光景將會引人失望和無琚C此外,若久久不能獲准矢發終身大願,則還俗時需要重新適應世俗生活,暫願時期遷延愈久,則重新適應世俗生活也愈困難。因此,院長們在這件事上,應該明瞭自己的職務和責任,不要等到最後一分鐘,才採取某一修士還俗的決定,必須及早決定以免貽誤青年。

暫時約定的性質

7、任何修會不得採用在本訓令中所賜的許可,以別種約定來代替暫願,除非先行深切考慮取代的理由和約定的性質。凡感覺主耶穌勸告他,叫他離棄一切,追隨耶穌者,在修會生活一開始,便已全心全意接受了這個邀請;矢發暫願已與這要求完全取得了協調。因為初願既是暫時的,也就是試驗,青年會士也就有份於修會生活的奉獻。

誠然,沒有發過暫願,也可準備發終身願。事實上,今甚於昔,有些青年候取生,一做滿初學,尚未達到足夠約束自己的宗教成熟,立即矢發修會聖願,雖然對於他們的誠意和修會生活的正確聖召,不致發生疑慮,但他們的心靈在發願時,是否意識到他們準備自己、期待矢發的終身願的嚴重和要求。因此,為有些修會,在滿了初學後,初學生應以一種有別於聖願的暫時約定,約束自己,這樣,可以適應他們的雙重願望,就是獻身於主及修會,以及為矢發終身聖願有更充份的準備。

不拘暫時約定是何種形式,但對修會聖召的真確和忠實性,必須基於福音勸諭三個要求,並且必須完全導向終身聖願,因為暫時約定,無非是終身願的先奏和準備。

修會生活不得兼有世俗生活

8、凡獻身於修會生活,為主服務者,應切記主的教訓︰「手既扶犁,而又後顧者,不適於天主的國」(路:九,62)。但是,在逐漸適應修會生活上,所遇到的心理和情感的困難,不常是做滿初學便能解決的,卻不能因此疑慮他們的聖召是否真確。在許多光景上,教律准許會士暫離修院,院長可利用這條教律,准許會士在修院外度過一個時期,使他們更易解決他們的困難。但在有些更困難的光景上,這辦法已無濟於事時,則院長可勸告會士還俗,如有必要,可利用本訓令第三十八條所賜的准許。

9、最後,逐漸進行,及按照青年會士生活的不同階段,合理分配的教育,應該導向準備終身願的矢發。希望藉這惟一而主要的行為,會士終身奉獻於天主,在這奉獻以前,安排一個相當長的近預備,就是舉行退省,多行祈禱,使這預備形同第二次初學。

II   細則

修會及福音團體部,冀望培育必要而有益的經驗,推行修會教育的適應和革新,在一九六八年,六月廿五—廿六的全體會議中,深思熟慮地討論了這些問題,旋奉教宗保祿六世的特別命令,藉本訓令制定並公佈下列之細則:

初學前的請求期

10a修會生活教育,分為二個特殊而必要的階段,即:初學階段和試驗階段,後者緊隨前者,其時間之長短,則視修會的性質為標準,在試驗階段,會士受暫願或其他約定的約束。

b時間長短不同的預備期,在某些修會是必須的,其名稱為「請求期」,普通是在准許初學以前行之。

11(a)請求期試驗的目的,不但是為判斷候取生的才能及聖召,也為考驗其教義方面的智識,如有必要,則視所需予以適當的補充;最後,逐步訓練他們由世俗生活步入適應初學的生活。

(b)在這預試時期,最要緊的是測驗候取生是否具備入會必需的資格,即心身、感情的成熟,是否可望其對修會責任能勝任愉快,且在修會生活,尤其在初學階段,能否向成熟方面進步。

(c)在有些極困難的光景上,院長認為需要求助於醫生,先徵得當事人的同意,可請一位精明老練,而德孚眾望的心理學專科醫生為之診斷,為使診斷更有實效,必須予以一段相當長的時期,使醫生得以細心診察,然後憑其診察所得,下定準確的診斷。

請求期的時限

12(a)或按公法,或按會規,規定有「請求期」的修會,其全體會議可按本訓令的法規,規定「請求期」的時限,以應準備初學的要求。

(b)在其他修會堙A全體會議有權規定這預試期的時限和性質,且可視候取生而變更。但為獲得實效,這預試期不可太短,也不可如一般習慣超過二年。

(c)這個預試最好不要在初學院實施,也最好全部或部份預試期在修會以外實施之。

(d)在預試期間,即使是在修會以外,候取生必須寄託於資深會士的領導,而領導者常與初學院長密切合作,使能與初學訓練取得連接。

初學的目的

13(a)修會生活由初學開始。不拘修會的目的是什麼,初學的主要目的是使初學生認識修會生活的主要而特殊的要求,以達成愛德的完備,而謹遵貞潔、甘貧、服從的福音聖訓,也就是將要矢發的聖願,「聖願,或性質與聖願相似的其他神聖約束」(教會憲章,第四四條)

(b)「在以傳教及慈善工作為宗旨的修會堙v(修會生活革新法令,第八條),該逐步訓練初學生,實踐與修會宗旨相符合的活動,並加深與基督的密切結合,他們的傳教工作應以此為出發點(出處如上)

初學的准許

14、負責准許初學的會長,應審慎甄別,不要輕易准許,除非侯取生具有適當的性格,以及為善度其修會生活所必須的成熟。

初學的處所

15(a)合法的初學階段,應在合法指定的處所完成之。

(b)初學應在初學院長友愛的領導下,初學生彼此結合,集團舉行。生活的科目和工作、活動的性質,應集中於初學生的訓練。

(c)這訓練應符合主耶穌的福音教訓,及修會的特有目的和精神,它的主要課題,在乎使初學生逐步學習棄絕不屬於天主國的一切,實習謙遜、服從、甘貧;熱切祈禱,保持與天主的結合,迅速順從聖神的默示,並以真誠純粹的愛德,彼此供獻精力的幫助。

(d)初學也要求聖經的研究和默想,以及教義、神修的訓練,使初學生能發展與天主結合的精神生活,和修會生活的認識,最後,使他們實習禮儀生活和修會特有的神修生活。

初學院的建立

16(a)建立初學院不需要教宗的准許。建立或准許建立初學院,規定有關「初學」生活的詳細節目,以及決定某一會院為初學的本部,這些都屬於各修會的總會長,但須經諮議會通過,並遵照會章的規定。

(b)為使初學訓練更臻實效,如有必要,總會長能准許初學團體,在某段時期內,遷居於他所指定的某一會院。

17、於必要時,修會總長,聽取諮議會的意見和有關的省會長的同意,能在同一省區,准許建立一個以上的初學院。

初學的團體生活

18、團體生活為訓練初學生是非常重要的,但若初學生人數太少,不適宜實行團體生活,總會長於可能範圍內,得將初學院託付給一個能實施初學小團體訓練的本修會團體。

19、在特殊光景上,並以例外方式,總會長徵得諮議會同意,有權准許一個初學生,居留於初學院以外的一個本會會院內,在一位代盡初學師職務而被指定的會士之管理下,有效地完成其初學。

20、為了正當理由,高級會長能准許在初學院以外矢發初願。

21、以上所說的初學,必須經過十二個月,才算是有效的初學。

初學期的連續

22(a)離開初學團體或初學院,不拘是間隔的抑或是連接的,若超過三個月,初學即為無效。

(b)如果離開初學院不滿三月,則高級會長聽取初學院長的意見,審查離開的理由,在每一光景上有權決定是否應該補足離開的日數,或延長初學的時期,並規定延長的日數。會章也可預先規定之。

初學院外的初學試驗

23、修會全體會議,可基於經驗,以三分之二的多數票,決定一段或數段時期,在初學院以外,完成初學階段,但須符合修會性質,並且初學院長的意見和高級會長的同意,都認為這種試驗為初學訓練是有益無損的。

(b)這種訓練性的試驗,可實施於一個或一個以上的初學生,甚致於整個初學團體。但在可能範圍內,不要個別實施這種試驗。

(c)在初學院以外受訓的初學生。仍然應受初學院長的管理。

24(a)全部時間在初學院以外受訓的初學生,為使初學有效,應依本訓令廿一條的規定,補足應在初學院的十二個月時間,但這樣延長的全部初學時間不得超過二年。

(b)這種訓練性試驗,須先在初學院受訓,至少三個月以後,才可開始實施,而且必須適當安排,使初學生連續六個月居於初學院,並於發初願或別種神聖約定以前一個月,必須回返初學本部。

(c)在有些光景上,會長認為在初學開始所必須在初學更有利益,則這段時期祇可算是試驗時期,滿了這段時期才開始初學。

初學階段試驗的性質

25(a)在初學院以外所施的訓練試驗的性質,視修會的目的和工作的性質而不同。但常須集中目標於訓練初學修生,或在某些光景上,考驗他們是否適宜於修會特有的生活方式。除了訓練初學生。逐步準備傳教工作以外,在這試驗時期,還可訓練他們在生活環境中,實行甘貧、辛勤之德,訓練他們善良的品性,人性的認識,訓練他們緊定意志,逐漸增強義務、責任的意識,最後,訓練他們在激動的生活中,保持與天主的結合。

(b)這個激動時期應與退省時期互相配合,退省時期專務祈禱、默想、或研究,這正是初學訓練的特性,激勵他們終其修會生活的全程,保持他們的忠信。在發終身大願前的幾年訓練中,每年應規定一個時期,舉行退省。

26、高級會長,為了正當理由,有權准許提早矢發初願,但不得早過十五天。

27、為了會士的不同性質,而有不同初學院的修會,除非會規另有規定,其初學階段完成於此的,也可有效於彼。由此初學轉到另一初學的條件,則可由會規加以規定。

初學與其他會士的分隔

28、初學的特性和目的,以及初學生間密切的聯繫,要求初學團體與其他會士間,應有某種分隔。但是,初學生在初學院長的許可下,可能與其他團體或會士有所接觸。修會全體會議有責考慮本會的精神,和特殊環境的要求,決定初學生在何種光景上,可與修會的其他會士相接觸。

初學期的學科教育

29(a)修會全體會議,能在初學規定期間,准許甚至強令某些為「初學」教育有益的學科。教義課應引導初學生認識、熱愛天主,並加深他們由信德汲取的生命。

(b)但是在本訓令第廿一條所規定的初學時期內,應避免為得學位的學科,雖是神學、哲學亦不例外,也不得在此時期內,接受職業訓練。

30、加於初學生的一切事務和工作,都應在初學院長的指導和監督下進行之。初學院長可尋求德學兼優的會士,為自己的輔助。但一切事務的主要目的是初學生的教育,不是修會的利益。

初學生應追隨基督

31(a)在管理尤其是訓練初學生時期。初學院長應將管理建基於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所清晰提示的教訓:「為使會士首先符合追隨基督的聖召,並使他們在其肢體上,服事基督,則他們的傳教活動,當出發於與基督親密的結合」(修會生活革新法令,第八條),「因此,每個修會的會士,該在一切之上,專一找尋天主,致意靜觀默想,以心神結合天主,以宗徒聖愛,聯合救贖工程,並努力拓展天國」(如上,第五條)

(b)為達到這目的,應教導初學生:

甲、在一切事情上,在傳教工作和給人服務上,在專務祈禱或攻讀的獨處時間上,都須尋求意向的純正,以及對天主對人之愛的結合;

乙、修會特有的傳教工作,迫使他們辦理俗務時,他們該學習怎樣使用現世之物,好像沒有使用一樣;

丙、在自己應做的工作上,應認清界限,但不能因此而氣餒;努力矯正自己的生活,須深切領悟,除非謙以自牧,無人能真誠地為天主、為弟兄服務。

丁、若要以堅強的意志,接受生活的開始,並須應傳教修會的聖召之要求,則必須在身心和精神的秩序上,有相稱的平衡,凡為傳教工作,為人服務的時間,以及為祈禱默想,誦讀天主聖言,獨處或團聚的時間,都須善為分配。

戊、在這種修會中獻身於天主,信守修會生活的主要而特殊的程序,是一心一意與天主結合,逐步堅定於由承行天主聖意所產生的平安;由天主聖意的默示,深切了解本地位的義務,以及正義仁愛所要求的一切。

院長和初學生的團結友愛

32(a)在上司之間,在初學院長與初學生之間,必須心神團結。這個由友愛所產生的團結,為修會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b)上司和初學院長,常該顯示福音的真誠,充滿和善的友情,以及對每人人格的尊重,這樣才能建立彼此的信任,而心悅誠服;藉此,初學院長易於指引初學生,慷慨地將整個自己在信德中奉獻給天主,並以言語及榜樣,逐漸領導他們,在基督被釘十字架的奧蹟中,學習修會真正服從所要求的一切。

初學院長應教導初學生:「使他們在盡職創業時,以積極而負責的服從,與自己合作」(修會生活革新法令,第十四條)

暫願可代以其他約定

33、關於初學生的生活常規,和其他候取生的修會生活,修會全體會議有權加以規定。

34(a)修會全體會議,以三分之二的多數票,可以規定用其他的約定來代替暫願,譬如說向修會許下的一種承諾。

(b)這種約定將在初學圓滿時矢發,它將持續於整個試驗時期,一直到矢發終身大願,或神聖約定,因在有些修會中以後者代替前者,這種約定可能約束更短時期,也可能定期重發,或發於暫願以前。

暫時約定應有的性質

35(a)這種暫時約定,應該是實行福音三種勸諭的開始,和矢發終身大願的準備。並為修會生活,保持教育的一貫;雖然這種生活的實行,決定於終身大願,但在大願以前,應有一段相當時間,已開始練習這種生活。

(b)因為修會聖願是一個終身的許諾,所以在這以前,應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以作準備,好像是第二次初學。這個時間的期限和細則,則由修會全體會議予以規定。

36、暫時約定不拘是什麼性質,它的效果是受這約定的約束者,已完全屬於修會,負起謹守規則、會章,以及各種細則的責任。修會全體會議,有權規定這約定的範圍以及必然應做的一切。

暫願或約定的期限

37(a)修會全體會議,對於各種情況加以考慮以後,應該規定,自完成初學,至矢發終身大願間的之暫願或約定時間。這段試驗時間,不得短於三年,也不得超過接連九年。

(b)終身大願,應矢發於領受神聖品級以前的規定,仍然有效。

免暫願後再求入會

38(a)或滿了暫願期,抑或求免了暫願,合法地出了修會,以後再求入會,總會長徵得諮議會的同意,仍能收他入會,不必命他重做初學。

(b)但總會長應命他重經一度考驗。滿了考驗期,許其矢發暫願或其他約定,為期不得短於一年,或不得短於他出會時,終身願以前應行的試驗期。會長也可規定一個更長的試驗期限。

III  論細則的實行

I公法的規定仍然有效,除非本訓令的法規從中予以廢除者。

II本訓令所許的特權,不得轉委給他人。

III總會長的名稱,包括隱修院的院長。

IV總會長缺席,或受阻時,會章指定的合法代理人,享有同樣的特權。

V關於專事靜觀默想的修女,應在會章內加插特別法規,以後請求批准,但本訓令第廿二、廿六、廿七條的規定,為他們也能應用」。

VI(1)如果「聖教會」自動手諭所規定的修會全體非常會議,業已舉行,則總會長及諮議會,應周詳考慮一切情況,切實決定,是否應該即行召開全體會議,以討論所賜的特權,或更好延至下屆全體大會。

(2)如果總會長及諮議會,認為召開一個新的全體會議,太難而且似乎不太可能,但同時為修會的利益,急於使用賜給修會全體會議的特權,則總會長及其諮議會,有權使用部份或全部特權,直至下屆大會,但事先必須聽取各區高級會長和他們諮議會的意見,並徵得他們三分之二的同意。這些高級會長也須先行徵求發過終身願的會士之意見。在沒有會省的修會堙A總會長該討教於發過終身願的會士,並徵得他們三分之二的多數同意。

這些基於經驗而制定的法規,自本訓令公佈日開始生效。

羅馬修會及福音團體聖部

部長 安多義蒂

秘書 安多義.毛祿

一九六九年一月六日  主顯節


網頁製作/校對:黃宇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