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理聖部

「主耶穌」宣言

Declaration Dominus Jeus

論耶穌基督及教會的唯一性和救恩的普世性

二零零零年八月六日

 

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編譯

台北:天主教教務協進會出版社,2000

 

 

**********

 

目錄

一、耶穌基督的啟示的圓滿和決定性

二、降生成人的道和救恩事業中的聖神

三、耶穌基督救恩奧蹟的唯一性及普世性

四、教會的唯一性和一體性

五、教會:天主的國和基督的國

六、教會和其他宗教之與救恩

結論

 

前言

1.  主耶穌在升天以前,命令祂的門徒們向全世界宣報福音,並為萬民授洗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報福音,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但不信的必被判罪」(谷十六1516);「天上地下的一切權柄都交給了我,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瑪廿八1820;參路廿四4648;若十七182021;宗一8)

    教會的普世使命是出自耶穌基督的命令,而在數世紀以來,由於宣報天主、父、子及聖神的奧蹟,以及子降生成人救贖全人類的奧蹟而予以完成。宣認基督徒信仰的基本內容是這樣表達的:「我信唯一的天主,全能的聖父,天地萬物,無論有形無形,都是祂所創造的。我信唯一的主、耶穌基督、天主的獨生子。祂在萬世之前,由聖父所生。祂是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祂是聖父所生,而非聖父所造,與聖父同性同體,萬物是藉著祂而造成的。祂為了我們人類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從天降下:祂因聖神由童貞瑪利亞取了肉軀而成為人。祂在般雀比拉多執政時,為我們被釘在十字架上,受難而被埋葬。祂正如聖經所載第三日復活了。祂升了天,坐在聖父的右邊。祂還要光榮地降來,審判生者死者,祂的神國萬世無疆。我信聖神,祂是主及賦予生命者,由聖父聖子所共發。祂和聖父、聖子,同受欽崇,同享光榮,祂曾藉先知們發言。我信唯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我承認赦罪的聖洗,只有一個。我期待死人的復活,及來世的生命」(1)

2.  數世紀來,教會忠實地宣報了並見證了耶穌的福音。不過,在此第二個千年的結束,這使命離完成尚遠(2)。為此,聖保祿的話現在更是貼切:「我若傳福音,原沒有什麼可誇耀的,因為這是我不得已的事;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格前九16)。這說明了教會訓導為什麼特別支持教會的福傳使命,尤其是和世界許多宗教傳統的有關的事(3)

    在思考這些宗教對人類所作見證和所提供的價值,以開放和正面的方法,梵二大公會議在教會對非基督宗教的關係的宣言中強調:「天主公教絕不摒棄這些宗教堛滲u的和聖的因素。她重視他們的生活與作事方式,他們的規誡與教義,這一切雖然在許多方面與天主公教的教義有所不同,但往往反映著普照全人類的真理之光」(4)。繼續這一思路,教會對耶穌基督、「道路、真理及生命」(若十四6)的宣報,今日也運用宗教交談的方式。這類交談必然不能替代,而是伴隨「向萬民(福傳的)使命」,導向「合一的奧蹟」,由此奧蹟「所有被得救的男人和女人,雖然方式不同,都分享,在耶穌基督內、經由祂的聖神的同一得救的奧蹟」(5)。宗教交談,它是教會福傳使命的一部分(6),要求互相了解的態度,彼此認識以及相互充實的關係,服從真理並尊重自由(7)

3.  在實施基督信仰和其他宗教傳統之間的交談,以及設法更深切了解它們的理論基礎時,新的問題出來,必須經由新的研究步驟,進步的建議,以及誘發的行動方式,作細心的辨別。在這方面,本宣言設法向主教們、神學家們和所有的天主教教友,提出一些基督宗教教義的必要成分,幫助神學反省,發展與信仰內涵一致的解答,並能回答當代文化的迫切需要。

    本宣言的說明語言符合其本意,它不是以有系統的方式,討論耶穌基督和教會奧蹟的唯一性及救恩的普世性問題,也不是對有關自由的神學討論的問題提出解答,而是再次陳述此領域的天主教信仰的教義,指示某些保持開放作更進一步討論的基本問題,並駁斥錯誤的或是模稜兩可的特殊立場。為此,本宣言採取先前教會訓導文獻中已教授過的,以重申教會信仰的某些真理。

4.  教會永恆不變的傳教宣報,今日由於某些相對理論而瀕臨危險,它們試圖為宗教多元辯論,不但實際上如此,法理上(或原則上)也如此。結果,某些真理被更替;比如,耶穌基督的啟示的決定性及完整性,基督宗教信仰本質與信從其他宗教的比較,聖經的靈感,永恆聖言與納匝肋耶穌之間的位格合一,降生聖言與聖神救恩計畫的一體性,教會是普世救恩的中保,天主的國,基督的王國和教會,雖有區別,但不可分離,在天主公教會內存有基督的唯一教會。

    這些問題的根本是基於某些哲學性的和神學性的假設,它們掩蓋了對啟示真理的了解和接受。我們可以提出一些:深信天主性真理的不易捉摸和無法表達,即使經由基督的啟示;對真理本身的相對態度,根據此態度對某些人是真的,為另外一些人不一定是真的;在西方邏輯思維和東方象徵思維之間所有的徹底對立;視理性為知識的唯一來源的主觀主義,變成無法「舉目仰望高處,不敢提升到存有的真理」(8);難於了解和接受歷史中決定性的和末世性的事件;永恆的「道」的形上自我空虛,歷史性的降生成人,貶為純粹的天主在歷史中的顯身;折衷主義的人,他們在神學的研究中,不加評斷地汲取不同來源的哲學和神學的思想,無視於與基督宗教真理是否一致、有系統的關連,或是相符;最後,不依教會傳承及訓導,誦讀及解釋聖經的傾向。

    根據這些假定,它們可能呈現不同語氣,可是某些神學提案-有時是以主張,有時是以假設提出-,使基督啟示和耶穌基督及教會的奧蹟,失去它們絕對真理和救恩普世性的特色,或是至少使它們蒙上疑問和不確定性的陰影。

一、耶穌基督的啟示的圓滿和決定性

5.  為了救治愈來愈普遍的這種相對思維,首先必須重申耶穌基督啟示的決定性和完整性的特色。本來,應該堅信,在耶穌基督,降生成人的天主子,祂是「道路、真理及生命」(若十四6)的奧蹟中,天主性真理的圓滿啟示已經發出:「除了父外,沒有人認識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啟示的人外,也沒有人認識父」(瑪十一27);「從來沒有人見過天主,只有那在父懷堛瑪W生子,身為天主的,祂給我們詳述了」(若一18);「因為是在基督內,真實地住有整個圓滿的天主性」(哥二9)

      梵二大公會議忠於天主的話說:「藉此啟示,關於天主以及人類救恩的深奧真理,在基督內照射出來,祂是全部啟示的中介及滿全」(9)。此外,「所以耶穌基督,成了血肉的聖言,被派遣以『人對人』,『講論天主的話』(若三34),並完成了父託給祂應作的救恩工作(參若五36;十七4)。看見耶穌,就是看見祂的父(參若十四9)。為此,耶穌以自己的親臨並顯示自己,並以言以行,以標記和奇蹟,特別以自己的死亡和從死者中光榮的復活,最後藉派遣真理之神,完成並圓滿了啟示,並以天主的證據予以證實…為此,基督的救世計畫,既是新而決定性的盟約,絕不會廢棄,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光榮顯現之前(參弟前六14;鐸二13),不必等待任何新的公共啟示」(10)

        因此,<<救主的使命>>通諭再次要求教會做宣報福音的工作,那是真理的圓滿:「在祂啟示的這個決定性的聖言中,天主以最圓滿的方式使人認識祂。祂向人類啟示祂是誰。天主的這個決定性的自我啟示,是為什麼教會在本質上是傳教性的基本理由。教會除了宣報福音外,別無選擇,就是說,福音是真理的圓滿,天主以之使我們能認識祂」(11)。為此,只有耶穌基督的啟示,「將普世而最終的真理引入我們的歷史,此真理激起人的理性不斷地努力」(12)

6.  那麼,以耶穌基督的啟示為有限的、不完整的,或是不完美的理論,以之為在其他宗教中所有啟示的補充,是與教會的信仰相違反的。這種立場宣稱,有關天主的真理是無法由任何有歷史性的宗教,完全而完整地把握和表明,即使基督宗教和耶穌基督也是如此。

    這種立場徹底與上述天主教信仰的聲明相反,依上述聲明,在耶穌基督內給予了天主救恩奧蹟的圓滿而完整的啟示。因此,耶穌的言行及整個歷史事件,雖與人類之事實同樣有限,但卻以降生聖言的天主性位格「真天主又真人」(13)為其主體。為此緣故,它們本身擁有天主救恩方法的啟示的決定性和完整性,即使天主性奧蹟本身的深度,仍舊是超越而無窮盡的。有關天主的真理,並不因為運用人的語言說出而廢止或貶低,而卻是唯一的、圓滿的和完整的,因為說的和行動的,是降生成人的天主子。那麼,信仰要求我們宣認,降生成人的聖言的整個奧蹟,從降生到光榮升天,是天主給人類的每個救恩啟示的分擔而卻實在的泉源和其完成(14)。而天主聖神,祂是基督的神,要向宗徒們,並經由他們向整個教會,教授此「一切真理」(若十六13)

7.  對天主啟示的適當回應是「信德的服從(羅十六26;參羅一5;格後十56),人因此服從,自由地把自己整個託付給天主,對啟示的天主獻上理智與意志的順服,並自由順從由天主而來的啟示」(15)。信德是恩寵的禮物:「為有信德,首先需要天主的恩寵和助佑;也需要聖神的內在助力,祂感動人心,使人歸向天主,祂開人心目,並賜給『人人信服真理的喜樂和安祥』」(16)

    信德的服從包括接受基督啟示的真理,真理由天主所保證,祂就是真理本身(17):「信仰首先是人對天主的個人依附。同時,與此分不開的,就是自由地認同天主所啟示的全部真理」(18)。因此,信德是「天主的恩賜」,是「祂所賦予的超性德行之一」(19),包含雙重依附:對啟示的天主,以及祂所啟示的真理,由於信賴那說話的人。為此「除了信天主,父、子及聖神外,我們不該信其他的神」(20)

    為此緣故,神學上的信德和信從其他宗教之間的區別必須堅定地把握。假如信德是因恩寵而接受啟示的真理,它「使人能深入奧蹟,以便我們能有條理地了解它」(21),而信其他宗教,是組成人類智慧及宗教熱望寶庫的經驗和思想的總和,是人在追尋真理時,在與天主及絕對者的關係中,所形成和所發生的(22)

    這種區分並不常在目前的神學反省中想到。於是信德(接受三位一體天主所啟示的真理)往往與信其他宗教相認同,而其他宗教是尚在追尋絕對真理的宗教經驗,而缺少對啟示自己的天主的認同。這就是為什麼基督宗教與其他宗教之間的不同,有逐漸消失的傾向。

8.  其他宗教經典的受默感價值(Inspired Value)的假設也出現。的確,應該承認在這些典籍中,有一些成分事實上在數世紀以來,曾經是滋養並維持許多人與天主的宗教關係的工具,在今日也是如此。為此,如上所述,梵二大公會議,在觀察其他宗教的習俗、規律和教義時,指出「雖然在許多方面與天主教本身的教導有所不同,但往往反映著普照全人類的真理之光」(23)

    不過,教會的傳承把「受默感的經典」保留給新舊約正經,因為它們是聖神所默感的(24)。根據這一傳承,梵二大公會議天主啟示教義憲章強調:「慈母教會基於宗徒時代的信仰,把舊約與新約的全部經典,同其所有各部分,奉為聖經正典。由於它們是在聖神默感下所寫成(參若廿31;弟後三16;伯後一1921;三1516),它們以天主為其作者,並如此的被傳授給教會」(25)。這些經書「天主為了我們的救恩,堅定地、忠實地、無錯誤地、教訓我們的真理,願意看到交託給聖經」(26)

    不過,願意在基督內召叫所有民族歸向祂,並將祂的啟示和愛的圓滿傳授給人的天主,「必然以許多方式,藉著人們的精神富藏,使自己出現,不僅臨在於個人,也臨在於全體人民,他們的宗教就是他們精神富藏的主要而基本的表達,即使有時它們含有『差距、不足及錯誤』」(27)。那麼,其他宗教的神聖經書,實際領導並滋養他們信徒的生活的,從基督的奧蹟領受經書中所包含的善及恩寵的因素。

二、降生成人的道和救恩事業中的聖神

9   在現代神學反省上,時常浮現一種說話,視耶穌基督是一個特殊的、有限的、歷史的人物,祂所啟示的神性事宜,絕非唯一的,而是與其他啟示性的和救世性的人物相互補的。如此,天主無限的、絕對的和最終的奧蹟,是以各種方式,並因許多歷史人物,顯示給人類:納匝肋的耶穌不過是其中之一。為某些人更具體地說,耶穌是道(Logos)在不同時代,以救恩方式向人類通傳的許多面貌之一。

    此外,為了證明基督救恩的普世性,以及宗教多元的事實,他們提出永恆的道的救恩計畫,在教會以外也是有效的,且與教會無關,是降生聖言的救世計畫以外的。第一種計畫比第二種更有普世價值,因為第二種僅限於基督徒,雖然天主的臨在第二種更圓滿。

10. 這些論調與基督宗教信仰大相逕庭。信理必須堅定相信,它宣報納匝肋的耶穌,瑪利亞之子,也只有祂是天父之子和天主的聖言。「在起初就與天主同在」(若一2)的聖言,就是那「成了血肉」的(若一14)。在耶穌內,「基督,生活天主之子」(瑪十六16),「住有整個圓滿的天主性」(哥二9)。祂是「在父懷堛瑪W生子」(若一18),祂的「愛子,我們在祂內得到救贖…天主樂意叫整個的圓滿居在祂內,並藉著祂使萬有,無論是地上的,是天上的,都與自己重歸於好,因著祂十字架的血,奠定了和平」(哥一13141920)

      第一屆尼采公會議,忠於聖經並駁斥錯誤及變調的解釋,隆重界定信仰說:「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由父所生的獨生子,就是:由父的性體所生,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與父同一性體;無論在天上或在地上的萬物,都是藉祂而造成的。祂為了我們人類和我們的得救,從天降下,成為血肉,而成為人;祂受苦受難,而在第三日復活。祂升了天,將要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28)。追隨教會教父的訓誨,加彩東大公會議也宣認:「同一個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具有完全的天主性和完全的人性,真天主又真人…按天主性而論,是與父同一性體,按人性而論,與我們同一性體…按天主性而論,固在萬世之前,由父所生,按人性而論,在此近世,為了我們和我們的得救,由天主之母童貞瑪利亞所生」(29)

      為此,梵二大公會議指出,基督「新的亞當…『無形天主的肖像』(哥一15),是一個完人,祂將原罪損壞的相似天主的肖像,在亞當子孫身上恢復起來…身為無罪的羔羊,以祂甘願傾流的血為我們賺得了生命。在祂內,天主使我們同祂自己,並同他人,言歸於好。使我們由罪惡及魔鬼的奴役中解救出來,使我們每個人可以與宗徒一同說:天主子『愛了我並為我捨了自己』(迦二20)(30)

      對這一點,若望保祿二世明白宣稱:「任何把聖言與耶穌基督分開的主張,是違反基督信仰的…耶穌就是降生的聖言-單一而不可分的人…基督非他,就是納匝肋的耶穌;祂是為眾人的得救而降生成人的天主聖言…在發現和感謝天主賜給每個人的許多恩典的過程中,尤其是屬靈的寶藏,我們不能把那些恩典與耶穌基督分開來說,祂是處在天主救恩計畫的中心的」(31)

    導使聖言本身的救世行動,和成人聖言的救世行動分開,是完全相反天主教信仰的。因著降生成人,天主聖言的一切救世行動,常與祂為眾人的得救而取的人性結合一起去做的。在人性和天主性兩個性體中行動的唯一主體,是聖言的單一位格(32)

    因此,有一種理論也是與天主教信仰不符的,就是說在降生成人後,天主性聖言行使救世行動是「附加在」或「超越」基督的人性的(33)

11. 同樣,有關三位一體的天主所願的救恩計畫的唯一性信理,應該堅信,此信理的中心是聖言降生的奧蹟,在創世和贖世的層面上,祂是天主聖寵的中保(參哥一1520),祂使萬物歸於祂,(參弗一10),「天主使祂成了我們的智慧,正義、聖化和救贖」(格前一30)。事實上,基督的奧蹟有其內在的一體性,從在天主內的永恆選擇到祂再來:「因為祂()於創世以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為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的」(弗一4);「在基督內我們是繼承者,因為我們是由那位按照自己旨意的計畫完成一切者,早已預定了的」(弗一11);「因為祂所預選的人,也預定他們與自己的兒子的肖像相同,好使祂在眾多兄弟中作長子。天主不但召叫了祂所預定的人,而且也使祂所召叫的人成義,並使成義的人,分享祂的光榮」(羅八2930)

    忠於教會啟示的教會訓導,重申耶穌基督是中保和普世的救贖者:「萬有藉以受造的天主聖言,曾經降生成人,成為一個完人,為救贖人類,並為將萬物總匯於自身內:父自死者中使之復活並顯揚祂的主,坐於天父右邊,指定祂審判生者和死者的法官」(34)。這種救恩的中介,包括永生大司祭基督救贖祭獻的唯一性(參希六20;九11;十1214)

12. 還有人提出聖神救恩計畫的假設,比降生成人,死而復活的聖言的救恩更普遍廣闊。這種立場也是違背天主教信仰的,天主教信仰視聖言的救恩降生是聖三的事件。在新約中,降生聖言耶穌的奧蹟,構成聖神臨在的方位,和聖神傾住人類的根源,不僅在默西亞時代(參宗二3236;若七39;廿22;格前十五45),也在祂於歷史中來臨之前(參格前十4;伯前一1012)

    梵二大公會議喚醒大家對此基本真理,該有教會的信仰意識。在介紹父對整個人類的救恩計畫時,大公會議把基督奧蹟的開始,和聖神的奧蹟緊密地連在一起(35)。耶穌基督元首建立教會的整個工作,在許多世紀以來,看出來都是祂與聖神共融所做的行為(36)

    此外,耶穌基督的救恩行動,與祂的聖神並藉聖神所做,超越教會可見的範圍而達到全人類。談到逾越奧蹟時-在此奧蹟中,基督現在與信徒們在聖神內以生活的方式相結合,給他們復活的希望-大公會議強調:「這不獨為基督徒有效,為那些聖寵在他們心中無形地活躍的善意人士也有效。因為基督為所有的人受死,而人的最後命運是相同的,是天主的召叫,我們必須說,聖神替所有的人提供參加逾越奧蹟的可能性,其方式只有天主知道」(37)

    那麼,降生聖言的救恩奧蹟,和聖神奧蹟之間的關係很清楚,聖神在所有人的生活中,落實聖子的救恩效果,人被天主召叫的目的只有一個,無論是在歷史上聖言成人之前的,或那些在祂降生之後來的人:那父的聖神,聖子豐沛賞給的聖神,是所有的人的鼓舞者(參若三34)

      教會近代的訓導,清楚而堅定地重申天主單一救恩計畫的真理:「聖神的臨在和活動,不僅影響個人,也影響社會和歷史,人民、文化和宗教…復活的基督『藉其聖神的力量,在人心內展開工作』…再者,播種『聖言種子』的聖神,臨在於不同風俗和文化中,準備他們在基督內達到完全的成熟」(38)。當教會訓導承認聖神在整個宇宙及整個人類歷史中,歷史性的救恩職務時(39),教會訓導聲明:「是同一聖神,過去祂在道成人身,和耶穌的生活、死亡和復活中工作,現在祂在教會內工作。因此,祂不是基督之外的另一選擇,也不是來填補空缺,一項常被提及的存在於基督和聖言之間的空缺。不管聖神在人心中,在人民的歷史,在文化和宗教中產生什麼,都是為福音的一種準備,也唯有在與基督相提並論之下,才能被了解,基督是聖言因聖神的德能而取了肉軀,祂身為完人,將救贖全人類,並將萬物聚集起來」(40)

    總之,聖神的行動不是外在於基督的行動,或是與之平行。只有一個三位一體的救恩計畫,在天主子降生、死亡及復活的奧蹟中實現,與聖神合作而落實,而救世的價值,廣及整個人類和宇宙:「因此,無人能與天主共融,除非透過基督,並藉聖神的運作」(41)

三、耶穌基督救恩奧蹟的唯一性及普世性

13. 否認耶穌基督奧蹟的唯一性及救恩的普世性的理論,還是繼續主張。這種立場沒有聖經的基礎。事實上,耶穌基督,天主之子、主及唯一的救主,祂藉降生、死亡及復活,完成了救恩史,並在祂身上救恩史有了圓滿及中心,堅信耶穌應是教會信仰的永恆不變的要素。

    新約清楚地證明此事:「父打發子來作世界的救主」(若壹四14);「看,天主的羔羊,除免世罪者」(若一29)。伯鐸在大司祭前的演說中,為了說明那生來就瘸的人是因耶穌的名被治愈的事(參宗三18),他宣稱:「除祂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援,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字,使我們賴以得救的」(宗四12)。此外,聖保祿又說,耶穌基督「祂是萬民的主」,「生者與死者的判官」,而「凡信祂的人,賴祂的名字都要獲得罪赦」(宗十364243)

    保祿在向格林多團體談話時,寫道:「雖然有稱為神的,或在天上,或在地下,就如那許多『神』,和許多『主』,可是為我們只有一個天主,就是聖父,萬物都出於祂,而我們也歸於祂;也只有一個主,就是耶穌基督,萬物藉祂而有,我們也藉祂而有」(格前八56)。此外,若望宗徒聲稱:「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甚至賜下了自己的獨生子,使凡信祂的人不至喪亡,反而獲得永生,因為天主沒有派遣子到世界上來審判世界,而是為叫世界藉著祂而獲救」(若三1617)。在新約中,天主的普世救恩的意願,與基督唯一中保是密切相關的:「天主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因為天主只有一個,在天主與人之間的中保也只有一個,就是降生成人的基督耶穌,祂奉獻了自己,為眾人作贖價」(弟前二46)

    初期的基督徒是意識到父經由耶穌基督在聖神內,所提供的唯一而普世的救恩而接觸猶太人(參弗一314),向他們指出救恩的完成超越律法,同時他們面對的是當時想經由多元救主而得救的外邦人。這種信仰遺產最近在教會訓導中重申:「教會深信為人受死並復活的基督(參格後五15),能藉聖神提供人類光明及力量,使人能答覆祂崇高的聖召,普天之下,沒有其他名字,使人賴以得救的(參宗四12)。教會同樣相信人類整個歷史的關鍵、中心和宗旨,就是人的主及導師」(42)

14. 因此應該以天主教信仰的真理而堅信,即三位一體天主的普世救恩意願,是在天主子的降生、死亡及復活的奧蹟中,一勞永逸地為大眾所提供並完成。今日神學,應切記此信仰條文,在反省其他宗教經驗的存在,和它們在天主救恩計畫的意義時,必須探討這些宗教的歷史人物,以及其正面的因素,是否及如何歸屬於天主的救恩計畫。對這項工作,神學研究在教會訓導的領導下,有很大的工作領域。梵二大公會議曾指出:「救主的唯一中保身分,並不排除,反而導致受造物中多方面的合作,那是同一源頭的共享」(43)。這種分擔的中保,應該更深入地探討,但是應該常保持與基督唯一中保的原則相符:「雖然其他各種類型和程度的中保並不排除,但它們祇有在基督本人的中保中獲得意義和價值,它們不可被了解成與基督中保是平行的或是補充的」(44)。這樣,那些提出天主的救恩行動超越基督唯一中保的說法,是違反基督宗教及天主教信仰的。

15. 常有人建議神學應該避免用「唯一性」,「普世性」及「絕對性」等用語,在與其他宗教比較時,它們給人印象是過於強調耶穌基督救恩事件的意義和價值。可是實際上這種語言不過是忠於啟示而已,因為它僅是信仰本源的說明。從一開始,信友的團體承認在耶穌內的救恩價值,只有祂,身為成人的天主子,被釘死而復活,自父領受了使命並因聖神的德能,有權把啟示(參瑪十一27)和天主性生命(參若一12;五2526;十七2)給予全人類和每個人。

這樣說來,我們能夠而且應該說,耶穌基督為人類及人類歷史,有意義及價值,而且是唯一而獨特的,祂是特有的,普世的及絕對的。耶穌本來就是天主聖言為了眾人的得救而降生成人。為表達此信仰的意識,梵二大公會議指出:「萬有藉以受造的天主聖言,曾降生成人,成為一個完人,為救贖人類,並為將萬物總歸於祂。主是人類歷史的終向,歷史和文明所有願望的焦點,人類的中心,人心的喜樂及一切願望的滿全。聖父由死者中使祂復活並受顯揚,使祂坐在聖父右邊,立祂為生者和死者的法官」(45)。「正是基督這獨一無二的身分,賦予祂一個絕對的和普世的意義,因此,雖然祂屬於歷史,祂卻是歷史的中心和終向:我是阿耳法和敖美卡,最初的和最末的,元始和終極(默二十二13)(46)

四、教會的唯一性和一體性

    16.  主耶穌,唯一的救主,不但集合了一個門徒的團體,也建立了教會作為救恩的奧蹟:祂在教會內,教會也在祂內(參若十五1;迦三28;弗四1516;宗九5)。因此,基督救恩奧蹟的圓滿,也屬於教會,教會與她的主密切結合一起。的確,耶穌基督在教會內並經由教會(參哥一2427)(47),繼續臨在並繼續祂的救恩工作,教會是祂的身體(參格前十二121327;哥一18)(48)。就像一個活人身體的頭和肢體,雖不一樣,但不可分離,基督與教會也是如此,不可混也不可分,形成一個「整體基督」(49)。此不可分離性也在新約中,把教會比擬為基督的新娘而表達出來(參格後十一2;弗五2529;默廿一29)(50)

    為此,與耶穌基督救恩中保的唯一性及普世性相連,祂所創立的教會的唯一性,應該堅信為天主教的信理。猶如只有一個基督,也只有一個基督的身體,一個基督的淨配:「唯一大公的及從宗徒傳下的教會」(51)。此外,主許下祂不會放棄祂的教會(參瑪十六18;廿八20),祂會經由聖神而領導教會(若十六13)是表示,依天主教信仰,教會的唯一性及一體性,-以及屬教會完整的一切-總不會失落(52)

      天主教信友被要求宣認,在基督所創教會及天主教會之間,有歷史的連續性-它是由宗徒一脈相傳下來(53):「這是基督的唯一教會…我們的救主,在祂復活後,交由伯鐸照顧(參若廿一17),託給他和其他宗徒傳揚並管理教會(參瑪廿八18),立教會為世代代的『真理的柱石和基礎』(弟前三15)。這一個在今世按社團方式所建立和組成的教會,在天主教會內存活,由伯鐸的繼承人和與他共融的主教們所治理」(54)。以「存活在」一詞,梵二大公會議設法協調兩端教義的聲明:一方面是基督的教會,雖然在基督徒之間有分裂,她繼續只有在天主教會內圓滿存在,另一方面「在她的架構以外,也能有許多聖化及真理的因素」(55),就是,在那些尚未與天主教會圓滿共融的教會和教團中(56)。可是有關這些因素,必須聲明「它們的效果是由付託予天主公教會的圓滿恩寵與真理而來的」(57)

17. 因此,只有一個基督的教會,她存活在天主教會內,由伯鐸的繼承人和與他共融的主教們所治理(58)。那些尚未與天主教會完整共融的教會,由於非常密切的聯繫,即宗徒的傳承及有效的聖體聖事,與天主教會保持連合的,是真正的個別教會(59)。為此,基督的教會也在這些教會中臨在並運作,即使它們缺乏與天主教會的圓滿共融,因為它們不接受天主教首席權的教義,此首席權,依天主的旨意,羅馬的主教客觀地擁有並行使在整個教會上(60)

    另外,那些沒有保有有效主教職,以及真正而完整的聖體奧蹟的本質(61)的教會,依本義講不是教會。不過那些在這些團體受過洗的人,由於洗禮,他們加入了基督,而與教會有某種共融,雖不完整(62)。本來聖洗,經由完整的宣信,聖體聖事和在教會中的圓滿共融,本身導向在基督內生活的圓滿發展(63)

    「因此基督信徒不可想像基督的教會,不過是許多教會和教團的集合體-分裂的但還是一個;他們也不得自由主張,今日基督的教會實際到處都不存在,而應該當作所有教會及教團要設法達到的目標」(64)。事實上「這一個已經實現的教會的一些要素,在天主公教會內圓滿存在,也以不圓滿的方式存在於其他的基督徒團體中」(65)。「因此,這些分離的教會和團體,雖然我們認為它們確有某些缺點,但在得救奧蹟中,並非毫無意義及價值。基督之神並不拒絕使用分離的教會作為得救的方法,而這些方法的效果,是出自託付予天主公教會的圓滿恩寵與真理」(66)

    基督徒之間的缺乏合一,的確是教會的創傷;並不是表示她被剝奪了她的合一,而是「阻礙教會在歷史中完整的普世性」(67)

五、教會:天主的國和基督的國

18. 教會的使命是「宣報並在各民族中建立基督的國和天主的國,教會在世上就是此國的種子和開端」(68)。另外,教會是「一件聖事,就是說她是與天主親密結合,以及全人類彼此團結的記號和工具」(69)。因此,教會是天主國的標記和工具;她被召宣佈並建立此國。此外,教會是「一個由於父及子及聖神的一體性而集合的民族」(70);她是「基督的國在奧秘中的臨在」(71)而是此國的種子和開端。事實上,天主的國有末世的幅度:它在今世已存在,但它的圓滿實現是在歷史完成之後(72)

      天國、天主的國及基督的國的意義,在聖經和教父以及教會訓導的文件中,不常是一樣,它們與教會的關係也不相同,那是奧蹟,無法以人的觀念完全涵蓋。因此這些術語能有不同的神學解釋。不過,任何可能有的解釋,都不能否認或掏空基督、王國及教會之間的密切關連。我們從啟示所知道的天主的國「不能與基督或教會分離…假使天國與耶穌分開,將不再是他所啟示的天主的國。結果是對天國意義的扭曲,冒著被轉變成純粹人性或理念目的的危險,也扭曲了基督的身分,使基督不再是上主,有朝一日萬物必須順服於他的上主(參格前十五27)。同樣地,也不可以把天國與教會分開。教會本身不是一個目的,這是真的,因為她受命趨向天主的國,她是天國的種子,訊號和工具。可是,雖然保有與基督和天國不同風貌,教會是不可分地與基督和天國結會一起」(73)

19. 強調基督與天國之間不可分的關係,並非忽視天主的國-即使是看它的歷史階段-。不是與教會的有形和社會的現實視為相同。事實上,不應該排除「基督和聖神在教會可見的界限以外的行動」(74)。因此,我人也應該記得「天國是每個人所關切的事:個人、社會及世界。為天國而工作,是認識和促進天主的活動,天主的活動呈現在人類歷史中,並改變歷史。建造天國就是為從各種形式的邪惡中解救的工作。總之,天主的國是天主完整的救恩計畫的顯示和實現」(75)

      在看天主的國、基督的國和教會之間的關係時,必須避免片面的強調,就像那些「故意強調天國的觀念,它們自認以『天國為中心』。它們強調教會的形象,教會不關心她本身,但完全關心為天國作證和服務。那是一個『為他人的教會』,就像基督是『為他人的人』…這些概念雖有它的積極面,但時常顯露其消極面。首先,他們絕口不提基督:他們所說的天國是『以神為中心』,因為依他們來說,基督無法讓缺乏基督信仰的人所了解,然而不同的人民、文化及宗教,能在唯一神的事實上找到共同的基礎,不論是以什麼名字來稱呼。同樣,他們特別強調反映在各種文化和信仰中的創世奧蹟,可是他們卻對救贖的奧蹟保持沈默。此外,他們所了解的天國,結果為教會留下極小的空間,或是低估教會的價值,這是對以往所推定的『教會中心論』的反應,因為他們認為教會本身只是一個標記,而且是模糊不清的標記」(76)。這些論調完全與天主教信仰相悖,因為它們否認基督和教會與天主的國之間所有關係的唯一性。

六、教會和其他宗教之與救恩

    20.  從以上所說,以下幾點為神學反省所必要的,因為是探討教會與其他宗教對救恩的關係。

    首先應該深信「目前在世旅途中的教會,為得救是必要的:得救的唯一中保和途徑就是基督,祂在自己的身體教會內,和我們在一起。祂曾明白地訓示信仰和洗禮的必要性(參谷十六16;若三5),同時也肯定教會的必要性,而洗禮是進入教會的門」(77)。這端教義不應該與天主願眾人得救的道理相對抗(參弟前二4);「必須將這兩項真理維繫在一起,就是,在基督內全人類得救的真正可能性,以及教會對得救的必需性」(78)

    教會是「普世得救的聖事」(79),因她一直以奧秘的方式與她的元首救主耶穌基督結合一起,並隸屬於祂,在天主的計畫中,教會與每個人的救恩有不可或缺的關係(80)。為那些在形式上和明顯地不是教會成員的人「基督的救恩是因聖寵而達到,他們與教會雖有奧秘的關係,但恩寵並不使他們在形式上成為教會的一部分,但以適合他們的精神和物質狀況的方式啟迪他們。這恩寵來自基督,是祂犧牲的成果並由聖神而通傳」(81),這與教會有關,教會「依天主父的計畫,是從聖子及聖神的使命而發源的」(82)

    21.  有關由於基督在聖神內所賜的,並與教會有奧秘關係的天主的救恩聖寵,給予個別的非基督徒的問題,梵二大公會議僅聲稱天主「以祂獨自知道的方法」(83)賜給的。神學家正在尋找更能了解這一問題。他們的工作應受到鼓勵,因為這確實有益於更能了解天主的救恩計畫,以及完成此計畫的方法。無論如何,從以上所說有關耶穌基督中保的事,以及教會與在人間的天主的國的「唯一而特殊的關係」(84)-在本質上是救主基督的普世王國-很清楚那以教會為救恩的「一種方法」,與其他宗教所有的方法是並行的,與教會是互補的,或是本質上是相等的這種說法,是違背信仰的,即使說這些宗教最後與教會匯合趨向末世的天主的國。

    的確,多種宗教傳統蘊藏並提供來自天主的宗教因素(85),也是「聖神在人心中,在人類的歷史、文化及宗教中所引發的」(86)一部分。果真,其他宗教的某些祈禱和禮儀,可以擔任為福音鋪路的角色,因為這一切都是人心對天主的行動開放的機會或是教育的幫助(87)。但我們不能視之是原出天主,或有「聖事性救恩效果」,此效果只有基督宗教的聖事才有(88)。此外,不能忽視那些附有迷信或是錯謬的禮俗(參格前十2021),這為得救是種阻礙(89)

    22.  因救主耶穌基督的來臨,天主願意祂所創立的教會,成為全人類得救的工具(參宗十七30-31)(90)。此信仰真理並不削弱教會對世界各宗教的尊重,可是同時,徹底排除宗教無差別的理念,「其特色是宗教相對主義,導致人們以為一種宗教與另一種宗教一樣的好」(91)。雖然的確其他宗教信徒能領受天主的恩寵,但客觀來說,他們和那些在教會內有圓滿救恩方法的人相比,他們處於嚴重的不足中(92)。不過,教會的全體子女,要記得自己卓越的地位,並非由個人功勞所獲,而是由於基督的恩寵。如果不以思言行為去報效,不惟不能得救,且要招致嚴厲的審判」(93)。為此我們了解,教會順從主的命令,並表示她愛所有的人,她「傳報並有義務不斷地宣報基督是道路、真理及生命(若十四6)。在祂內人類獲得宗教生活的圓滿,藉著祂天主使萬有與自己和好了(參格後五1819)(94)

    無論是宗教交談,或是向萬民福傳「在今日猶如過去和將來,始終保持其全部的活力和需要」(95)。「因為天主『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弟前二4);天主願意眾人因認識真理而得救,而救恩可在真理中找到。那些順從真理之神感召的人,已踏上了得救之路;然而受託保管這真理的教會,必須迎合他們的願望,把真理帶給他們。正因為教會相信普世的救恩計畫,她才必須是向外傳教的」(96)

    因此,宗教交談既是教會福傳使命的一部分,正是教會向萬民傳教的行動之一(97)。宗教交談的大前提「平等」,是指交談中雙方平等的個人尊嚴,不是指教義內涵,更不是指耶穌基督的地位-祂是降生成人的天主-這是指與其他宗教的教主來說。的確,由於愛德和對自由的尊重(98)首先應該向大眾宣報主確切啟示的真理,並宣告必須皈依耶穌基督以及經由洗禮和其他聖事而加入教會,為能與天主父、子及聖神,有圓滿的共融。這樣,天主普遍救恩意願的確定性,並不減弱而卻增強,宣報主耶穌基督的救恩和皈依祂的義務和迫切性。

結論

    23.  本聲明重申並澄清某些信仰真理,旨在追隨保祿宗徒的榜樣,他曾寫信給格林多的信友說:「我把我所領受的首要的傳授給你們」(格前十五3)。面對某些有問題的和錯誤的主張,神學反省必須再確認教會的信仰,並以全人信服而有效的方法,說出教會希望的理由。

    在談論真宗教的問題時,梵二大公會議的教長們說:「我們相信這個惟一的真宗教,存在於至公而由宗徒傳下來的教會內,主耶穌賦予這個教會傳之於萬民的責任。因此,祂向宗徒們說:『你們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瑪廿八1920)。特別應該追求有關天主及其教會的事情,既尋獲之後,則必須服膺而遵循之」(99)

      基督的啟示在全人類的歷史中,將繼續成為「真正的指標」(100):「真理-就是基督-本身要求包括一切的權威」(101)。本來,基督的奧蹟超越一切時空的圍籬,而完成人類家庭的團結:「從他們不同的地區和傳統,都被召在基督內分享天主子女大家庭的團結…耶穌摧毀分裂的牆,藉我們分享祂的奧蹟,以新而無比的方式營造合一。此合一是如此深切,使教會能與聖保祿一起說:『你們不再是外方人或旅客,而是聖徒的同胞,是天主的家人』(弗二19)(102)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二OOO年六月十六日接見信理部部長樞機時,以確切的認知和他宗座的權威,確認並認可這件在部會中所採納的聲明,並且命令公佈之。)

       

        部長:拉辛格樞機

        次長:貝爾道內總主教

        公元2OOO年八月六日耶穌顯聖容節發自羅馬信理部

 

 

附註

1.第一屆君士坦丁大公會議,施譯<<天主教會訓導文獻選集>>150號。

2.<<救主的使命>>1:宗座公報83(一九九一)249340

3.參梵二<<傳教>>法令及<<教會對非基督宗教>>宣言;參保祿六世<<在新世界傳福音>><<救主的使命>>

4.梵二<<對非基督宗教>>2

5.宗教交談委員會及萬民福傳部<<交談與宣報>>訓令29:宗座公報84(一九九二)424頁;參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22

6.<<救主的使命>>55

7.同註59

8.<<信仰與理性>>通諭5:宗座公報91(一九九九)588頁。

9.梵二<<啟示>>2

10.同上4

11.<<救主的使命>>5

12.<<信仰與理性>>14

13.加色東大公會議:<<訓導選集>>301

14.梵二<<啟示>>4

15.同上5

16.同上。

17.<<天主教教理>>144號。

18.同上150號。

19.同上153號。

20.同上178號。

21<<信仰與理性>>13

22.參同上3132

23.梵二<<與非基督宗教>>2;參<<傳教>>法令9,其中談及「在各民族的特殊習俗和文化中」所有的善的因素;<<教會>>憲章16中提及非基督宗教徒間所有的好的及真理的成分,可以視之為接受福音的準備。

24.參脫利滕公會議<<論接受聖經及聖傳的>>法令:施譯<<訓導選集>>1501;第一屆梵蒂岡大公會議<<天主子>>信理憲章第二章:施譯<<訓導選集>>3006

25.梵二<<啟示>>11

26.同上。

27.<<救主的使命>>55;參56<<在新世界傳福音>>53

28.第一屆尼西亞公會議:尼西信經:<<訓導選集>>125

29.加色東公會議,加色東信經:<<訓導選集>>301

30.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22

31.<<救主的使命>>6

32.參聖大良:<<訓導選集>>294

33.參聖大良<<致良一世皇帝函>><<訓導選集>>318:「…在祂成孕於貞女母胎時,就與天主性合成一位,使那天主性所做的,就是祂人性所做的,而那人性所做的,也就是祂天主性所做的」。也可參閱<<選集>>317號。

34.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45;也參閱脫利滕公會議<<論原罪法令>>3<<訓導選集>>1513

35.<<教會>>憲章34

36.參同上7;參聖依乃耐,他寫說是在教會內「保存了與基督的共融,就是說:聖神」(<<反異端>>241)

37.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22

38.<<救主的使命>>28。為「聖言的種子」也可參閱聖猶斯定<<第二護教書>>12等。

39.<<救主的使命>>2829

40.同上29

41.同上5

42.梵二<<教會在現代>>10。參聖思定,他寫說基督是道路,人類從未缺少過此道路……離此道路任何人都無法自由,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見<<論天主之城>>10322

43.梵二<<教會>>憲章62

44.<<救主的使命>>5

45.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45。基督在人類歷史中的必要性和絕對唯一性,為聖依乃耐在瞻仰耶穌,身為天主的首生者的卓越地位時,說得很清楚:「在天堂上,父的顧問的首生者,完美的聖言治理萬有;在世上,祂身為童貞聖母的首生者,一個正義和聖的人,崇敬並中悅天主,完全美好,祂把所有跟隨祂的人,救出地獄,因為祂是從死者中首生者,是天主之生命的創造者」(<<論宗徒論證>>39)

46.<<救主的使命>>6

47.參梵二<<教會>>憲章14

48.參同上7

49.參聖思定<<聖詠詮釋>>詠九十首,<<講道>>21;聖大國瑞<<論約伯>>614;聖道茂<<神學大全>>4821

50.參梵二<<教會>>憲章6

51.亞爾美尼教會大信經:施譯<<訓導選集>>48。參鮑尼法八世<<一個聖教會>>:施譯<<選集>> 870872;梵二<<教會>>憲章8

52.參梵二<<大公主義>>法令4;若望保祿二世<<願他們合而為一>>11

53.參梵二<<教會>>憲章20;參聖依乃耐<<反異端>>313;聖啟廉<<書信>>331;聖思定<<反違法者及先知>>12039

54.梵二<<教會>>憲章8

55.同上;參<<願他們合而為一>>13;參梵二<<教會>>憲章15<<大公主義>>法令3

56.那些從<<存活在>>說法引申的論證說基督的一個教會也能存活在非天主教教會及教團的解釋,是違背<<教會憲章>>的真正意義。「大公會議選擇『存活』一字,就是為澄清只有一個真正的教會存在,而在她有形的架構之外,只能存在教會的成份,這些成份-既然是同一教會的成份-傾向並導向天主公教會」(信理部<<論包福神父『教會:神恩及權力』>>一書的報告:宗座公報77(一九八五)756762)

57.梵二<<大公主義>>法令3

58.參信理部<<教會奧蹟>>聲明1:宗座公報65(一九七三)396398頁。

59.參梵二<大公主義>>法令1415;信理部<<共融概念>>17:宗座公報85(一九九三)848頁。

60.參梵一<<永遠司牧>>憲章:施譯<<訓導選集>>30533064;梵二<<教會>>憲章22

61.參梵二<<大公主義>>法令22

62.參同上3

63.參同上22

64.信理部<<教會奧蹟>>聲明1

65.<<願他們合而為一>>14

66.梵二<<大公主義>>法令3

67.信理部<<共融概念>>17;參梵二<<大公主義>>法令4

68.梵二<<教會憲章5

69.同上1

70.同上4。參聖啟廉<<論天主經>>23

71.梵二<<教會>>憲章3

72.參同上9;參向天主所作的祈禱也在<<十二宗徒訓誨錄>>中找到:「願教會能從天涯地角集合到你的王國內」,另外「主,請你記起你的教會…使她成為聖,從四海聚集她到你為她所預備的王國內」。

73.<<救主的使命>>18;參<<教會在亞洲>>勸諭。天國與基督是如此不可分,以致由某種意義來說,天國與祂融為一體(參奧利振<<瑪竇福音講經>>147:希臘教父131197;戴多良<<反馬爾西翁>>四,338)

74.<<救主的使命>>18

75.同上15

76.同上17

77.梵二<<教會>>憲章14;參<<傳教>>法令7<<大公主義>>3

78.<<救主的使命>>9;參<<天主教教理>>846847

79.梵二<<教會>>憲章48

80.參聖啟廉<<論天主公教會的合一>>6;聖依乃耐<<反異端>>241

81.<<救主的使命>>10

82.梵二<<傳教>>法令2。「教會外絕不能得救」應依此意思解釋(參拉特朗第四屆公會議,一章「論天主公教信仰」:施譯<<教會訓導選集>>802)。也可以參考聖職部致波士頓總主教函:施譯<<訓導選集>>38663872

83.梵二<<傳教>>法令7

84.<<救主的使命>>18

85.這些是天主聖言的種子(Semina Verbi),教會以喜樂和尊敬認可之(參梵二<<傳教>>法令11<<對非基督宗教>>宣言2)

86.<<救主的使命>>29

87.參同上;<<天主教教理>>843

88.參脫利滕公會議<<論聖事法令>>8<<聖事總論>>:施譯<<訓導選集>>1608

89.<<救主的使命>>55

90.參梵二<<教會>>憲章17<<救主的使命>>11

91.<<救主的使命>>36

92.參碧岳十二世<<奧體>>通牒:施譯<<訓導選集>>3821

93.梵二<<教會>>憲章14

94.梵二<<對非基督宗教>>宣言2

95.梵二<<傳教>>法令7

96.<<天主教教理>>851;參849856

97.<<救主的使命>>55<<教會在亞洲>>勸諭31

98.參梵二<<信仰自由>>宣言1

99.同上。

100.若望保祿二世<<信仰與理性>>15

101.同上92

102.同上70


網頁製作/核對: 關光耀